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桀,呵呵哈哈哈!力量!這便是本座的力量!數百年了,這些年本座都已經忘記了時間、忘記了那些仇恨,被囚禁在隔絕於空間外的牢籠內!」

「現在本座自當重新撿回那些被剝奪的一切,這片迷宮本座遲早會回來踏滅!外界天地也將置於本座的支配下!御前、失心、冥刺、毒龍?呵哈哈哈,本座會讓你們付出傲慢的代價!包括大魔法師轉世,你便永遠地墜入輪迴無法超生吧!呵哈哈哈!」 癲狂若魔,或者說它本身就被稱呼為天魔。 利用能力隨時變換形態,天魔諸像在亘古禁忌迷宮迷宮建立前,是困擾大魔法師長時間的敵人。 魚龍依舊記得,當年那位在凍砂荒原與眼前這尊天魔決戰的景象,絕對比現在要更加震撼、驚天動地。 「可惜,可惜本座現在還無法動用全部實力。來吧,小泥鰍,本座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絕望!」 隨意伸出一隻手,便如水下發生劇烈地震。 那股似是能吞噬天地萬物的漩渦洪流,朝魚龍方向奔襲而來。 這條位於生命最高點的魚龍種族,在如此漫無邊際的攻勢下顯得瘦小無力。 三十米的細長身軀,在爆發全力的天魔面前真的如一根細繩。 只要抓到就能隨意擺弄、毫不在意地捏死。 龍吟夾帶着不弱於對方的魔力,在地下水域響起。 即便身軀在族內佔劣勢,但大魔法師曾為補償它的損失,將身為魚龍的天賦魔法與魔力進行過強化。 對陣全盛狀態的天魔,確實還差了很遠。 可對上負傷嚴重的敵人,魚龍體內發生過質量升華的魔力,完全能與之對抗。 天魔伸出的手臂被水下快速凝聚出的牆壁阻攔。 哪怕天魔諸像像通過能力汲取那堵水牆內的概念、將之破解的同時增強自己的堅韌程度,可似乎效果不大。 除非將如今巨型身軀縮小部分,否則重傷的魔力源難以承受同時吸取這麼多概念。 天生便是水下王者的魚龍,並不打算給對方思考的時間。 憑藉靈活的身軀在地下水領域穿行,時不時掀起不弱於對方手臂大小、威力的風暴,朝天魔極易命中的身軀咆哮殺去。 明明那條瘦弱到一拳就能打死的魚龍在眼前來回遊動,天魔卻難以精準命中。 即使有時預判能抓到對方,也會被突然形成的水牆阻擋。 整片地下水域被風暴覆蓋。 無數魚群沒來得及規避,被兩者間掀起的大戰夾帶、最終消失得無影無蹤。 原本想衝上去助陣的人魚族看到水晶宮殿外如此駭人景象后,也猶豫着停下衝刺腳步。 別說是去助陣魚龍守護者,就是不給那位大人添亂都能證明它們是人魚內最精銳的戰士吧。…

