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滾?」這時候吟鳳在一旁怒道。

一聽這話,萬江狠狠的看了白少塵一眼,然後轉身帶了其他兩個人立刻灰溜溜的向遠處跑去。

等到那三個跑遠之後,吟鳳這才來到白少塵面前,然後開口淡淡的笑道:「白兄,咱們又見面了!」

上次兩個人見面還是在幾天前,乾風宗外面參加考核的時候,當時實白少塵對這個吟鳳的拋棄同伴的印象並不好。

但是現在她畢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所以白少塵心中對她的看法也好了很多。

「吟鳳師妹!」白少塵看著吟鳳淡淡的開口道。

「他就是你說的白少塵?」這時候初辰看著白少塵,一臉高傲的問道。

雖然這個初辰的言語中沒有敵意,但是他那一副居高臨下的眼神,著實讓白少塵如芒在身。

「不錯,這位正是白兄!」這時候吟鳳趕緊走了上來,介紹道。

「這位是初辰師兄!」說著吟鳳又對白少塵介紹道。

「多謝初辰師兄救命之恩!」白少塵立刻對著初辰拱了拱手,以示敬意。

但是面對白少塵的施禮,初辰卻只是看著白少塵輕蔑地一笑,沒有做任何回禮。

不過白少塵也沒有在意,畢竟是對方為自己解了圍,他又怎麼會在乎這些枝枝葉葉。

更何況尊重是靠自己爭取的,自己現在只是一個下等弟子,又怎麼會奢求別人對自己以禮相待呢。

「白兄,我們這次找你來,是有件事情想與你商量!」

吟鳳看著白少塵直接開口說道,在她的口氣中似乎早就把白少塵當成自己人。

「有事與我商量?」白少塵看著面前的兩個人疑惑道:「這麼說來,你們剛才救我,並非是偶然了!」

吟鳳看著白少塵並沒有反駁,而初辰則仍然是衣服高高在上的樣子,似乎不屑與做任何的解釋。

「是的!」吟鳳看著白少塵直接回答道。

吟鳳接著繼續說到:「我和初辰師兄想組成一個聯盟,希望你能加入!」

「邀請我?」白少塵驚訝道:「你可知道我目前的身份?」

雖然白少塵自己不願意承認,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畢竟是一個下等弟子的身份,對方主動找自己加入,顯然是不符合常規的。

吟鳳淡淡一笑,道:「當然知曉,不過我和初辰師兄已經商量過了,你就是我們需要的人!」

「好!」白少塵立刻答應道。

因為白少塵也知道這是一個機會,在這幾天里白少塵也清楚,想要成為乾風宗外門弟子中的翹楚也好,將來找青袍道人報仇也好,光靠自己一個人單打獨都是行不通的,他必須的要找一個勢力做後盾。

聽到白少塵回答的這麼痛快,吟鳳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絲喜悅。

而一直站在旁邊的初辰,表情依然很孤傲,似乎對於白少塵是否答應加入根本不在乎。

不過白少塵也很理解,畢竟作為乾風宗外門的四大天賦絕佳的弟子之一,有這種表情也不奇怪。

「那我就說一下,咱們接下來的計劃!」吟鳳接著說到。

「有了初辰師兄坐鎮,現在咱們在整個外門當中只有兩個競爭對手,分別是天龍會和黑鷹幫!

現在整個外門的資源,幾乎都被掌握在這兩個部落的手中。

而咱們要想壯大,就必須的從他們的資源中分一杯羹,而以咱們三個的實力,現在根本無法撼動他們的力量,所以咱們絕對不能正面與之對抗!」

聽到這裡,白少塵便把目光對準了那一臉高傲的初辰。

因為很顯然吟鳳把三個人的姿態壓的很低,但現實也是這樣。

而被欲為天之驕子的人,那個不是眼高於頂,目空一切。如果想讓他們放低自己的姿態,恐怕不是以件容易的事情。

而此時如果初辰不能放下他那高傲的架子,那和此人為伍就只會給自己帶來禍端。

相反的是,如果此人真的能夠放低姿態,認清現實卧薪嘗膽的話,那確實不失為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

而此時初辰也感受到了白少塵的目光,他冷冷一笑,道:「這是我和吟鳳師妹事先共同商議好的,如果你害怕的話,現在選擇退出還是來得及!」

白少塵淡淡一笑,因為初辰的這句話,白少塵徹底打消了對他的顧慮。

吟鳳繼續說到:「據現在所知,在宗門外距離此地一百里的地方,有一個清風寨。

這個清風寨看上去是一窩強盜,但是實際上確是黑鷹幫用來搶奪他人資源的窩點,他們只是藉助強盜的名義掠奪他人的資源,然後再將搶來的所有資源輸入道黑鷹幫內。

這個窩點實力非常強悍,掠奪來的資源和財物不計其數,而咱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控制住這個窩點,將它納入到咱們的麾下!」

