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劇本越來越離譜了。

出辦公室時,班主任還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抽空來上課。 崔越被這張課表弄得腦瓜子嗡嗡的,隨口答了幾句。 可能是看她態度敷衍,門都開了一條縫了,班主任又把她給喊了回去。 保鏢剛默默鬆了一口氣,卻見班主任又把人喊了回去,痛苦面具直接戴上了。。 黑爺從來沒吃到過風味這般獨特,讓人慾罷不能的串串美食。 更沒想到,廚子是不諳世事的五歲小女娃。 「我的串串美食,你喜歡吃嗎?」依依軟酥酥地問。 「不錯。」他自以為大發慈悲,「你可以留在島上給我做飯。」 「可以給我和哥哥們一所大房子住嗎?」她天真地問。 「不識好歹!黑爺把你們留下來已經天大的恩賜,你們還敢提條件嗎?」黑爺的下屬呵斥道。 「不給大房子住,那就給銀子吧,做一頓飯五十兩。」依依獅子大開口。 「小女娃你找死!」那下屬兇巴巴道。 「也不知是誰找死呢。」蕭景翊邪狂道,掏掏耳朵。 黑爺森冷地眯眼,「先把這三人的手腳砍了!」 違逆他的下場就是:生不如死! 依依漫不經心地微笑,「有沒有覺得你的臟腑隱隱作痛?」 他皺眉,本能地摸心口。 還真是! 隱隱作痛! 「你給我下毒?」 「還不算太笨。」小崽崽軟萌地笑,「劇毒已經盤繞在你的五臟六腑,你一時半會兒死不了,十二個時辰之後我給你一顆獨門解藥,你就不會毒發身亡。」 「解藥拿來!」被五歲小女娃算計了,黑爺氣得睚眥欲裂。 好氣哦! 蕭景寒道:「小崽崽還沒研製出一步到位的解藥,不過我們會每十二個時辰給你一顆解藥,保你不死。」 依依人美心善地解釋:「研製解藥需要很多藥材,海州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