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大哥,八弟不過是心憂父皇,你又何必對他這苛刻?」

「御醫正為父皇診治,他這一吵,影響了御醫們的判斷,你來擔當嗎?」太子冷聲道。 二皇子:「大哥,你這擔心也太多餘了。若是御醫這樣都能被影響,還當什麼御醫……」 「全都閉嘴。」一旁的皇后喝道,「這種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情吵……」 。 老紅一條精神絲,自己可是有6條的。 這情況,跟老紅所說的,就不太像啊。 假設一個人的精神絲清理度達到了100%,那麼,他的億萬條精神絲便可以合攏成一條,進階成更高一級的命線。 道理季柚能聽懂,可是—— 可是她精神絲清理度已經達到100%,可精神絲先天就有6條啊,而且這6條絲明顯都有各自的意識,有各自的身體、各自的思想……季柚完全無法想象它們合成一條后,又是什麼個狀況。 難道,到時候六條絲的自我意識,都會消失,最後行成一個全新的意識嗎? 想到那個場面,季柚心裡驀地一疼。 她捨不得。 講真話,雖然六條絲平時很聒噪,也特別煩人,還貪吃,吃起東西來簡直就是無底洞,讓幹活的時候各種抖機靈……缺點多得季柚三天三夜也數不完,優點幾句話就能講清楚了,可是……季柚還是喜歡這些傢伙啊。 它們既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也是自己堅定的戰友,更是親密的家人…… 如果形成自己的命線,就得失去六條絲,那季柚情願不要命線那玩意兒。 季柚的內心想法,當然不會說出來,她看著紅·紅·石,道:「老紅,你們以前見過來自我們文明的人類,不然,你怎麼知道我們這個位面的文明沒有形成自己的命線?」 紅·紅·石沒有吭聲,它旁邊的紅·大·石一臉驕傲的抬起頭,道:「這還用以前見過,直接觀察一下你們這群人的精神狀態,就可以知道了。」 季柚心一緊。 這是她完全沒有預料的。這群外星人竟然可以通過遠距離,就能判斷出對方的精神狀態嗎? 那麼,能否從一個人的精神狀態中,得知對方的所思所想…… 不對。 想到這裡,季柚在心裡搖搖頭,覺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這群外星人絕對沒有那種能力,否則,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來回欺騙了它們多少回,更不可能答應跟自己合作了。 這說明對方絕對無法通過精神狀態來判定自己的思想。 在內心一番思考之後,季柚略有些緊張的心,稍稍緩和了些,但她也決定以後在宇宙中闖蕩,一定要重點注意這方面。 紅·大·石瞧著龍傲天依舊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尤其是她的精神狀態四平八穩,根本就窺不出一丁點的異樣,實在是深不可測……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是來自低級文明的,紅·大·石心裡忍不住犯嘀咕,甚至隱隱覺得這個龍傲天比自己的首領還要可怕………

「何止是我們這些稍微有些錢的女人。」

「這個混蛋,上到七十歲老女人,下到十五歲小女生。」 「只要是多金的女人,他就能無限跪舔,直到你心甘情願的養著他。」 這時候,又一名牧東富婆站了出來。 她指著朱宏路這廝,發泄著自己壓抑許久的怒火。 「你……你不是方紅嗎?」 洪英快速認出了方紅來,問道:「你也被騙了?」 要知道,方紅可是與蕭清柔齊名的商業女強人。 年齡三十歲,正是一個女人稚氣沒有褪完,成熟沒有熟透的年齡。 方紅一手掌管著一家大型水族館,在牧東很有名氣。 然而,被外界傳聞是「女強人」的方紅。 今日居然也出現在了聲討朱宏路的隊伍中。 「我是方紅,我也被這個混蛋騙了。」 方紅沒有絲毫遮掩,大方的承認了。 「這……這怎麼回事兒?」洪英急切的問道。 「這個混蛋利用各種方法同我巧遇,刷我的眼緣。」 「然後,在我上班的路上布下釘子。」 「等我胎爆后,他就出來充好人了!」 「這廝自稱是房地產公司的高層。」 「謊稱公司出現了資金鏈斷裂,從我這裡騙走了一千萬。」 跟剛才的沈紅利幾乎是一模一樣。 在被成功PUA之後,方紅便與朱宏路交往了。 吃的是方紅的,住的也是方紅的。 最後所謂的公司資金鏈斷裂,更是成功讓方紅心甘情願拿出錢來。 然而,只要錢到手,朱宏路就跟人間蒸發一樣,不見了蹤影。 方紅事後才發現自己被騙了。…

