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這些大膽的示愛信息,慕斯爵的臉,瞬間就黑成了黑炭。

「這些人怎麼回事,怎麼一點都不矜持?連你是男的女的,都不知道,就在這裏示愛,給你生猴子?」 低沉又薄涼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裏冒出,帶着他濃濃的不滿。 「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們黑客界,本來就是不爆馬甲的啊,再說J神的地位,就跟你們總裁福布斯排行榜一樣,那都是肥肉啊,男女重要嗎?」 百里燃一臉驕傲地看着慕斯爵說道。 算起來,他和宋九月,也算是臭味相投,不僅cos圈,還是黑客界,都有牽連。 雖說一開始,搞了個烏龍,讓他戀愛都沒有開始,就已經單方面宣佈失戀。 但是作為曾經喜歡過的天使baby,看到宋九月這麼優秀,百里燃也為宋九月驕傲,當然,更為自己的好兄弟感到幸福。 畢竟自己得不到,兄弟得到,那也是極好的。 百里燃的話,慕斯爵沒法接,畢竟這些年,想要爬上他床的人,可是男女不限,都想一睡上位,沒想到,居然連黑客界,也是這種? 不過他記得,百里燃曾經說過,黑客比賽,比的不僅僅是獎金,更是名次。 只要得了冠軍,那在暗網接單的身價,可就是水漲船高。 宋九月當初為了錢,才去參加比賽,後來拿到資金以後,就很少接單,一來怕暴露馬甲,二來她那個時候,一心想要把等等接回來,也沒心思一直搞黑客這邊。 畢竟黑客也是無心插柳,為了女兒學的,誰知道,竟然這麼有天賦,也是出乎宋九月的意料之外。 「我是九月,不知道,J你有沒有時間,抽空見一面?」 看到最後一個驗證消息,宋九月的眉頭,擰成了一條線。 「這丫頭估計在第十仙山上了。」 羅青山並沒有去找言小令,而是躺在沙發上,以最輕鬆的姿態,將心境調整到極致。 連日來在暗黑虛空,在深淵這些惡劣的地方參與鬥爭,道心堅定的他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但,他始終保持着自己的人性,疲勞感還是有的。 如今,回歸山海宗,終歸是自己的一個家。 內心漸漸平息下來,【虛空混沌經】中有關於元神法的淬鍊,緩緩轉動,正在消除著內心的負面情緒,並且將身上沾染的暗黑、深淵氣息都清除,洗滌心靈,讓心靈處於一種空明狀態。 一團黑色邪惡的氣息凝聚在羅青山手中,這是他身體沾染到了一些不祥的東西,這些不祥的氣息適應力很強大,潛伏在他的身體、心神、元神中,悄然壯大。 「這就是心魔吧?」 心魔是一個概念化的名詞,任何影響自我存在理性判斷的東西,都可以歸於心魔。 很偏激,但確實如此。…

