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北北眼神貪婪的看著她,見她急的發紅的眼睛,終於忍不住再上前將她牢牢的抱在懷裡,季末退無可退,只能被他緊緊的抱著,許久之後,高北北將她稍微的鬆開一點點

季末抬頭看他:「你到底是誰?」 聞言,高北北又再次收緊了她的腰身,低下頭蹭著她的脖子,委屈的在她耳邊輕輕的說:「末末,我是哥哥」「師父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就算是抱佛腳,也不至於抱得這麼臨時吧?這個時候才開始學,等我學會了,怕是地球都不知道哦啊轉了多少圈了。」我苦笑一聲,對着紫英仙上沒好氣地說道。 「你會這麼說,是你對於自己的學習能力一無所知。你天賦很高,加上現在身體…… 《少年摸骨師》第490章分身有術 看到潘中裕臉色越發黑沉,她心裡這才舒服了些,不再理會他,彎身坐進車裡。 不难否认 看著秦舒他們的車子揚長而去,潘中裕這才收回目光。 國醫院三個長老緩緩走到他身旁,距離最近的劉老冷著臉哼了一聲,提醒道:「老潘,今天咱們國醫院丟了這麼大的臉,院長多半是要大發雷霆的,等他老人家處理完西南那邊的疫情回來,你可要想好怎麼跟他解釋。」 「劉老,我心裡有數。」潘中裕沉著臉說道。 今天的這筆賬,都算到秦舒那個臭丫頭的頭上就對了。 「有數就好。」 劉老留下一句話,跟另外兩名老者一同離開。 「副院長,下雪了,咱們也回去吧。」 聽著助理的話,潘中裕面無表情地走向停靠在一旁的車子。 與此同時,他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在號碼接通的時候,一改冷色,語氣多了些恭維討好的意味:「燕先生,剛才多謝……」 記住網址et 一邊說著,鑽進了車子里。 因為今天這場公審是現場直播的,最後結果出來的同時,網友們炸鍋了。 大概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褚氏竟然真是清白的,而剽竊疫苗的是國醫院。 不,按照公審宣布的結果,應該是潘副院長的學生郭威私自剽竊了疫苗,並且隱瞞事實,還製造了偽證試圖構陷褚氏。 【攤上這樣的學生,潘副院長還真是可憐。】 【誰說不是呢,聽說那個已經入獄的雷經國也是他的學生。】 【潘副院長這是被學生拖累了,實慘!】 網路上,不乏有人對潘中裕表示同情的。…

「嗯?」

紫玉口中發出一聲驚咦。。 「畢竟是家人我也不能真的把他怎麼樣,可是我居然在小小的手機裏面發現了他們的聊天記錄!」 「原來我的弟弟早就看上了小小,可是我居然什麼都不知道,小小也沒有跟我說。」 「他們兩個人在做一些蠅營狗苟的事情,你說叫我怎麼不生氣呢?」 「更讓我覺得氣憤的是,我弟弟以為這樣就能夠瞞天過海,他真是太天真了!」 男人越說越生氣,臉都漲成了豬肝色。 「其實如果只是這樣就算了,我弟弟居然為了不讓我知道把小小給殺了!」 「我不相信小小是自願的,她肯定是被我弟弟強迫的!」 「但是因為我弟弟這個人什麼都不擇手段,而且人品也不怎麼樣,但是有父母的庇護,所以他才敢為所欲為,我這才……」 其實我聽到這裏,也大致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根本都不用他弟弟說什麼。 這傢伙說的顛三倒四,其實這整件事情都是他做的。 我直接打斷了他道:「你不用再推卸責任了,我早就看出來了,小小和你弟弟都是你殺的。」 我說完之後就連夏末都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她拽了拽我的袖子,「你說什麼呢?你又沒在現場你怎麼知道?」 我沒有理會夏末,而是接着說道:」這兩個之間的殺人手法是一樣的,就連握刀的刀法都是一樣的,這種做法就算是模仿也不可能一模一樣。」 「而且你自己也說漏嘴了,關於這個殺人的問題。」 「實際上你自己也十分的恨小小,但是你更加恨自己的弟弟。雖然我不懂什麼破案手法,可是你身上的戾氣已經說明了一切。」 能夠有這麼深的戾氣,可不只是心裏恨意太多所致,而且一提到他們兩個的時候,他身上的黑氣更加的重了。 他看了我一眼,一開始時茫然然後逐漸的笑了,笑容十分的扭曲。 「這都被你知道了,你的觀察能力還是挺強的啊!」 我本來以為他起碼還要再掙扎一會,可是現在他居然連正掙扎都懶的掙扎了。 「沒錯,這兩個人都是我殺的,可是那又怎麼樣?現在這兩個人都已經死了,而且已經定型了,我還是最厲害的,我是勝利者!」 我指了指身後,「這話你不應該對我說,你的弟弟就在後面,你還是跟你的弟弟說吧。」 「什麼?」他聽后大驚失色。 我因為抹了牛眼淚的緣故,所以能夠看到他的弟弟,可是夏末和他卻看不見。…

