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老闆準備支持約翰遜總統?

哈迪又看向伊麗娜,「伊蓮,過幾天約翰遜總統要參加你的『今夜秀』節目,到時候白宮方面會和電視台溝通採訪內容,這件事情由你全權負責。」

「總統要參加節目?」伊蓮有些驚喜的說道。

伊麗娜畢竟是女人,還沒有那麼強的政治嗅覺,她只是單純的對總統參加她的節目很激動,那可是總統啊,是她開播這個節目以來請到的最大牌的人物。

「您放心老闆,我一定做好。」伊蓮高興應道。

接到老闆命令,電視台迅速組建了一個幾十人規模的紀錄片團隊,白宮辦公廳提供的文本一拿到手,立刻緊鑼密鼓製作起來。

約翰遜臨危受命成為總統后,在任期內確實是做出了很多功績,他上台後德國投降,原子彈轟炸日本投降,英法重建,穩定世界局勢,各種政治施政,經濟建設等等。

想要製作一部紀錄片內容非常充實,而且因為他是總統,有很多影像資料,製作起來並不困難。

紀錄片最後,約翰遜還專門出鏡,在白宮總統辦公室,坐在總統桌后,拍攝了一段視頻,對自己這幾年的工作做了一個總結,並對下一步的工作做了規劃,最後是展望美國美好的未來。

紀錄片製作完成,總共分上中下三集,四個多小時,約翰遜總統專門抽出時間,在白宮播放室從頭到尾觀看了這部紀錄片,最後表示非常滿意。

要知道,從立項到製作完成,總共只用了5天時間,能做到這種水平已經非常難得。

兩天後,

周三。

abc電視台在黃金時段播放了最新紀錄片,《光榮與夢想~約翰遜總統1945》上部。

周四周五播放中部和下部。

很多人看了紀錄片,對約翰遜總統有了重新的認識。

這段時間,對手在報紙上刻意抹黑約翰遜,宣傳約翰遜上台就是一個幸運兒,他本身能力有限,在任期也沒有做出什麼功績,在各方面做的都不好,還列舉了很多不好的地方。

沒有一任總統是完美的,全都可以找出毛病,沒毛病還可以給你變成有毛病,只要換個角度說就可以。

這種本事可不是bbc的專利。

但這部紀錄片,卻是讓很多美國民眾,看到了很多他們不了解的內容,知道原來約翰遜為這個國家一直在努力,而且做的也非常好。

隨後abc電視台放出廣告,兩天後總統將參加『伊蓮今夜秀』節目,到時候所有觀眾可以打電話向總統提問,或許你的問題就可以被總統看到,並得到回答。

……

今天伊蓮穿了一身稍顯正式的ol女裝。

美麗中帶著幾分莊重。

演播大廳可以容納一百多名觀眾,而這一百多名觀眾全部是電視台精挑細選的。

有男有女,也有老人孩子,還有穿著軍裝的人,還有亞裔和非洲裔。

「今天是我們請來的嘉賓,他的身份很崇高,卻又很親民,我們每個人都認識他,可卻很少能接觸到他,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是誰了吧,現在有請約翰遜總統先生。」

約翰遜笑著走出來,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頓時引得觀眾席發出熱烈的掌聲。

約翰遜總統揮揮手,笑著說道:「我參加過很多次會議,很多次演講,今天參加的這個活動卻是非常特別,說實話,我一直很喜歡今夜秀這個節目,一直也很希望能參加這個節目,今天算是夢想成真了。」

台下觀眾發出一陣輕笑。

伊蓮請約翰遜總統坐下,正式開始節目,伊蓮問了幾個問題,都是事先準備好的,約翰遜回答的很得體,得體中還帶著幾分幽默,這讓收看節目的觀眾,對總統刻板的印象有了極大的改觀。

原來總統也很幽默啊。

很多人感覺對約翰遜又多了幾分親近感。

接下來是觀眾提問,一位老人站起來,說起看到約翰遜總統做出進行養老保險的改革,感覺很欣慰,感覺自己有了保障。

約翰遜簡單解說了一下養老保險的制度,現在還只是試點,會繼續更好的推行下去。

一位穿著軍裝的軍人站起來,表明自己身份,他是一個二戰退役士兵,今天穿著軍裝過來,就是特意感謝約翰遜總統,他參加的戰役在亞洲戰場。

在和日本人交手時,很多戰友犧牲了,他覺得約翰遜下達用原子彈轟炸日本的決定非常英明,要不然會有更多米國士兵犧牲,有人抨擊約翰遜下達轟炸命令,但對米國人卻是最大的維護,所以要感謝他。