「好複雜的樣子。」

「一點也不複雜,你摸那叫撒嬌,我摸那叫耍流―氓!」李子孝很想這樣大聲的告訴希雅,考慮到希雅還小李子孝忍住沒有說出來。 不讓摸我看看總可以吧!想罷李子孝將目光投到梁嫣胸前,要說熟女就是和古菲菲那種青澀的蘋果不一樣,單單xiong部的發育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梁嫣的說不上很大但也絕不小,再搭配上她那絕美的容貌,如果靜止的話梁嫣也是一個足以讓萬千女人跳樓的存在。 「李子孝如果你不想死就繼續。」這還沒動瞬間就有一半兒女人放棄跳樓了,等到一會兒動起來估計就不會有人願意跳樓了。 梁嫣的話比聖旨都管用,僅需一句話李子孝立馬就老老實實。 希雅歪著頭她不知道為什麼大哥哥會如此聽小媽媽的話,不過李子孝不說話倒是引來她一陣陣嬌笑。 聽着小loli似是嘲笑的笑聲,李子孝臉上有些掛不住,「雅雅,你千萬要記住以後長大了不能做個潑婦,要不然會沒人娶你的。」 希雅似懂沒懂的點了點頭,梁嫣可不幹了,李子孝剛才的話明擺着是說自己潑婦。想自己長得亭亭玉立,不知道一出門能迷倒多少痴男,他李子孝敢說自己是潑婦這還能放過他? 「呵呵。」 魔鬼般的笑聲從梁嫣嘴裏傳出,李子孝聽出她的聲音不對轉身就想跑,而這個時候姬若冰突然一把抓住了他。 「李子孝你說誰是潑婦?我怎麼就潑婦了?」 「哈?」 李子孝被姬若冰沒由來的一句話弄的呆住了,心道,姬若冰啊姬若冰你倒是實在,我的話已經表露無疑了,你可好直接全攬自己身上了。 李子孝想要解釋,但梁嫣的小粉拳已經沖了出來,他還沒有來得及躲閃接着頭一陣陣的眩暈最後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子孝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聽見耳邊一會兒傳來姬若冰的責怪,一會兒傳來梁嫣的生氣。迷迷糊糊中,他睜開了眼睛,第一眼看見的是梁嫣生氣的臉龐不過是有重影的。 「我這是?」李子孝拍了拍頭慢慢從躺椅上坐了起來。 「你醒啦!」姬若冰湊了過來,眼神里充滿了擔心,「你昏迷了快20分鐘了,都快嚇死我了。」 梁嫣也湊了過來,臉上依舊帶着憤怒,「死人頭你倒是挺能裝啊!我都沒用力氣,你倒好直接躺地上裝死。」 「我裝死?」李子孝指著自己不解的說道。她梁嫣到底是不是個女人?都把我打暈了竟然還說自己沒用多大的力氣,這是不是非要把人打死才算用了力氣呢? 「你不是裝死是什麼?別告訴我你是真被我一拳打暈了,如果真是那樣你就可以去死了,被我一個女孩子一拳都能打暈,以後要是和男生打架你還不兩三下就被人家打死了。」 李子孝一時語塞,他剛才的的確確是暈倒了,正如梁嫣所說一個女孩子都能一拳把他打暈就更不要說男生了。 越想越亂越想越心煩,李子孝一擺手說道,「管它是不是,就算是我弱不禁風被人一拳打暈我也認了。」 一聽這話梁嫣不高興了,「你的意思是說被我一拳打暈讓你很掛不住面子嗎?你想要面子還不容易,你可以一拳把我也打暈!」 李子孝真是無奈了,梁嫣這氣又是從何而來呢?他乾脆無視掉梁嫣,直接走到希雅面前摸着她的頭問道,「雅雅你累嗎?」 別看希雅小,這腦瓜兒可靈活着呢,她知道李子孝的言外之意故意搖了搖頭,「大哥哥希雅現在精神飽滿。」…

「死!」

一聲尖喝,白瑤朝狂秋天靈蓋按下一掌。 「狂秋!」沐鋒眼眶欲裂,嘶聲大吼。 「嘩」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彷彿初春草葉的淡綠色光華閃過。 「啪嗒」 一截手臂,齊腕掉落在地。 …… 白瑤和狂秋二人離得極近,腳下斬落的那截手臂手指似乎還在抽動。 白瑤跌跌撞撞後退了兩步,右手握著只剩下手臂的左手,口中發出令人心神動容的含糊慘叫。 在她面前,狂秋的眸子重新恢復正常,雙手握著先前兩柄彎刀。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原本乳白色的彎刀竟隱約有轉向淡綠色的趨勢。 成功突破了? 狂秋臉色忽然一白,張口吐出一口鮮血,氣息有些不穩。 沐鋒還沒來得及放鬆,一顆心又提了起來。 他仔細看向狂秋的身影。 狂秋周身靈氣波動確確實實已經達到了築基境的水準,但卻十分飄忽不定,完全沒有先前鍊氣巔峰時的凝練和穩定。 「可惜了……」半空中周沉飛的聲音淡淡傳來。 丁修誠也看得明白,狂秋不惜一切代駕強行突破築基,雖然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到了這一點,但也留下了幾乎不可挽回的道傷,若不儘快靜修養傷,恐怕一生成就就要止步於此了。 但真正的問題是即便她已經突破到了築基,但也只是最弱的築基初期,面對一隻腳邁入築基後期的白瑤,真的有勝算么? 「咕嚕嚕」 一件事物滾落在沐鋒身前。 是狂秋的酒葫蘆。 滾動的過程中,幾滴酒液從葫蘆口縫隙里滲了出來。 沐鋒抬頭看向不遠處狂秋的背影,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好收著。」狂秋頭也不回地說道。…

