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沉聲開口道:「要我救你可以,但我救了你之後,你要當我的靈獸。」

話剛說完,勾陳直接就厲聲拒絕了我。 …… 《少年摸骨師》第153章強大靈獸 迷離之域的內環地區。 一個身形瘦小的女子正攙扶著一個全身血淋淋的中年男子穿越一片密集的石林。 女子堪堪一握的蠻腰,白玉光潔的皮膚,玲瓏起伏的桃弧形曲線,完美的身材,簡直就是一位出塵脫俗的仙子。 只是她眼眶猩紅,口中輕聲呼喚著「父親」二字。 這個中年男子正是張大師,此時,他的傷勢非常的嚴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喪命。 「傻女兒,放下我吧!不然我們都逃不出去!」 「不,父親,你不要說話,我一定能把你帶出去的!」張秋月搖了搖頭,腦中卻始終閃過剛剛發生的事情。 剛剛發生的一幕實在太恐怖了,張秋月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父親就成了這般模樣。 幾天前,張秋月一如既往的在煉丹師協會總部的練武場修鍊。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她的腦海中又迴響起了那熟悉的呼喚聲。 這熟悉的聲音幾乎陪伴了她20多年的生長曆程,她一直為這種聲音所困擾。 然後,她的神識就像是中了毒一樣,不受控制的被這種聲音所牽引,最終又來到了迷離之域。 她循著聲音一路走去,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了迷離之域的中環地區。 然後就發生了慕雪所見到的那樣的事情。 在迷離之域的中環地區,出現了一隻大乘期初期的九彩鳳尾狐。 這隻九彩鳳尾狐在見到了張秋月之後,就像是發了瘋似的直接朝張秋月撲來。 九彩鳳尾狐顯得異常的狂熱,拳頭般大小的眼球閃耀著光芒,有條顏色不一的尾巴,直接纏繞住了張秋月。 張秋月試圖睜開這九條尾巴,可是以她金丹期初期的實力完全不能辦到。 就這樣,九尾妖狐輕而易舉的束縛住了她,並且將它叼在嘴裡,朝著迷離之域的深處奔跑而去。 恰巧這個時候,張大師也趕來了。 不過,即便張大師有著老牌金丹期初期的實力,他也根本不是這九彩鳳尾狐的對手。 他試圖從九彩鳳尾狐的口中奪下張秋月,但是,九彩鳳尾狐身子猛然一震,一根如樹榦般粗大的尾巴直接將他撞翻在地。…

雷霆擊中那金色身影,直接猶如遇見剋星般消失不見,只有細密的電芒纏繞在金色身影之上。

這讓的風、劍、黃泉三位尊者十分意外,就是斗尊也要鄭重對待的丹雷,竟是這般容易就被阻攔下來。 不只是他們,就是塔外隨時準備出手的雷尊者,也是被這道金色身影給震懾住了。 「這是……傀儡?!好強大的傀儡!」 第一道雷霆的落下,如同打開了雷雲的開關似的,隨即一道接着一道的雷霆轟然落下。 如同受到牽引一般,雷霆接連落在金色身影之上,爆裂的雷霆將空間砸的稀碎,呈現一片漆黑的虛無。 而金色身影依然傲立其中,不但沒有收到傷害,反而是顯得愈發的絢爛耀目,猶如一位金色戰神。 一道接着一道的雷霆轟然落下,不知是否是因為此地雷屬性能量豐富,今日的雷霆顯得格外的沉穩有力。 一連有數百道雷霆落下,卻是在遇見金色身影之後,盡數如冰雪遇見耀陽一般消融。 而後,天穹之中的雷雲翻湧之間,再也放不出雷霆,終究是不甘的緩緩消散。 撐過丹雷洗禮之後,光柱也是轟然破碎,旋即消散為漫天的光芒碎片,繼而消散於無形。 其中,似有一道有些虛幻的生靈之影,轉瞬間化為一道霞光,朝着遠方天際暴掠而去。 「雷尊者,此時還不出手,你的『尊始丹』就要跑遠了。」 柳席清朗的聲音,浩浩蕩蕩的從塔內傳盪開來。 「哈哈……先生放心,丹藥跑不出老夫的手心。」 雷尊者豪放的聲音響起,旋即一道雷霆閃過,剎那間追上並抓住那生靈之影。 「哈哈……,尊始丹,老夫有望突破了。」 雷尊者從雷霆之中走出,手中捏著一枚忽明忽暗的青色丹藥,臉上露出快意的笑容。 地面之上,劍尊者,以及黃泉尊者,都是一臉艷羨的表情,這是一枚可以直接突破實力的丹藥,其價值絕對不可估量。 「若是可以搶來……」 用力搖了搖頭,將這個想法掐滅在萌芽之中,旋即炙熱的目光,看向那踏空走出高塔的柳席。 只要柳席願意出手,這丹藥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雷尊者看向走出高塔的柳席,只覺得柳席本身的價值還在這「尊始丹」之上,於是拱手鄭重道: 「先生,煉藥之恩感激不盡,從今往後,風雷閣以及老夫就是先生堅強的後盾,若是先生遇見麻煩,老夫一定鼎力相助。」 柳席輕笑着點了點頭,要的就是這樣一個效果,這次不但收穫一批高階藥材,還收穫好幾位斗尊強者的好感。 收穫還是頗為豐富的,四方閣地位雖是有些不上不下,不過若是可以將四位斗尊拉攏過來,也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是嗎?可惜啊,夔王爺說了要娶我,你把我弄死了,到時候王爺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啊!」

