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得虧上官羽回想起了還有一份文件,並沒有急着坐上車然後關上車門。

要不然,上官羽早就變成散落一地的燒焦的爛泥。

「現在想起來,實話說我還沒有從那驚魂當中緩過神來。」

在道出了事情的原委之後,上官羽面色依舊是驚魂未定。

誰能想到,陪伴自己多年的愛車突然有一天被人安裝了炸彈。

「爸爸,你知道到底是誰做的嗎?」

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眼下最為主要的還是要儘快揪出幕後真兇。

上官雲霜緊緊的握住自己父親的雙手,追問道。

「不知道!」

然而,上官羽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也不能怪上官羽,畢竟作為沈西三巨頭之一,得罪人是常有的事兒。

而在沈西,一件大家都十分清楚的事兒,那便是上官羽與曹雄之間的恩怨。

九天龙魂 因為當年的那一件事兒,曹雄背信棄義暗中算計上官羽。

最終直接導致上官羽被曹雄反超,二人從此成為了勢不兩立的仇敵。

「爸爸,會不會是曹雄安排的?」

上官雲霜立馬便想到了曹雄。

畢竟現在,同上官羽有着深仇大恨的也就只有曹雄了。

「我看不像!」然而,上官羽卻是再一次搖了搖頭。

「上官先生,你為什麼這麼說?」站在一旁的李庶,好奇的問了起來。

「我雖然與曹雄已經徹底決裂,可以說是水火不容。」

「但是,當年是曹雄背叛我,踩着我的肩膀上位的。」

「是我對他恨之入骨,而不是他對我極富殺心。」

「要暗算,那也得是我暗算他。」

「再者說了,曹雄這人現在連正眼都瞧不上我,他何必又突然暗殺我呢?」

上官羽的分析,的確是不無道理。

正如他所說,雙方之間的關係的確很爛。

但是,一個是背叛者,一個是受害者。

就算是報復,也應該是受害者對背叛者實施暗算。

可現在完完全全是反過來的。

此外最為重要的一點是,曹雄現在根本就不把上官羽放在眼裏。

如果他真的是元兇的話,早在一年前的時候他就應該動手了。

因為一年前,正是二人實力差距相差最大的時候。

上官羽也是經過一年的堅持努力,才在沈西站穩腳跟兒的。

可曹雄並沒有那麼做,他甚至連上官羽這個人都懶得提。

現在的曹雄,一心想着超越第一巨頭。

哪裏有什麼心思去管被自己甩了一條街的上官羽呢?

「上官先生的分析,我認同!」

在聽完了上官羽的話后,李庶最終點了點頭。

「那會是誰?」上官雲霜現在也想不出其他的人來。

「唉!」

這一刻,上官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

「這做生意的,的確會得罪很多的人。」

「我也想過自己遲早有一天,會被人視為眼中釘而遭到暗殺。」

「不過,既然老天爺又讓我僥倖逃過一劫。」

「那我絕對不能辜負了老天爺對我的厚愛。」

「女兒,不管真兇是誰,你我以後出門都得多加小心了。」

反正現在上官羽已經報警了,一切交給警方來處理。

而自己不可能為了這麼一件事兒,而將公司扔在一旁不管。

公司還得繼續運營,但是防範是必須要做的。

「爸爸,您得多安排一點保鏢來保護您。」

對方顯然是沖着將自己的父親就地殺死的。

上官雲霜不能時刻陪在父親的身邊,只能如此叮囑道。

「放心,父親是老江湖了,會特別注意的。」

上官羽微微一笑,也算是給予了自己女兒一份踏實感。

隨後李庶也沒有多留,畢竟這件事兒李庶也不便多插手。

反正自己此次前來的目的已經達成,上官雲霜傷情基本上無礙了。

李庶同上官父女二人告別之後,火速返回了飯店。

然而,原本以為會一直等待自己回來的葉婉秋,人居然不見了。

「老闆,跟我一起來的那個女士,她什麼時候走的?」

李庶只能叫住又恢復了滿臉微笑的飯店老闆,急切的問道。

此時的飯店早已恢復了正常營業。

那三個假冒上官家族貴賓的騙子,也一早就被「清掃」走了。

「先生,你運氣真不好,那位小姐才剛剛走不到三分鐘。」

那飯店老闆記得非常清楚,解釋道:「我剛收完她那一桌,才走出來!」

「謝謝!」

在謝別飯店老闆之後,李庶摸了摸那「咕咕叫」的肚子。

自然的,這肚子裏面也不免升起一層飢餓感來。

「居然都不等等我,都不給我留一點?」

李庶撇了撇嘴,內心多少有點不悅。

畢竟是葉婉秋哭天喊地的嚷嚷說要過來吃鹹魚茄子煲的。

算了,再計較的話自己豈不是變成了一個小心眼兒的人?