「我讓你跪下,聽到沒有,難不成,你真的想害死我和你媽媽!」閆父聲音喑啞,眸底深處全是隱藏的不甘和屈辱。

撲通,閆欣到底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 「蘇軟軟,我承認,是我做的不對,能不能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們閆家!」 這一瞬,所有人都沉默下來。 華曉萌饒有興趣的盯著閆父看,這個男人,有點兒本事,想要藉此來利用旁人的同情心,同時襯托他們這群人的冷漠無情嗎? 可惜,閆父找錯人了,以為這樣,就能被原諒? 要知道,有的事情值得原諒,有的事情不值得原諒,她不是爛好人,更別說被人深深的傷害過後,聽對方說一聲對不起就握手言和了,就算跪下又怎麼樣。 同樣,蘇軟軟也不是同情心泛濫的人,所謂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嘛,不然的話,她怎麼會和蘇軟軟成為朋友呢。 很快,竊竊私語的談話聲便悄然傳開。 「蘇家人有些過分了吧,又不是什麼不值得原諒的事情,小題大做,至於嗎?」 「就是就是,人家都跪下道歉了,還步步緊逼,沒有一點兒大家風範。」 「可憐了!」 「哎,看來以後還是少得罪蘇家!」 …… 華曉萌聽在耳朵里,嘴角帶起冷笑,上前一步,出聲道:「閆總,你覺得跪下道歉博取同情有意思嗎,我想問一問,當初閆欣抓走軟軟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放過軟軟。」 閆父和閆欣臉上的表情霎時間一僵,這件事情,他們心知肚明。 閆欣嘴硬道:「我原本就沒想對蘇軟軟怎麼樣!」 「是嗎,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傻,說這些,真的沒用!」話落,華曉萌拍拍手,身後的幕布霎時間拉開,露出大熒幕。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大家不是都覺得我們過分了嗎,那就讓你們看看,我們家軟軟到底經歷了什麼!」華曉萌說完,熒幕上霎時間出現一張蘇軟軟滿身是血的照片,她虛弱的靠在牆角,手裡拿著玻璃碎片,滿眼都是警惕還有不易察覺的慌亂。 看著滿身狼狽,處境艱難,卻依舊沒有放棄的蘇軟軟,眾人的眼中都帶了些許的震撼。 「雖然挺不樂意讓大家看到這樣狼狽的軟軟的,但她一直沒什麼形象,不會介意我放這張照片出來,那麼,我就來簡單解釋一下,軟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吧!」 華曉萌無視蘇軟軟一直在打的眼色,徐徐開口,有些人會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也會很在意將這些羞恥的事情公之於眾,但蘇軟軟絕不在這個行列,沒準她還要吹噓一番自己多麼厲害呢! 所以,華曉萌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還有一個目的想提醒蘇軟軟一下,下次再這麼衝動,怕是命都丟了,得長記性。 「前兩天,閆欣半夜約軟軟見面,軟軟出門了,結果卻是閆欣找了幾個人綁架了軟軟,且用了某些不光明的手段,想要將軟軟不雅照公之於眾,從而讓她身敗名裂,還好我們及時趕到。」 華曉萌冰冷的目光落在跪地的閆欣身上,「那個時候,閆小姐可沒有要放過軟軟的意思,你做的這麼絕,憑什麼以為只要跪下道歉,我們就得原諒你!」…

「看看這張照片。」林羽調出手機上的照片,指著幕布那裡的那雙眼睛,「你有注意到這個人嗎?」

暗七仔細的看著幕布邊緣露出的那雙眼睛,點頭道:「屬下之前注意到那裡有人,不過,對方沒有露出敵意,屬下又懷疑是現場的工作人員,並未輕舉妄動。」 「我知道了,退下吧!」 「是!」 待暗七悄無聲息的退下,林羽在院中靜坐片刻,這才回到房間。 躺在床上,林羽卻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輾轉反側一陣,林羽索性坐起來,重新調出手機上的照片查看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劍奴出現的影響,他總覺得,那雙眼睛,很可能不是現場的工作人員的。 但也可以肯定,就算那個人別有目的,也不會是跟劍奴一夥的。 要不然,自己對付劍奴的時候,這個人要麼會幫忙,要麼會早早的逃離,不會還躲在那裡觀察林淺。 難道,是神連川的人? 林羽默默的思索一陣,又兀自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如果是神連川的人,肯定會對林淺出手。 那樣的距離,就算是暗七,也未必能及時阻止。 既不是神音的人,也不是神連川的人,那又會是什麼人? 誰還想打林淺的主意么? 思來想去,林羽也沒有想明白。 「也許,真的是我想多了吧!」 良久,林羽自嘲一笑,默默的嘆息一聲。 他知道,劍奴的出現,還是讓他有了一些壓力。 放在以前,他絕對不會為這麼個事這麼糾結。 雖然不排除劍奴有吹噓的成分,但可以肯定,崑崙神族絕對不弱。 畢竟,只是一個劍奴就擁有著煉神境的實力了。 偌大的崑崙神族,絕對不乏化虛境的頂級強者。 面對這樣的崑崙神族,他不敢掉以輕心。 他自己倒是不懼,但他現在有著太多在乎的人。…

