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走出去,安昭正好看到齊墨川的邁巴赫駛出了停車場。

「齊先生自己開車嗎?」安昭擔心的問門外的保安。

「是的。」保安一個立正,恭恭敬敬的回答安昭。

許子清很少帶女人出入君悅會所,安昭是第一個,而且現在已經是常態了,再加上最近傳說安昭已經是許子清的未婚妻了,那就是未來的少奶奶,他怎麼也不敢懈怠。

「許子清,你快點。」安昭急了,拉著許子清就衝到了她的那輛計程車前,上車,啟動車子就去追齊墨川。

同時,一邊開車一邊又一次的打給了蘇小荷。

「小荷,齊先生酒駕離開了君悅,我不知道你和齊先生之間發生什麼事情了,可是他這樣酒駕開車,萬一真的出什麼交通事故,到時候後悔的是你不是我,所以,打不打電話勸不勸他都是你的事,我就不管了。」說完,不等蘇小荷回應,安昭直接掛斷。

但是說不管,又怎麼可能真的不管呢。

回頭看許子清正眯著眼睛假寐,她直接把車頭轉向追向了齊墨川,哪怕是以尾隨的方式也可以,總要親眼看到齊墨川回到住處她才能放心。

蘇小荷聽著手機里的盲音,先是愣了一秒鐘,隨即轉身沖回了卧室,胡亂的穿上了衣服,就沖了出去。

一邊走一邊撥給了齊墨川。

她很擔心,擔心齊墨川出車禍。

這一刻,所有的傲嬌全都放下了。

只為,她真的很擔心齊墨川。

那是放不下的深愛。

手機那端,正開車的齊墨川瞄了一眼藍牙上顯示的老婆兩個字,黑眸眯起,沒接。

手機自動掛斷。

蘇小荷找到了房車的車鑰匙,繼續打給齊墨川。

齊墨川慢吞吞的開著車,還是沒接。

小女人今天有點玩大了,他不晾著她,他就不是齊墨川。

「齊墨川,你要是再不接,這輩子都不要再接我的電話了。」匆匆的發送完這一條簡訊,蘇小荷把房車開出了老宅,眼看著齊墨川沒有回撥過來,只好再打過去,沒辦法,她就是放心不下他。

這次,齊墨川眯眸等著手機足足響了七八聲,眼看著馬上就要自動掛斷,他這才接了起來,「什麼事?」

「把車停到路邊,定位給我,然後就在那裡等我。」蘇小荷果斷的說到。

齊墨川眸色更沉,第一次有人這樣的對他發號施令,「我憑什麼聽你的?」

「我不想當寡婦,這個理由夠不夠充分?」

「蘇小荷,你這是在咒我?」

蘇小荷深呼吸,再深呼吸,她不跟酒鬼一般見識,這才軟下了聲音,「老公,我是想你長命百歲,乖,給我定位,我馬上就到。」房車駛向了君悅會所的方向,這樣,總能遇到齊墨川的。

「再叫一聲老公聽聽?」齊墨川得寸進尺了,低笑的催促著蘇小荷,早就把自己雄心壯志要晾著蘇小荷的事情給拋到九宵雲外了。

蘇小荷咬唇,「老公,快把定位信息給我,我開車呢。」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

早就決定了不妥協,結果,齊墨川一酒駕,她就綳不住了。

十五分鐘后,房車停在了路邊,蘇小荷衝下車打開了同樣停在路邊的邁巴赫的車門。

「齊墨川,你下車。」小手去拉齊墨川的手,蘇小荷想把他拉下來,去坐房車,或者他坐到後排她開這輛邁巴赫回去。

可她的手才落在齊墨川的手臂上,身子突然間一輕,整個人就被齊墨川抱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一股酒氣混合著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