「不要聯姻,你可以追求自己喜歡的人,追求自己的幸福,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可以幫你。」秦楓很……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96章離別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報君黃金台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唐朝大詩人李賀的《雁門太守行》很好地詮釋了大清順治十七年五月南明朱成功面臨的危險境地。 甘輝、余新歸隊,鄭成功頒佈嚴明的賞罰命令,終於激起了廈門鄭軍誓死保衛家園的決心,士氣很快恢復起來。面對幾萬軍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1279年崖山海戰以來漢族與異族規模最大的海戰就要拉開帷幕。然而,清軍對明鄭士氣的恢復不屑一顧,對於他們來說此戰毫無懸念的是滿清必勝。 順治十七年,五月十日。清軍飽餐一頓,全體上船。然而,臨到出戰,達素對最開始的計劃做了微微調整。清軍原計劃是南路水師配載漢兵,北路配載滿兵。但在實戰中卻改變部署,南路前鋒大船一律以滿兵在前,北路則以漢軍在前。 因為對清方來說,這樣一場終結性的犁庭盪穴,只能由滿洲兵承當絕對的主演,這將進一步鞏固雙方征服和被征服者的心理。滿清兵分兩路,南路作為牽制性佯攻,部署四百艘戰船,其中大船一百艘,出泉州、海澄攻廈門之南,由李率泰指揮。達素則坐鎮指揮北路的主攻,北路又兵分兩支:以索洪的鑲白旗等滿兵自同安縣向東、而賴塔則率護軍自東北方向南一起夾攻廈門。他們以溫州和台州的綠營水師的鬥艦為護航隊,滿兵卻分乘短小輕快的哨舟,利用海峽狹窄的特點,瞄準廈門島北的高崎做登陸點。賴塔這一路以一部分漢旗兵為頭陣,掩護後面的滿洲精銳護軍、前鋒兵跟進。為保證運力,賴塔這一路使用船隻兩百四十艘。 上午八點,正是洋流退潮的時候。南路清軍開始進攻,龐大艦群遮天蔽海而來。鄭成功從望遠鏡中見到南路以滿兵大艦為主便當即判斷這是清軍主攻方向,於是率領主力艦隊前來攔截。 且說,南路清軍水師第一波艦船滿載滿洲兵,船隻全部刷著鮮艷的紅漆。第二波則是漢軍正紅旗佐領郎賽的部隊,一水的烏黑色艦船,最後一隊才是黃梧的綠營,坐着矮小的八槳船跟在後面打醬油。此時,恰恰又颳起了大風,清軍順流擊逆,風利舟快,瞬息而至,勢大力沉,就要對着明鄭軍艦猛烈撞擊。 「不好了,國姓爺,辮虜狡猾,他們精心測算了時辰,現在正是洋流退潮的時候。」甘輝大喊道,「怎麼辦?如果強行出擊,我們的艦隊難以保持隊形就會被洋流捲起,搞不好會相互碰撞,零落四散,甚至會被卷到外洋上去。」 「全軍拋下錨碇……」 「什麼,國姓爺,這樣一來我們就要承受敵艦的衝擊了。」 鄭成功沒有去看甘輝,毅然決然地大聲地喊道:「拋下錨碇,擺開一字長蛇陣!」 甘輝聽罷,猶豫了兩秒,這兩秒堪稱電光火石,他立刻明白了國姓爺的用意。原來,鄭成功下令拋下錨碇,就是要靜靜等待洋流退去再發動攻擊,可是這需要時間,需要至少三個時辰。 中提督甘輝稍一猶豫便面露悲憤地大聲喊道:「拋下錨碇,拋下錨碇,一字排開!」 鄭成功下令:「命令閩安候周瑞堵住海路,不準後退,全力奮戰!」此時的鄭成功已經紅了眼睛,大聲吼道:「五府主將陳堯策何在?」 「末將在!」 「你親自去傳達我的命令,你告訴周瑞和其所部官兵,他身後就是廈門,就是漢家的根本,就是父母妻兒,如果他後退一步,定斬不赦!」 「得令!」 閩安侯周瑞所部此時正好處於海門通往廈門港的航道上,此地航道狹窄,清軍船隻雖眾卻難以施展。只要在這裏堵住清軍就能靜靜等待洋流退去,但是閩安候所要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陳堯策傳令到來,周瑞說道:「還請陳將軍回報國姓爺,我周瑞無才無能,唯有一死以報大明!」 話音未落,清軍大船衝撞而來。此時的周瑞所部二十艘戰艦已經拋下錨碇一字排開,只聽得「砰砰砰」的撞擊之聲,二十艘明鄭戰艦成了后隊鄭成功主力艦群的防波堤,將潮水般涌過來的清軍水師攔在堤內。 明清艦隻相撞,清軍紛紛拋擲鐵鏈釘住鄭艦,然後「炮矢齊發」的狂轟,周瑞座艦當即癱瘓。周瑞拔劍在手大聲喊道:「漢家男兒們,我們身後就是父母妻兒,跟着我沖啊!」 眾人一齊吶喊,殺向跳幫的清軍。周瑞座艦癱瘓,陳堯策此時根本無法下船復命,當下見到周瑞部悍勇無比,受到感染,這位反正的將軍「倉啷」一聲拔出寶劍,大喝道:「殺呀!」跟着官兵一起撲向滿兵。 早在順治十二年,清廷為了提振對鄭氏的海戰士氣,專門出台了一項獎勵政策,將鄭船按級別分為三個等次,第一個跳上一等船者,賞銀二百五十兩,相當於巡撫一年的工資,另賞雲騎尉世職。以下依次遞減,即使到第五個跳船的也有五十兩賞銀。即使是普通運兵船,首跳到第三跳也有八十到四十兩不等的賞銀。在重賞的驅使下,滿洲旗兵極為瘋狂。…