。 一件件詭異的事發生,程渡揉了揉青筋暴起的額頭,心裏的猜測偏向詭秘的靈異事件。

他拿出手機走到角落,打算問一問圈裏的人有沒有什麼認識的大師。 「……」 張副導演眼睛珠子狡猾的滾動,大概猜測出程渡的心思,拿出手機走向一處偏僻的位置。 剛上完廁所出來的宴雲瀚聽到有人嘀嘀咕咕的聲音。 沒打算偷聽,正準備離開之際聽見這人提到顏知許的名字。 停下腳步,轉身,從兜里掏出手機不假思索的點擊錄音。 「我找一個大師跟程渡搭上線,把這件事情往靈異的角度扯,然後將鍋甩在顏知許的身上。」 「只要她被趕齣劇組,女二的位置空下來一定會是昕然你的囊中之物。」 「你只管等我的好消息就是了,到時候可得好好的謝謝我啊。」 …… 張副導演噼里啪啦的說着計謀,眼裏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感覺事情的轉機來了,曙光近在咫尺。 「……」 這個副導演真他娘的不是東西! 未曾想會偷聽到這種陰損之事,宴雲瀚秀氣的臉上出現短暫的難以置信,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他按下錄音暫停,腳步放輕離開,沒驚動像是打了個雞血,心奮不已,洋洋自得的張副導演。 —— 下午兩點,《璇璣傳》節目組。 導演驅散施工人員還有工作人員,只剩下拍攝這部劇的幾個重要性的演員。 陸蕁和傅時墨也赫然在列,在場的人總共不超過十人。 片場氣氛凝結,嚴肅,像是有什麼重大消息要宣佈。 沒過多久一個穿着一身道袍,手裏拿着拂塵,貼著白色假鬍子的老者姍姍來遲。 老道微抬下巴,神情倨傲,那身打扮看起來像極了電視劇里仙風道骨的世外高人。 「……」 宴雲瀚眼神閃爍,心中猶豫不決,感覺放在兜里的手機像是個燙手山芋,不知如何處理才好。 老者撫摸著鬍鬚,經過顏知許的身邊時腳步頓住兩秒,隨後朝程渡的位置走去。…