大夫人一頓,面目嫉妒到幾乎變形,這個賤人憑什麼嫁給夔王爺,而她的清兒現在還瘋瘋癲癲的。 「沒關係,你要是死了,成親那天我把清兒送過去,反正蓋著紅蓋頭,等到生米煮成熟飯,我家清兒不是王妃也是王妃了!」 「呵」司修冷笑:「你覺得夔王爺是那麼好糊弄的嗎?」 「笑話,你以為你是誰?王爺也不過圖你一時新鮮而已,再說了男人還不就這麼一回事,女人把他伺候好了,管你是誰!陸恆當年那麼愛你娘柳如煙,最後躺在他身邊的人還不是我!」 大夫人說到自己成功上位的經歷,不免還是有些得瑟的。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給我上啊,弄死了直接扔河溝里去。」大夫人已經迫不及待看到司修慘死的模樣,陸木槿死的越慘,她的清兒才有機會變成嫡女重新奪回一切。 兩個壯漢凶神惡煞的撲過去,司修不慌不忙的打了個哈欠,抬眸對著祠堂圓拱門處的方向懶洋洋道:「聽到沒,有人要給你換老婆呢。」 「聽到了,所以本王正苦惱著呢。」顧庭深清冷的聲音在背後響起,緊接著,兩個壯漢就像沙包袋一樣被人利落的幹掉了,癩皮狗一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大夫人錯愕驚恐的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夔王爺,頭皮頓時炸了起來。 聞訊匆匆趕來的陸尚書看到這一幕還有些摸不清頭腦,舔著笑朝著顧庭深作揖:「王爺,您怎麼到這來了?」 顧庭深拿出一份庚帖:「本王親自來貴府提親,怎麼,不可以?」 「提親?」死丫頭沒跟他說顧庭深會這麼快就來啊! 「王爺說笑了,可以,當然可以!」 苏而不俗 「可是貴府的夫人說要殺了本王的未婚妻,再用那不知什麼玩意兒來頂替?所以本王的門檻已經低到貴夫人都能隨意安排了?」 一番話說的平平靜靜,卻充滿了殺氣和威壓,陸尚書駭的腿一軟,轉身朝著大夫人就是狠辣的兩個巴掌。 「混賬玩意兒,你又癔症發了,腦子清醒了沒。」說完又換了副苦逼的表情對顧庭深解釋:「王爺恕罪啊,賤內最近犯了癔症,腦子已經糊塗了,您千萬不要聽信她的胡言亂語啊!」 大夫人被兩個巴掌已經打懵了,腦子裡嗡嗡的。 司修開口道:「爹,癔症犯病很容易出事的,要不把二娘和清兒妹妹都鎖在一個院子里吧,這樣大夫來了也好一起治病。」 陸清兒瘋瘋癲癲的,已經有了攻擊性,昨天一個貼身的丫鬟還差點被她戳瞎了眼睛。 「好,好,爹馬上安排,來人啊,快把大夫人送清兒的院子里去!」 大夫人甚至都來不及說什麼就被家僕毫無尊嚴的捂著嘴反綁著扭走了,徒勞的掙扎中只剩下一雙怨毒的眼睛不甘的瞪著司修! 「王爺,祠堂之地不便談提親之事,咱們不如移步前廳?」陸尚書腆著個老臉,跟之前對司修那威振父綱的樣子截然不同。 顧庭深點了點頭,這個地方確實讓他待得不爽。 「等下,我不能走。」司修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無論哪種他都做不到,走前路他怎麼對得起小女兒這些年受的苦,走後路又怎麼對得起他疼愛多年的長女。他如今誰也不支持,若是蕭錦麟登基也就罷了,看在陸離的份兒上不會為難他,但他百年之後對陸家其他人就不好說了,若是其他皇子登基,真就應了陸離所說,他們一大家子都得玩完。

