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被杜晴冉嘲諷沒有眼光,臉色漲的通紅,卻還是不肯承認自己的錯,冷哼一聲說:「你說是就是啊!我們又不認識。」

「你們不認識,沒有見識是我的錯嗎?」杜晴冉嘲諷的開口說。

那男人不說話了,他看出來這女人牙尖嘴利,他根本不是對手。

而這邊無畏已經醒過來了,他第一時間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你給我吃什麼了啊?我感覺自己神力好像增進了。」要知道他的神力已經在瓶頸期十年了,可一直都找不到辦法突破。

這一次來無盡之界也是想要找找機會,看能不能有什麼機緣,沒想到這會兒居然突破了。

無玥看了一眼杜晴冉,再一次笑着道謝,「是杜姐姐給你了天神丹。」

無畏張大了嘴巴,看着杜晴冉有些不敢相信,「天神丹?前輩到底是什麼人?」

杜晴冉搖搖頭,指著無柳說:「你快點兒去救她吧!不然她真的要死了。」

無畏看了一眼,趕緊準備上前救人了,無玥不放心他也要跟上去。

杜晴冉看着他們一副要面對強敵的模樣,笑着說:「這是黑靈火,是好東西,只是你們不能攻擊它,我讓你們救人,是要你們收服它。」

黑靈火?無痕族的人都沒有聽過,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杜晴冉。

「黑靈火是黑暗之火,但非常的純凈,很適合修鍊火屬性神力的人。」顧銘琪淡淡的解釋說,順便看了一眼無玥。

無畏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夫妻兩個人的意思是要將這黑靈火給無玥,不過這兩個人的實力確實厲害,這麼幾眼就看出來無玥修鍊火屬性神力。

不過想到他們也沒有壞心思,更重要的是也沒有想要霸佔寶物,他對他們的態度也緩和了很多。

無畏走上前看了看那黑靈火,只見它此刻是寄居在一株藤蔓之上,也是因為它的靈力才會促使這藤蔓生長很快,並且實力不弱,真的想要收服它,就得靠自己的實力卻壓制住它,讓它願意認你為主才行。

所以無畏在抓到黑靈火之後就一個勁的去輸送神力,想要壓制住它。

顧銘琪搖搖頭,開口說:「它不光是會認實力強大的人為主人,還有心思純凈的人它也喜歡,你跟它這麼抗衡,會消耗很快而且後面在這無盡之界裏就危險了。」

無玥一下子就明白顧銘琪的話是什麼意思,她輕輕地上前,自己抓住了那黑靈火,笑着說:「你好啊!要不要認我當主人啊?」

「我是實力不強,但我保證不會做壞事啊!」無玥開口說。

那黑靈火好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一般,在樹藤上上下來往的跳躍,最後看着無玥伸過來的手,它蹦蹦跳跳的上去了,而那根藤蔓隨即就乾枯了,無柳直接就摔了下來。

「好可愛啊它!」無玥看着自己手心裏這團黑色的火焰,只見它一會兒變成了星星的樣子,一會兒變成月亮的樣子,後來還蹦蹦跳跳的,不由得開心的說。

杜晴冉在旁邊看着,也是不由得感嘆,這孩子心性單純,被黑靈火喜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好了,沒什麼事情咱們就繼續朝前走吧!」杜晴冉開口說,他們有事情要做,所以也不能耽誤太多的時間。

無柳從地上爬起來,生氣的看着杜晴冉,這女人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可卻根本不幫她,甚至讓這至寶被無玥給得走了,要是她早說,自己剛才就將黑靈火佔為己有了啊!

