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天氣涼爽,日頭被白雲遮住,餘光從雲層縷縷撒下,即不曬人,也不陰沉,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入雲峰上人山人海,擂台周圍圍滿了人,幾乎已經下不去腳了。 洞天台周圍天空中,百十張華麗的椅子圍成一個扇形,元嬰真人們穩穩坐下,俯瞰洞天台下的各派弟子。 還有六張靈氣四溢的蒲團,放在白掌門以往站的位置,是特意為他們是為六大門派的化神修士——哦不!是五大門派,還有一個自然就是天元大陸唯一的煉虛修士煊鳳真人的寶座。 這些蒲團,據說是煊鳳養傷時閑來無事所築,而那些椅子,則是他隨手畫下的陣法,才能讓這些椅子就算無支撐,在天上也能穩如泰山。 元嬰期的激動得心跳加快,這可是煉虛前輩煉製的椅子,給他們坐——諸人低頭看盤坐在高台上的化神前輩——唔,總感覺屁股有點燒。 化神修士自然氣質與諸人不同,就算盤坐在地,也不顯狼狽,反而低調高雅,讓高坐的元嬰真人們不敢輕視。 白掌門和九葉恭敬守在煊鳳左右,聽五大門派的化神真人吹捧自家師父,老臉不由紅了幾分。 什麼「煊鳳師兄儀錶堂堂,我早料到師兄會突破,這不,就讓我給料到了。」 哎喲喂,儀錶堂堂和修為突破有什麼相關的?難道雷劫還老臉劈不成? 這分明是在誇自家師父英俊,資質又好吧。嘖嘖,沒想到化神真人也是人,還會拍馬屁呢。 還有什麼「煊鳳師兄實力非凡,不用料也知道,就是不知師兄何時出關,讓我等為你慶祝慶祝如何?」 看看,這不就約上了! 白掌門暗自撇嘴,想請教直說便是,還拐彎抹角,師父還要養傷呢! 好在有個識趣的「他如今身有重傷,不宜慶祝,讓他養好再提不遲。」 不用看,一聽聲音白掌門便知此人是隱靈宗的卜影真人。 白掌門輕笑,不愧是和師父交好了數百年的好友,不像別人,一上來不是吹捧就是想問心得—— 「白師兄?想什麼呢?師父叫你。」 白掌門猛然回神,見九葉皺眉看自己,忙啊啊兩聲,轉身恭敬道:「弟子在。」 九葉尷尬捅他一下:「師父說差不多可以宣布開始了。」 白掌門又啊了一聲,就見自家師父疲憊揉額頭,忙道:「弟子這就去主持,師父放心。」 煊鳳揮揮手,手肘支在腿上,有氣無力撐著下巴,看下面鬧哄哄一團。 他從開始到現在,只說了那一句吩咐白掌門的話,其餘時候都是淡笑不語。 如今又一直揉額頭,一副疲憊拒人千里的樣子,那些化神期真人只能惺惺閉嘴。 比試如火如荼進行起來,大部分的修士都聚集在元仙門內,就連散修,也基本到齊。 山上山下都是人,修為低的都上不去,只能圍在山腳,看留影石上記錄下的內容。…

這明顯就是禁地裡頭才會有的生物!

