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啊,聽着一條一征的話,穗乃宇點了點頭,一條家,現在最重要的危機就是沒有了靠山,而且與此同時,被十大家族中的九重家盯上了。所以,一條一征根本不敢有任何大的動作,也只能在集英組與漫畫上想辦法。一來二去的,為了擴張,就盯上了穗乃宇這個看似沒有任何實力,只是會畫漫畫的凱子。

也就有了今天的事情。 一條一征的和盤托出,穗乃宇也算是明白了些許現在霓虹社會的家族現狀。 九重,再加上此前,對明日奈家出手的一之瀨,好像,自己必須要對付的就有兩家。 不過也無所謂啦。 「沒事,不就是九重家嗎?放馬過來就好了。」對於其他穗乃宇沒什麼信心,但是唯獨霓虹黑道這裏,穗乃宇信心十足。因為只有這一項,是拼的實力。而實力,穗乃宇不缺。 一條一征聽到穗乃宇對於九重家那不以為意的態度,心裏有點無語,不過也沒表現。自己還不了解穗乃宇,不方便評價,就從穗乃宇目前展現出來的東西,有後手的概率真的很大,說不定,還真的能幹過九重家。 一條一征,在期待着。 「對了,犬金那邊,我會說的,今後,犬金組就直接併入集英組了,還有要對集英組所有人通知到我的存在。我可不想在街道上走着,被集英組的成員騷擾。」穗乃宇看着一條一征,「還有就是我家,以前一直是犬金組的人暗中保護的,但現在,既然犬金組要併入集英組,那麼保護自然要做起來,我的家人一定要着重保護。」 對於父母以及兩個妹妹,穗乃宇可不想他們出意外。 這一點,還是要給一條一征講清的。 「有一點麻煩,不像犬金組,因為一條家我雖然是老大,但是其他的核心,平時卻是以兄弟身份相處的,而且,我有個兒子,我不將集英組傳給兒子,而是傳給突然冒出來的一個人,他們估計會有懷疑的。」一條一征有點尷尬的對着穗乃宇說着。 「兒子?」穗乃宇問到。 「對,一條樂,我兒子的名字。」一條一征沒有絲毫的隱瞞。 「他有接替的慾望?」穗乃宇思索了一下,看着一條一征。 「這倒沒有。」一條一征搖了搖頭。這也是他一直不爽的地方,自己兒子一直不想繼承集英組,甚至都不想和集英組扯上關係。身為集英組的少爺,兒子的夢想卻是畢業於一流大學,成為工作穩定的公務員,有些諷刺。 「沒興趣那就好辦。」穗乃宇還以為一條一征的兒子要帶着手下篡位呢。 「就說我可以帶着集英組走向輝煌就好了,還有,安排一下見面,將集英組的高層都叫來,誰不服,我就說服他。」既然入主集英組,當然不能喝高層都不認識。 「好。」一條一征也覺得,直接讓這位爺自己來好了,再加上小藥丸,肯定可以。 。 小緣便是景誠說的正式員工,也是黎清被錄用之前,咖啡廳里僅有的給景誠打下手的人。 她是一個相貌普通的女孩子,但或許是天生一副單眼皮的緣故,眼睛彎彎眯起,好似兩道可愛又靦腆的月牙,任誰看都覺得這姑娘是在對自己笑。 似乎有着與生俱來的親和力,這是黎清對這個叫「小緣」的姑娘的第一印象。 「你好,我叫黎清,新來的員工。」黎清微微一笑,自我介紹道。 「你……你好……我是小緣。」初次見面,小緣的臉龐微微泛紅,拘在一起而不知該如何放置的雙手,顯得她此時有些手足無措。 「小緣對生人比較靦腆。」景誠這樣解釋。…