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這黑靈火的作用嗎?要是用它來煉丹,丹藥會更加的純凈不是。

杜晴冉也察覺到這人的視線了,哼了一聲轉過頭繼續朝前走去。

而無畏他們現在也知道眼前這兩個人的厲害了,所以乖乖的跟在他們的後面朝前走去。

無畏路過無柳的時候開口說:「走吧!你的身體沒事吧?」

無柳搖搖頭,剛才黑靈火被拿走,它製造的一切都恢復了原樣,她的身體當然也沒有任何問題了。

一群人繼續朝前走,而無柳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不過從她能夠拿出來天神丹就可以看出來,絕對不是普通人。

「等一下。」杜晴冉突然間開口說。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看着杜晴冉低下頭也不知道在幹什麼的,大家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在赤冰的狂風暴雨的進攻下,魔君連連敗退,魔族大軍高昂的氣勢皆被赤冰化成冰原,它巨大的腳掌將冰塊人踩成肉泥,咯吱咯吱的聲音聽得幾人頭皮發癢。

魔君收斂神色,全神貫注的盯著這隻猛獸,書上記載,赤冰的弱點在額心,不過他首先要想辦法靠近擅長遠攻的赤冰。

魔君此刻不僅……

《從前有隻小鳳鳥》第一百六十章人質感冒狀態不太好,困意中碼字,越急越寫得亂七八糟,發不出去了,抱歉。

《我在海賊鎮守推進城一百年》鴿一章王姝瞥了眼滿地的狼藉,拎上包,準備離開。

一旁的唐啟文把她拽住,用眼神示意她消停點。

王姝才不搭理他,掰開他的手,同唐啟山告別,唐啟山沒回應,她也無所謂,頭也不回地走出唐家。

唐啟文臉色陰鬱,這丫頭出去一趟整個人都變了。

……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三百六十一章得不到的認可 第376章不是公主命

「我知道,我爹爹娘親讓我來苗族就是希望我能找到巫師,讓她幫我解毒!」

她在昨天晚上的時候就已經能服下毒藥。

這個毒藥不痛不癢,只要有誘因,就會瞬間暴斃!

她敢這麼做,無非知道,誘因是罕見的靈藥。早已經消失在茫茫天地間。

即便苗族有,她也有機會服下解藥!

她花琉璃從不做沒把握的事。

「這孩子真可憐!」

花琉璃看着離開的侍衛,看了眼一臉心疼的阿如。

「琉璃,沒想到你竟然受了這麼多苦!」

花琉璃:「……」

三個人回到阿如的家中,咳咳~剛剛出現並為她解圍的人是阿如的未婚夫—阿古達。

他乃苗族已故首領之子,首領死後,巫師讓他二十歲生日再繼承首領之位。

那些士兵不敢不給面子!未來的首領,那是他們的直屬上司!現在不給面子,以後還能夠有自己好日子過?

花琉璃吃過早飯,陪着阿如餵養了蠱蟲,然後搖頭晃腦的去廚房準備午飯。

沒想到養個蠱蟲那麼麻煩,喂的東西也都賊精細!

爽璐 稍微有點兒差別,就會造成蠱蟲死亡。

哪裏有她家大胖好養活,丟出去都不用管了,平時喂點兒靈液就成。實在餓的狠了就會去空間的山上抓蟲吃,。一點兒也不挑食。

有句話怎麼說來着?

不是公主命,卻得了公主病,說的就是阿如養的這些蠱蟲。

一邊感嘆她家大胖各種好,一邊準備配料!

然後開始了繁瑣的製作模式!

隨着時間的推移,紅燒肉的香味兒與梅菜扣肉的味道相互結合,融入!那味道,讓阿如守在鍋邊,不停的吸氣,一邊吸一邊問:「琉璃,這肉什麼時候能好?我都餓死了!」

「這肉燉的越軟爛越好!再等兩刻鐘差不多就可以開飯了!你守着火,別干鍋了!我去準備素三鮮。」

…………

午飯,花琉璃準備了兩個肉菜,兩道素菜!

阿如與阿古達二人吃的滿嘴流油,恨不能將盤子舔乾淨。

「沒想到你的廚藝這麼好!」

「從小耳濡目染,會的自然就多了。」

「我要是有你這手廚藝,那我還去采什麼葯?開個小飯館就能養活我自己了!」

見阿如一臉羨慕,花琉璃笑了笑道:「每個人的天賦不同,所以肩上的擔子也不同!阿如姐姐醫術高明治病救人就比我強,而我做飯香甜,註定是個廚子!」

阿如被她說的心口熱熱的,自己跟琉璃比起來,唔~廚藝是差了點兒,但醫術自己拿得出手啊。她有個小病小痛,還不得靠自己為她把脈抓藥?