若說《禁地探險》節目組偷偷摸摸,給李佑走後門。 那他們可真捨得! 這麼大的狼,得動用多麼厲害的基因工程研究?! 而且就為了讓華國人體現幾分優越感,把這種肯定是基因改造培育的巨型生物秀給全世界? 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啊! 二哈大概是讀到了源雅博心中的震驚,對源雅博比了一個輕蔑的眼神,然後昂頭高呼! 「嗷!」 這一聲嚎叫,喊亂了這片大森林! 周圍的土地再一次震顫起來,眾人看向二哈的背部,那是從二哈來的方向,跑出了十幾隻個頭稍顯正常的黑狼來。 只不過,這些黑狼齜牙咧嘴,看著對眾人不懷好意。 分手之後的生活,對蘇日安來說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時間更多了,有更多的時間來進行體能鍛煉了。 隨着時間的過去,整個學校畢業班,氣氛則成了兩極分化的狀態。 不準備考取武大的學生悠閑無比,而準備考武大的學生,則是緊張不已,恨不得有更多的時間讓他們提高自己的體能。 畢竟力量每提升一斤,就有可能進入一個更好的武大。 而隨着越來越接近考試的日子,外面的一些滋補身體的食物和藥材,也都瘋狂的在漲價。 「怎麼了?怎麼悶悶不樂的?」這天,蘇日安看到陳誠有些萎靡,不由的問道。 「那個小安,你身上有沒有錢?」經過一番天人交戰,陳誠咬牙問道。 「錢?你缺錢了?」蘇日安詫異的看着陳誠。 陳誠雖然是普通人家,但是家庭並不貧窮,屬於小康的那種,按道理是不會缺零花錢的。 「哎~這不是後天周六小美生日么?我想請她出去好好的開心一下,不過現在外面那些稍微有一點能量的食物,價格都貴出天際,我的零花錢這不就不夠了嘛。」陳誠說道。 「不對啊,我記得你的零花錢應該不少的,請一頓飯應該不會有困難的吧。」蘇日安說道。 對於陳誠有多少零花錢,作為好友的蘇日安是非常清楚的,這一個月才剛剛開始,零花錢應該剛剛發下來,是最為充裕的時候,請一頓飯是完全沒問題的,不應該不夠。 「吃飯是當然沒問題的啦,不過吃過飯的娛樂活動,我總不能讓小美付錢吧,而且這是小美的十八歲生日,算是成年禮了。」陳誠無奈的說道。 這是林美的十八歲生日,陳誠本就想着與林美吃頓好的,然後逛個街,看個電影,最後晚上找個酒店開個房間,做一些開心的事情,要知道之前林美沒有十八,陳誠可是什麼越界的事情都沒有做,最多不過牽牽小手而已,這次陳誠可是奔著幸福生活而去的。 這樣一來,那陳誠的錢就不夠了,所以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陳誠決定問蘇日安開口。…

【叮!】

【桃花運+10】 姜黎聽了這話,頓時臉色一紅。 但是片刻之後好像想起了什麼,直接對著林贊驚慌的說道。 「林師兄,你怎麼在這裡,趕緊走吧,我聽說內門的那個師姐想要殺了你!」 林贊聽了這話頓時眉頭緊鎖,他放了張雪寒一馬,沒想到還遭到他這樣的報復。 「林師兄,我說的是真的,你趕緊走吧,你要是不走的話,外面的那些傢伙我還能夠幫你勸住,要是內門弟子來了的話,那他們我是真的不輸沒有辦法幫你呀!」 「對了,今天早上我睡大覺來著,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跟我說一說!」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不過是聽其他人說的,今天大早那個張旭涵世界便直接來到外面,說你昨天晚上把他給羞辱了一番,還說誰要是把你殺了的話,那他就和誰雙修!」 林贊聽了這話直接說道。 「那小師妹,你願不願意和我雙休啊!」 【叮!】 【桃花運+10】 「師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你還是趕緊走吧!再不走的話就真的來不及了!」 小師妹紅著臉說道。 【叮!宿主任務完成,修為停留至元嬰一階!】 這系統的聲音剛剛提示完畢,頓時幾個罵罵咧咧的藍衣男子直接來到了修鍊場地看見了徐克爽之後,便直接把他招呼了過去。 而徐可爽聽了這幾人的招呼之後,便像一隻搖尾乞憐的哈巴狗一樣,直接來到了他們的面前說道。 「各位老大有什麼吩咐嗎?」 神天宗的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的穿著都是不一樣的,外門弟子一般身著綠色的訓練,炮彈是內門弟子則會身穿藍色的質量更好的修鍊的衣服。 「少說那麼多的廢話,我聽說你們這裡有一個叫林贊的傢伙,他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們都是沖著他來的!」 聽了這話,徐克爽頓時心裡有數了,想起剛剛自己被教訓的那一次,於是直接指了指林贊。 「就是他那個小子猖狂的很,不過一位師兄要小心,他的實力可是非同小可的!」 「笑死我了,張天勝那個傢伙我都不放在眼裡,我還能怕得了他!」 說完這話,那人便氣勢洶洶直接沖著林贊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你小子是不是叫林贊?」…

