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如此,眾人才鬆了口氣。早先前他們聽說桓儇來洛陽的時候,就心存擔憂,生怕桓儇是來尋仇的。如今看來是他們虛驚一場。

考校儒生的方式,自然不能以平日裏詩會那種玩法,但是又不能按照科考的形式。為了保證公正,桓儇當場出題來考校諸位儒生。

以她那日所作駁諸位儒生的賦為題,要諸位儒生再作賦一首以此反駁。眾儒生本就對桓儇心存不滿,這會子聽說可以作賦反駁,自然是高興不已。

看着眾儒生臉上露出喜悅之情,桓儇唇角微勾。

屋上飛檐攬下一片韶光,檐鈴輕動。一簇夾竹桃越牆而生,為風一拂簌簌落地。

抬首睇了眼台前正在奮筆疾書的儒生,桓儇轉頭同桓世燁說起話來。

「淇栩剛登基。底下這些人欺他年幼,越發沒個章法。」耳上明珠耳墜微顫,桓儇語調里含了擔憂,「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平息朝中流言和天下儒生的憤怒。」

。 「哎呀,我滴個……」鄢陽突然驚呼道。

「鄢姐……花姐姐……」小金和棕熊聽見鄢陽的聲音,立刻趕過來了。

兩人望向跟鄢陽並排站立的小姑娘,一時無語。

只見那小姑娘左邊眼睛上血跡斑斑的破布條被取了下來,散落在腳邊。她那隻原本應該是眼睛的地方,黑洞洞的,有一團白色的東西,一半掛在眼眶上蠕動。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那是一團蛆蟲!