「那你還說你是白玉蟾?這個小世界就是白玉蟾創造的!」

「這個小世界是白玉蟾創造的?我根本不會創造小世界啊!」那人影更加靠近顏開的左手,一臉懵逼迷糊的樣子。 顏開這時候如果要傷他,只需要翻手就可以了,卻只是平靜地問道:「那你也不知道九鼎融魂了?」 「九鼎融魂是什麼?」 「你真不知道?」 婕诗 「我不知道!」 顏開盯着白玉蟾,眉毛都皺成了一字:「那豫州鼎、青州鼎、梁州鼎這些你總知道吧?」 「這我當然知道啊,九州鼎是大禹帝君用來定九州的神器,當時還是我幫他收集的材料煉製的!」 顏開眉頭皺得更緊了,突然心裏一動:「你這縷靈魂在這裏多久了?」 如果此白玉蟾真是彼白玉蟾,那他這一問三不知的樣子,只有一個解釋,這一縷靈魂與本體分離太久了,且跟本體再沒有聯繫。 果然—— 白玉蟾有些惆悵地說道:「多久了?我也不知道啊!起碼幾萬年了吧!記得當時大禹帝君要修建這個破天梯的時候我就來到了這裏,無數年來你是第七個到達這裏的!」 「破天梯?不是登天梯嗎?」 「誰說這是登天梯?天有什麼好登的,破天才是我的使命!」白玉蟾情緒瞬間低落,「只是可惜前面那六人都沒有能夠破天」 顏開好奇地問道:「那前面六個是誰呢?為什麼不是登天,而是破天?」 「我想想看,第一個來到這裏的應該是子受,第二個好像叫姬公旦,第三個來到這裏的是姜尚,第四個是嬴政,第五個劉徹,第六個是楊廣,你是第七個,至於為什麼是破天而不是登天……外鄉人,你叫什麼名字?」 嫣冰 白玉蟾說出一個名字,顏開震驚一番,到最後問他名字的時候,他順口說道:「顏開,顏色的顏,開心的開?」 說完才回想起白玉蟾說的是外鄉人,不由得瞪眼看着白玉蟾的殘魂,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的架勢。 這麼久了,除了西門吹雪等枕邊人,沒有人看出過他外鄉人的身份。 白玉蟾說道:「別吃驚,也別緊張,我能夠看出來,只是因為你身上沒有天行大陸人的奴印,這個很好辨別!」 「奴印?奴印是什麼?」 顏開心裏隱隱有種猜測,卻很想白玉蟾能夠證明一下。 「你這個問題剛好就是這裏為什麼叫破天梯而不是登天梯的答案,我就跟你好好說說……」走在螺旋狀的樓梯上,就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在漏風的窗戶外,隨時都有冷風吹過來。 就連晚霞,都調皮的照在了宋塵又的面容上。…