蘇小荷心頭一顫,整個人都酥在了齊墨川的懷裡。

齊墨川是真的喝多了,可是喝多了的他力量一點都不弱,相反的,特男人。

「齊墨川,你放開我,我來開車,你坐後面。」

齊墨川微微俯首,黑亮的眸子就落在了蘇小荷的小臉上,她的皮膚一如她的姓氏,白皙如凝脂,惹他每次撫過都不想移開。

而此時,他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了蘇小荷的唇瓣上。

紅紅潤潤的,一看就特別的好吃。

緋薄的唇就這樣的落了下去,不給蘇小荷任何拒絕的機會。

當唇齒相纏的瞬間,蘇小荷才發覺齊墨川不對的不止是他漫身的酒氣,還有,他滾燙的身體,也灼燙著她的身體……

。 面對小喬的冷臉,周子瑜不在意的笑笑。

「小三?」

「別說的這麼難聽,什麼小三不小三的,你、我、劉凱月、沈歆一,我們都是李哲的女朋友。」

小喬冷哼了一聲,「難聽?嫌難聽你就別搶別人男朋友啊,你狡辯也有沒用,你就是小三!」

她對周子瑜最為痛恨,最為厭惡,不只是因為她是始作俑者,也不是因為她頻耍手段,只是因為她竟然妄圖上位,想徹底搶走李哲。

周子瑜臉上笑意不變,「小喬,我是不是小三,不是你有權決定的。感情沒有先來後到,不被愛的那個,才是第三者。」

热吻躲避 她頓了頓,接着說:「小喬,你不覺得你不太適合和李哲結婚嗎?強佔著位置只會讓大家都難受。」

「不如後退一步,我做姐姐,你做妹妹,我們姐妹相處,一起陪在李哲身邊,這不很好嗎?」

見周狐狸如此挑釁,小喬肺差點氣炸了。

好個屁!

這麼臭不要臉的話,她怎麼好意思說的出口?

不過,她很快又冷靜了下來。

小喬盯着周子瑜看了一會兒,突然冷笑了一聲,「周子瑜,別以為你耍點小手段,討得李哲的歡心,就可以上位了,我告訴你,別白費心機了!情人再受寵也是情人!」

「還有,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不只是李哲的女朋友,我還是他的未婚妻,我們都見過家長,訂下婚事了,你這個小三想上位是做夢!」

「所以,你趕緊給我出去!」

見小喬沒有爆發,反而一副底氣十足的模樣,周子瑜表面神色不動,心裏卻有些意外。

小喬又從哪來的信心呢?

想起那晚在外灘看到李哲和小喬、白薇一起,周子瑜心裏若有所思。

十一7天李哲沒找過她,一直在陪小喬,這期間肯定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周子瑜看着小喬,笑了笑說:「見家長?你說的是阿姨吧?去年寒假時我就見過了,阿姨也很喜歡我。」

「另外,我也提醒你一下,法律上沒有未婚妻這一說,所以女朋友也好,未婚妻也好,沒區別。」

小喬一聽,腦子裏嗡的一聲,瞬間氣血上涌。

去年寒假,趁她回家的機會,這個周狐狸不但搶走了李哲,竟然還跟他一起回家過年了!

一想到對方勾引了她的男朋友,竊居了她的位置,以李哲女朋友的身份,明目張膽的跟他過年見親戚朋友。

而她卻像個傻子一樣被瞞到現在。

小喬就再也忍不了了,完全把白薇跟她說過的,不要被周子瑜激怒,不要意氣用事的話忘在腦後了。

她直接朝周子瑜撲過去,抬手就是一巴掌。

不扇周狐狸一巴掌,教訓她一頓,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她後悔的就是,當初猶豫了,沒狠狠扇她一巴掌。