蕭錦麟不就是吃定了這點,才敢肆意傷害他的家人,反正陸離嫁給了他,他們兩家綁在一起了,不管陸煥之是疼惜陸離還是為陸家存亡,都下不了蕭錦麟這條船了。 。 沈虞臣的內心是:你要是沒聽懂我話里的意思,那我還真的高興不起來。 顧舟已經開始做一個好員工了:「抱歉沈總,我一時間還沒聽懂你話里的意思……我一定會成為你手裏的好員工的,相信我。」 顏所棲也肯定的點頭:「顧驕傲是一條錦鯉,在那麼坑的情況下,還能混成這樣子,沈總你應該感受他的潛力的。」 沈虞臣聽了不想說話,甚至想掀桌子走人! 步淮已經看傻了。 顏所棲和顧舟也太絕了吧,居然還有把大總裁氣成這樣的一天。 而且要命的,大總裁還沒有什麼怨言可以說的,全程忍受顧舟搶自己的媳婦兒。 小說里的霸總不是分分鐘抱得美人歸么?怎麼擱在老大這裏,就這麼難呢? 太慘了,太悲慘了。 但是,為毛他這麼想笑啊,還想瘋狂的大笑! 而且,老大為了顏所棲,特意提前舉辦晚宴坑了簡向緋。又為了顧舟,親自帶他去找霍曲深,這行為是跟整個塗娛點名,顧舟是老子罩着的人,你霍曲深也要給面兒。 不熟悉的人,還以為,沈虞臣是顏所棲和顧舟最大的CP粉! 顏所棲和顧舟是老大最大牆頭……太絕了,怎麼遇到顏所棲之後一切都這麼好玩了呢? 沈虞臣和步淮坐上賓利,回雲頂東方。 沈虞臣的臉色跟要吃人一樣,車裏的氣壓也低沉得可怕。 步淮眼觀鼻鼻觀心,腔都不敢開。 行到路上,冷不丁沈虞臣來了一句:「我有件事忘記問你。」 「老大,您說。」 「海王什麼意思?」 步淮內心已經瘋狂的開始在大笑了,他還以為老大不在意這點呢,原來根本不知道海王是什麼意思。 步淮跟彙報工作一樣,說道:「老大,海王的意思就是,以廣撒網多捕魚為中心指導思想各種開撩的渣男渣女。」 沈虞臣可能已經琢磨著,如何把整個魚塘都炸了! 第二日。…

「別說喪氣話了,現在先想辦法弄點兒吃的,然後順着河水找,一定要找到公主。」

張揚一群人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此時的榮祥公主也好不到哪兒去,眼淚都哭沒了,可是又能有什麼用?能留下這條命,已經是萬幸了。 但是她餓呀,她甚至看到有些人竟然吃土,她也想來一口,可是土剛沾到舌頭她就開始吐了,而且是什麼都吐不出來。 就這樣榮祥公主跟在了一群災民身後,成了流民。 「孩子,別歇著,你一歇就起不來啦,你得走,前面的村子裏呀,有個大善人,咱們去了那兒就有活路啦。」 一個據說四十歲,看上去卻有六七十的老太太再次停下來催促榮祥公主。 榮祥公主想哭,自從上岸后都一天半了,除了昨天晚上大家休息了一個多時辰外,幾乎都在走,這個老太太的故事她都背過了,可是別說是大善人了,連個惡人都沒遇到,遇到的只有災民。 「大娘,我不走了,我走不動了,張揚肯定着急死了我要在這裏等他。」 老太太道:「孩子,大娘相信你,你是公主,你看你這肉皮兒多嫩啊,不是公主也是大戶人家,不過咱們總得先弄些吃的,死了就等不著啦,來大娘扶你。」 看着自己泡腫的皮膚今天剛剛消散,榮祥公主只是想哭。 災民繼續往前走,終於找到一個沒有受災的村子,災民們有勁兒了,榮祥公主也終於看到了希望。 「老唐,你先去將這根斷指煉化,以免到時候出了變故。」 江塵沒有拒絕南城溫酒的好意,順其自然的接受了。 當氣運沒有徹底蹭到之前,江塵絕對不會放心。 「先生就將斷指贈與他了?」 西門風幾人無比詫異,這麼貴重的東西說送就送? 「不愧是將天機閣都不放在眼中的男人,遠古強者的斷指說送就送。」 公孫南別提有多羨慕了,這也讓他愈發的想要抱緊江塵的大腿。 這麼大的機緣眼皮都不眨一下就送出去,可見其心胸之寬闊。 江塵卻是滿不在乎的說道:「這本就是他找到的機緣,又何來贈與一說?」 「這種境界,我怕是一時半會兒達不到,,看來……這次拜師沒有找錯人。」 南城溫酒愈發覺得江塵深藏不露,光是這種思想境界就讓人可望不可及。 「這或許便是真正的鑒寶術吧……」 南城溫酒眼中流露著一絲光芒,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而此時唐虎已經進入南城溫酒安排的那件修鍊室內,正準備開始煉化遠古斷指。 「師父,你說這次他能煉化遠古斷指么?」…