「真的沒有啊!」

聲音里略帶一絲哭腔。 「真的?」 雖然聽起來聲音略微有了一絲平緩,但是,艾麗莎的魔力卻愈發的膨脹。 她的力量不強。 但是,針對這樣一個重傷而且無法移動和反擊的高階大劍師還是綽綽有餘的。 「我真的沒有目的……」 「呵呵。」 回答他的只有冷笑。 不管怎麼詢問,麥卡羅斯始終沒有說出什麼有意義的東西。 這一行為似乎惹惱了女領隊艾麗莎。 於是—— 以一種折磨狂的面目,女領隊艾麗莎發了瘋一樣的開始折磨這個已經奄奄一息的傭兵首領。 那恐怖的手段讓維爾都有些不寒而慄。 把冰霜覆蓋在對方的傷口處,用低溫保障對方不會立刻死掉,然後…… …… 昏迷。 然後蘇醒。 宁媛 重複了十數次之後,麥卡羅斯終於開了口。 「你贏了……」 這是他開口后的第一句話。 「說吧。」 「別以為這麼簡單就結束了……」 說着,麥卡羅斯的表情忽然顯得有些猙獰起來。 那表情,就像是異端邪教徒為了自己所為的正義而犧牲是一樣一樣的。…

「起來吧。」宗政秋雅拎起裙擺往裏面走,她是來找顧知鳶的。

在路過花園的時候,宗政秋雅看見了和宗政景曜一起在花園裏面蘇柳欣,頓時,她的心中就十分的不舒服,明明顧知鳶才是宗政景曜的王妃,蘇柳欣在這裏做什麼? 「大皇兄!」宗政秋雅喊了一聲。 宗政景曜已經聽到了宗政秋雅要來的消息了,他回頭看着蹦蹦跳跳的往自己這邊來的宗政秋雅問道:「你怎麼跑出來了?」 「我是來找皇嫂的,皇嫂在么?」宗政秋雅看了一眼蘇柳欣,眼中寫滿了不歡喜。 蘇柳欣愣了一下,竟不知道宗政秋雅為何不喜歡自己,她從旁邊的桌上端起了糕點遞給了宗政秋雅:「公主一路來,一定累壞了吧,吃些糕點吧。」 宗政秋雅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端過來的糕點,根本就沒有搭理她對宗政景曜說道:「皇嫂呢?」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小木屋的時候,雲傾綰主僕二人正躺在床上休息。 經過這一夜的奔波和擔心,兩人都已經筋疲力竭。 門外,御天凜輕腳走過,從窗口看到雲傾綰熟睡的模樣,沒忍心敲門打擾。 他轉身的瞬間,身後卻忽然傳來一陣吱呀的開門聲。 「御天凜。」 雲傾綰漫步走來,還不忘將房門關上。 「怎麼,不多睡會兒?」 迎上雲傾綰的目光,御天凜柔聲問道。 「我要去城裏一趟,這附近看起來還算安全,凝竹就暫且留在這裏。至於你……」 雲傾綰很想問御天凜所求的到底為何,還有這救命之恩到底想她如何回報。 只是她話音未落,御天凜卻舒顏一笑:「現在肯定全城戒嚴,你一個人回去,我可不放心。」 他這一笑在清晨陽光的映襯下顯得越發妖嬈,雲傾綰明明覺得他深不可測,可是看到這樣一雙如浩瀚星辰般的眸子時,卻沒來由的產生了一種信任感。 「城門今日肯定難進去,城裏也是天羅地網,你確定要和我一起?」 雲傾綰知道這次回去困難重重,畢竟燒了陳家的倉庫,莫說陳伯不會放過她,就是那個傳聞中的城主陳震也一定會傾力抓住她! 但是,她卻必須要回去。 昨夜被陳伯刺壞包裹時,雲傾綰看似一手去搶了醫書,實則另一手卻趁所有人不注意將那顆可以提升靈力修為的固元丹丟到了不遠處。 別說陳伯沒看清楚,就連她身側的御天凜都沒注意到她手上的小動作。 所以雲傾綰篤定,那葯還在附近! 「我雖然打架不行,脫困的功夫可是一流!」…