江詠梅還真的拿起嬌來。

羅士信蹙眉,平常自己媳婦兒也不這麼嬌里巴氣,怎麼今兒自己老娘來了江詠梅反到這德行? 羅母一看兒子就是要發火了,自家兒子在家裏被兩口子慣壞了。 急忙拉了羅士信,往自己身後擺了擺手。 「行。詠梅,你就在這裏好好歇一會兒,我和士信到村裏看看有啥好東西,最好是買點兒雞蛋,買只雞回來給你燉著吃。你這身子得補一補,不然的話,等生的時候對孩子不利。」 暗恋已成歌 江詠梅一聽這話,看着婆婆和羅士信出了院門,心裏忽然覺得不對。 婆婆可不像是這麼善良的人。 這裏面似乎有事兒。 。 第164章 秦臻道。 她看向蕭鳳棲,語氣莫名的放低了些,「玄王爺,你可知火寒毒本就是天下十大奇毒之一,此毒霸道兇猛,陰毒至極,可是鮮少有人知道,火寒蠱比之火寒毒更為陰損,因為若想解除這火寒蠱,那是需要付出人命的代價。」 「這話是何意?」 馮晨急問。 蕭鳳棲面具的劍眉也擰在一起。 便聽秦臻緩緩道,「玄王爺若是想徹底擺出這火寒蠱,唯有一個辦法……」 「說。」 蕭鳳棲道。 秦臻卻抿了唇,欲言又止。 「君大小姐,求您便停頓了,一口氣說完吧。」 馮晨急道。 秦臻還未開口,脖子耳朵都紅了,像是費了好大的勁兒一般,極力綳著臉開口道,「玄王爺若是想要徹底擺脫這火寒蠱,唯有一個辦法,就是尋一女子,與之同房,將火寒蠱蠱蟲隱入她的體內。」 一口氣說完,整個屋子裏雅雀無聲。 秦臻只覺得耳朵熱的厲害。 「就這樣?」…

得不償失呀。

蘇小荷見到他那慫樣,就想起這男人從前對她的所作所為,哪一樣都是該死。 要她放過這個男人她真的不樂意。 她就覺得象陳誠這種男人,如果不是當初齊墨川替她整治了,讓他一無所有了,只怕他還能藉著自己有幾個臭錢的去禍害小女生。 想當初四十幾歲了還想霸佔她,根本就一色膽包天的臭男人。 她收拾了他,是為天下的女人除害了。 對對,她就審一審陳誠。 想到這裏,蘇小荷微微移前了一點,可她才移過去,立刻就被齊墨川霸道的給扯了回來,「離他遠點。」看到陳誠就噁心,這種男人真是給他們做男人的丟臉。 蘇小荷好笑的搖了搖頭,齊墨川這也太霸道了,「行,遠點就遠點,我就想問他幾句話,如果他不撒謊,認真回答,我會考慮放過他。」 那邊陳誠一直在聽她說話,聽到她這樣說,眼睛都亮了。 可是剛剛才領教過小妻子玩心理戰整陳誠的戰術手段的齊墨川,卻覺得小妻子這話絕對沒那麼簡單,「嗯嗯,你問吧。」 「陳誠,你坦白交待,從那天我從婚禮上離開后,你有沒有再欺負過其它的女人?」 陳誠表情亂了,不點頭也不搖頭。 但是不搖頭就代表他是在遲疑要不要點頭。 否則,如果真沒有的話,他直接搖頭就是了。 「你最好說實話,不許欺騙我妻子,否則,我告訴你,關於你的資料,我只要一個電話,不超過一分鐘就全都有了。」齊墨川在一旁警告的說道,敢騙他的小妻子,陳誠這是不想離開這裏了,他這關陳誠都過不了。 。 其他人無比恐懼,卻不敢上前。 唯獨只有楊間,蘇遠看着他經過一番劇烈的思想鬥爭后,最終還是衝上前,救下了那女生,頓時滿意的笑了。 這個時候的楊間還是太年輕了,殊不知一切屬於命運的饋贈都…… 呸呸呸,這可不是愚者的領地! 目的已經達成,蘇遠轉身走入黑暗中,現在詭域中的倖存者應該不多了,他得抓緊時間才行。 很快他便出現在了一片樹林中,現在他的目標是那捲詭異的人皮紙。 人皮紙,原著中對楊間產生最大幫助的存在之一。 這是一個來歷極為神秘的厲詭,疑似異類的存在。 至今蘇遠都無從得知它的根腳,它極度神秘,似乎知道很多關於厲詭的隱情,同時也是原著中最神秘的存在之一。…