但凡慕南笙看上的東西,他都二話不說,走到收銀台付錢,然後自覺地提著袋子跟在兩人後面,充當一個安靜的紳士。

怎渡余生 只不過付款的卡,是慕南笙給的。慕南笙心大,也沒有背著宋九月,而許雲海接的心安理得,顯然不是第一次。 難怪慕老夫人和慕斯爵,都不喜歡許雲海,這傢伙,擺明了,把慕南笙當提款機吧? 與此同時,慕斯爵的書房。 慕斯爵和往常一樣,坐在大書桌上看文件。 而旁邊慕等等的小書桌旁邊,兩個小不點,正在畫畫。 兩個小傢伙畫得十分認真,以至於慕斯爵的目光,都時不時地朝他們書桌上的畫看了過去。 偏偏宋可人似乎知道他偷看一般,故意用自己小小的身子,把畫遮了個完全。 「哎呀,畫好了。」 宋可人甜甜的聲音,在書房裡綻放。 「妹妹,為什麼畫上,有那麼人啊?」 慕等等好奇問道,宋可人花了兩個小孩,七個大人。 可是他們是一家四口啊。 「你傻啊,這個是你,這個是我,這個是媽咪。」 「那這四個裡面,哪個是爹地呢?」 慕等等一臉天真無邪。 「沒有啊,這個是老頭,這個是大叔叔,這個是二叔叔,這個是三叔叔,我們一家七口,以後我給你介紹。」 一聽這話,不遠處的慕斯爵,只覺得一口老血,就要噴出來了。 他猛地站起身子,大步走到了兩個小傢伙面前,低頭看那副所謂的一家七口。 在看到畫面上,那四個抽象地人物時,心裡的鬱結,瞬間就消了大半。 不同於慕等等的作畫風格,宋可人這畫,簡直就是畢加索在世。 一個個除了眼睛鼻子能夠分辨,就連四肢,都十分詭異地湊在一起。 大概,他那幾個叔叔,在她眼裡,就是那個樣子吧? 想到這裡,慕斯爵頗為欣慰地笑了起來:「可人要是喜歡畫畫,以後我讓等等的美術老師,也教你一起。」 這句話,讓宋可人覺得自己被冒犯到了。…

「一會200個俯卧撐,做完之後繞着軍艦跑20圈。」盧卡斯給莫奈下着鍛煉任務。

「啊?我都幫你搓肩膀了,就少一點嘛!」莫奈噘著嘴輕輕敲著盧卡斯。 「現在多流汗,以後遇到海賊少流血,鍛煉一點都不能少。」盧卡斯嚴肅的說道。 「那我就多佔點便宜。」莫奈壞笑着伸向盧卡斯。 「女流氓……」盧卡斯含淚灌酒。 十幾分鐘后。 盧卡斯享受着難得的清凈,後面是做着俯卧撐的莫奈。 莫奈喘著粗氣,費力的做着每一次俯卧撐,太累了。 她不禁想到,盧卡斯每天輕鬆的做完那麼多訓練,小時候到底受了多少苦,才換來如今這麼強壯的身體。 「太慢了,這麼久連一半的量都沒做完。」盧卡斯對着莫奈搖搖手指,「姿勢標準一點。」 看着莫奈,盧卡斯連忙糾正她那不標準的姿勢。 如果這是男海兵,他早開罵,引用前世教官的話:「你TM的曰地球呢?」 「中校,前方發現島嶼!」瞭望台上的瞭望手舉著望遠鏡喊道。 「哦?」盧卡斯拍了拍莫奈的腦袋,站起身來,看向遠處。 「有海賊船!」瞭望手連忙放下望遠鏡,焦急的看向盧卡斯,「他們已經衝進了村子!」 「什麼!」盧卡斯聽完,直接拿起刀踏着月步,沖了出去。 「全體海兵聽命,全速前進,拼盡全力,一定要將所有海賊擊殺,盡全力保護村民!」盧卡斯大喊一聲,甲板上的人們紛紛集結起來,一個個將手放在了刀柄上,槍手將手放在槍把上。 盧卡斯踏着月步,快速沖向島嶼。 聽到有海賊,莫奈整個人化作一陣風雪,跟上了盧卡斯。 二人先行,軍艦緊隨其後。 …… 村子裏。 海賊們一個個分開,衝進一戶戶人家,踢開木門,一刀一刀砍倒村民,將糧食和錢財拿走。 走出一戶人家,他們隨手將火把丟向身後的房子。 火把點燃窗戶,火光閃爍。 村子裏到處都是慘叫聲與女人的求饒聲。…