不僅僅用上了手榴彈,還把警車招惹過來,笹島律的心情倒是不錯,因為成功搗毀一個泥參會的賭場,這對於他這位本職警察而言,是喜聞樂見的大好事。

「Vodka先生,我覺得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 「Gin先生…多半會處罰我們兩人。」 笹島律拿出手機遞給伏特加,苦笑道:「網絡現在有些發達,現在網上已經在報道泥參會賭場的相關信息,還把我們形容成恐怖分子。」 好像…不是搞點破壞。 現在變成搞大新聞了啊? 葉長生沒想太多,他也知道自己這個甩手掌柜確實在這家遊戲公司沒有太多的存在感。 「沒事。」 他簡單的回道。 劉志春看老闆沒怪罪自己的意思,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沒急着馬上回葉長生的信息,而是先叫停了會議。 等所有同事都出去之後,他才慢慢跟葉長生彙報起了狀況。 一番交流下來,葉長生才知道原來公司的遊戲項目還在孵化階段。 這讓他有些掃興,本以為騰達科技市值大漲的背後,很有可能也有他們倆合資的這家公司助力。 誰知道還是啥利潤都沒有。 不過也沒關係,當初公司創辦之初葉長生也只是出讓了一部分的小說改編版權,現金白銀都是馬騰一手注資。 所以迴流慢點也無所謂。 遊戲公司的主意是打不上了。葉長生也只能繼續從其他的地方考慮搞錢的思路。 …… 男人在什麼時候潛力最大? 當然是在搞錢的時候和在博女人歡心的時候。 處於第一個狀態之下的葉長生就是這樣,大腦高速運轉,尋找賺錢的法子。 很快他就有了思路。 其實在華夏,新的行業與新的風口很少。 因為這些出現往往代表某個行業的時代革新,但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時代革新讓你碰到?…

對於鄭世聰的威脅,許林心中嗤笑一聲,根本不以為意,反而是臉龐上只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着他說道:「真的是很抱歉。我是不可能離她遠一點的。」

鄭世聰從許林的話里感覺到了有另外一層意思,當下他就皺起了眉毛,看着許林,出聲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怎麼可能離得遠呢?」許林唇角邊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說道。 「什麼!?」 鄭世聰聞言,身體宛若遭到雷殛,猛然一顫,直接愣在了原地。 「不,這怎麼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自見到陳晨的那一次開始,他的魂兒就已經被陳晨勾去了,如此出淤泥而不染的美人,在這個世間上已經是少有了,所以他絕對不會讓其他男人將他奪走的! 等到鄭世聰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許林早就已經掙脫他的手掌走出內室,當下他的臉色就無比陰沉,低聲自語道:「不管你是誰,想要跟我搶女人,就要準備付出慘痛代價的準備!」 喃喃自語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他就朝着門外走去。 這個時候,率先走出來的陳晨就看見在自己的前台邊上有着七八個紋身大漢,一個個滿臉橫肉,凶神惡煞的。同時他們的手中更是拿着棒球棍。 而在他們的周邊,那些陳列的旗袍也都被他們統統摔倒在地,毫不留情的踐踏在地面上,小雪三名女生想要阻止,怎奈她們的力氣太小,根本就沒有辦法阻止,只能被三人擋了回去。 而在這些大漢的身前,則是站着一個濃妝艷抹的肥胖女子,也是一臉憤怒之色,眼神十分的凌厲,彷彿誰都像是欠她八百萬債款的樣子。 看到自己珍愛的旗袍被他們這麼肆無忌憚的破壞踐踏,陳晨那張精緻美麗的臉龐上都是浮現出了無比憤怒的神色。拳頭都是攥得緊緊,身體繃緊,口中發出了一聲怒喊:「統統給我住手!」 聽到陳晨的話,所有大漢都是不約而同的停下手來,紛紛望向了陳晨。 肥胖女子見陳晨出現,嘴角邊勾勒起了一抹譏諷的笑容,看着陳晨,眼中閃過一絲嫉妒,旋即冷哼一聲,說道:「喲?陳老闆,你終於捨得現身了啊?」 陳晨看着肥胖女子,冷聲說道:「你不要太過份了!」 「我怎麼過份了?我只不過是在維護我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而已。」肥胖女子滿臉不耐煩的伸出手,搖了搖,說道,「趕緊的,把錢拿出來,不然的話,今天你這間店就別想要了!」 陳晨怒視着她說道:「你這是違法的行為,這是在犯罪!」 見陳晨還在那裏喋喋不休。肥胖女子皺了皺眉毛,臉上露出了冷漠之色,說道:「看樣子你是不想要還錢了,好,給我砸!」 聽到肥胖女子的話,這些大漢就打算繼續動手。 「等一下!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太不道德了吧?這樣吧,陳小姐的五十萬,我來給。」 就在這個時候,內室裏面的一道聲音充滿不悅地傳了出來,旋即鄭世聰就走了出來,對着肥胖女子說道。 看到鄭世聰出現。肥胖女子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抹諂媚之色,笑着說道:「喲?這不是雅玉服裝的鄭公子嗎?好巧啊,你怎麼會在這裏?」 鄭世聰理了理自己的衣領,一臉大人物模樣的昂了昂頭。彷彿他好像是真的什麼大人物似的,然後就看着肥胖女子,淡淡地說道:「她的錢,我來給你。你以後不要再來麻煩她。」 肥胖女子看了一眼陳晨,又是望向了鄭世聰,目光中閃過了一絲「我明白」的眼神,輕輕地點了點頭,笑着說道:「好,既然如此,我就給鄭公子你一個面子,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 「不,我不需要你來幫我還,況且,這件事情也不是我的錯,憑什麼要我來掏錢?」…