有這樣一個計劃表在,使得吉祥工作起來更高效,這是吉祥的一個習慣。

吉祥和姜安先後相隔十分鐘左右,就都到達了何俏俏定的飯店。 兩人分開其實剛兩天,如果再精確些,是26小時。 何俏俏把姜安接進包廂,就懂事地又出去了,站在包廂門口。 沒辦法,姜安也是獨自一個人回來的,助理什麼都沒帶,搞得就剩下她一個人。 做電燈泡,連和她一起作伴的都沒有。 站在門口望望菜啥的,還自在些。 姜安剛坐下,吉祥就把消過毒的、熱乎乎的濕毛巾遞了過去,問道:「怎麼回來得這麼急?」 姜安:「想你了!」 是讓人無語的回答,也是讓人暖心的回答。 吉祥左手撐著自己的側臉,右手摸了下姜安的側臉,笑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菠蘿台聯繫我,想請我去參加《這!就是街舞》,做隊長。」 「然後?」就這點事情嗎?吉祥有些疑惑。應該還有什麼事情吧。 「沒有然後了。」姜安更是坦然。 收到《這街》邀請和你急急地趕回來有什麼聯繫? 吉祥蹙眉:「那你回來是想解決什麼問題?想和我商量上不上《這街》?」 姜安點頭。 對,就是這麼回事。 吉祥更是不解了,「打個電話就行了啊,電話里又不是不能商量。」 姜安看着吉祥疑惑的雙眼,伸手颳了下吉祥的鼻子。 又抓起吉祥的手放在手心,揉了揉,有些苦笑不得道:「所以我說,我回來是因為我想你了。」 吉祥瞠目結舌,半天才默默地點了下頭,表示這回她真信了。 還真是想她才回來的,熱戀中的男人,嗯,也挺粘人的。 按正常的戀愛時間算,他們應該已經過了熱戀期,可是好像他們例外了。 「那你什麼時候回片場?」吉祥任由姜安抓着她的手。 「明天早晨坐最早的飛機。」…

賈楠姐:朱邪,王霞沒跟你一起回來么?你還做美容不?