「蟲?是蠱蟲?還是妖蟲?為何治療術對它無效?」鄢陽冷靜下來,思索著,不管是對於蠱蟲,還是對於妖蟲,她還真沒有了解過。

「我不是妖怪!!」那小姑娘有了力氣,抓起破布條就要跑。鄢陽一把扯住她的胳膊,道「你要去哪裡?」

「我……不知……」小姑娘低著頭,一副羞怯怯的樣子。

「別跑,你這個樣子下去,肯定不行的,要想想辦法。」離城門開啟,還有一段時間。

「小金,熊兄,你們可有辦法?」鄢陽問。

小金搖搖頭,沒辦法。

棕熊仔細看了看那團蛆蟲,道:「我可以試一試。」

鄢陽點頭同意了。

棕熊探頭在樹榦上尋找,終於在一棵樹的樹根處找到了什麼。

他手指一抓,手掌中出現了密密麻麻數十隻大螞蟻。

鄢陽囑咐小姑娘閉眼后,在她的頭頂打上一張安魂符。

棕熊按住小姑娘的頭,將那群大螞蟻放進小姑娘的眼眶中。

他手指掐了個訣,眼眶中的螞蟻,就像收到了指令,突然變得兇狠起來。

它們惡狠狠地爬到蛆蟲的身上,死死咬住對方,口中分泌出來的蟻酸,快速地融化著對方肥碩的身體。

那蛆蟲被咬得疼痛難耐,開始翻滾,呼啦啦地,從小姑娘的眼眶裡向外掉落。

棕熊用手掌罩住小姑娘的眼睛,他手心裡有一股靈氣閃動。留在眼眶裡的螞蟻像收到了指令,觸角晃動不停,明顯是在互相之間發送著信息。

大量黑螞蟻接收到信息后,從蟻巢處飛出來,落在小姑娘的眼眶裡,它們在清理眼眶中殘留的蛆蟲卵和腐肉。

「熊兄,真厲害,這是你的新技能嗎?」鄢陽覺得太神奇了,這就是一種操控蟻蟲的技能。

棕熊不好意思地笑道:「目前,我也就只會這一種技能,可以操控低階的靈獸和低等的動物。」

鄢陽表示,太羨慕了,這完全就是魂力控制,不像修士,一定要控制對方的魂魄才行。

地上的蛆蟲團和蟻群廝打了一番,終於不動了。浩浩蕩蕩的蟻群將那團蛆蟲搬進了蟻巢。

小姑娘眼眶中的螞蟻,清理工作也已完畢,不管是蠱蟲還是妖蟲,統統被它們消除,可以收工了。

它們排成整齊一行,回到自己的蟻巢。

「好了,這不是解決了?」鄢陽拍了拍小姑娘微微顫抖的肩頭,給她空洞的眼眶內填了一些止血散,鮮血止住了。

「你們……是神仙?」小姑娘像是感覺不到疼痛,捂住黑洞洞的眼眶咬著嘴唇問。

「不是。我們只是道士而已。」小金搶著答到。

「道士?道士們都說……說我是妖……說要殺了我……我娘,為了護我,被他們打傷,又為了照顧我,活活累死了……我爹,怕我過了病給他和弟弟,就帶我來這裡,等死……道士,除了你們幾個大恩人,沒有好人……」

「你才多大,遇見過幾個道士,就這麼下結論,不應該吧。」小金撅著嘴道,「況且,是身為道士的我們救了你哦!」

小姑娘噗通跪在地上,磕頭道:「我錯了,多謝幾位道長救我性命,請大恩人留下尊號,我願天天年年為你們燒香祈願……」

「那倒不必。」鄢陽道,「那我們就要走了,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裡?」鄢陽問。

「或許你可以去城裡看看,也許有人願意買你。」小金道,憑她的直覺,也說不上原因,只是從心底里不信任這個孩子,得趕緊把她打發了才行。

「城裡?」小姑娘縮在鄢陽的背後,一副沒見過世面的農家小孩模樣,「我這個樣子,不會有人願意買我的……」

「我們也去城裡,你跟我們一道。或許會遇見好心人收留,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荒郊野地里。」鄢陽說完,那小姑娘眼睛都亮了,連連點頭。

「不過,進城以後,我們就顧不得你了,你要照顧自己哦。」小金道。

鄢陽也明白小金的提醒是對的,現在最重要的事,自然是趕緊見到師父。她從儲物袋裡拿出一條清潔的白布重新替小姑娘纏住了眼睛,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南草兒。」小女孩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天光微露,天色漸亮,城門快要開了。一行人,快步趕到了城門下。