「啊!」

正當李庶打算駕車回家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尖叫。

這聲音李庶越聽越覺得像是葉婉秋。

「我這輩子是欠你的嗎?」

不管是不是葉婉秋,李庶也只能火速下車,朝向聲源處走去。

而此時,在一條光線昏暗的小巷內站着四名女子。

其中,三名女子正在對一名女子進行着各種言語咒罵。

而那被圍堵且被咒罵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離開飯店的葉婉秋。

「死賤人,長的跟狐狸精似的。」

那扎著臟辮的女子,一手掐住葉婉秋的下巴,臭罵聲再度傳來。

。 瞪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烏壓壓一片的翅膀,以及一個個尖銳的鳥喙,季柚等人全都張大嘴:「卧槽!」

岳棲元問:「怎麼辦?」

岳棲光握拳,用力道:「殺出一條血路!」

岳棲元深吸一口氣,正想罵一句蠢貨呢,岳棲光翻個白眼,說:「你們別用這種眼神看爸爸,爸爸就是活躍一下氣氛而已。」

一旁安靜的沈長青,出聲說:「飛船被包圍住了,僵持下去,對我們不利。的確要想個辦法突圍出去。」

一直皺着眉頭,在思考中的楚嬌嬌,這時開口道:「或者,我們能想個辦法,堅持到穆老師趕來救援。」沒有穆老師掌舵的飛船,哪怕是路易、蘭斯、徐州、張曳四個人聯手,但速度與反應力,都及不上穆老師一個人,而食腐鷲的飛行速度太過開掛,瞬息之間,就

說完后,四個人轉向季柚。

季柚摸著下巴,低頭沉思,她見眾人看向自己,抿抿唇,道:「我正在想,目前我們的處境很被動,我們只有兩種辦法,要麼想辦法驅趕這些禿頭鳥,要麼一直拖,拖延到穆老師趕來。」

楚嬌嬌皺着眉頭,說:「不然,我出去引開它們?」

季柚立馬道:「不行。」

沈長青也說:「不行,太危險。」

岳棲光翻個白眼,瞅著楚嬌嬌,說:「基本上是肉包子打鳥,有去無回。」

楚嬌嬌:「……」

此時,飛船的四周,一共圍着9隻食腐鷲,其中5級的有4隻,4級的有5隻。一隻食腐鷲,季柚等人全體合力,勉強可以對付。

這,可是9隻。

炮台口,盛清顏按兵不動,十分耐心的守在炮台口。

季柚抬手,制止住要吵嘴的楚嬌嬌跟岳棲光,接通內部聊天室,問:「辣眼,你能對付幾隻?」

話音一落。

盛清顏懶洋洋的嗓音響起:「2隻。飛船尾翼的兩隻,但我只能守住,打不死它們。」

季柚道:「守住就行了。」

說完,季柚從空間鈕里取出幾個外形略有些詭異的自製『炸彈』,分發下去,楚嬌嬌幾個接過一看,略有些狐疑,岳棲光想到了什麼,直接就捂住了鼻子。

季柚:「……」

季柚翻個白眼,說:「嫌棄什麼?這玩意兒可是保命利器。唐祈隊長都要親自找我定做呢!我到現在都沒交上貨,現在給你們用,老子還捨不得呢。」

「咳咳……」岳棲光沒說話,他旁邊的岳棲元倒是清咳幾下,說:「臭我倒是不怕,我就怕你收費。」

季柚:「……」

楚嬌嬌一聽,趕緊問:「季柚同學,要不你說說多少錢,咱心裏好有個底。」

沈長青雖然沒說啥,但腦袋已經轉過來,眼睛盯着季柚,意思很明顯,他也好奇到底什麼價格。

季柚白了幾人一眼,罵道:「收什麼費?免費!」

楚嬌嬌4人:「!!!」

今天咋回事?

季柚同學吃錯藥了?

還是說,喝假酒喝醉說胡話了?

季柚黑著臉,罵道:「別墨跡,打起精神來,生死存亡的時候,你們竟然還有心思管這些芝麻綠豆大的小事?」

這話說的,沈長青、楚嬌嬌、岳棲光、岳棲元都紛紛感覺臉有點發燙:

「咳咳……」

「正事要緊。」

「說正事。」

季柚大聲道:「盛清顏守住後方,我跟沈長青左邊,嬌嬌你跟岳棲光、岳棲元守住右邊。」略微停頓了下,季柚接着道:「徐州,張曳,蘭斯、路易,你們四個一定要抓住時機,一有突破口,就突圍。」

楚嬌嬌4人,大聲道:「收到!」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