說完之後,吟鳳和初辰兩個人的眼睛全部都向白少塵投了過來。

白少塵自然明白兩個人的意思,他們這是讓自己去完成這件事情。

「白兄,以你現在的身份,行動起來不會引人注意,所以這件事情只能由你來做!」

「好!」白少塵立刻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初辰看著白少塵冷冷一笑,道:「清風寨的寨主名叫肖雄,有初元九重的實力,如果應付不了的話,就記住,逃命要緊!」

說著初辰伸手遞給了白少塵兩個捲軸:「武技閣裡面擺放著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武技,真正的武技早就被人拿走了,其他弟子是很難見到的!」

「《追風步》、《奔雷決》?」看著兩個捲軸,白少塵驚訝道。

「這兩本無極都是上乘的武學,普通人沒有三年五載是無法領會的,記住不要貪吃,否則會害了你自己。

不過就算你不能完全修鍊,只要你能領略其中一二,要想出人頭地也絕非難事!」

「謝了!」白少塵微微一笑。

「你要記得,出了乾風宗的門,你就是一個強盜!」初辰再次對白少塵叮囑道。

南岛缭绕 白少塵淡淡一笑,道:「我想,如果你們沒有十成的把握,恐怕也不會找我吧!」。 —————————–

「那你們叫我來幹嘛?」許林大聲地問道。他的心裡,已經是承受不住了!

「叫你來……」美女醫生說話時,還不忘向後看去。她已經得出結論,是時候對許林攤牌了。

「說吧,我能承受得住。」許林平靜地道。他已經從美女醫生的表情中,得到了不少的信息了。

「病號,她,她其實已經蘇醒了。」美女醫生道,「她在麻醉過後的第一時間就蘇醒過來了。」

剛說到這裡。許林就上前去一把拉住了美女醫生的胳臂:「那,接下來呢,接下來又是怎樣的呢?」

「接下來……」美女醫生猶豫了起來。她心裡也知道,如果不給許林交待清楚,後者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接下來,她又意識到了自己的現在。一時急火攻心,就又昏過去了。」

「那,你們現在還在搶救中?」蓋麥爾也走了過來。她對於方才的話。也聽到了一些。

「是這樣的。」美女醫生道,「本身第一個出來接待周先生的人應該是我……」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看到了蘇雲曦在第一時間內醒來,美女醫生就準備出來報喜了。

誰知,當他們剛剛打開了房門,就看到了蘇雲曦因為激動再度昏厥的場景。於是,他們也就不再奢望去報喜了。

「報喜」的人選,也從美女醫生變成了那個護理員了。

「那,我現在還是要進去看!」許林激動地說。蓋麥爾也沒有阻攔他,作為女生,她也明白許林此時的心理。

「現在真的不行。」美女醫生阻擋住了急救室的房門,「裡面的主治醫師沒有發話,現在連我也進不去了!」

的確是如此,就在許林激動的那一剎那,裡面就已經將門鎖死了。這個操作並不難,現在的醫院裡,到處都裝有攝像頭。

許林的一切一切,很容易就被人發現了。

又過了大概四五十分鐘。急救室的門終於打開了。裡面先期傳來了聲音:「盧醫生,盧醫生……」

是個男士的聲音,顯然是叫那位美女醫生的。

盧醫生?許林在心裡第一時間內就打了個大大的問號,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天下的美女都姓盧呢?

這也是個奇葩了!

美女盧醫生走了進去。沒過三分鐘,她就又走了出來。這一次,她摘下了口罩。

許林看到她的第一眼,還嚇了個不輕。他的心裡在想,難不成是裡面的蘇雲曦又怎麼樣了么。連口罩都不用戴了?