「等到基因原能達到九階極限的程度,也算是到達了行星級的瓶頸。」白羽終於露出一抹笑容。

突破行星到達恆星級的資源他已經全部準備好了,只要一達到行星級九階的極限,就可以立刻突破。 基因武者的進階看兩個方面,一個體內的基因原能,另一個就是身體素質了。 現在他體內的基因原能已經洶湧澎湃,再也從吸收的能量轉化出一絲一毫的基因原能,已經到達了九階的極限了。 另一個身體素質,也在重力室的極限壓迫訓練,外加木髓這種寶物不斷的淬鍊中達到極限。 兩者同時達到極限后,就可以著手準備突破。 當然,一般的人想要突破到恆星級肯定是沒有這麼的簡單,要經常長時間的積累,才有機會突破到恆星級。 但是白羽有錢啊,各種寶物砸下來,甚至不會影響自身的根基,就可以完美的突破。 「骷髏?大姐,你瘋了吧?什麼骷髏兒子,你是又開始精神出現問題了嗎?」蘇晴有些哭笑不得,這鬼母時而正常,時而瘋癲,她兒子不是被修羅給活吞了嗎? 「不,我很清醒,我想起來了,都想起來了,我是皇后,我的兒子生下來就是骷髏,他被國師帶走了,我要出去找我的孩子!」鬼母嘀嘀咕咕的說著,人看著確實不太像正常的樣子,但說話的時候好像是正經的。 「什麼鬼啊,你是皇后?還……還國師?等等,這劇情怎麼有點似曾相識。」蘇晴瞬間反應了過來,當日范婷帶她跟姐姐蘇雨進了一座墓,墓中的棺材不是記載了一件這樣的事嗎? 一個皇後生了個皇子,是個骷髏,沒有血,也沒有肉,但卻跟活人一樣。 那國師是只黃皮子妖,他想煉化骷髏皇子轉化成力量,於是騙了皇上把其活埋進墓中。 這跟鬼母說的話,不是如出一轍嗎?她不可能瘋瘋癲癲說出來的事,跟墓里的一樣吧? 「我想起來了,巢穴里不是有一具屍骨嗎?那屍骨是被燒死的,死後應該成了火鬼,估計鬼母思子心切,瘋瘋癲癲的,冥路里又少人,直接就將那玩意當成了自己的兒子?」蘇晴結合了井底那東西的話,直接分析了出來。 因為之前井底那東西說了,火鬼根本不是鬼母的孩子,之前也錯認過很多孩子,反正鬼母這精神狀態,這事還真有可能。 就跟我們平常時候見到的精神失常母親一樣,都會胡亂認錯孩子,這反倒是正常的,代入鬼母的身上也極其可能。 「蘇晴姐姐,她要走了。」突然小狐狸驚叫一聲,把蘇晴從思緒里拉了回來。 只見鬼母一邊嘀嘀咕咕的說著我要去找孩子,一邊振開雙臂,然後魂體往上升。 「快,抱緊她,跟著她應該能出去。」蘇晴一躍而上,抓住了鬼母的腳,小狐狸和初雪也分別抱上了鬼母,但這樣並沒有減緩鬼母的上升速度,甚至一點影響都沒有。 鬼母毫不在意,嘴裡還是念叨著那句話,然後不停的往上升。 「你會後悔的,咱們的孩子已經死了,而且出去你也活不成。」井底又傳出了可怕的聲音,但鬼母好像沒有聽到一樣,對孩子的執念讓她痴迷,其他的一切東西好像都是身外之物一樣。 下面的嬰魂不敢阻止鬼母,但它們會跟著,無數的微光涌了上來,但沒有靠近。 「鬼母,我好像知道她為什麼叫這個名字了。」蘇晴若有所思的說道。 快到井口的時候,井蓋鋪下來了一陣光芒,那些嬰魂立刻被壓了下去,但它們掙扎著,抵抗著,與那道金光勢同水火。 可這道光對鬼母視若無睹,頃刻間,鬼母沖了上去,然後穿過井蓋,噗嗤一聲,帶著蘇晴她們跳了上來。…