我:賈楠姐放心,霞姐暫時還回不來,美容做啊,約個時間,弟弟上門給你服務去。 賈楠姐:好吧,那你等我信吧,等我忙完,這段時間皮膚真的是不好了,潤華珠好像效果也不明顯了。 徐家林:老弟,發我位置,咱兄弟倆吃點喝點,足浴去! 朱邪頓時來了精神,老徐還真是執行力強啊,不過朱邪喜歡! 吞海陽雲一直覺得,自己這十年來,每一天的時間,都沒有浪費。在祖地閉關,這對於任何一名吞海鯨來說,都是莫大的機緣。在祖地中閉關十年,無論是感悟方面還是修為方面,他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但是,就算這樣,他仍是能每天感受到,和衛易的差距在逐漸縮小。 世間怎麼可能有這樣不合常理的另類?他到底是怎麼修行的? 吞海陽雲並不知道,衛易走的是神力一道。對於他們幾個妖族來說,這十年當中,小樓那邊就是他們的禁地。只要不是葉朝歸讓他們過去,他們是打死都不會靠近那裡的。所以吞海陽雲也十分好奇,好奇衛易是如何修行的。 在他的認知當中,整個妖族上萬年的歷史上,都從未出現過向衛易這樣的異數!想要在十年之內,將修為提升到六階巔峰,這不難。就算時間再短一點,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問題是,靠這種方法催生出來的,多半都是廢柴。根基不穩,神通極弱,哪會像衛易這麼生猛? 衛易每次修為提升之後,戰力都會飆升一大截,絕不是那種揠苗助長的提升方法。衛易的修為根基之深厚,更是讓他覺得無法理解了。在他的認知里,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怪胎。 這也讓吞海陽雲暗自心驚。難道如今的天玄宗,又掌握了什麼厲害的手段?若是真有這種手段,哪怕無法真正普及開來,只要能集中培養幾個,那也極為恐怖了。對於真正的高手來說,境界低的時候消耗的時間越少,將來衝擊更高境界的把握就越大。 如果說,十年之前的衛易,在吞海陽雲眼裡還只是一個笑話,根本不認為對自己有任何威脅。那麼如今的衛易,已經有絕對的資格,讓吞海陽雲正視了。尤其是衛易所掌握的那幾門神通,更是讓吞海陽雲覺得匪夷所思。 他知道,衛易絕對沒有達到入道的層次。但問題是,那幾門神通,絕對是道階以上的神通,才能展現出來的能力! 這是吞海陽雲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的事情。 相對於吞海陽雲的嚴陣以待,衛易其實更加緊張。在此之前,這十年當中,他曾經挑戰過吞海陽雲太多次了,幾乎每一次都是慘敗。雖說從最開始的一招擊敗,到後來可以勉強支撐過百招,衛易也是有了很大進步。但要說正面抗衡,好像仍是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去!」 衛易輕輕一招手,數百道如手指般粗細的藤蔓,猛然自吞海陽雲腳底出現,迅速纏繞向他。吞海陽雲也沒有以神通去硬抗這些藤蔓,而是原地一閃之後,憑藉詭異的身法神通,躲開了這些藤蔓的追擊。 有過之前的鬥法經驗之後,吞海陽雲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去硬抗這些詭異藤蔓的。那些藤蔓,不但極其堅韌,就算以他的神通,都要費好大的力氣才能掙脫開。而且這些詭異的東西,一旦攀附到他的身體上以後,還可以自行炸開,泯滅他的靈體,根本無視他的護身法寶和神通。 這其實,就是衛易將爆字訣和藤字訣結合到一定程度的效果。 這樣的神通,吞海陽雲倒也不是不能硬抗。但問題是,如果硬抗的話,就等於是他在和衛易進行對耗。如果讓他以同樣的修為境界和衛易對戰的話,他的靈力,是絕不可能比衛易更多的。所以,這種對耗,就等於是慢性自殺,他必死無疑。 在衛易修為若的時候,吞海陽雲還可以直接憑藉神通,弄斷這些藤蔓。但如今隨著衛易修為達到六階後期,這些藤蔓的堅韌程度,已經達到了一般靈階上品法寶的程度,甚至逼近一些玄階法寶的堅韌程度了。這樣的東西,就算吞海陽雲,也別想一下子弄斷,所以他只能憑藉身法躲避。 但躲避,卻並不能解決問題。 吞海陽雲猛地回身,一手隨意的掃過,一片密密麻麻的水珠瞬間出現。如同一陣瓢潑大雨,落向身後那些緊追不捨的藤蔓上。而那些看似雜亂的柔弱水珠,竟然精準無比的全都落到了那些藤蔓上。下一刻,這些水珠竟然如同火焰一樣,迅速燃燒起來,將身後的藤蔓,迅速燃燒殆盡。 於此同時,隨著衛易的攻勢稍稍放緩一些之後,吞海陽雲不斷閃躲,同時開始發動攻擊。一道道殺力巨大的水屬性神通,如同滂沱大雨一般,迅速朝衛易襲來。 衛易也不躲閃,單手一招之後,大量的堅韌藤蔓迅速從地面鑽出,隨即結成了一道道厚實的藤牆,直接將衛易護了個嚴嚴實實!吞海陽雲所有神通打在這些藤牆上,頓時打得藤牆崩裂寸斷。但同時,在這些藤牆被打碎的瞬間,又有新的藤牆不斷湧出。…

