原本在房裏伺候陶宛如的婢女聽到這動靜以後嘩啦啦的全都跪了下去。

「憑什麼!憑什麼!」 陶宛如尖叫一聲:「憑什麼所有人都跟我作對?我哪裏比不上那個賤人了!?哪裏比不上了!?」 所有人都低頭,大氣都不敢出。 現在的陶宛如太可怕了。 陶宛如深吸一口氣,看着娘親之前讓李大壯準備好的東西,而後開口道:「你們都先下去吧。」 她得找個合適的機會,跟娘親與父親說要離開一下。 如今沒有實力,到哪裏都會被人嫌棄,之前的所有,不過都是過去罷了。 曹夫人與人說完話以後,便直接去找陶知意了:「你這丫頭,現在總算是長大了,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了。」 候府的事情她們都聽說過,知意做的很對。 曹夫人又指了指坐在虞七瑾身邊的季容琛:「那個男子,是不是就是你的夫婿?」 見陶知意還一臉茫然,曹夫人這才開口:「你之前不出門,你娘也去的早,所以不知道我們也是正常,我們跟你娘親是交好的朋友,若非當年你娘執意要嫁給陶鴻興,今日第一侯的位置,也不會是陶鴻興的。」 滿寶反應的快,當即奶奶的喊了一聲:「姥姥好!」 既然是娘親的娘親的朋友,那就是同輩分的,自己喊一聲姥姥也不分吧? 曹夫人喜笑顏開,周圍的人也都跟着笑:「這孩子真是聰慧!」 要是當年李慕白能有這孩子古靈精怪的勁,也不會被陶鴻興騙得團團轉了。 陶知意微微一笑:「當年的確是我不懂事,現在想像,當初娘親在的時候就應該跟娘親與諸位姨母多走動走動的。」 「害,」蔡夫人擺擺手,「不打緊的,現在咱們都在京城,走動是容易的事情。這小孩子真招人喜歡。」 滿寶乖巧的伸出雙手求抱抱去了。 蔡夫人驚奇了一下:「這孩子,還真是會照顧他娘親,知道什麼時候讓別人抱一下!以後也不知道要禍害哪家小姑娘了!」 這話一出,眾人又是一笑。 「我記得你娘親生下你以後,身體也還算可以,怎麼就那麼快就撒手人寰了?」 陶知意微微蹙眉。 這件事,她還真的不知道。 當年李慕白的身體的確是還算好的,只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開始惡化。 原本還能過來指導她一二,後來索性連床都下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