現在你就嘗試一下我所佈置的禁錮陣法吧。

等你被禁錮在裏面后,我再慢慢的虐殺你吧!」 進入到禁錮陣法之中,林欣也是冷笑着說道。 「什麼,你這個臭丫頭竟然還敢跟我玩兒花樣! 我可是堂堂的林氏一族的少主!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林贊聽了林欣的話,也是氣急敗壞的吼道。 但是他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可以擺脫林欣佈置下的禁錮陣法。 所以現在他也只能夠用自己的嘴巴來罵林欣一頓了。 聽到林贊的話林欣的臉上也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抹譏諷的笑容,隨即說道:「你還是趕緊享受吧!」 說完之後,她也是直接動手,將那些陣旗給拿了出來。 這些陣旗全部都是由上品靈石凝聚而成,其中蘊含的能量極度的狂暴。 。這個感覺和人之心一樣,力量彷彿從骨髓里迸發出來一樣的徹底。 可人類從冥古時代誕生起戰鬥至今,可以說,人類的歷史就是弱者不屈的歷史。 那份不屈的意志,早已成為了構築靈魂不可或缺的一味調料,是抹不去的。 這大氣恢宏的史詩之味,會在人之心爆發的時候,達到極限。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三三四:對世界充滿惡意的人類 「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爆發出了一股好強大的魔氣,而且我感覺到了殺伐之道的氣息!殺伐之道,到底還有誰修鍊?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元鳳雙目之中,滿是疑惑,遠處戰鬥的最中心,慢慢的開始恢復平靜了。 「走!我們快去看看,四凶獸的氣息,慢慢的消散了,不知道默皇現在是什麼情況。」祖龍出言說道。 遠眺祖龍、元鳳,疾行而來,李默將弒神葫蘆,收了回來道:「進來吧,不然的話,他們說不定要認出來你了。」 「好嘞!」羅睺大口一張,直接將四凶獸的屍身,吸入了口中,開心不已的進入了弒神葫蘆之中。 「默皇,您沒事吧?」祖龍喊道。 「哈哈哈!本皇沒事。」李默擊散一些還沒有消散的煞氣,呵呵笑道。 「李默!」 元鳳見李默沒事,嬌羞的小姑娘一般,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

張山也不敢打包票。

如果指揮官的傷害,也很高的話,那他也許真的很難同時頂住兩隻BOSS。 他並不是擔心回血,有彈射被動在,回血是沒有半點問題的。 都不用輔助給他加血,他自己吸血都吸得回來。 關鍵是怕兩隻BOSS,同時打出的傷害,會超過他的生命上限啊。 那樣的話,兩隻BOSS如果同時打出傷害的話,可能會把他秒了。 雖然說他現在血量,高得可怕。 足足有五十多萬的生命上限。 但是,這兩隻BOSS的攻擊力,也都很高啊。 特別是紅色的魔族攻城巨獸統領,它的攻擊力肯定會超過二十萬。 雖然說巨獸統領,是沒有技能的。 但是光那超高的攻擊力,就讓人很頂了。 至於說指揮官邁克米利的攻擊力是多少?那就不好講了。 可能也有十多萬吧。 雨下一整夜。 庭院里,那顆歪脖子柳樹在風雨中披頭散髮,就像死了老公的梅超風。 門牆頭,嘰嘰喳喳的鳥兒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但能知道它們是在男歡女愛。 雖然已經到了午時,但天青色等煙雨,彷彿是黃昏。 趙昆坐在門檻上,頂著黑眼圈托腮凝眸,而姜潮則在一旁吃紅薯片,吃紅薯干。 因為地里的紅薯已經有了收成,所以吃法這一塊,倒是多了些花樣。 不過,趙昆顯然沒心情跟姜潮討論紅薯的各種吃法。 正如嬴政預料的一樣,趙昆自從活動回來后,每日都擔驚受怕,本想著長痛不如短痛,但又怕一去不復回。 畢竟好死不如賴活著。 王賁始終沒給他準確答覆,就說始皇帝很生氣,後果很嚴重,讓他要有心理準備。 關鍵是都特么準備好了,也沒見下一步動作啊! 這就很磨人。…