在巴掌落下之前,周子瑜伸手抓住了小喬的手腕。

她臉上也沒了笑意,「小喬,我不想跟你打!」

「你不想和我打,但我想打你,不教訓你一頓,你不知道我的厲害!」

「你個不要臉的小三!」

手腕被抓住,掙脫不開,小喬乾脆整個身子朝前撲去,直接把周子瑜撲倒在大床上。

周子瑜沒防備,被小喬猛然撲倒,身上挨了兩下。

反應回來,她也開始反擊,手上一用力,翻身又把小喬壓在了身下。

兩個女生在床上廝打起來。

按說周子瑜體力好,小時候被欺負,沒少跟人打架,打架經驗也多,應該很快就能制服小喬。

但小喬真氣急了,無所不用其極,抓頭髮、撕衣服、上嘴咬、襲胸部。

女生慣用打架招式亂翻上陣,周子瑜一時間還真被她亂拳打死老師傅,弄了個手忙腳亂,落在了下風。

不過,很快她又靠着體力和經驗把局面扳了回來。

就在倆人打的正激烈呢,就聽有人詫異地說:「小喬、周子瑜,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小喬、周子瑜兩人同時停手,向說話的方向看去。

就見一身秘書裝,小西裝+白襯衫+包臀裙+黑色+高跟鞋,性感又幹練的劉凱月站在門口,目光驚詫的看着兩人。

她的黑絲大長腿格外吸睛。

劉凱月是來佈置生日現場的,她是李哲的女朋友兼私人秘書,這種活肯定要她來負責。

她一進到總統套房,就聽到卧室這邊有動靜。

循着聲音走進來,就驚訝的看見,小喬、周子瑜兩人叫罵、廝打在一起。

「小月,你來了!」周子瑜對劉凱月笑了笑。

只是她頭髮被扯亂了,衣服破了,裙子也被撕壞了,黑絲內衣都隱隱露出了出來,看着着實有點狼狽,失去了平時的優雅精緻。

相對來說,小喬要好一些,她頭髮也有點亂,但衣服、褲子卻沒壞。

劉凱月看着她倆的樣子忍不住想笑。

特別是看到周子瑜吃癟的樣子,她心裏還有點小痛快。

誰讓對方總幫凶和李哲一起欺負她。

「你們倆繼續,我先出去了。」

她也有點壞,出去的時候,還把卧室門給關上了。

劉凱月離開了,小喬、周子瑜兩人對視一眼,誰也沒再動手。

小喬倒是還想再打,可她體力已經耗盡了。

周子瑜笑了笑,便開始整理自己的頭髮和衣服。

就在這時,小喬突然抬手,一巴掌狠狠就扇了過來。

「啪!」

周子瑜毫無防備,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臉瞬間就紅了。

她有點懵,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喬。

小喬打完這巴掌,卻感覺渾身舒暢。

她終於把這口惡氣出來了!

「小三,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說完這句狠話,她連忙起身,推開門就跑了。

再不跑,周子瑜要是報復,她可沒力氣再和對方打了。

等小喬跑出去了,捂著臉的周子瑜,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莫名的笑意。

她是真沒想到小喬會突然出手。

小喬的性格,她看的很清楚,就是個紙老虎,咋呼的厲害,卻根本下不去狠心。

沒想到,紙老虎也有發威的一天。

說真的,要不是因為李哲,她真的很想和小喬做朋友,做閨蜜。

7017k 老巨靈打量著項北飛手中的那塊禹神碑,禹神碑上面的符文圖案和尋木那棵黑玉樹刻的圖案一個樣,只是順序不同罷了。

「這是神紋。」

老巨靈指著禹神碑上面的刻紋,渾濁的目光中忽然露出了一絲奇異的光芒,頗為感慨:「你可以理解為,這是神的文字,與你所認知的所有文字都不同,它包含著古老而強大的力量,每一個神紋都與眾不同,玄妙無比。」

項北飛一點都不懷疑它的威力,能夠把巨靈族鎮壓在苦海的神紋,又豈是凡物?

「它和尋木什麼關係?為什麼石碑上的神紋和尋木樹枝上行刻畫的神紋一個樣?」項北飛問道。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