處罰?

藍曦若笑了。 事到如今,這落柔音竟然還敢威脅她? 她倒是想看看,她還有什麼資本威脅她! 藍曦若想著,就已經是催動了靈力,臉上的笑依舊不變:「哦?是嗎?那我倒是想看看,這些長老們會怎麼處罰我。」 說著,藍曦若的攻擊就已經是到了落柔音的身上。 落柔音沒有一絲絲靈力,身體又虛弱,哪裡抵擋得住攻擊? 只見她狼狽不堪的跌倒在地,髮絲凌亂的散落下來,嘴角帶了幾點鮮紅。 「你說長老們會怎麼懲罰我呢?是給我修鍊資源呢,還是待遇再好一點呢,或者是給我點什麼天材地寶?」藍曦若的聲音帶著幾分漫不經心。 落柔音咬牙切齒:「藍曦若,你早晚都會遭到報應的!」 報應? 藍曦若很想問,難道她現在不就是在遭受報應嗎?到底是誰給她臉來教訓她的? 真是可笑! 「報應?那你也看不到了。」藍曦若笑著,再次催動靈力,冰針幻化出來,直接扎到了落柔音的身上。 冰針的數量很多,每一針都扎在一個地方,痛不欲生,卻又偏偏傷及不了要害。 這是最痛苦的折磨方式了。 藍曦若並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只是……落柔音在之前太過分了,也該給她點教訓了。這種人,死不足惜! 不過,她才不會直接殺了她。 藍曦若有些憐憫的看著落柔音:「嘖嘖嘖,落長老,你是不是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呢?我還真感謝你走火入魔,靈力盡失呢。」 至於是不是走火入魔,只有藍曦若知道。 其實落柔音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的靈力到底是怎麼沒的,只是覺得全身無力,慢慢的身體就有些不舒服了,再之後……一覺醒來,就……變成了這樣。 沒有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也完全查不出來。 所以,落柔音只能是以為自己在練功的時候走火入魔導致的。 落柔音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藍曦若:「賤人,賤人,藍曦若,你不得好死!如果我要死了,一定化為厲鬼,生生世世纏著你!」 藍曦若忽然就笑了:「真是謝謝您老的厚愛,只是呢,我不喜歡女的,對不起啊。」 落柔音真的吐血了。…

