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敬陽半閉着眼,召來米盛光等文官,米盛光領着金大手,西門竹也混在人群中熱鬧,聽到聆敬陽呼喚他,連忙上前和聆敬陽報道。

「你去把文步題,還有另外三家家主都喚來。」 米盛光連忙下去,聆敬陽又讓諸位將領這些天在城中養足精力,他們部分人可能要和石營分開一段時間,秦烈忙完這是咋回事? 聆敬陽告訴他這麼做為了讓后營將領放心,他讓黃道忠,秦烈,王堡三部兵馬領着百姓和后營一起行動,他帶領直屬部隊,炮營,騎兵營,冷如鐵部,張羅輔部,還有萬里雲部兵馬去附近籌集糧草。 眾將士聽令后,紛紛回營準備,聆敬陽留下和他一起行動的四位掌旗,不一會兒,四大家族也在米盛光帶領下,來到聆敬陽面前。 聆敬陽招呼眾人入座,和眾人說起,李過給半個月時間,用一萬兩白銀籌集一萬石糧草,將領還好點,畢竟剛才已經知道了,米盛光和四大家族家主臉上露出不可思議表情,在這年頭,一兩銀子怎麼買到一石糧草? 更別提要只是用半個月時間,米盛光搖搖頭,四大家族中,有三人搖搖頭,表示無能為力,聆敬陽倒不指望四大家族可以籌集糧草,他需要四大家族給他打開一道門,打開和晉商聯繫的大門。 這些晉商為了利益,給清軍輸血,那麼只要他給晉商更多利益,也可以得到晉商的輸血,可是怎麼和晉商聯繫,就要指望四大家族人脈。 果不其然,這一次又是文家最先站出來,文步題和聆敬陽說道:「將軍,小的在太原府,大同府認得一些人,只要有銀子,就能夠買到糧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買到這麼多。」 聆敬陽笑了笑,大方和文步題說道:「文步題,上次你來蔚縣,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本將軍再給你一個機會,去和山西商賈聯繫,還有你們三家,把人脈都用上,只要有糧食都給我買過來,銀子這方面,你不用擔心,我石營有的是。」 米盛光可是知道聆敬陽家底,後勤輜重營還有些銀子,可這些銀子要給將士發軍餉,都用來賣糧食,將士軍餉不就沒了。 他不停和聆敬陽打眼色,聆敬陽和他看了一眼,然後又把眼睛看向四大家族,四大家族也咬牙答應下來,畢竟他們在山西確實有些人脈,聆敬陽讓炮營輔助文家,張羅輔部輔助喬家,騎兵營輔助田家,冷如鐵部輔助趙家,明天一早出發,他帶領直屬部隊在蔚縣城內等候。 五天後,后營將會啟程去雁門關,四大家族家屬也會跟着一起去雁門關,這也是聆敬陽防止四大家族投降叛軍的手段,分配好任務以後,聆敬陽下令散會,他回到李道力給他在城裏安排的房間,準備睡下。 文鴛鴦早就給他鋪好床墊和洗澡水,等他就寢,聆敬陽看着點文鴛鴦凹凸有致的身軀,很是欣賞看着她,文鴛鴦突然一回頭,看着聆敬陽痴痴模樣,捂著嘴甜甜的笑着跑開。 聆敬陽連忙搖搖頭,用濕毛巾擦拭臉龐,突然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他以為是文鴛鴦回來了,順過去一看,竟然是白璐水,白璐水在軍中聽人說前營谷將軍陣亡,谷將軍可是前營主將,他都不幸戰死,那麼右營豈不是也受到重損失? 她有些猶豫上前,和聆敬陽說道:「聆敬陽,你可有右營消息?」 聆敬陽還真不知道右營消息,也不知道白鳴鶴在山西,還是河南,又或是在陝西,和白璐水說道:「白姑娘,敗將是我軍悍將,清軍怎麼會傷他半分,在石營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會護你一天周全。」 白璐水有些傷感,可她突然看到聆敬陽房間鋪好的床墊,還有一桶洗澡水,頓時眼睛一豎,瞪着聆敬陽。 「這洗澡水,還有床墊,是不是那個狐狸精給你弄得?」 聆敬陽語塞,這白璐水也太愛吃醋,他沒好氣說道:「白璐水,你不要一驚一乍的,下次你來給鋪床墊,打洗澡水,還要給我侍寢,你做得到嗎?」 這話說的赤裸裸,白璐水小臉蛋瞬間變得紅彤彤的,她罵了一句浪子,這一次她沒有跑開,而是鼓起勇氣,大膽和聆敬陽表白,這可是萬晴教她的,喜歡就要說出來,不要被其他狐狸精搶走了,卻一個人在那裏一個勁後悔。 嘴甜 她抬起頭,和聆敬陽表達出愛慕之意:「聆敬陽,你是我心中大英雄,是比我父親還要英雄的大英雄。」 說完以後,一顆小心肝像一頭小鹿一樣亂撞,雙眼迷離的看着聆敬陽,聆敬陽有些詫異,這白璐水是咋忽視? 白璐水又說道:「我…本姑奶奶…不..不不,本姑娘喜歡大英雄。」 這可是轟轟烈烈的表白,聆敬陽腦子有些懵,他承認白璐水很美麗,有着不輸於文鴛鴦的臉蛋,可聆敬陽還是忍住內心喜愛,不管是白璐水,還是文鴛鴦,他都要做到一刀兩斷,因為他和石營在這個亂世,每一天都要奮力的活着,每一次戰鬥后,都有可能看不到到明天的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