城外已經聚集了許多天亮前就等候在此的販夫走卒和普通百姓。

東面的曙光初露端倪,沉重的城門,轟隆隆地被按時打開了,兩隊衛兵分列大門兩邊。

向內張望的百姓們像往日一樣,守序地排成一列,接受衛兵的盤查,盤查無異常后,方可通過。

「讓開!」一頓鞭響,從城門內飛奔出一輛馬車,那馬車由兩匹寶馬拉著,車廂裝飾豪華明艷。車廂前面馬燈上,一個「孟」字,奪人眼球。

「是皇家的馬車?」鄢陽想到。據從莉綺那裡得來的隻言片語看,趙國皇家就是孟姓。

果然,那持鞭人,到了城門並不減速,視兩邊士兵為無物,道:「安陽公主的馬車,誰敢阻攔?!統統讓開!!」。

士兵們哪裡敢攔,側臉躲向一邊,權當沒看見。

百姓們反應不及,推推搡搡地向兩邊躲避。眼看就要撞翻一個挑擔的老人,鄢陽伸手一扯,人是扯回來了,可是果蔬和一袋米糧撒了一地。車夫置若罔聞,馬車揚長而去。

兩邊剛剛站定的百姓,捂嘴低聲議論,「哎呀,你們看看,這安陽公主,這麼跋扈……」

「可不是嗎?要不然這麼大歲數,怎麼沒人敢娶呢,貴為公主,嫁不出去呢,嘖嘖嘖……」

「傳說燕國公子智親自來求親,結果公主看不上,硬是把人給打回去了……」

「噓!你們不想活了?敢議論皇家之事……」

百姓們發了幾句牢騷,就趕緊閉了嘴,生怕惹禍上身。

。 上古靈植的種植,就是葉寒修真世界日常生活的開始。

貼心的冷千秋,還早早的就準備好了,提供給葉寒使用的丹靈,以及體修場所。

只不過隨著葉寒修為實力的提升,先前給他修建的修鍊場所,已經有些落後。

不過葉寒只需要花費一點點時間,就能夠改善過來。

上古靈植在當天晚上,就散發出了強烈的光芒,預示著葉寒修真世界生活的開始。

第二天清晨,葉寒起了個大早。

他四處逛逛,先熟悉周圍的環境。

經過調查他發現,周圍的環境,只有那處山谷,是貧瘠的。

而造成這一切的源頭,竟然只是因為自然的地震,震斷了水源。

因為基本上沒有人居住跟路過這裡,因此這裡就越來越貧瘠而已。

容娜 葉寒倒是不想改善路面上的環境,以免有人想要住過來。

他就往下挖掘。

挖出一條地下暗河。

使得暗河從上古靈植低下流淌而過。

隨著上古靈植長大,根須變多,會擋住絕大部分的水流,也就不會讓下游出現什麼茂密的植被。

不過上古靈植,就得到充分的水源。

而根須攔截下來的水源,又能夠改善上古靈植周圍的環境。

上古靈植的成長,也能夠遮蔽一半以上毒辣的陽光。

不出幾個月,這裡就會變的好起來。

畢竟是修真世界的土地,用的也是修真世界的靈植。

即便是在貧瘠的土地上種植,配合上古靈植本身的威力,也能夠讓修鍊寶地,變得稍稍超越在流士區時候。

既然葉寒的老對手林皇,已經構不成威脅。

葉寒也可以稍微放鬆幾天。

可以四下看看,隨處逛逛,刷刷存在感。

給人一種,他本身就是這裡的修士的錯覺。

然後就是開門做生意。

在修真世界,只有宗門出生的人,才是真正的修士。

而修士跟普通人之間,基本上是不往來的。

當然這裡說的不往來,不是說不說話,不認識。

而是不會輕易的傳授功法武技,也不進行切磋跟濫殺。

這也是為何,林皇把殺害流士區的修士,視為一種恥辱。

在修真世界,這些修士,差不多也都是這樣的一種心裡跟想法。

葉寒會隔三差五的,跟冷家旁系的人出去喝酒,下館子。

也會到娛樂之地,聽聽說書,品鑒詩文。

靠著自己強大的記憶力,以及極強的適應能力,還有口音,就連冷家的人都以為,葉寒是某個旁系過來的人。

冷家這樣認為了,周圍的人,不明真相的人,也就都這樣認為了。

沒有誰真正是說,要搞清楚,葉寒身上的真相。

他們沒有那麼閑得慌。

葉寒自己也是能夠安穩的度過,在修真世界的這些日子。

而且他一點都不需要擔心,自己會被重新送迴流士區。

他就算是從現在開始不修鍊,也能夠滿足年紀跟實力上的要求。

只不過葉寒早就習慣了每天修鍊,悟道,因此他來到修真世界,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並沒有改變什麼。

隨著他居住的地方,逐漸變成一個不錯的區域,修鍊寶地也開始正常起來,他在修真世界的修鍊這才真正開始。

再然後,就是葉寒出面幫冷千秋,處理一些賬面上的生意。

都是一些小生意。

就連冷家的人都不會有什麼說法。

誰會覺得這能有什麼問題。

哪怕葉寒走的是冷千秋的私賬,冷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誰還沒有一兩個產業了。

還能指望著這一兩個產業,能夠變得更為富貴不成。

然而他們想錯了。

葉寒的實力,可是他們能比的。

按照生意場上的事情而言,修真世界更為保守。

葉寒施展起來,簡直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他先是靠著僅有的一家店鋪,先將生意給做起來。

因為東西好,又便宜,能夠左右逢源,化干戈為玉帛,又能夠審時度勢。

期間跟競爭對手,還能夠坦誠合作,對於生意場上所需要的關係,先搭錢進去,也能夠搞好關係。

就這樣,他的生意在悄無聲息之間,開始好轉起來。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