是的,沒有錯,就是一隻鬼換取一個願望,代價高昂到令人咋舌。

但眼下的情況並不適合仔細研究鬼筆,因為更緊要的是關押那隻鬼! 然而就在他打算出手的那一刻,異變陡然發生! 整個餐廳,每一張桌子都有一張椅子齊齊往後挪動了一下。 下一刻,那些傳出動靜的椅子上全部都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個人,這些人的衣服串座各不一樣,有男有女,但他們的動作卻是驚人一致的,僵硬的雙手抬起,各自看著一份報紙,僅僅只是視線一掃,就至少有二三十人。 楊間同樣也看到了這一幕,額頭瞬間冒出了冷汗。 此刻的情況危險至極,外面那個高大的人形輪廓似乎在受到了鬼鈴的吸引,想要進來。 見此狀況,楊間毫不猶豫的解開了手上纏著的一根老舊草繩。 這是鬼繩。 平日里他一直用鬼影壓制,鬼繩一旦脫手,就會立刻變成一隻復甦的鬼,開始無差別的殺人,而且範圍極大,可以波及數條街道,甚至可能是一片區域。 所以每次使用的時候楊間必須配合鬼域將這復甦的鬼繩壓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保持可以控制的情況。 但是如今在這裡就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了。 楊間鬆開了對鬼繩的壓制,鬼繩立刻就復甦了,這整個餐廳里立刻就垂下了無數條老舊的草繩。 這些草繩上有一個繩套,彷彿專門是給人準備上吊的。 這種不分敵我的襲擊,楊間靠鬼眼可以完全壓制,而蘇遠則更為奇特,因為無數的繩索飄蕩在空中,卻沒有一個能靠近得了他,每每在接近的時刻,無形之中便有一股奇異的力量將其蕩漾開去。 可餐廳里其他的就不一樣了。 鬼繩落在了他們的身上彷彿有人在控制一樣直接就套在了他們的脖子上,然後直接吊了起來。 每一個被吊起來的人都是腦袋四肢無力的垂下,身體僵硬沒有任何掙扎的動作,顯然這吊起來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具具屍體,只有屍體才不用擔心會被鬼繩襲擊。 可隨著楊間鬼域的紅光映照在他們身上。 一張張蒼白的死人臉上帶著一種熟悉卻又讓人發滲的微笑,他們此刻被吊起的同時全部眼珠子一轉看向了楊間和蘇遠,緊接著所有被鬼繩吊起來的屍體嘴巴這個時候忽然裂開了發出了瘮人的怪笑。 「咯,咯咯~!」 這一刻楊間感覺到了徹骨的寒意,一種極大的危急籠罩著全身。 這詭異的笑容和笑聲楊間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很熟悉……那是童倩背後那張鬼臉的。 這是個極為不妙的情況,意味著那隻鬼已經奪走了童倩的鬼臉,而他們現在要面對的,並不是兩隻鬼,而是三隻。 這已經不是一起普通的a級靈異事件,還要更複雜一些,因為此刻兩人要面對的是厲鬼匯聚的場面,要同時面對三隻鬼的襲擊。 7017k…

。天空一片陰沉之色,漆黑海浪拍打着灰暗海灘,四處彷彿都充斥着死寂,以及無比沉重的壓抑感……

「啊!好疼!什麼東西咬我!」 伴隨着一聲尖叫,蘇雲兮在疼痛中驚醒,回頭看去,只見自己穿着拖鞋的腳丫正被一隻野生大鉗蟹給死死夾住。 「去你x的!」 蘇雲兮一把將大鉗蟹給拽 《成為訓練家一點也不難》第三百二十七章這個小島有點怪 這沈清若竟然成了狗皮膏藥,崔氏姨娘是甩不開了。 方才自己不想要開火的話也說在這裏了,就不說剛剛吩咐下人燉了不少補品,想着自己難得回來好好慰勞一下自己,現在倒是成為累贅了。 沈清若說的也是誠懇,事情越是拖到後面,越是麻煩,自己不想要跟沈清若在一起的事情是一點都沒錯,但是身為外祖母了,這面子還是應該有的。現在沈清若是自己家裏面的姑娘,又是日後的太子妃,若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崔氏姨娘自然不想要把這件事情說的難看了。 然而,沈清若這一來二去,也不是什麼辦法。 兩人只能夠來到了這京城之中說是最好的酒樓,要說沈清若也是殷勤,點了不少的山珍海味,可以讓她大快朵頤。 要知道,京城的酒樓與他們那個地方都是千差萬別的。 沈清若吃的十分自在,但是崔氏姨娘卻時時刻刻都要端著自己身為長輩的架子,就算是看到自己想要吃的東西,表情也是十分淡定的。 沈清若酒足飯飽,再看看崔氏姨娘。 「外祖母難道胃口不好,還是這裏飯菜不是那麼適合口味,說來也是,外祖母怕是在那苦寒之地習慣了,倒是習慣不了平常的酒菜了,這是清若沒想到的,早知道清若就早點準備好了!」 她的語氣平淡,聲音也十分自然。 這種語氣,淡然的可以。 崔氏姨娘自然是生氣的不得了了。 沈清若說的好像是她沒見過世面一樣,這樣的委屈一時之間全部湧上來,她只想要快點離開這裏。 「年紀大了,胃口自然小了一些,我也不是一直都在那地方的,再說永安侯府原本就不差,難道清若之前覺得永安侯府的生活多辛苦嗎?」 崔氏姨娘一點都不客氣的回應。 「清若見過外祖母的屋子,破敗不堪,想着說在永安侯府沒什麼好日子過吧。雖然我母親犯錯,外祖父應該也不會故意苛待吧,可能因為苦寒之地,就是這樣不從人願吧!」 沈清若的語氣清清淡淡,每一句話都讓崔氏姨娘沒辦法解釋,而且不好受。倒是不知道沈清若為何總是反反覆復的提起一個已經亡故的人,也不知道沈清若是不是故意招霉頭的。 「清若,你外祖母卻是沒有福氣,她的身子不好,也是想要讓她好好養病,你可別想多了,覺得我這個主母虧待了你外祖母!」 「是啊,是因為我外祖母亡故了,如今你也成了永安侯府真正的主人,我理所應當的尊敬一聲外祖母。之前雖然外祖父是讓您執掌家中的一切,可是這事情畢竟是沒說清楚,很多事情都交代的不好,您也不是這永安侯府嗎名正言順的女主人。現在可是不一樣了,一切事情都塵埃落定了,日後可沒人跟你搶了!」 今天一天,沈清若說話都奇怪的很。…