「小姑奶奶冤枉啊~今天我們私塾放一天假,夫子說再有五天我們書院與泰城有一場學子交流,你哥哥與司徒錦文採好,被列入前往泰城的名單之中。」

花琉璃一臉驚喜的看着花若愚道:「哥哥,計良之說的是真的?我聽說前往泰城參加交流學習的學子,成績都很好,如果能拔得頭籌,那有可能中狀元呢。」 「小妹,八字還沒一撇呢,對了,你來人才市場幹什麼?家裏缺人嗎?」 花琉璃點點頭道:「嗯,我今天去看了花兀立賣給咱們的飯館,面積不小,修葺下就能開張了,娘的廚藝好,我想着買幾個人回去,讓娘把廚藝教會他們,咱們飯館就可以開張了。」 花若愚聞言想,笑了笑道:「計良之這小子拿着你給他的蛐蛐抓了不少錢,今天你就可勁兒的買……」 花琉璃笑道:「那咱們可以省下不少銀子呢。」 「喂喂~你幹什麼?要倒也別倒我身上啊……」 計良之看着突然昏倒在自己身上女子,緊張的臉都紅了,花琉璃看着那女子,冷笑!對着計良之道:「你已經跟人家有了肌膚之親,理應負責,只是我看她身體孱弱也不像能做主母的樣子,不如就讓她做你第三十六房小妾好了!」 「璃妹妹,我沒……」 計良之正要解釋,就看到花琉璃沖他使眼色,立馬轉換了態度,道:「她這樣子,連小妾的都不配,老闆,你這賣的奴隸咋是病秧子,別以為倒我身上,我就會買她……」 那老闆被說的面上掛不去,伸出手狠狠的抓住那女子的頭髮,啪啪就是兩耳光道:「不要臉的賤貨,這麼喜歡男人,等老子晚上回去再收拾你。」 花琉璃看着戲劇性的一幕,淡淡道:「暫時先買這四個人。多少錢?」 那老闆這才鬆開那少女子,看了四個人一眼道:「一個人十兩銀子!」 計良之聞言直接跳腳道:「十兩銀子一人?老闆你是看我璃妹妹是孩子不懂就胡亂要價是吧?那個大個子,一頓得吃不少東西吧?現在這年景家家戶戶都要節衣縮食,我們璃妹妹也是沒辦法才來買人的,你不能這麼不厚道,以後生意還做不做啦?」 說到這兒又看了那一家三口一眼道:「還有這一家三口在,如果是這對夫妻的話,還好商量,可他們還領着孩子,也是我璃妹妹心善,不想讓人家骨肉分離,像她這麼善良的人哪兒里找?一口價三十兩銀子!」 那老闆被說的面紅耳赤,一時之間竟無法反駁,最後咬咬牙道:「三十兩就三十兩!這是他們的賣身契,都是死契……」 花琉璃:「……」 那對夫婦臉色漲的通紅,屈膝對着花琉璃跪下道:「小姐,我們也是沒辦法才騙你的,我們,我們……」 小一同情的看了那對夫婦一眼,喊璃姑娘小姐,你們膽子孩子真不小。雖然到現在他都沒明白璃姑娘為啥不讓他們喊自己小姐…… 「小姐這個稱呼以後不要用在我家任何人身上!以後你就跟小一侍衛一樣,喊我璃姑娘就成。」 「好好好,璃姑娘。」 花琉璃點點頭,看了計良之一眼道:「付錢!」計良之聞言,乖乖的從荷包里掏出三錠十兩的銀子丟給人牙子。 興沖沖的朝着花琉璃他們跑去! 「公子,救救我,你救救我~」 臨走時,計良之的腿突然被那暈在他懷裏的女子抱住,可憐巴巴的哀求着。花琉璃聽到哭聲,轉身看了眼滿臉無奈的計良之道:「要不你就把她買了吧!我看長的也不錯……」 「璃妹妹,你不要瞎說,我才多大?喂喂,你放開我,你再不放我喊人了啊……」…