當時他們就跟在法拉稀武者後面,親眼目睹了一整隊人被渾天戰猿團滅,可謂是最慘的一群人。

不過他們不會好心的告之,以法攔稀這幫傢伙的尿性,說不定會趁機訛上華夏。 除了法攔稀,各國的損失都不小。 秘境中蕭越只遇上過米帝和華夏以及島國的武者。 其它國家的武者都散佈在秘境各處尋找機緣。 畢竟整個秘境近乎整個華夏大小,遇不上倒也正常。 此時,看這些國家的武者們,修為多少都提升了一兩重,身上也像華夏武者一樣,背着大大小小的袋子。 不是誰都像蕭越一樣,儲物戒指都搶了一大堆。 這時,蕭越看到包括米帝、硬吉利、楓葉國等七個國家的領隊代表湊到了一起,跑到遠處嘀咕着什麼,不時還看向華夏這邊。 「這些國家要出么蛾子了。」 他心中冷笑,以他現在的實力,與進入前完全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說句不謙虛的話,完全能夠一人鎮一國。 任何的陰謀詭計在絕對實力面前,不過是天邊浮雲罷了。 他不在意不代表其他人也如此。 趙主任一臉難看,雙拳捏的死死的。 這二十天來,他雖然留在了外面,卻要經常應付各國代表的刁難,日子過得十分煎熬,相信過一會,更大的刁難就要來了。 與其相反,華夏活下來的武者。 尤其是最後看過蕭越一指定乾坤的兩人,沒有絲毫擔心。 他們表情狂熱的看着蕭越,眼中透著無盡的崇拜,就像狂信徒仰視着心中的神。 PS:向各位老大求個收藏。 唉,兩個人明明那麼的相愛,卻偏要相愛相殺,多累呢。 她嘆息的一聲落到齊墨川的耳中,男人伸手一握就握住了她的手,輕聲在她耳邊道:「等安千然安定下來,我親自帶你去看她。」雖然很想喝一桶醋,不過齊墨川還是選擇了安撫自己的女人。 「嗯,好。」掛斷了電話,蘇小荷的心情卻越發的沉重了。 之前只是擔心安千然去了哪裏,現在是擔心安千然的未來了。 安千然離開了陶嘉麟,就彷彿是魚離開了水一樣,哪裏還會再有生機呢。 沒有了愛的滋潤的女人,便只剩下了行屍走肉,再也沒有快樂可言了。 邁巴赫徐徐停下,停在了蓮塘路口的那個地上停車場齊墨川的專屬停車位,蘇小荷才恍然從沉思中驚醒,扭頭看向車窗外,原來已經到了蓮塘路的巷子口了。…

顏開感受了一番,不過造化漩渦依然沒有離體。

這裏畢竟是神龍大學師生修鍊的地方,自己才第一天做校長,萬一放肆地一吸收,將白塔搞掉了,那就罪過大了。 這裏已經是頂層,圓形的穹頂彷彿能夠看到天空,空間只有大概…… 《碰瓷之王》大地飛鷹155.八方封鎮 要是按照在樓里教的,桃柳會習慣性下床,裝作腳軟不小心撲到蕭元石懷裡。 就像是之前在村裡那樣對蕭寒崢。 可時卿落之前重點叮囑,讓她不要那麼做。 要讓蕭元石一直認為,她是被迫無奈沒辦法才跟他的。 太容易得到就不會珍惜了。 而且一主動送上門,反而會引起蕭元石懷疑。 反而要做出一副,我為你好,我關心你,但是我真不想破壞你和夫人感情的模樣才行。 桃柳忍著想要摔進蕭元石懷裡的衝動。 穿著鞋子下地,在原地走了幾步,對他微微一笑,「您看,我沒事了。」 「我走了,夫人就不會再生氣,再和您鬧。」 她又寬慰道:「您也就不用再為這些事煩心了。」 蕭元石看著她故作堅強,只為了不讓葛春如再找他鬧,為了他不煩心。 這樣美好的女子,怎麼可能是葛春如口裡那種臟地方出來的。 而且柳如的一顰一笑,還有行事方面,也不像是風塵女子。 雖然沒有世家女子的端莊,但也確實有江南女子的小家碧玉,看著像是好人家出來的。 他不知道在,桃柳在京城被培養的時候,專門學過江南女子的軟噥腔調。 上京之前,還被蕭寒崢秘密找人重新教了一番商戶小姐該有的模樣,強行改掉了一些在樓裡帶著的習慣。 這才讓蕭元石沒有那麼相信葛春如。 他一下沉著臉像是不高興的問:「回去之後,你又去自盡?」 桃柳臉一下白了,像是做錯的小孩低著頭。「我,我沒有。」 蕭元石看到她這模樣,突然想伸手摸一摸她的頭,不過還是忍住了。 他安撫,「別胡思亂想了,以後你就住在將軍府吧。」…