別的時候說話說一半沒有什麼,可是凡楊專門說他想聽的,然後全都說一半,這讓他都感覺凡楊是不是故意的,但是他就是一炮灰,好像也不值得凡楊故意來捉弄他!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這是凡楊的惡趣。

「因為這樣的話,什麼都能說得通了,居然都不審問自己,也不查看記憶,就這樣將自己關了,這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說不過去吧!」 不過往往事出反常,那肯定就是有事了,難道對方是有什麼大陰謀等著自己,不過想了半天,好像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有什麼能讓對方用陰謀的東西。 想了半天沒有想出什麼東西,只得感嘆道:看來還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反正就算是他問了自己也不說,大不了在讓他切一些肉就是,反正幾天後就會長出來,切多次了就習慣了,到時就不這樣能過了。 不過話說,他是如何做到的,在不動自己的外殼的情況下,居然切了自己的肉,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這個都值得他思考,他到現在也沒有想出凡楊是如何做到的,他想過空間異能,可是空間異能的話,為什麼自己沒有感覺到空間的波動。 所以他第一個排出了空間異能的可能,不過別的好像都做不到吧!這也是讓他想不通的地方,不過這個他也不太在意,以後時間有的是,他才不相信自己會這樣笨,一直想不到。 「小主人,我們今天真的要打開大牢嗎?」 貓小妹,你怕了嗎?放心好了,現在鎮守一族我最大,我想如何就如何,那些生物,如果能吃就吃,不能吃就想辦法弄得可以吃。 你們想想,到時我們在網上開一家網店,然後全賣招牌菜,而材料就是這些生物,你們說我們能不能賺到錢。 「小主人賺錢是肯定賺錢,並且如果能說到你說的那樣,隨意傳送的話,那可能就不是賺錢的問題了,而是宣起一場網路革命啊!」很多人會因為天網的出現而失業,也有人會因為天網的出現而發現商機。 「總的來說,有好有壞,小主人這點你知道吧!」如果到時只有負面的東西,沒有正面的東西,那可就麻煩了,要知道很多資本可是很厲害的。 所以我開始只限我自己專用,慢慢的在擴大範圍,這樣一來的話,不太會引起他們的注意,如果對方一開始沒有對自己下手的話,那可能等他們反應過來時,就來不及了。 魔羅哆安靜的聽著凡楊他們聊天,將他們所說的話,全都記了下來,雖然很多他都不清楚,但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強吧! 這時一行人來到了,老宅負一層,這裡什麼不用的東西,都丟在這裡,小時候凡楊還來過很多次,不過多數都是找一些古書什麼的,還有一些他感興趣的東西,雖然當時還小,可是凡楊從來都沒有發現過異常,他也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會是大牢的入口。 不但凡楊沒有想到,就算是貓小妹他們都沒有想到,鎮守一族的大牢入口,居然就在老宅的負一層,堆放雜物的地方,這還真是有些明目張胆了,這就不怕別人發現嗎? 雖然貓小妹和狗子,加入鎮守一族很多年了,但是貓小妹和狗子,他們也從來都沒有進過大牢,這也是第一次,所以他們這樣興奮的原因,也不光只是為了吃的東西。 看了一眼整個負一層,貓小妹和狗子,還是沒有發現大牢的入口在什麼地方,於是有些疑惑的說道:小主人,你是不是弄錯了,這裡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現啊!感覺這裡一切都很正常啊!你不會是騙我們玩的吧!其實你自己也沒有找到鎮守一族的大牢。 其實我們看到的是真實的,因為本來就是真實的環境,所以你們不管如何看,這裡都是這樣正常,不會出現什麼大牢的入口的。 見凡楊沒有直接說出答案,貓小妹無奈的說道:小主人還是直接說吧!我現在不想猜了,太累了,本來最近都在降智,猜多了我怕我腦死亡,不過到是可以讓狗子猜一下,最近他智商可是漲了不少。 貓小妹,你這鍋甩得好,不過我的好奇心一點也不重,所以小主人你不用說的,我也不會問的,主要是一會小主人不用我們猜,就自己打開入口了,我還浪費時間去猜這個做什麼,我也不是弱智做這樣傻的事情。 狗子,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弱智了哦! 好了!現在你們跟著我退出,然後凡楊帶著貓小妹狗子,還有魔羅哆開始退出負一層,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退出負一層后,居然出現在了一個全新的地方,一個他們從來都沒有去過的地方。 「小主人,我們這是進到大牢的空間了嗎?」可是這是怎麼做到的,以前我們也有退出過好多次,為什麼沒有進來,而這次居然一下就進到了這個空間。 貓小妹這可是秘密,你確定想知道,本來我帶你們進來,就違反了家族的禁令,你可想好了,如果我在說出秘密的話、、、、、、 算了,我也只是多嘴問一下,真的沒有想知道的意思,不過感覺這個地方,不管是通風,還是環境都還不錯的,一點都不像大牢的樣子。 恩!這裡確實不是大牢,他原本就是一個小世界,或者說小世界的核心,不過這個世界有些特殊,就算是高級世界的核心都不如他,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了,因為我所知道的資料就只有這些,別的我沒有看過相關的資料。…

