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能不能生,霍聿也在猶豫,他也是異能之軀,他有事沒事兒地就跟凌嗣南旁敲側擊。

凌嗣南很沉靜的給了他答案,「你複製我而來,我是初代,自發變異,你是複製,應該問題不大。想生就趕緊生,不用兩次三番的來我這報備,就你能生!」 腫么回事?大堂哥這深沉的面上隱隱的不悅和煩悶?還有那一絲絲的悵然憾? 霍聿很大神經,但是蘇綺明白,有一天夜裡,蘇綺把他那個東西扔了,像是下定了很大決心,她嬌俏而充滿勇氣,盤住他的長腿,在他失控時破防了他,喘息深深的男人呼吸里,蘇綺埋在他肩膀上,呼吸著他堅硬肌肉散發出的麝香氣息,蘇綺說,「就當買個彩票,看會不會中獎,好不好?好不好嘛……也許未來的結果並沒有那麼壞,大不了,我們生下來后,帶著他們,搬到更深的山裡面,誰也找不到我們,找不到雪碧,找不到小四……」 小四……聽起來那麼動心呢。會是個男小四還是女小四,會是個竄天猴還是個小王者?凌嗣南深邃的眼底有了波紋與笑意,邃邃閃動,霸氣凜然,他的女人比他更霸氣,如果有美好的緣分,他和蘇綺願意為此付出更多的代價。 關於易北鳴讓凌安安迅速懷上二胎,霍聿很鄙視認為,一定是易北鳴重男輕女,第一胎是女兒,他其實心裡不滿意,所以著急著生男孩。 對此,易北鳴懶得搭理霍聿的挑撥離間,他也借口這個理由,堵住了安安的抱怨。 什麼重男輕女呢?其實他根本只是想讓安安生孩子,不停地生,最好生一個足球隊,他深愛她,他也需要她愛他。 – 四年後。 古鎮民風淳樸,寧靜幽逸,這裡依舊與世隔絕,整個村子里,依然只有那姓霍的一家人,從無外人的痕迹。 霍冰要外出,嫂子蘇綺的二胎快生了,她奉堂哥的命令,帶著她那對龍鳳胎去市裡的奢侈商場採購些嬰兒用品。 她生的是一對龍鳳胎,霍家有多胎的基因,堂哥的三胞胎就是先例。 生產時,危機重重,她走了一趟鬼門關,如今,孩子長大,芸芸三歲,可可愛愛軟嘟嘟的在她腿腿邊咿呀作伴。 霍冰的心境,隨著這些年的時光月轉,已漸漸清如明鏡,淡如止水,她重獲了快樂,性格里嬌俏的部分回來了一些,這多虧了蘇綺和凌安安的相依相伴,而孩子是治癒她最美妙的良藥。 她喜歡逛商場,錢也花不完,她總是一買一大堆,和蘇綺凌安安相比,她大概率是個購物狂了。 太無聊,這樣的生活實在沒消遣。 兩個寶貝可不知道媽咪以前是走什麼路子的,他們因為早產,小身子弱弱的,這兩年蘇綺把侄子侄女喂得很肥,軟嘟嘟的像兩個小肉團一樣,可愛的要命。 霍冰開心採購了很多東西,女傭和保鏢好幾個人,幫她拿著,她只負責摘取墨鏡,甩手付款,動作漂亮。 抱著妹妹,腿邊跟著哥哥,霍冰踩著高跟鞋從商場的扶梯上下來,時值正午,她和孩子用餐完畢,車停在外面的廣場上,她打算帶著寶寶們回家了。 墨鏡有些擋光線,她穿著一步裙,長腿白如蜜,翹臀將裙子撐得過於飽滿緊繃,跨不出步子。 走到廣場的中央時,小市區的路建並不好,有坎坷的地方,霍冰沒有看見,當她摔下去時,只記得劈手護住懷裡的孩子。 「媽咪。」哥哥朝朝叫了她一聲,軟軟糯糯的。 妹妹在她的手臂下,嚇得哭。 霍冰頭痛,先把夕夕放上車,她的高跟鞋卡住了,白皙嫩腿擦出血跡,她回頭看,身後的女傭和保鏢居然沒跟過來,他們抱著太多東西,也並不十分專業,她素來是大小姐做派,來到這裡多時也沒能習慣這裡傭人的不周到。 霍冰皺了皺眉,女兒還在哭,她有些惱,紅唇冷艷又不得不柔軟,「夕夕,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