「我都已經說了不能了,你還進來做什麼?給我出去!」陳柔冷聲說道。開始下逐客令。

許林翹起二郎腿,淡淡地笑道:「我說,部長大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的官應該比你大才對吧?你就是用這樣的態度對待領導的嗎?」 陳柔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不過就是跟我一樣是一個保安而已。有什麼了不起了。」 許林頓時就感覺自己的心被扎了一刀,臉上的笑容都變得僵硬起來,這特么的,這女人說起狠話來還真的是一點都不比男人差啊! 許林深呼吸一口氣,說道:「你說得很有道理,但是我這一次是奉著總裁的命令來的,你自己也清楚總裁交待給我的任務是什麼了吧?你應該清楚,不好好配合我完成任務的話,後果會是怎麼樣的了!」 聽到許林的話。陳柔的臉色變得更加陰冷了,她冷聲說道:「所以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我想要怎麼樣?很簡單而已,我只是想要把總裁交給我的任務好好的去完成掉而已。我相信你心裏的想法應該也是一樣的吧,陳部長?」許林笑眯眯地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協助你完成!」陳柔冷聲說道。旋即就對着肩膀上的對講機喊道,「老劉,把所有弟兄都召集到訓練場里,我有話要說。」 許林聞言,臉龐上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對着陳柔說道:「陳部長,我有一個事情想要跟你說一下。」 陳柔皺起了秀眉,這傢伙又起什麼么蛾子?當下便是寒著臉說道:「說!」 「這一次任務,是要從你們保安部里找幾個身手敏捷的傢伙來加入我的部門執行重要任務的,所以如果你的人要是不過關的話,恐怕我只能到外面去找了。」看着陳柔,許林淡淡地笑着說道。「只不過,上一次我來這裏看了一下后,我發現並沒有誰是合格的,哪怕是你,恐怕也是非常勉強的。」 聽到許林的話,陳柔的臉色頓時就變得十分不好看了。從小到大,她都是按照正規的軍事訓練來要求自己的,雖然說許林的實力比她強,但是現在前者居然說連她都不合格加入許林的部門,這讓一向非常驕傲的陳柔就覺得心情不爽了。 陳柔冷笑一聲,說道:「我可是受過正規的高等軍事訓練的,你居然說我連加入都很勉強?你這麼有本事,何必來我們保安部招攬?」 許林聳了聳肩膀,說道:「我也不想要的啊,畢竟在外面找一些阿貓阿狗都比你們這群人要強啊,只不過總裁已經規定了,我能夠有什麼辦法?」 what? 阿貓阿狗? 你特么的居然把外面的阿貓阿狗來跟我們比,而且還不如? 雖然對於自己手下的這群保安,陳柔的確也是覺得很失望,但是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人,現在居然被人這麼看不起,這讓陳柔的心裏也不是一個好滋味。 當下陳柔就怒聲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大不了可以去跟總裁說我們這群人不行啊,你幹嘛還死皮賴臉的呆在這裏,還要進行甄選,他們的實力的確是不怎麼樣,但是至少他們都有在認認真真的努力,他們也是有自尊和顏面的,你憑什麼這樣去侮辱他們?」 見陳柔居然這麼激動,不得不說,許林真的感覺到非常意外,畢竟能夠這麼護短,的確也是很難得。 更待何时 許林聞言,臉龐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着陳柔,說道:「的確,你說得很對,只不過,就他們那三腳貓功夫,平常應付應付小偷還可以,可是到了真正的關鍵時刻,你覺得你們派的上用場嗎?」 陳柔張了張嘴,想要反駁,可是發現自己卻無言以對。 就在這個時候,許林又是笑着說道:「不過,如果我說,我能夠可以幫你們變得更強一點呢?你信不信?」 。 「結束了。」…