只不過幸好千帆謹慎,她本來就很了解雲子升的為人,所以故意耽擱那麼久,雲子升沒有發現其他人,自然會覺得只是自己多想了而已。

「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傻乎乎的么!」千帆笑着對春兒說道:「你先去娘那裏說一聲,就說我在爹爹這裏,跟他說幾句話。」 「明白,姑娘,晚上姑爺來接你嗎?」春兒好奇地問道:「你有沒有想吃的?春兒給你做?」 「你最拿手的都做一點吧,反正也是許久沒吃了。」千帆笑着看着春兒開心地轉身離開,這才緩步走向書房,看着岳崇南的背影叫道:「爹爹,人都走了,您還在看什麼?」 「帆兒?」岳崇南轉過身看到千帆從另一邊走出來,才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是你假傳的消息?」 「討厭的人留在這裏,還影響爹爹的心情,不如早早打發了。」千帆挽著岳崇南的胳膊,撒嬌道:「爹爹,那雲子升來是收買人心的么?」 「帆兒,我記得雲子升應該就是那個陳家的遺孤吧?」岳崇南當年也聽千帆多多少少說過曾經救下陳述的事,所以這會倒是能對上了。 「就是他,結果反過頭來對付七皇子,」千帆跟着岳崇南走進書房,無奈地嘆口氣說道:「真是好心沒好報啊!」 「帆兒,他方才來,倒是跟我說了太子的事,」岳崇南皺着眉頭說道:「看他的架勢,似乎已經遊說了一部分大臣支持那個民間太子了。」 「收買的也不過是那些個貪財之人而已,」千帆冷哼一聲,不可置否地說道:「除了英武侯府,其他那些重臣有幾個會支持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做太子?」 「帆兒,我看皇上倒是有意想要為那個民間太子做些什麼,你覺得七皇子的勝算有多大?」 岳崇南這些年也算是了解了洛朗空的秉性,所以心裏倒是也希望洛朗空做上太子之位,再加上這個民間太子究竟秉性如何不得而知,貿貿然便立了太子實屬不智。 「皇上的身子撐不過五年了,」千帆對岳崇南倒是沒有隱瞞雲先生的話,搖著頭說道:「所以現在的皇上才會反感七皇子拉幫結派的舉動,再加上英武侯府的摺子,更將七皇子推上了風口浪尖,真真是雪上加霜。」 「七皇子現在的形勢的確不容樂觀,皇上有意收回雲家的兵權,」岳崇南看着千帆問道:「帆兒,如果七皇子做不成太子,你還打算支持他嗎?」 。 這澡池下鋪着許多鵝卵石,被溫泉水年年月月的沖刷,滑膩異常,曾經好幾個沒防備的新弟子踩滑受傷。 陸奉覺一直想重新修葺澡池,但五蘊靈山需要改造的地方太多,便遲遲未動,只在澡池裏懸上了不少「注意腳下,謹防滑倒」的木牌標識。 離傾聽着那帶着些痛苦的悶哼,暗想她那個蠢徒弟不是也大意摔到了吧。 如此想着,便立刻睜開了眼。 只見方才坐於澡池中的葉湛,已經站了起來。 離傾鬆了口氣,旋即眼睛一亮,此刻不正是查看最好的時機么,於是她悄悄又走近了一些,想要看得更清楚。 就在要撥開那層氤氳的水霧,隱約能看清葉湛如長弓緊繃的修長有力的側影時,又一聲更悶更喘的聲音,溢入耳朵。 離傾停住了腳步,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須臾僵硬如朽木。 葉湛沉陷在了洶湧如潮的情緒里,神智潰敗,並沒有發現尺米之外的人。 他單手撐著石壁,手臂上的肌肉發力隆起,修長的頸脖後仰,痛苦地閉着眼,突兀的喉結劇烈滾動着,似乎要刺破那層薄薄的皮膚…… 師尊………