你的她真的很丑 這名軍人的話一說完,很多人鼓起掌。

他們當中有軍人,也有軍人家屬,約翰遜的決定確實保護了本國士兵,那這個決定就是最正確的。

緊接著還有場外觀眾電話提問。

今天電視台的電話都被打爆了,10部電話沒有一刻停歇,不停有人打進來提問。

伊蓮挑選了幾個問題,當然,這些問題也都是提前準備好的,弄這些小手腳簡直太簡單了。

約翰遜也完美的回答了問題。

這次的節目非常成功,全美有幾千萬人收看了今晚的伊蓮秀,約翰遜總統或是睿智,或是幽默的回答,讓很多人對約翰遜的觀感再次提升一大截。

雖然只有兩波宣傳,可卻收到了極好的效果。

不止是普通民眾,就連一些議員、政客甚至黨內人士,都對約翰遜有了重新的認識。

『今夜秀』節目后,約翰遜自己也有了一些感觸,他對競選團隊道:「我覺得以前那種直白念稿的方式,民眾並不喜歡,你們也看到今天節目的效果,人們更喜歡一個說話幽默風趣的總統,這樣會讓他們感覺我與他們更親近。」

「今後我再進行演講時,決定脫稿演講,你們只要把主題寫好就行,我會增加一些幽默風趣成分。」

競選團隊對約翰遜這個決定也表示贊同。

……

緊接著,

約翰遜總統在白宮舉行了籌款晚宴。

晚宴邀請了所有他的支持者,當然也包括哈迪,晚宴上,在約翰遜總統的介紹下,哈迪認識了羅斯福總統夫人,雖然羅斯福已經死了,可羅斯福家族依舊有著不小的影響力。

羅斯福死後約翰遜上台,依舊繼續執行羅斯福新政,羅斯福家族和約翰遜成為天然盟友,而近期的選舉,羅斯福家族對約翰遜一直持支持態度。

哈迪還認識了其他人一些商人政客。

這次晚宴,約翰遜一共籌集到600多萬美元競選資金,而最大的一筆資金就是來自哈迪。

200萬美元。

佔了總款項的三分之一。

很多人都看向哈迪。

哈迪說起來,算是上流社會的新貴,年輕,帥氣,有錢,有勢力,還掌控傳媒,其實很多人對他非常好奇,為何會短短時間賺到這麼多錢,並擁有這麼多的產業。

而現在,在abc電視台的幫助下,約翰遜總統的情況,現在有了明顯的改觀,要知道之前可是沒有一家大媒體支持他,哈迪的傳媒集團對約翰遜的支持簡直太重要了。

手裡有了六百萬競選資金,約翰遜很高興,他做了一個決定,要進行一次「大選遠征」,準備從東海岸一路演講到西海岸,所過城市全都進行宣傳。

……

白宮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根本瞞不住任何人。

晚宴一結束,當晚的情況和名單很快擺在各大財團、大勢力、政治團體的桌案上。

哈迪高調支持約翰遜總統,這讓很多人有些驚訝,就算在民主黨內部,很多人都不看好約翰遜,當初黨內還有人提出要讓其他人參與這次的競選。

哈迪這次的表現,被很多人看成是非常不成熟的表現,一個新晉富豪,憑藉一些手段和頭腦賺到一些錢,可在真正的上層人士看來,哈迪就是個暴發戶。

這次註定要輸的很慘,甚至頭破血流。

而就在哈迪參加完晚宴回到洛杉磯的當晚,他就接到了加州財團掌舵人,美洲銀行董事長阿馬杜·賈尼尼的電話。

「哈迪,這次你做的有些魯莽了,你沒有和任何人商議,公開支持約翰遜,要知道,加州財團制定的策略是支持杜威,如果杜威上台,對加州財團的發展會有極大好處。」賈尼尼有些生氣的說道。

……

7017k 「啊?不…不是。」雲蒹葭緊張的低著頭。

「是小女擔心自己,會不會給大將軍添麻煩。」

「呵呵…還是個貼心的美人兒呢。」池魚一改剛剛清冷的氣勢,陡然露出個笑容來,而後又說:「放心,你長得這麼可愛,本將軍定會護你周全。

更何況本將軍相信,在盛京城內,還沒多少人敢得罪本將軍吧?所以你不用再擔憂。你要是再皺眉,就不漂亮了,本將軍不喜歡。」

雲蒹葭頓時害羞得紅了臉。

而一旁的道一,一副見鬼了表情、嫌棄的瞪著綠豆眼。

「嘖嘖嘖,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道一傳音道。

道一雖然跟在池魚身邊好幾年了,但他一直以來,他都在軍營中。而在軍營中,都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但她在外浪的樣子,他沒出過軍營,所以根本不知道。

所以,頭一次見池魚這個『鬼』樣子,他也是驚詫得不行。

池魚卻給了他一個『少見多怪』的白眼。

也根本不想搭理他,她繼續跟雲蒹葭說著話。

而後,池魚又問了雲蒹葭:「不過,本將軍很好奇,你父親為什麼送你去清凈庵?