廖老瘋子冷笑着說道:「要麼是煉製法器,要麼是給自己延續壽命,無論哪樣,都絕非正道修士所為。」

「可找了半天都沒有那人的線索,咱們難道要像無頭蒼蠅一樣在這幽城裏亂轉?」 李五從外面緩緩走來,剛才他仔仔細細的搜查了這家,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死法,地上卻連個陌生人的腳印都沒有。 廖老瘋子沉吟片刻,隨手指著一具家丁模樣的屍體說道:「他會告訴我們的。」 「什麼?老瘋子,你糊塗了吧?!」 我不相信廖老瘋子的話,這人都已經死透了,怎麼可能還會開口告訴我們兇手的線索呢? 廖老瘋子解釋道:「人死之前,瞳孔會留下他最後見到的影像,或許我們能夠直接看到兇手的長相呢?」 「還有這麼神奇的事?」我十分好奇,迫不及待的扒開一人的眼睛,貼上去,仔細的看着他的瞳孔。 廖老瘋子無奈的扶額道:「你光憑肉眼怎麼可能看得見。」 聽了廖老瘋子的話,我和李五紛紛將法力灌注到自己的雙眼之中。 開了天眼之後,我再去看向先前那人的瞳孔,果然,能夠特別清晰的看見一個場景。 只不過這人顯然是沒看見兇手的長相,景象裏面除了他該看到的東西,其他一概沒有。 少树 更別提能看到兇手的長相了。 廖老瘋子大手一揮,說道「這裏這麼多人,咱們挨個看。」 說着,廖老瘋子就要一馬當先,卻讓旁邊的捕快給攔了下來。 「哎哎哎,我又沒有你們說的什麼法力,我該怎麼辦啊?」 廖老瘋子不咸不淡的掃了他一眼,開口吩咐道:「你就負責把那些屍體一具具從房樑上放下來吧。」 捕快頓時垮起了臉,這第三家雖說沒有前兩家那麼顯赫,可幾十號人總是有的,再加上人死之後,身體變得沉重,這搬屍體的活可着實不那麼輕鬆。 見到捕快不太情願的模樣,廖老瘋子主動湊到他旁邊,輕輕地耳語道: 「怎麼,難道要我跟你家老爺說說,就說你消極怠工,耽誤了破案的時辰?」 聽到廖老瘋子的威脅,捕快憤怒的瞪着廖老瘋子,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人竟然如此的記仇,自己不過是說了他一句壞話。 廖老瘋子同樣不甘示弱的回瞪過去,兩人這麼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終於還是捕快敗下陣來,匆忙的去搬屍體了。 賭氣事小,可若是廖老瘋子真的在三天之內破不了案,到時候把這個理由一說,等待捕快的將是官老爺滔天的怒火。 我們三人悠哉悠哉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那捕快不停地背着屍體跑前跑后,累得滿頭大汗。 過了小半個時辰,捕快氣喘吁吁的跑進來,擦了把頭上的汗,說道:「屍體…屍體已經全都搬到外面去了…呼!累死我了!」…

人中呂布,馬中赤兔!