兩個人走出去,安昭正好看到齊墨川的邁巴赫駛出了停車場。

「齊先生自己開車嗎?」安昭擔心的問門外的保安。 「是的。」保安一個立正,恭恭敬敬的回答安昭。 許子清很少帶女人出入君悅會所,安昭是第一個,而且現在已經是常態了,再加上最近傳說安昭已經是許子清的未婚妻了,那就是未來的少奶奶,他怎麼也不敢懈怠。 「許子清,你快點。」安昭急了,拉著許子清就衝到了她的那輛計程車前,上車,啟動車子就去追齊墨川。 同時,一邊開車一邊又一次的打給了蘇小荷。 「小荷,齊先生酒駕離開了君悅,我不知道你和齊先生之間發生什麼事情了,可是他這樣酒駕開車,萬一真的出什麼交通事故,到時候後悔的是你不是我,所以,打不打電話勸不勸他都是你的事,我就不管了。」說完,不等蘇小荷回應,安昭直接掛斷。 但是說不管,又怎麼可能真的不管呢。 回頭看許子清正眯著眼睛假寐,她直接把車頭轉向追向了齊墨川,哪怕是以尾隨的方式也可以,總要親眼看到齊墨川回到住處她才能放心。 蘇小荷聽著手機里的盲音,先是愣了一秒鐘,隨即轉身沖回了卧室,胡亂的穿上了衣服,就沖了出去。 一邊走一邊撥給了齊墨川。 她很擔心,擔心齊墨川出車禍。 這一刻,所有的傲嬌全都放下了。 只為,她真的很擔心齊墨川。 那是放不下的深愛。 手機那端,正開車的齊墨川瞄了一眼藍牙上顯示的老婆兩個字,黑眸眯起,沒接。 手機自動掛斷。 蘇小荷找到了房車的車鑰匙,繼續打給齊墨川。 齊墨川慢吞吞的開著車,還是沒接。 小女人今天有點玩大了,他不晾著她,他就不是齊墨川。 「齊墨川,你要是再不接,這輩子都不要再接我的電話了。」匆匆的發送完這一條簡訊,蘇小荷把房車開出了老宅,眼看著齊墨川沒有回撥過來,只好再打過去,沒辦法,她就是放心不下他。 這次,齊墨川眯眸等著手機足足響了七八聲,眼看著馬上就要自動掛斷,他這才接了起來,「什麼事?」 「把車停到路邊,定位給我,然後就在那裡等我。」蘇小荷果斷的說到。 齊墨川眸色更沉,第一次有人這樣的對他發號施令,「我憑什麼聽你的?」 「我不想當寡婦,這個理由夠不夠充分?」 「蘇小荷,你這是在咒我?」…