「來福酒店到底在搞什麼鬼東西?怎麼連你這樣的女人都能夠進來?我什麼服務都不需要,麻煩你現在出去!」劉文慶冷聲一喝。

雖然他自己並不是什麼好官,但是也不至於好色到這種程度上,對於他來說,女人不過就是簡單的解決一下基本的生理需求的一個東西而已,更何況他平時還有精神壓力都是非常大的,這個方面也都是力不從心,何況他的年紀也已經到了五十多歲,對於這樣的想法他自然是沒有的了。 更何況,現在又是非常時期,劉慶文自然不可能對這樣送上門來的女人有什麼興趣。更何況,就憑他的身份和地位,要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哪裏還需要找這樣的失足婦女?開什麼玩笑!這不是在侮辱人嘛! 水冷涵聽到劉文慶的話,差點就把自己的銀牙給咬碎了,要知道讓她當一個失足婦女就已經十分挑戰她的底線了,要不是因為自己有着足夠的敬業精神她想都不會想去扮演這麼一個角色。可是現在在劉文慶的眼裏還有表情居然有着完全沒有掩飾的煙霧,這讓簡直是在加深她心裏的不爽。 什麼鳥玩意,看老娘跟看蒼蠅一樣?很了不起是不是? 水冷涵當下就想要發作,只不過一想到自己都已經進來成功大半了,不管怎麼樣都得把這場戲給演下去,否則就真的前功盡棄了。 更何況,如果不繼續下去的話,要知道引得劉文慶起疑,那到時候他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嘗試,那時候自己可就真的要糟糕了。 「先生,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我的服務可是非常周到的喔,大保健只需要一千元而已!」水冷涵依舊是用着那種讓他覺得非常噁心的腔調說話,同時她的臉上還擠出了撫媚多情的笑容。 劉慶文眉毛皺得更深,以他的地位和身份哪裏需要他把同樣的話重複說一次的?所以見到這個女人居然還不依不撓,這讓他頓時冷哼一聲,走向座機電話,說道:「看樣子,我必須得給前台打一個電話才行了。」 。 時間一晃而過,兩天時間並不算長,但也不短,宗級組的比賽進行得頗為順利,卻是到了關鍵的八強晉級賽,不過到了這一天依舊選擇了停賽,想要目睹四大強者的交鋒。 靈辰、靈域、秦楓以及冥雎出現在中央擂台旁,分為兩個陣營,相互對望。 第一場,靈辰對戰冥雎。 冥雎的修為穩定在了七重天靈尊,死亡大軍變得更為可怕,撲向靈辰。 可當靈辰祭出時間靈體,靜止時間之時,那死亡大軍依舊是毫無辦法,被瞬間靜止,動彈不得。 不過,當靈辰催動天品奇寶攻向冥雎之時,其靈體幽冥戒竟是散發出道道幽光,似要影響時間之力,破開時間靜止。 但冥雎的修為與之相差較大,終究還是失敗了,奇寶落在她的身上,將之重傷。 冥雎沒有認輸,強撐著傷勢使出最後的絕招。 死亡氣息凝聚,幽蓮綻放,那魁梧男子從中走出,乃是幽冥之地的王者,透著可怕的死亡之氣。 當他揮刀殺出之際,時間倒流了,魁梧男子消失不見,只剩下那一朵幽蓮。 兩件天品大圓滿奇寶在此時殺至,襲向沒有防備的冥雎。 關鍵時刻,明月仙子再度出手,擋下了那兩件奇寶,並宣佈靈辰獲勝。 靈辰強勢晉級決賽,依舊毫無懸念,依舊顯得輕鬆無比。 冥雎面色有些難堪地下了擂台,這一戰,她倒是沒有耗儘力氣,卻是敗在了神秘而又強大的時間之力上,但卻也敗得毫無脾氣。 秦楓在一旁目睹了一切,時間之力說來玄妙,強大無比,但並非不可改變,比如剛才冥雎身上散發的幽光。 那是幽冥之力,不輸時間,若是冥雎修為與對方相當,有可能真的可以破開時間靜止。…

「後來,從十九世紀開始,他們家族就一直延續下來,並且在英國貴族中佔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們家族向來都是以嚴格,冷漠,正直的家風著稱,到了這一代,歐內斯特也開始展露頭角。」