能與三國中最強大的武將交手,對楚風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榮幸呢! 他有反傷刺甲在身,無論對方如何強大,都不可能破掉自己的神器,畢竟當年倚天神劍的事情,只是個意外,而且天下間只有這一把。 這時呂布已經被帶到廣場上,他頭戴紫金冠,一身白色錦袍,身材修長,面如冠玉,劍眉朗目。 整個人從內由外散發出一股從容氣度,泯然超脫於外,身處楚國眾將環繞之中,如同眾星拱月,無時不刻給人一種鶴立雞群之感。 關羽、張飛、典韋等人,對呂布這種從容自得之意,熟視無睹,微閉著雙眸,靜靜侯立於一旁。 太史慈似乎傷勢未痊癒,臉色依然有些蒼白,挨著關羽等人站著,表情平穩,不見絲毫情緒波動。 只有馬騰、馬超、龐德等人,面容陰沉,目光中依然閃爍著怨毒之意,畢竟在涼州時,他們可沒少與對方結下仇怨。 郭嘉和戲志才等軍師,見到賈詡、魯肅等各州刺史,也聞風前來目睹此戰,自然少不了上前一陣寒暄。 魁山雖然嫁了典韋,可是依然保持著姑娘時的作派,手裡拎著一支肥大的雞腿,不時地往嘴裡送上一口,吃得甚是嘴角油膩不堪。 這時身穿紫色龍蟒王袍的楚風,手執倚天劍,面上殘留著微微的笑容,始終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感,從遠處緩緩走來。 他的身後自然少不了一群花姿招展的王妃們,雖然當中很多人,都早早做了母親。 可是身材依舊窈窕誘人,花容月貌,不沾染絲毫歲月的痕迹。 呂布聞聲將身體轉了過去,四目相顧,這還是雙方在如此近的距離,能夠細細打量 (本章未完,請翻頁) 著對方。 這時廣場上眾人,見到楚王攜王妃們駕到,連忙上前拜見,只有呂布傲然而立,始終淡淡對視著。 楚風走到離呂布三丈之地時,便駐足停了下來,看著對面相貌英俊,威猛不凡的對方,他心中又不由地泛起愛才之心。 可是看著對方目光中,那股桀驁不順之意后,他心裡立刻又打消了念頭。 楚風知道,天下間有種人天生倨傲,能力非凡,卻無人能讓他寄人籬下。 只要這種人手中掌握了權勢,就會義無反顧地再次叛主,而呂布顯然就是這種人的代表,否則焉有三姓家奴之稱。 這種狼是任何人也養不熟的,包括他楚王自己也沒有這個信心,想想身邊隨時會有噬主的惡狼時,誰又能時刻安心地睡個好覺。 「你果然大難不死,看來老天對你不薄啊,不過吾沒有白等一場,總算得償如願了!」 呂布見到楚風,沒有上前見禮之意,則是已平等姿態對視著、調侃著對方。 「大膽!」 張飛見狀,臉上布滿怒意,開口訓斥道。…