那男人被杜晴冉嘲諷沒有眼光,臉色漲的通紅,卻還是不肯承認自己的錯,冷哼一聲說:「你說是就是啊!我們又不認識。」

「你們不認識,沒有見識是我的錯嗎?」杜晴冉嘲諷的開口說。 那男人不說話了,他看出來這女人牙尖嘴利,他根本不是對手。 而這邊無畏已經醒過來了,他第一時間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你給我吃什麼了啊?我感覺自己神力好像增進了。」要知道他的神力已經在瓶頸期十年了,可一直都找不到辦法突破。 這一次來無盡之界也是想要找找機會,看能不能有什麼機緣,沒想到這會兒居然突破了。 無玥看了一眼杜晴冉,再一次笑着道謝,「是杜姐姐給你了天神丹。」 無畏張大了嘴巴,看着杜晴冉有些不敢相信,「天神丹?前輩到底是什麼人?」 杜晴冉搖搖頭,指著無柳說:「你快點兒去救她吧!不然她真的要死了。」 無畏看了一眼,趕緊準備上前救人了,無玥不放心他也要跟上去。 杜晴冉看着他們一副要面對強敵的模樣,笑着說:「這是黑靈火,是好東西,只是你們不能攻擊它,我讓你們救人,是要你們收服它。」 黑靈火?無痕族的人都沒有聽過,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杜晴冉。 「黑靈火是黑暗之火,但非常的純凈,很適合修鍊火屬性神力的人。」顧銘琪淡淡的解釋說,順便看了一眼無玥。 無畏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夫妻兩個人的意思是要將這黑靈火給無玥,不過這兩個人的實力確實厲害,這麼幾眼就看出來無玥修鍊火屬性神力。 不過想到他們也沒有壞心思,更重要的是也沒有想要霸佔寶物,他對他們的態度也緩和了很多。 無畏走上前看了看那黑靈火,只見它此刻是寄居在一株藤蔓之上,也是因為它的靈力才會促使這藤蔓生長很快,並且實力不弱,真的想要收服它,就得靠自己的實力卻壓制住它,讓它願意認你為主才行。 所以無畏在抓到黑靈火之後就一個勁的去輸送神力,想要壓制住它。 顧銘琪搖搖頭,開口說:「它不光是會認實力強大的人為主人,還有心思純凈的人它也喜歡,你跟它這麼抗衡,會消耗很快而且後面在這無盡之界裏就危險了。」 無玥一下子就明白顧銘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輕輕地上前,自己抓住了那黑靈火,笑着說:「你好啊!要不要認我當主人啊?」 「我是實力不強,但我保證不會做壞事啊!」無玥開口說。 那黑靈火好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一般,在樹藤上上下來往的跳躍,最後看着無玥伸過來的手,它蹦蹦跳跳的上去了,而那根藤蔓隨即就乾枯了,無柳直接就摔了下來。 「好可愛啊它!」無玥看着自己手心裏這團黑色的火焰,只見它一會兒變成了星星的樣子,一會兒變成月亮的樣子,後來還蹦蹦跳跳的,不由得開心的說。 杜晴冉在旁邊看着,也是不由得感嘆,這孩子心性單純,被黑靈火喜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好了,沒什麼事情咱們就繼續朝前走吧!」杜晴冉開口說,他們有事情要做,所以也不能耽誤太多的時間。 無柳從地上爬起來,生氣的看着杜晴冉,這女人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可卻根本不幫她,甚至讓這至寶被無玥給得走了,要是她早說,自己剛才就將黑靈火佔為己有了啊! 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這黑靈火的作用嗎?要是用它來煉丹,丹藥會更加的純凈不是。 杜晴冉也察覺到這人的視線了,哼了一聲轉過頭繼續朝前走去。…

叫誰親愛的?!

「喵喵喵喵喵!」你叫誰親愛的呢? 浪客君子也是一愣,但是很快明白過來,他露出笑意,說道:「好。」 兩個人把房間退了,那榜一眼見沒有機會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小奶喵張牙舞爪的,浮光用手指輕輕按住他的小腦闊。 「他走了。」浪客君子看了一圈,輕聲說道。 「今天多謝你了,一起吃個飯吧,權當是我的感謝。」浪客君子很友善的對浮光說。 浮光搖頭,她說道:「家中男友已經發火了,我先回去了。」 浪客君子一愣,他失言,「你有男友了?」 浮光頷首,然後轉身離開。 浪客君子不覺心裡有些失落,他自己不是沒有意識到,但是他不覺得有什麼。 本身打遊戲的時候他就對她有些好感,現在她還出手幫了他,這樣的好女孩怎麼能讓人不喜歡? 不過到底是他遲了一步,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喵喵喵喵!」你叫那個男人親愛的?你是個女孩子你知不知道?你不覺得你叫的很肉麻嗎? 浮光輕聲說:「你急什麼?」 本少主才沒有急,本少主很穩得住! 浮光把樓上的事情告訴了小奶喵。 叫什麼親愛的,那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 「喵!」哼!本少主說你為什麼讓本少主變成原形,原來是覺得我人形會壞你好事! 浮光說道:「我似乎聞到了酸味。」 謝深:?? 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浮光也不管他,她找到木家的司機,然後坐在車裡等木家夫婦。 不多時,浮光的電話響起,她淡然接通,說道:「嗯,我在車裡,你們逛完直接過來就好。」 「寶貝呀,媽媽看了一條裙子覺得特別適合你,你要不要來看看?」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