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好意思說,」趙氏看到了地上的骨頭和來不及收拾的雜亂,整張臉拉長得可怕,「你這沒良心的,在山上捕了只野豬,凈分給一些不相干的人。

吃飽喝足了,也不懂拿豬肉去孝敬公婆。

專做這種不孝不義的事,就不怕天打雷劈么?」

王竇兒嘴角一勾,笑了:「要是上天真的長眼的話,不是應該把你們給劈了。

把行動不便癱在床上的柳璟父子丟到這破院子,不管不顧。

既然你們做不到母慈,也就不要怪我們做不到子孝。」

田氏面色一變,陰沉得彷彿能掐出水來。

「向來只聽說有孩子對父母不忠不孝的,我就沒聽說過有孩子敢指責父母的人。無法侍奉父母至老,視為不孝,老夫今天就要點醒你這個不忠不孝的無知婦人。」一位老者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此人一說話,田氏幾人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王竇兒挑眉,看來他們這次請來的人是個狠角色啊。

不過兵來將擋,她還沒怕過。

「請問老人家你是誰啊,這是我們家的家事,是你能插嘴的?還是說他們答應你了,要是拿到豬肉了,分你幾塊?」

老人的臉立即變得醬紅,被氣得不輕:「混賬!竟敢如此對老夫不敬。來人,給老夫掌嘴。」

趙氏聽聞此話,立即抬手迎上去想一巴掌掃向王竇兒,臉上掛着得意洋洋。

出乎意料的是,王竇兒竟然躲開了她的攻擊,還抬手把她的手抓得緊緊的。

趙氏愣住了,她明明記得王竇兒的力氣很小,她拎着王竇兒就像拎着一隻小雞仔似的。

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大力氣了。

抓得她的手都發白了。

「好大的官威,」王竇兒甩開趙氏的手,「敢問你是哪位青天大老爺,可以對我行刑?」

老者面色變了變,神情尷尬。

刻骨铭心的爱恋 他沒有任何官職,自然不能認。

「王氏,休得放肆,這是我們的族長!自然是可以處決你這種不忠不孝之人。」

族長?難怪了。

在這種年代,很多時候族長雖未有官職在身,但是族裏大小事都可由族長拿捏下決定。

小至雞皮蒜毛,大至人命。

所以他們覺得把族長搬出來了,她就要害怕?

「爹爹,怎麼辦?」

大寶緊張地抓着小寶的手,無助地看向躺在床上,面色凝重的柳璟。

柳璟沒想到田氏居然會把族長請過來了,族長權重,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突然來這麼一出,就連他也沒想好要怎麼應付。