「轟隆!」

石王仙霞漫天,清氣顯化飛仙之光,炫彩奪目,光華衝天,衍化萬千異像,一尊又一尊大帝怒喝,吼聲震天動地,好似發出一生之怒吼,聲音抵擋九天,猶見一座浩瀚無際的世界衍化,彷彿仙域一般。 不少人看到如此異像都不自覺迷失了,紀暮絲毫不為所動,仙域虛幻而已,當年他縱橫仙域時,這石王都還沒誕生呢。 看着這一尊又一尊帝影,雖然沒有能量,沒有威壓,卻好似真的般,紀暮也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無量天尊,逍遙天尊,帝尊,靈寶天尊等等,都是神話時代的古天尊,看來這石王是神話時代便存在的。 紀暮內心希望自己切出一枚不死葯,畢竟他需要不死葯來培養體內的神葯殘軀。 卻見石王又衍化一片浩瀚神土,向紀暮鎮壓而下。但紀暮神魂何其強大,仙王中本質,諸天萬道都必須臣服,輕而易舉的就將浩瀚神土鎮壓。 隨後,紀暮血肉天刀揮砍更加猛烈,不受異像干擾,石王在數息之間就被紀暮解開,露出真容,就像一顆小太陽般,散發萬丈神光! 「這是什麼,竟然如此強大!」 就算隔着一層結局,圍觀的眾人也難以抵擋仙源中善法的滔天威能,不少人都被鎮壓自湖底。 勉強站在湖面的不是仙台強者就是被其護住的後人,而葉凡與李黑水好運,被姬家老者護住,才不至於被這股堪比聖人的威壓鎮壓入湖底。 待萬丈光芒散去,露出仙源真容,竟然是一個白白胖胖,憨厚可掬的三歲孩童,頓時震驚所有人。 「這這這,竟然是一個孩童,怎麼可能!」 一名瑤光聖地的太上長老驚呼出聲,原以為是不死葯或者真龍,仙凰,沒想到竟然是一孩童。 姬家老者,大夏皇叔,還有其他聖地的強者都露出驚駭,他們認識這種源,乃是古來罕有的仙源,能被仙源封印的孩童,難道是帝子! 紀暮看着面前仙源中的孩童,眼中出現一絲怪異,怎麼是這個小傢伙? 「了下傲巴赫啦解鎖!」 仙源中的小傢伙也認出了紀暮,圓溜溜的小眼睛露出難以置信,別人看的肉體,而小傢伙看的更透徹,能看清人之本源,自然看出紀暮的不凡,以及熟悉氣息。 紀暮看着興奮的小傢伙,在思考要不要破開仙源放出他呢,畢竟當年就是自己將其封入仙源中的。 荒古時代,成仙鼎器靈脫離器身化作孩童,本來狠人大帝是要滅殺他的,但石無暮不忍這小傢伙隕落,就將其封印入仙源中。 仙源中成仙鼎器靈揮舞著小胖手,眼中滿是期待看着紀暮,開口喊道: 「克那還篩歐克炸沙拉!」 「嗯?你要跟着我。」 紀暮當然聽到懂神話時代的古語,明白小傢伙的意思,只不過紀暮並不準備解開他的仙源。 ~ (短小無力又一更) 王素秋一想到雲珊鬧着兒子回來,她就氣得胸口痛。…

皇后也耐著性子回答,「此物乃魏國使者幾年前送來的禮物,聽說很是難得,也不知產自何方,只可惜現在魏國對咱們態度並不友好,不然你如此感興趣,我還可以差人幫你打聽打聽。」