不僅是暗中之人,感到震驚,就是赤極尊和劉百川倆,也是大感一陣意外。

乐博 他們也沒想到,到了這個程度了,天虹基因的底蘊還沒被耗空。 劉百川面色陰沉,望着那股氣勢衝起的方位,那裏正是天虹基因的大廈內。 嗝呲呲! 天虹基因大廈的正門,豁然在這個時候被開啟。 瞬間便吸引了眾多的目光。 嗒嗒嗒! 腳步聲,在這一刻尤為的清晰! 鐺! 一聲撞擊聲,在身影完全出現的同時,響了起來。 噝! 眾多倒吸氣聲戛然而起。 一個身高足有三米的高大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並不是眾人震驚的主要原因,而是這身影雙手,並非是人的手! 而是一對讓人寒毛聳立的金屬利爪! 並且其體積還不小,剛剛那一聲撞擊就是從他的兩隻金屬利爪上發出的。 「那個……好像也是基因戰士吧?」 「咕隆~這可不是基因戰士那麼簡單,若我猜的沒錯,這傢伙是機體改造來的異種戰士!」 「那……這到底是什麼啊?」 …… 不談那些人說的對不對,此刻在大廈頂層的葉辰,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下方出現的那身影。 「寧姨,這就是你自信的來源嗎?」葉辰微皺着眉頭,看着出現的這個怪異的人類,疑惑問道。 咯咯咯! 寧清聞言,只是輕笑一聲,並未回答他,葉辰自是聳聳肩,表示無奈。 視線轉回廠區內,當這道身影站到廠區內,一雙冷漠的眼睛,注視着周遭所有的存在,也沒說什麼場面話,徑直雙腿猛的蹬地,頃刻間速度飆升。 他的目標,赫然是之前在戰場內大出風頭的二十人血煞戰士。…

朵兒哼篤定的說道。

…… 陸庄內。 陸舟在外邊忙活了一整天,這時已經回到自己木屋裡,泡上了熱水澡。 整一個桑拿房裡水霧瀰漫,新月在桑拿石的上邊給澆著清水。 陸舟緩緩閉上眼睛,身體放鬆了起來。 如今莊子里的事務,的確是挺累人的。 幾千個人口,現在又加上外邊部族要做的規劃。 有些事情,就算不需要他親自吩咐,可每天過問就得花費很大一部分精力。 甚至很多方面,還需要他拍板做決策。 因為整個陸庄的發展方向,完全是由陸舟這個現代人的意志來進行的。 陸舟不知道,歷史上的統治者們,在大業之初是否都事無巨細。 反正他現在是挺累的。 只覺得把陸庄打造成這番模樣,一步一個腳印,就跟前世玩種田類遊戲一樣的肝。 他除了管理莊子,還得每天跑工地里,研究怎麼能簽到出更多的東西……. 這時候,身邊水花蕩漾了起來。 一雙纖長玉手搭起。 新月也下到水裡。 手指尖上輕輕使著勁兒,給陸舟捏起了肩膀。 白皙的臉卻探了過來:「你明天,真的要帶兵出去嗎?」 新月輕聲試探著問。 「要出去,你那兩個傻弟弟,不是在城外求著我出去呢?」 「劉使臣會帶兵打仗,之前在汗國的時候,就用很少的勇士跟建奴交戰。 還有杜二娘帶兵也厲害,手下人都聽她的。」 「新月,你的膽子總是太小了。 草原上的女人,不是都喜歡男人出去殺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