「族長大人,您來得可真及時,我也正想去找你呢。」

「找我?」族長微微一怔,實在想不到王竇兒會找他的理由。

田氏陰沉地看着王竇兒,心想王竇兒到底又要耍什麼把戲。

族長也沒理出個什麼頭緒,只好問道:「你找我,何事?」

「是很重要的事,」王竇兒頓了頓,「分家。」

族長錯愕地抬眸看向田氏,田氏今天請他過來好像沒提過分家的事。

田氏也愣住了,面色複雜地看向王竇兒。

石頭村極少聽過有人分家,哪個孩子成年了不都跟父母住一起,侍奉父母百年歸老的。

老人圖的不就是一個多子多孫,多福。

王竇兒突然說要分家,怕不是瘋了? 眼看着開學的日子就要到了,陸子楚因為工作上的事情已經出差了好幾天了。

幾天的時間裏沒有看到陸子楚,陸安安心裏忍不住的想到了他。

「鼠鼠,你是留在陸家呢,還是跟我一起去G大?」

陸安安問了一句,全憑鼠鼠的意願。

鼠鼠啃著玉米,道:「你不需要給我做小視頻了嗎?」

「大學住宿舍里太高調了,視頻的事情可能要停止更新了。」

陸安安遺憾的開口。

現在她的鼠鼠已經是網絡紅鼠了。

誰看了鼠鼠的視頻,不得誇一句鼠鼠可愛好看。

粉絲漲了不少,甚至還有人想要給鼠鼠寄好吃的食物。

陸安安當然是拒絕的,畢竟鼠鼠並不缺什麼食物。

刻骨铭心的爱恋 生活在物資豐饒的陸家,鼠鼠絕對不會被苛待,幾乎想吃什麼就有什麼。

「沒關係,我最近也想好好的休息。」

鼠鼠並沒有什麼意見。

反正它最近也不想拍視頻,只想好好地吃喝玩樂。

陸安安用手指輕輕的搓了搓鼠鼠圓鼓鼓的小肚子。

「你這些天不就是在好好的休息嗎?」

「我想去跟小母鼠約會。」

「啊,這……」

陸安安頓時語結,她都還沒有想過談戀愛的事情,她的鼠鼠竟然就想去找小母鼠約會了。

「沒關係,我不需要你介紹,我可以自己去找。」

鼠鼠一副不用麻煩你的表情。

這是它自己的事情,它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的。

「我覺得你要不還是忍耐一下吧?你出去的話,我怕你會遇到危險。」

陸安安有些不放心。

怕鼠鼠被其他的小母鼠騙財騙色。

在她眼裏鼠鼠還是非常的單純的。

就是不知道其他的鼠鼠是不是也跟她家的鼠鼠這麼單純。

「主人你就放心好啦,我不會遇到危險的。」

「既然這是你的決定,那我尊重你的決定好了。」

陸安安也不想攔着它。

你的心事 說不定鼠鼠就想跟其他的鼠鼠結婚生鼠鼠。

繁衍是一個生物的本能。

她可不能阻止鼠鼠繁衍後代。

阻止人家繁衍後代,那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事情,作為正常人還是少做。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

陸安安問了一句。

心裏當然是有些捨不得的。

可是鼠鼠要走,她也沒辦法將它強留在這裏。

鼠鼠將手中的玉米扔在一旁,然後用手颳了刮自己的下巴,「這倒也是個問題,讓我好好想想吧。」

「那你儘快想吧,我過兩天就得去學校報道了。」

陸安安說完便躺在床上,側頭往窗外大哥的房間看了一眼。

平時這個時候,大哥的房間應該還是亮的。

可現在卻黑漆漆的一片。

「唉,不知道大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等大哥回來,估計我也出發離開了吧。」

陸安安喃喃自語,畢竟等下次見面可能要好幾個月了。

中途回來的話,時間有點趕,除非趕上了什麼節假日。

大哥不在的這些天,陸安安覺得腦海中時時刻刻都想着大哥。

她覺得自己完蛋了,想誰不好,為什麼偏偏想大哥。

。此時看到這些海量的資源,蘇禹心中非常開心,不過他也是很冷靜的。

他也時刻的提醒自己,一定不可貪心,必須要節制,不能過多採摘,更不能引起主人家的不滿。

當他們三人進入到洞府的深處時,就看見這裡數不勝數的珍奇異寶和各種稀有的藥材。

但是他們都壓抑……

《丹道至聖》第七百四十七章克制 聞言,王綰神色肅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鄭國,道:「治粟內史,對於大秦帝國各郡縣的民生,我等皆不如你了解!」

「不妨給我等說一說如何?」

「好!」

點了點頭,鄭國也覺得這件事應該讓大秦朝臣都知曉,唯有如此,朝廷才能制定出最合適的政策。

大秦才能長治久安!

……

心中念頭一動,鄭國正襟危坐,從長案之上端起茶盅喝了一口:「一直以來,各郡縣的民生,對於我等只是一組數據,一段文字,所以,我們對於真實的情況了解太過於片面。」

「在陛下下令暗查之前,就算是治粟內史官署,也只是了解到潁川,泗水,陳郡等地土地兼并嚴重,民不聊生。」

「當我們走進各郡縣,關中之地,由於秦法昭昭,還好一點,但是走出關中,方才了解到各地民眾生活在一片沼澤之中。」

「用一句水深火熱來形容,並不為過!」

「甚至於有些地方貧窮,國人百姓根本生活不下去,中原大地統一於秦,雖然沒有了戰爭,但是庶民的生活並沒有得到改善。」

說到這裡,鄭國感慨一聲:「王相,你能夠想象,一縣田地只屬於一家世族,而縣中國人百姓則淪為佣耕。」

「更有六國遺族,一族佔據一郡之中數縣肥沃的土地,甚至於橫跨數郡,佔據十數縣的田地么?」

……

「這個天下,與其說是大秦帝國的天下,倒不如說是各大老世族的天下,陛下的詔書,未必比老世族的命令有用。」

「在這樣下去,底層的庶民必然生活不下去,一旦被野心家利用,必將揭竿而起,整個大秦將會再一次陷入無盡戰火。」

茶盅之中的涼茶已經見底,畢元連忙添上,正襟危坐,聽著鄭國的敘述,只是越聽越覺得老世族以及新士族等勢力的過分。

他們,這是在逼庶民造反!

「如今陛下的土地改革雖然有些強勢,會讓老世族反抗,但是這是對於這個天下最好的一種方式。」

「至少,我曾設身處地的思考過,卻從未想出一個能夠解決此事的對策!」

……

「呼……」

這一刻,王綰被震驚了。

有血有肉的真實事情,永遠比一組冰冷的數字更有衝擊力,在聽完鄭國的一番話,他們才覺得並不是始皇帝不近人情太過於瘋狂。

而這一切都是老世族以及新士族甚至於六國遺族逼得。

「治栗內史,廷尉,郡守,如今咸陽城中風聲鶴唳,老秦世族虎視眈眈,在這背後更有人一手推波助瀾。」

王綰目光如炬,直視著李斯等人,道:「本相也不瞞諸位,在咸陽城中攪動風雲的十有八九便是馮去疾。」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