是了,幾年之前,魏開宴還與大荔國交好,一味討好武力強盛的鄰國,今年來他大力提升兵力,便無所忌憚了,這便是他一向的做法。 他居然拿自己最心愛的玉鐲,母親留給自己的唯一念想隨意放到了禮物名單里,呵,做得真是夠絕的!玉露眼中寒意更甚,之後稍做調整,「原來是魏國進獻之物,多謝皇後娘娘的賞賜。」 皇后心想,這祁家六小姐也沒有大家說的那麼不堪嘛,看來凡事還是不能聽信一些風言風語。 遊戲的彩頭已經給出去了,大家接著奏樂,接著舞,場上一時之間又是觥籌交錯,推杯換盞,一片其樂融融。 再看那韓語清,她本想著這次讓祁玉露下不來台,怎料偷雞不成蝕把米,反而讓大家改變了對她的看法,以後再找這樣的機會就難得了,於是越想越氣,酒是一杯接著一杯。不多時,便醉意上涌,兩頰泛紅了。 玉露見韓語清有些醉了,她心裡也知道,今天定然是韓語清叫人做的手腳,讓自己抽到那張最難的簽,可是韓語清並不知道,玉露已經不是之前那個只知道驕縱的廢柴了。 玉露端著一杯酒,笑意吟吟地走到韓語清桌前,「韓小姐,聽聞你的紙扇舞很是出色呀!不知何時能讓玉露見識見識?」 韓語清的眼神看起來已經有些飄忽,但腦袋似乎還是清醒的,「祁玉露,你今天真是大出風頭,讓我刮目相看哪!」 都這個時候還不忘記假惺惺地恭維,這個韓語清,想必活得很累吧? 玉露將手中酒杯往嘴裡一送,「韓小姐,你這樣不累嗎?」 韓語清沒有回答,兩人氣氛一時有些僵持,累嗎?她從小就被教要顧及顏面,要端莊優雅,早就刻在骨子裡了吧。 三皇子見玉露喝了不少,又去了韓語清桌前,想到一些流言,讓他難免不多想。 華曉萌畢竟是學過一段兒時間功夫的,就算是被韓安美得了先手,也能憑藉着肌肉記憶,快准狠的一扯韓安美的頭髮,手上的力氣可真是不小,直接就扯下來一把的頭髮絲。 韓安美怎麼也沒有想到華曉萌會這麼狠,慘叫一聲,眼淚狂飆,根本抓不住華曉萌的頭髮,涕泗橫流的踉蹌一步。 華曉萌藉機抬腳就踹在韓安美的肚子上,上去又給了她下巴一拳,看着對方狼狽不堪的摔倒在地,翻身騎在她的背上,砰砰砰的一頓猛錘。 一邊打還一邊罵,「我讓你整容,我讓你作妖,我讓你拍雜誌!」 砰砰砰! 韓安美一開始還想反抗,可根本沒用,只能是一個勁的哭嚎慘叫。 好在這個時候的王澤棟和張文生終於是反應過來了。 兩人顧不得思考為什麼會將華曉萌和韓安美認錯,連忙上前想要將華曉萌扯開。 張文生這邊的保鏢硬生生的將華曉萌拖開,中間還挨了幾拳。 而華曉萌依舊是在罵,「魂淡,放開老娘,真是給你們臉了,連我也敢欺負,我呸,一群不要臉的玩意!」 張文生臉色沉鬱一片,不過卻是沒敢再對華曉萌出手,畢竟他嘴裏雖然說着不怕蕭謹言,還敢在蕭謹言的威懾之下,出手幫助韓安美。 可他到底是沒昏了頭,知道華曉萌若是在自己這裏有什麼閃失,被蕭謹言知道了,他的下場一定會很凄慘。 至於韓安美呢,她渾身都在疼,一張臉上全是傷,鼻子裏面的假體都有些錯位的跡象,現在趴在王澤棟的懷裏,一個勁的在哭,哭的肝腸寸斷,像是受了黑天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