「蘇雲曦親友,可以進來了。」美女盧醫生道。她的口氣,也較之前輕鬆多了。

兩個人一聽,頓時就激動起來了。蓋麥爾拉著許林,立即就奔了進去。

蘇雲曦躺在病床上,已經睜開了雙眼。她的目光平和,好像並不著急的樣子。許林知道,她已經進行了心理干預。

的確是如此,蘇雲曦事實上早就醒了。看到了許林。她蒼白的臉一緩和,笑了:「許,不,是周先生,你來了?」

「唔,是的。」許林說著話。還對著急救室里的眾多醫護人員抱拳感謝了一番。

蓋麥爾也如法炮製,感謝了一番。

「病號的情況很是樂觀。」主治醫師年紀也不甚大。摘下了口罩的他,看上去年紀也就在三十八九到四十歲之間。

他說話的口氣很是柔和,跟美女盧醫生很是相似。當然,這是當時的感覺,後來許林才知道,這位醫生也姓盧。

是美女盧醫生的堂兄。不過,那都是之後的事情了。

「謝謝,謝謝了!」許林又是一番的感謝。病號被推了出來。到了普通的病房裡。

美女盧醫生又走了過來,交待了好多的事情后,依然是不放心。這時節。天色已經快到午夜時分了。

蓋麥爾都不好意思了:「要不,盧大夫,你先回去休息吧。病號。我們這裡有兩個人呢,可以輪流照看。」

話是這麼說的,美女盧醫生哪裡肯放心。她又找來了值班的護理員,交待了幾句之後這才放心的離開了。

蘇雲曦想要跟許林交談幾句,蓋麥爾在的時候,好像是不方便。蓋麥爾就出去了,於是她娓娓道來,將她在停機坪的事情又複述了一遍。

由於心理干預的成功,這一回她根本就沒有激動。這時節,許林也不再激動了:「凡事都會有結束那一天。現在你受了這道磨難,將來卻未始不是件好事情。」

「但願如此吧。」蘇雲曦道,「你可以叫小蓋回來了。」

蓋麥爾回來后。就商量好了:她先值守上半夜到凌晨兩點鐘,後半夜就由許林來辛苦了。

二人商定后,許林就躺在陪護的那張床上睡著了。他也的確累得厲害,剛躺下沒兩分鐘就響起了均勻的鼾聲。

蘇雲曦對著蓋麥爾笑了幾下:「要不,小蓋,你也睡在我那頭吧。這床太小。不能睡在一堆。如果有急事,我再叫你。」

床頭那裡,就有緊急呼叫的按鈕。第一個是呼叫護士,第二個是呼叫陪護人員,第三個是報警器。

如果一按下去,不要說這間病房裡的,連同隔壁的病房裡的人,也會被弄得雞飛狗跳。

蘇雲曦熟悉了之後,蓋麥爾還不肯去真的去睡。不過,許林睡過去之後不到半個小時,她也就真的睡過去了。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著,蘇雲曦也漸漸地睡著了。凌晨兩點鐘的時候,許林醒了過來。

一看病房裡的情況,他差點兒就要氣暈了!

「蓋麥爾,你這個護理員倒是好!」他就要發飆了。

蓋麥爾趕緊醒了過來,她坐了起來,一看情況也就傻眼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了!」

她趕忙真心的道歉,也還是沒有用。許林照例把她罵了個狗血噴頭:「別的事情,你們都可以耍奸偷懶。在這件事情上,你們再這麼偷懶耍滑,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話說出來后,蓋麥爾立即就去面壁思過了。她被懲罰了一通,心裡並沒有十分的難受:「現在,我來替代你吧,你先去睡一會兒吧!」

【本章完】

。 「沒事了,我已經把你家井裡的水怪收了,你放心吧。」張凡說著,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這是在逐客了!

她卻沒有挪腳步,磨蹭著,用水汪汪的秀目一眼一眼地看張凡,沒話找話地問:「我猜想,你是用那個骰子收的吧?」

「你怎麼會這麼想?」張凡最不想透露自己神器的秘密,更不喜歡別人看透他的秘密。

「我猜的呀!我看見過那顆骰子放出的光,跟關帝廟的光一樣,都是有點神道道的!」

張凡一驚,小心臟跳起來:「你……你也見過關帝廟裡的……光?」

「怎麼?我就不能看見!」她輕嗔了一下,把未乾的濕頭髮向肩后一撩,又是嫣然一笑,「我挺迷信關帝顯聖的。有一天傍晚,我去關帝廟上香,看見牆根一閃一閃地冒光。」

張凡搖了搖頭,道:「你傻呀!」

「我傻?」

「不可能是什麼關帝顯聖!你用腳丫子想想,關帝是天上的神明,怎麼可能在地底下顯聖!」

「那……」

「那是黃金!」

「黃金?」

「對。古人有點錢沒銀行可存,最愛埋金。一定是古人埋在那裡的黃金!」

「是不是俗話說的『攢地罐』?」

「沒錯!就是地罐!裡面不是麻將磚就是小黃魚!」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