陸俊心頭微動。果然,學生會的這些擂主身份背景都很不簡單。 雖然教授的描述很簡短,但能從工業革命後期延續下來的混血種家族,又怎麼會普通? 當然,這並不是他們談話的重點。陸俊眉頭微皺:「也就是說,如果我想要去南極,就必須獲得歐內斯特家族的幫助,因為那邊是他們的地盤?」 「雖然直接,但沒錯。」 「那您的想法呢?」陸俊問,「如果太麻煩的話,那就算了。」 施耐德微微一笑:「我之所以這麼了解歐內斯特家族,是因為我和歐內斯特的父親,曾經是出生入死的戰友,我們曾經一起在皇家空軍服役。」 「原來如此。」 陸俊恍然大悟。施耐德教授說了半天,原來是要找關係走後門。 「我聽您的安排。」陸俊立刻說道。 「但他們家族的人都很古板,雖然我認識他的父親,但我也了解他的性格,就算是我,也無法改變他的想法……想要他們幫忙,除非是校董會直接下達命令。」 施耐德教授頓了頓:「但校董會是不可能允許你前往南極的。」 「那……」陸俊一臉迷茫。 按照施耐德教授的說法,意思就是找關係也沒用?那他前面說的不就全都是廢話嗎? 「但當年跟你父親陸天宇一同離開的,就有我的那位老朋友。」施耐德教授看到陸俊的表情,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不再賣關子,一語道破隱秘,「後來,他就消失在茫茫冰雪中,再也沒有任何消息。」 「什麼?」陸俊這才是着實吃了一驚。 他腦袋轉得很快,立刻道:「您的意思是,要我想辦法接近他們家族的人,利用這一點去和他們接觸,並且獲得他們的幫助?」 「不錯。」施耐德教授眼中露出滿意之色,「等再過幾天,我會找一個理由,派你去南極附近執行任務。到時候你可以找機會接觸歐內斯特家族的人,利用這個共同的目標,去獲得對方的幫助。」 「可我一個人的話……」 「我會讓歐內斯特和你一起去。」施耐德教授緩緩道。 「那我就放心了,謝謝教授!」陸俊這次是真心實意的道謝。 「不過,這件事,只有你我兩個人知道,明白嗎?」施耐德眯起眼說,「關係到你父親的事,在秘黨里很敏感,最好能秘密行事,不要讓其他人知曉。」 「是。」陸俊點頭道。 「我叫你來,基本就是這三件事,其他沒什麼了。」 施耐德教授擺擺手,示意陸俊離開。這是教授一貫的風格,說完就趕人。 「教授再見。」…

蕭茜沒有多想,倒是鈴鐺一臉狐疑的上下打量蕭越,像是要在他身上看出點什麼,好在某人關鍵時刻沒有掉鏈子,表情淡定的一批。

等兩女結伴去離開后,蕭越吃過早餐重新房來到葉萱的房間。 見她還在熟睡,吩咐方管家做一些滋補的食物便回了房間,昨天一頓折騰下來,卻是把修鍊落下了。 等他結束修鍊的時候,眼底充滿了笑意。 修為總算達到凡胎境的極限了,目前十大基礎穴竅與肉身無比契合,下一步就是突破聚氣境。 嗚~~ 卻在這時,一陣異常刺耳的警報聲響徹整個烽煙市的天空。 「父親,您怎麼來了?」 血牛冒險團在左角右角的帶領下守衛著熒光學院一側,不放一人進入,確保他們金主兒子的安全。 但血牛卻是例外,他可以進入如今的熒光學院。 「我來看看,咳咳咳……」 面色蒼白,腿腳都有些不利索的血牛冷冷的回應了一聲,然後一邊咳嗽一邊走過血牛冒險團的防線,進入了熒光學院。 「血牛估計廢了。」 守門大爺撇了一眼血牛,然後搖了搖頭。 …… 一路暢通無阻,血牛這張大臉就是最好的通行證,雖然金蜓家族的人都知道他快要死了,但正因為如此,才更加沒人敢惹他,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是惹急了血牛,一個將死的白銀級可是沒有什麼能讓他顧忌的了。 很快,慢步走着的血牛來到了熒光學院的魔葯調配室那邊,稍微一打聽,就得知了如今的情況,馬修.金蜓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用藥劑為其醫治的愛德華老師也去休息了。 「血牛,你來幹什麼?」 血牛朝着馬修所在的房間走去,然後被門口的一名圓臉男子攔了下來。 「鮑伯騎士,難道我就不能來看看馬修少爺了?」 血牛的語氣很沖,但鮑伯毫無意外,要是血牛跟他低聲下氣的說話他才會感到奇怪呢! 血牛和鮑伯兩人都是金蜓家族的下屬,但有所不同的是,鮑伯正統出身,是金蜓家族培養起來的白銀級騎士,和血牛這個只是被金蜓家族資助的白銀級騎士看不對眼,兩人見面的時候就沒有好聲好氣的說過話。 今天也是如此,言語交鋒幾下之後,血牛轉身就走,並沒有見到馬修,看他的樣子好像被鮑伯氣到了。 「咳咳咳……」 氣得直咳嗽的那種,血牛消失在了鮑伯的視線之中,鮑伯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呵呵,一個傷到根基的病秧子,要不是還對伯爵大人有點用,我早就把你的什麼血牛冒險團連根拔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