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東鼎沒有想到吉祥在寫劇本的時候就代入他,這幾乎是說為他量身定做。

試問,那個老闆會為自己的藝人做到這個程度。 當然,他的老闆和其他的老闆也是真的不同。 其他藝人的老闆可能就是給找資源、培養下才藝、組組酒局等等。 而吉祥不同,對呂東鼎這樣的演員來說,吉祥是導演、是老闆、是製片人、是演員還可以是編劇。 可以說其他老闆能幹的,吉祥都能幹,而吉祥能幹的,其他老闆未必能幹,甚至就根本幹不了。 其他老闆如果要拍一部劇捧自己家藝人,他要先找劇本,劇本不合適,可能就需要花大價錢找編輯為自己的藝人量身定做。 中間坑坑窪窪的未必順利,量身定做的也未必合適。 合適了也未必能捧紅。 静婕 跟着吉祥就不同了,這些都省了,連組酒局拉資源都省了,她直接給。 能不能紅,那也要看命。但前面吉祥都給你做好了,作為藝人還能求啥。 呂東鼎腦袋裏瞬間想得很多,吉祥不知道,它還是提到:「代入你寫的,你來演肯定合適。 如果你看過劇本,覺得不合適,也沒關係,換個人也可以演得出來。」 呂東鼎還沒看過劇本,知道是古裝就已經動心了。 吉祥總不可能腦袋有包、弱智到再寫一本古代版的《最好的我們》吧。 但,也難說。 上一個劇賣得好,再寫一個同樣的,更換下背景,再賣。起碼應該是不虧的。 比如青春校園可以出個三部曲,現代版的是第一部,現在再拍個古代版的,然後再拍個未來版的。 你瞧,一系列多好! 此時,呂東鼎向中了邪一樣,思維發散了出去,還收不回來了。完全忘了前面吉祥和他提到的新劇算是「職場」。 吉祥見呂東鼎一直沒說話,也沒強迫他立即決定演還是不演。 還是那句話:沒有誰不可替代。 為你量身定做的又如何?換一個人演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呢!只不過找演員稍微費點事兒。 「這是劇本,你回去看一下,明天中午前給我答覆。」 不逼迫必須出演,也不能一直懸而不決,吉祥把劇本給了呂東鼎。不行,她要馬上換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