可以說,蝰蟲原本搶了晶核就跑的計劃,大大的失敗了。

它不僅跑不了,還深陷其中,無法脫身。 識趣的,就是就此放棄,把晶核扔了,但!蝰蟲怎麼也不願意—— 在它的整個蟲子生涯里。蝰蟲一直都是踩着死亡的邊際線活過來的,這也導致它陰險毒辣的同時,也非常具有冒險精神,這一次,蝰蟲也完全不願意放棄這枚晶核。 何必與季柚偷偷潛伏到了附近,期間沒有引起其他星獸的注意。 一隻死的星獸屍體,沒有星獸關心,絕大部分的星獸,只在乎個體的存亡。 星獸群看似不動彈,但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盤,如何以最快最省力的辦法,得到這麼晶核呢? 季柚壓低桑音,說:「要搞死蝰蟲,還是得利用這些星獸。」 何必道:「借力打力,等它們再死幾頭11級的,我們就動手偷。」 「咳!」季柚道:「什麼偷?多不好聽,是撿,是撿破爛。」 「那個老王八蛋被內地的警方通緝,就是我舉報的!」 聽了周三三這句話,開著車的我沒有感到驚訝。 原來,周三三之所以久居舊金山,就是因為此事,受到了懲戒。 不過她並未說明叔侄反目的原因。 我沒有追問,對她的請求,自然也是當耳邊風。 甩開後面跟蹤的車輛之後,我先送小雪芙去咖啡店,然後載著周三三回到宅子。 交代吳秋丹照看她,我又匆匆趕去見土豪。 土豪的三百六十度江景天際空中別墅豪宅位於新城核心區,與武斌當時藏身的公寓倒是毗鄰。 這個土豪就是幾次在艾瑞南,拍下「鬼先生」曹知光親手捉刀的贗品的那位收藏家,我以前的客戶,麥豪,麥先生。 「關……哦,不對,龍王先生,歡迎光臨!」麥豪夾著雪茄,親自來到門口迎接。 上次艾瑞南的夏季拍賣會,這位土豪自然沒有錯過,我在鬼市的身份,他也因而得之。 而且,在我錯過的下半場上,他大發豪威,將最後的壓軸重器,也就是那尊元青花龍紋大罐,以5000萬的天價,收入囊中。 「別,麥總,您還是跟以前一樣,叫我名字。」 我現在對這個「鬼市龍王」這個虛名非常反感。 「行,不過你也別總不總地喊我,生分,以後我們就兄弟相稱,我託大,叫你一聲老弟。」今天的麥豪熱情得有些過分,讓我一時不明所以。 進了門,他直接將我拉去佔據了整整一層的私人博物館。…

但百姓愚昧,只曉得劉靈助是個大仙,法力無邊,更許了他們不納糧不交稅不征徭役的承諾,便紛紛跟隨這位「燕王」起事。

而漢人門閥則成為了河北南四州的主要勢力,參與河北叛亂的還有清河崔氏,鎮遠將軍崔祖璃率領崔氏私兵佔領了清河郡,河北大使高乾和平北將軍高敖曹趁夜襲取冀州,抓了刺史殺了監軍,推舉在西魏兵鋒下丟了河內郡,逃來冀州的前河內太守封隆之擔任冀州刺史。 爾朱仲遠的謀划非常明顯,先拉攏河北的各路人馬,站穩河北,等爾朱兆這個憨憨反應過來的時候,爾朱仲遠就已經有了足夠的力量與其對抗了。 這還不夠,爾朱仲遠的腦子可比只知道提刀砍人的爾朱兆好使多了,爾朱仲遠很清楚名正言順這四個字的意義,於是他決定廢掉元曄。 這看起來是個天方夜譚的計劃,元曄遠在晉陽,處於爾朱兆的控制下,怎麼可能來鄴城讓他廢掉呢? 然而爾朱仲遠這人足夠奸詐狡猾,他設下的是連環計,在爾朱兆剛剛率軍離開鄴城的時候,爾朱仲遠就派人殺了元曄的母親衛氏,然後快馬向晉陽急報元曄。 快馬的速度與爾朱兆大軍的速度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爾朱兆的大軍還沒過井陘,元曄就收到了來自「爾朱兆」發來的,他母親去世讓其速速來鄴城奔喪的消息。 元曄接到消息后,馬不停蹄地走小路翻過太行山趕來鄴城自投羅網。 就這樣,聰明的爾朱仲遠用一點點小手段,就把元曄和爾朱兆當成猴,都耍了一通。 不過這還不夠,爾朱仲遠想要廢掉元曄的目的,是為了立一個能掌握在自己手裏的傀儡皇帝。 現在最後一步,就是挑一個幸運兒來當皇帝了。 這個幸運兒是誰呢?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耿精忠說道:「總督大人高見,要我去看李賊軍陣。我從望樓上看,李軍軍陣內人頭攢動,旌旗招展,但是有的地方疏有的地方密,那稀疏的地方就是大炮的位置。小將數了數是十二個。可是小將不明白,總督大人怎麼知道李存真最少有二十門紅夷大炮?」 李率泰笑著說道:「此前海逆朱成功攻打崇明,結果沒有攻克,崇明軍開城突襲,反而擊敗了海逆,繳獲海逆紅夷大炮數門。李賊攻克崇明這些大炮自然就落到李賊手裡了。再後來李賊攻克南京,想來是得了江寧的大炮。只不過……」李率泰陰笑一聲說道,「有了大炮得有火藥才能打響。江寧守軍與李賊對戰,定然是打了炮的。即便敗給了李賊,怕是火藥所剩無幾了。有人說什麼李存真是大天師,能召喚天雷打塌城牆,全是一派胡言。分明就是用火藥炸塌了城牆。這一招闖賊李自成早就用過,不稀奇。哼!想要炸塌江寧城牆他的火藥怕是也快用盡了吧?沒了火藥我看他的大炮還能不能打響。」 「總督大人好算計啊!不知道下一步該當如何?」 李率泰說道:「第一次,乃是我失了分寸,叫佟國器再去沖陣。這一次,只率五千人,士兵之間距離拉開,衝鋒時隊形不要太過密集。引誘李賊開炮,消耗他的炮彈火藥,最重要的是讓他把那紅夷大炮的炮管打熱。」 軍令傳到佟國器這裡,聽說又要去沖陣,佟國器便發怒說道:「方才沖陣沒看到嗎?江寧城居高臨下,李賊銃炮犀利,怎地還要衝?怎麼著,要老子去送死嗎?」雖然有一百個不情願,怎奈軍令如山,李率泰之令又十分急切,佟國器不得不再次上陣。…