這如果放在宇宙當中,鬼知道使用空間摺疊技術的時候,龍國的飛行器會被送到什麼鬼地方去。

並且,實驗室一丁點的差距,放在宇宙當中,將會被無限擴大。 實驗還在繼續! 不過蘇寒這次的實驗目的乃是矯正。 龍國想要通過空間摺疊技術達到短時間的跳躍,那麼就必須不能有一點的誤差。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小型飛行器距離蘇寒設定的目的地也越來越近。 這讓那四位頂尖的科學家終於看到了一絲成功的希望。 在第一百八十九次實驗之後。 小型飛行器終於成功的落在蘇寒設定的目的地之上,沒有絲毫的誤差! 為了防止意外,蘇寒並沒有立即對外公布這個結果,而是利用最後的特殊容器,開始不斷的矯正。 起先,小型飛行器落在蘇寒設定目的地的次數並不是很多。 可是隨著實驗不斷的重複,最後五次,竟然沒有出現絲毫的誤差! 「成功了!」 實驗室當中,也不知道是誰喊了這麼一嗓子,立馬爆發出一陣驚呼聲。 經過將近兩百次的實驗,龍國終於可以利用空間摺疊技術,快速的抵達目的地了。 蘇寒看著那個特殊容器當中的小型飛行器,一臉平靜的說道:「實驗結果暫時不要對外公布,等到我們龍國真的擁有空間摺疊技術之後,才向國人說明。」 先前的實驗都是在實驗室中進行的。 想要徹底掌控空間摺疊技術,還必須在宇宙當中進行一次實驗。 蘇寒決定,三天之後,龍國將會第一次利用空間摺疊技術,進行宇宙航行。 接下來的三天,龍國開始積極的籌備起來。 這次實驗很簡單,那便是龍國的飛行器在空間摺疊技術的幫助下,究竟需要花費多長時間才能抵達斯琴帝國。 蘇寒已經有過一次去斯琴帝國的經歷,知道從龍淵星出發,抵達斯琴帝國,總攻需要花費一個星期的時間。 如果龍國這次能將時間大大的縮短,那就代表龍國已經徹底掌控了空間摺疊技術。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三天之後,龍國的高層齊聚發射台。…

自他即位以來,對大唐邊疆持續騷擾近二十年,其中三次較大規模的軍事入侵(一次安南,兩次成都)。窮兵黷武,使得南詔國力由盛轉衰,走向衰敗。

繼任者是他兒子,年僅16歲的隆舜。 隆舜驕奢淫逸,不理朝政,國勢日漸衰微,以致再也無可挽回。在位20年,被權臣鄭買嗣弒殺。 之後,鄭買嗣擁立隆舜的兒子舜化貞即位。五年後,25歲的傀儡國主舜化貞離奇暴斃。 鄭買嗣遂將南詔王室800多人屠殺滅口。 至此,南詔正式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把南詔和大唐並排放在一起,就會發現兩者竟然有著諸多驚人的巧合: 1,859年,唐宣宗駕崩;南詔國主勸豐祐薨。 2,唐懿宗的繼任者是12歲的唐僖宗;世隆的繼任者是16歲的隆舜。兩位少年國君全都驕奢淫逸,不理朝政。 3,大唐最後兩任皇帝都是被權臣弒殺;南詔最後兩任國主也是被權臣弒殺。 世隆擾唐二十年,最終是兩敗俱傷。 心满意足 倘若死後有知,真不知世隆和唐懿宗見面之後會說什麼。 收復安南、屢敗南詔,高駢為大唐穩定了西南邊陲,功不可沒。儘管他並不完美,甚至於他後來的瑕疵掩蓋了一切功績。 多年來,他一直忘不掉那個黎明。那一夜,他血洗了不安分的敢死隊,把他們悉數滅族,不分婦孺,一律不留活口。一個婦女在臨刑前,指天劃地,斥責高駢的殘暴荒虐,並對他發出詛咒。 戎馬一生,面對敵人的刀槍劍戟、萬馬齊喑,高駢都不曾恐懼。然而,一個婦人臨死之前的咒罵,卻成為了高駢揮之不去的夢魘。 天底下還有能讓那詛咒變現的人嗎? 有。 這個人就是高駢自己。 高駢的剛愎自用、殘忍暴虐、迷信鬼神……形成一套強有力的組合拳,12年之後,就把他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讓那婦人的詛咒應驗。 又豈止是高駢?大唐帝國也像那落日一樣,日薄西山了。 【宣宗皇帝】 大唐還是有翻盤的機會的。 比如唐武宗,他獨具慧眼,一針見血地看穿了唐帝國的致命隱患——日益壯大的藩鎮力量。 唐武宗先後平定了盧龍軍、昭義軍叛亂,特別是平定昭義軍,極大地震懾了諸藩,鞏固了中央集權;同時,他還打擊佛教;打擊宦官勢力;對外擊退了回鶻入侵……創造了「會昌中興」。 武宗駕崩,宣宗繼位。…

好傢夥!