可是犯錯了?可不對啊,你還這麼小,能犯什麼錯,誇張到送你去清凈庵出家?」

一提起這個,雲蒹葭整個人又陷入了絕望,低頭扣著手指,可又覺得不甘心。

轉瞬期盼的看著池魚:「大將軍,小女覺得自己沒錯,也覺的剛剛那些姐姐們,也沒錯。

但他們都說是我們不錯了,您能救下小女,就一定能救其他女子吧?求您了,也幫幫她們吧!」

池魚很想告訴她,自己又不是個爛好人,也不是個愛多管閑事的人。

剛剛她出手,都是因為看不慣兩個惡奴,虎住了蘇明月。

所以,她不過是替蘇明月出頭罷了。

但一對上美人兒期盼又楚楚可憐的眼神,池魚暗暗掐著大腿:『叫你多嘴,問問問!』

可惜,下一刻。

不用池魚問,馬車突然又停下,下一秒蘇明月鑽了進來。

她先是對於馬車上,還有一隻大鵝,表現出驚訝了下:「姐,你怎麼還帶鵝出門,她不會啄人吧?」

池魚:「我養的寵物,不啄人。」

道一趴著腦袋,聽到池魚這麼說后,直接白了她一眼。

而蘇明月看到后,還以為自己眼花了,所以並沒有多說什麼。

隨後,她拉過雲蒹葭的手,給池魚介紹:「姐,這位雲妹妹,名叫雲蒹葭。」

「嗯。」而後,池魚念到,「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好名字。」

雲蒹葭害羞的低下頭。

而之後,蘇明月又繼續說:「姐,她父親是從五品下太史令雲德懷,而她在家中排行第九,姨娘也早早過逝。

雲姨那時候回了雲家,見雲妹妹可愛又乖巧,便將她帶在身邊照看,所以她從小是雲姨帶大的,雲姨要是知道雲家干出這種事,肯定不會不管。」

蘇明月幾句簡短的話,就將雲蒹葭的情況,說了個清楚。

怪不得雲蒹葭見到蘇明月時,這麼激動,這麼相信蘇明月能救她。

在馬車上,池魚很好奇,她爹蘇州跟雲氏是怎麼走到一起的。

蘇明月見池魚提到這個,雲蒹葭和蘇明月頓時將各自的故事,說了出來。

『原來那時候,雲氏還年輕,剛嫁出家門,夫君就病死,婆家嫌棄她克夫,就將她趕出家門。

最後她只得回雲府,一個有克夫名聲的已嫁過之婦,雲家都覺得讓她回家,是有辱門楣。但那時雲大夫人還在,雲氏是她親女兒,哪裡忍心讓她被夫家趕出家門,之後無家可歸。

所以用強硬的態度,讓雲氏回了家。而後,雲大夫人年老去世,雲家由雲氏的大哥雲德懷掌家,就是現在的太史令雲大人。

雲氏儘管跟他是親兄弟,但云德懷並不待見有個克夫的妹妹,還覺得是她克了他的官路,導致他七八年了,還待在原位,半點升職空間都沒有,所以,雲氏的日子變得不好過。

這個時候,在雲府中,因為姨娘去世,雲德懷又重男輕女。沒人庇護,雲蒹葭的日子過的同樣艱難,雲氏見到后,就覺得雲蒹葭很可憐。

而她自己又成天獨自待在一小院中,不得出門,時間長了便有些無聊。所以便開始跟雲蒹葭,互相取暖起來。』

所以,蘇明月才說,雲蒹葭是雲氏帶大的,事實確實如此。

『而雲氏跟蘇州的認識,就是因為雲德懷對於雲氏,克了他官路的想法,達到了極點。再也忍不住之下,他衝進雲氏的小院,一頓奚落嘲諷,讓她就應該去死,或者自覺去清凈庵出家。

雲氏心口被一陣陣刺痛,被傷害得『體無完膚』,傷心之下,越想越絕望,越想越鑽牛角尖。所以之後,七八年不出家門,第一次出家門,就去尋死。

應了雲德懷的話,死也不許死在雲府中。

而那時,蘇州和蘇明月應皇帝的聖旨,前往盛京為官。恰好遇到尋死的雲氏,而後是蘇州救下雲氏的,後來雲氏不敢回家,蘇州和蘇明月也不忍她再尋死,便將她留下勸說安慰。

沒想到之後,雲氏打開心結,決定重新開始新生活,為蘇明月管理商行,充實的日子讓她越來越優秀,越來越自信耀眼。

。 這股強大的意識狠狠的壓著白羽的意識上面。讓他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確實,面對不朽級的強大意識,他的意識實在是太過弱小,根本無法反抗。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