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明城看到兒子這會才趕來,沒好氣的說:「你來得還挺早啊!」

整個家裡,就他兒子最不著調。 剛才他還沒幾個兄弟暗中擠兌了幾句呢,說他兒子一點都不關心家裡的事。 接著又說什麼,不過他兒子是紈絝,又不科舉入仕,也不想讓老爺子安排個職務去混日子,不來也沒什麼。 可不把他氣到了。 家族大了,哪怕他是世子,將來國公府未來的繼承人,但兄弟間的摩擦還是有的。 外面有矛盾了,自然會一致對外,但住在一起相處,總會有磕磕碰碰矛盾的地方。 然後他最容易被擠兌的,就是拿這個小兒子出來說事。 梁佑瀟哪裡看不出來他老子不高興,他才無所謂呢。 於是嬉皮笑臉的走進去坐下,「也不算太早,剛剛好呢。」 认同 梁明城:「……」手又癢了。 「小六,你整天有那麼忙嗎?」 「是啊,我們整天要上衙辦公的人都沒你忙呢。」 「你今天又去哪了?這會才回來。」 梁佑瀟的幾個堂兄你一言我一句的擠兌。 實在是最近這廝哄得老爺子和老太太高興,拿了不少的好東西,。 他們不爽。 梁佑瀟給自己倒了杯茶水,悠悠的喝了一口,這才道:「我當然是去辦正事去了。」 「然後又找到了一個,讓咱們家出大風頭的好事。」 原本剛準備繼續擠兌他的幾人,頓時被噎住了,這個要麼接?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芝加哥城市的邊緣,當直升機飛入山間校園時,陸俊抬手看了眼手錶,發現此刻正好是早晨七點半。 一夜的飛行,從夏威夷到芝加哥,他也美美睡了一覺,現在感覺容光煥發,精神抖擻。 直升飛機直接停在英靈殿對面的廣場上,引起了周圍不少學生的注目觀看。 諾諾最先跳下,她等龍淵社團的眾人全部下來,然後才道: 「這次擂台賽就算是正式結束了,大家都辛苦了,你們的表現都很不錯。等到學生會和教授那邊商量出結果,或者還有其他事情的話,我會通知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