剛離開家門,還沒跑到選育屋門口,潘森嬸嬸就見到了把莫萊爾變成這番模樣的罪魁禍首們。

「天啊!」 她忍不住露出一個「莫萊爾二號」的表情,看着天空,張大了嘴巴。 透過潘森嬸嬸那雙瞪大的雙眼,能夠看到裏面倒映着的,正在發生的場景。 一群色彩斑斕的飛魚,扇動着寬大的胸鰭,圍繞着選育屋緩緩的飛行着。 不同的色彩交織在一起,成隊列的前行着,由淺到深,有點像是彩虹,又有點像是極光,硬是襯托出了一種族群遷徙般的宏大聲勢。 這種數目的魔獸出行,按理來說,是很容易給旁觀者帶來壓力的,可是魔鬼浮遊魚十分聽話,即便是遛彎,也只在選育屋的那塊領地範圍內,轉着圈的飛行着,絕不越雷池半分。 失路之人 這是一種很明顯,被限制住的規矩感,讓人一看便知,這是已經被馴服了的種族。 旁觀者再看過去,便沒了畏懼,只餘下欣賞了。 莫萊爾和潘森嬸嬸便經歷了這個心理歷程,她們遠遠的看着那像是突然成了什麼觀賞景點似的選育屋,突然就也不急着趕過去了,兩個人勾著胳膊,彷彿是在欣賞自然美景一般,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這種景象,在遠處看,給人的衝擊力最強。 不過走近了以後,也有近看的好處。 特別是經過幾圈的調整后,魔鬼浮遊魚們已經找到了合適的節奏,彼此之前的距離恰到好處,形成的隊列看着便更令人舒心了。 被它們包裹着,就連平日裏看習慣了覺得平平無奇的選育屋都突然變得神聖了起來。 沒怎麼讀過書的莫萊爾只能聯想到那些流浪詩人畫出來的畫作。 就像是把星空和各色各樣的顏料混合在了一起,鋪灑在了空白的畫紙上,又把選育屋捲起來了一樣,諸多元素組合在一起,構成了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 「真好看!」 緩了一陣,莫萊爾終於恢復了思考能力,她感嘆了一句之後,立刻便興緻勃勃的轉向潘森嬸嬸,出主意道:「你說我們如果能說動其他幾個,讓這些魚放開來游,能不能游到咱們那裏去?」 想像一下出門就能看到飛魚群的場景,莫萊爾就十分激動。 13區實在冷清過頭了,因為距離魔獸的集聚地太近,那些普通的動物在這裏根本存活不了。 所以在第10區長大,直到嫁人才來到13區生活的莫萊爾一直感到不適應。 她總覺得這裏缺少了生氣,壓抑的讓人難受,而現在魔鬼浮遊魚的出現,就給了她新的思路。 養不了普通的動物,可以養選育屋出產的魔獸啊! 像這些魔鬼浮遊魚,不就跟那鴿子差不多嗎,而且還不會叫喚呢! 呼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