「小星星?」燕九挑眉。

秦荷卻不作解釋了,她玩心大氣,看著兒子手裡拿著花燈,她也挑了一盞,配合著兒子一塊玩鬧,一家人在一起,幸福又甜蜜。 章家。 章茜就沒那麼好了。 從宮裡出來,章茜倒是想要第一時間就去見章父,想要替自己找個靠山,章夫人一進府門,就直接甩了她一個耳光,可想而知,這一路回家,積攢了多少的怒氣和怨氣。 「賤人,敢算計我的婷婷。」章夫人氣壞了。 章婷則是直接衝上前,打章茜。 章茜不傻,這要是傻愣愣的站著打,不死也脫一層皮,萬一把臉打壞了,她還能嫁得如意郎君嗎? 帶著這樣的想法,章茜挨了一巴掌之後,根本沒回頭,直接就順著這力道跑了,一路跑到了祖母的院子。 章茜快言快語的把章婷的婚事說了,同時又提了皇後娘娘,最後,她道:「祖母,今日皇後娘娘還誇我了呢,誇我好看,說是過些日子要請京里的大家閨秀,一塊去獵場,不能讓北越公主比下去呢。」 她很清楚,章家目光能拿得出手的就她和章婷,章婷的婚事訂下了,就只有她還能出門了。 「祖母,我知道我不該說出大姐的荷包,可是上面綉著一個『婷』,大家都知道是大姐的。」章茜跪在那裡,身段放的低低的,一副自己錯了的模樣。 章老夫人一直沒有說話,直到章夫人帶著章婷進來告狀。 章茜低垂著頭,章老夫人和章婷還想動手,章老夫人不輕不重的把茶杯放下,章夫人頓時就頓住了。 …… 章家的熱鬧,秦荷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她們一家三口過的幸福就好了。 馬上就是一家五口了,秦荷對未來充滿了期盼。 正月初一,燕家是大家族,新年人多,秦荷幸好只是一個孕婦,不然的話,光是接待客人,接待那些拜年的人,都得累的夠嗆。 初二,燕九就帶著秦荷和小煜回娘家了。 秦正松和方翠英夫妻也在年三十趕回了秦家,這會子早就在秦家等待了,看到秦荷挺著的大肚子,方翠英既高興,又擔心:「小荷,你肚子都這麼大了,要小心。」 「娘,我這不是想你了嘛。」秦荷拉著方翠英,許久都沒見著她了,她特別想念,她道:「娘,我想吃你做的臘肉臘腸和酸蘿蔔了。」 「有有有。」 方翠英道:「早就讓廚房去做了,還有這個,給你吃。」 酸蘿蔔往秦荷面前一擺,秦荷頓時就胃口大開。 。。 慕容詞的身邊還有一個男生,穿著一身休閑服,一頭黑色的短髮,劍眉星目。…

暗影貓妖回頭瞥了大橘一眼。

它當然也聽到了大橘示威的叫聲,就是當看到在它面前的竟然是這麼個小玩意,眼中流露出不屑,抬著爪子就朝著大橘拍了下去。 「貓哥!」 周沐言心頭一凜。 在他的周圍瞬間狂風大作,一道風刃就朝著貓妖的爪子切了過去。 一縷鮮血從貓妖的爪子流了下來。 「哈!」 劇烈的痛苦讓暗影貓妖大喊。 就在這時,讓周沐言投票發麻的一幕出現了。 他好心救了大橘一命,誰成想大橘非但不跑,還對著暗影貓妖伸出爪子。 「貓哥你不要命了!」 周沐言心頭一凜,腳下踩著風不到半秒鐘就衝到貓哥的面前。 「有人!」 準備抱著貓哥跑路的周沐言愣住。 他獃獃的看著被堵在角落,渾身衣服都被抓碎的差不多,面具卻依舊保持完好的人好像也獃獃的看著他。 衣服有點眼熟啊! 周沐言就站在暗影貓妖的面前,摩挲著下巴端詳著面具人。 「哈!!!」 暗影貓妖一爪子拍了下來。 驟然間,癱坐在地上戴著面具的人右手握著拳頭,對著暗影貓妖的臉就是一拳,拽住抱著大橘的周沐言。 「你想死啊!」 熟悉的聲音傳到周沐言的耳中。 「五哥?!」被趙信拽著的周沐言大驚,趙信回頭看了眼身後追上來的貓妖,「知道是我還不給來個疾行。」 「來了來了!」 周沐言趕忙給趙信腳下裹住風。 有風的加持,趙信的腳程也快了不少,拽著周沐言就跟放風箏似的讓他都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