這個限制器還真是他最想要也是目前最需要的道具! 「我如果沒有理解錯的話,這個應該是可以用來限制超能力的吧?例如我妻嵐的價值觀察還有玉置老師的世界守護buff。」 北條誠振奮的差點沒拍案而起。 他當然不是想對玉置老師用這個限制器。 雖然只要封印了她的「主角光環」,他當晚就能把她騙回家,但是已經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他可沒興趣做這種事。 「我妻嵐你的末日到了。」北條誠嘴角瘋狂上揚的念叨著。 他想報復我妻嵐不是一天或者兩天的事了,但是礙於那個女人的價值預測能力,作為普通人的他完全沒有可乘之機。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限制了她的超能力后,她不過也就是一個背景深厚的病弱少女。 手握《美少女遊戲》的他是有勝算的! 「還不能着急動手。」 北條誠激動過後很快又平復了心情。 「限制器明顯是一次性道具,使用之後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向她復仇,必須要慎之又慎。」 他沒有想過要殺了我妻嵐,法制社會還不能做到那種程度,但是他也絕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向我妻嵐的復仇的目標就定為擊穿她的心裏防線吧。」 北條誠暗下決心的道:「我要讓不可一世的她在精神上崩潰!」 …… 逝者如斯。 在醫院的時間度日如年,但體質上達到了7的北條誠恢復的很好,第二天早上就辦好了出院手續。 天空是蔚藍色。 北條誠在最好的天氣回到了學校。 「哦呼!北條!」 「北條同學終於剪頭髮啦!」 「北條君明天我們一起逛學園祭怎麼樣?」 北條誠隨意的應付著那些饞他身子的女生的搭訕,漫不經心的走在校園的小道上,學園祭的氣氛在此時已經很濃郁了。 遠遠的看着教學樓,各班的教室外都已經做了各色的裝飾,其中還有着他很感興趣的掛着「兔女郎咖啡廳」招牌的三年級的某個班級。…

風信:「對,什麼秘密?鍾兄弟說出來滿足一下我們好奇心。」

風鈴:「……」 她覺得自己幾人這樣對待一個十四歲不到的少年不好,鍾延給她的印象還不錯。 「哦……」 鍾延提了個聲調,笑道:「這樣,帶我去看曜星九蓮,我就告訴你們,你們絕對不吃虧。不瞞你們,師尊說我還未到修鍊的時候,皆是我寒毒塗體,要是能在曜星九蓮旁邊,哪怕就待一小會,想必也能幫助我驅除些寒氣。」 風北:「帶你去便是,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就去?」 鍾延:「好!」 鍾延起身,腳下打滑,風淮、風信急忙上前攙扶。 幾人穿過一條條街道,直往村中深處去,最後來到一石壁前。 風北抬手朝前方某個位置揮了一下,牆壁便裂了開來,出現一個山洞。 冷風吹拂下,鍾延臉上醉意漸消,目露驚奇之色。 風北笑著解釋:「此去是北邙山脈腹地,有不少凶獸出沒,鍾兄弟可要跟緊了莫要亂走動。」 鍾延點頭:「有勞了!」 山洞中蜿蜒曲折,有零散的夜明珠鑲嵌於石壁上作照明用。 大概走了半個時辰后,風北說了一聲要到前面去探探路便離開了。 脫離鍾延的視線后,風北急速掠去,來到一扇光門前,光門兩側有兩個石台,各有一個老者盤膝而坐。 風北躬身抱拳行禮:「三爺爺,六爺爺!」 兩個老者頓時朝光門連連打出法訣,片刻后,光門消散,出現一個雜草叢生的空口,有斑駁的光線撒了進來。 隨後兩名老者閃身消失。 風北在原地等了一炷香的時間,鍾延等人才來到。 風北:「前面就是了。」 …… 「這……這是?!」 身軀變大后的鹹魚渾身布滿了金色鱗片,頭上的雙角更是閃爍著複雜的符文光芒,一股兇悍的氣息也從他身上爆發而出,跟之前小巧玲瓏的模樣簡直判若兩獸。 「天麟皇!?」 西門浩大腦宛如閃電一般,總算是想起曾在一本古籍上見過鹹魚,這不正是傳說中的天麟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