這麼一想,心中頓時開朗,於是就著菜湯又多吃了半碗飯。

最後揉着鼓漲漲的肚子,扶著阿古達直嘆息!「我感覺我又胖了一圈兒。」

「你就是胖成豬,也是咱們苗族長的最好看的豬!」

花琉璃:「……」

大哥,你這是夸人呢還是罵人呢?

「說什麼呢,我再胖還能跟豬拼體重不成?」

「我就是打個比方,再說了你哪兒胖?我怎麼沒看出來?」

看着二人鬥嘴,花琉璃將碗筷收拾好去溪邊清洗……

本以為二人人午飯吃了那麼多,晚飯應該吃不了多少,可她將肉餡剁好包成餃子后,兩人吃了一盆!才滿足的打了個飽嗝。

笑道:「琉璃,以後萬一你真的入了巫師府,我想吃你做的飯怎麼辦?」

「想吃隨時都可以去找我。」

她進巫師府一是為了找司徒錦的下落,二是為了得到巫師的信任,從而找到那個記錄着所有姦細名單的冊子。

「嗯嗯!到時候咱們兩個一同進入巫師府,到時候我罩着你!」

「你呀!還是先管好自己不闖禍好了,你這張嘴喲……」

花琉璃看着二人鬥嘴,將碗筷收拾乾淨,留給他們單獨時間相處。

走在外面,看着四面的山體,感嘆一聲,苗族的老祖宗真會挑地方,就這位置,一般人還真找不到,不由的有些擔心南赤炎能不能找到,看來自己得找個機會下山,做個南赤炎能看得懂的記號。

「從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是你在做飯吧?」

花琉璃看着的蹲在自己旁邊的男子,怯怯的點點頭道:「是的,阿如姐姐收留了我,我想報答她!」

「這樣吧,我收留你,你也給我做飯好不?」

花琉璃搖搖頭道:「阿如姐姐對我挺好的,我不打算換地方。」

「你做的飯聞着味道就香!」

「嗯!我知道!」

這小丫頭到是一點兒也不謙虛。

不過自己對她跟更好奇了。今天中午如果阿如的家,那香味兒,現在想起來都讓他口水泛濫,這小丫頭看着年紀不大,做飯咋就那麼好吃?

對於調味料不是很多的苗族來說,花琉璃做的飯菜堪稱珍饈!

只是礙於阿如的身份,無人敢去她家蹭飯。

「你倒是有點兒奇怪,你從外面來的,外面跟我們這裏一樣嗎?」

花琉璃看了少年一眼道:「跟這裏差不多!」

她不想跟這個少年多說什麼,感覺此人接近自己存有目的。

還是遠離的好。

「能跟我說說嗎?」

「天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說完抱着碗筷跑了……

她實在裝不來柔弱怯懦!

唯恐被對方發現什麼不妥,還是早早逃離的好。

「琉璃,怎麼了?」

「沒什麼,阿古達大哥已經走了?」

「嗯!他事情比較多,早早就走了!」

「阿如姐姐天不早了,咱們早點兒睡吧。」

「你也早點兒睡!」

……

花琉璃躺在床上,將精神力外放,發現四周無人後,給阿如下了迷藥,閃身進入空間,最後輕車熟路的來到巫師府,看着突然之間戒備森嚴的地方,冷笑一聲,今天她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解救司徒錦!

將小黑從空間召出來,讓它帶路尋找,機會沒走彎路就找到了!

「老女人,滾開!」

聽到司徒錦的怒吼聲,花琉璃貓著腰躲到窗戶下面,然後小心翼翼將窗戶推開一條縫隙,就看到被五花大綁在床上的司徒錦,而一個年過半百的女人,此時全身赤L的站在床邊,看着綁在床上精壯的男子。

沙啞著嗓子道:「你已經吃了葯,如果不與我有肌膚之親,當心暴斃而亡!巫師的葯,無人可解喲」

「滾!」

司徒錦臉上的青筋幾乎能跳出來。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