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追難心中有了計較,他沒多說,乖乖去御廚房傳膳了,只不過出去之前,他先往灶房裏走了一趟。

一個時辰后,夏厲寒吃飽了,看着剩下的大半桌子的菜,對追難說:「剩下的你吃了吧。」

追難是練武出身,飯量大,通常,他吃不完的,他就負責掃尾。

但是今天,追難卻說:「王爺,屬下還不太餓呢,先不吃了。」

他將剩下的飯菜收到食盒裏,夏厲寒也沒多想,就去西屋書房看書去了。

看了會書,他感覺有點疲憊,站起身來伸個懶腰,過去打開窗戶。

宁倩 天色已經擦黑,他看見梅寒裳的屋子裏點了燈,兩個人影在燈下晃來晃去的。

他皺眉,起身出去,走到梅寒裳的小屋門前。

門開着,裏面兩人一狗,吃得正歡實呢!

追難蹲著,一隻手拿一個餅,左右開弓,就跟逃荒來的饑民一樣。

旁邊的梅寒裳還在笑:「你慢點吃,別噎著了,那邊還有好幾個呢。」

「不行,王爺隨時要喚我,我還是快點吃的好。」

夏厲寒覺得不能讓他失望,沉聲開口:「追難。」手中寶劍翻飛,那些暗器就被打落在地。

回想起入秘境前那些放箭的暗殺者姜晨突然間就悟了,昨晚想必也是這群人要去蘇家偷襲了他。

只不過昨晚他不在恰巧洛塵去找他,所以變成了偷襲洛塵。

歸根結底洛塵這次真的是承受了無妄之災。

想明白這點姜晨看向擂台對面的……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七十二章尊重 (防盜章節,明後天改回來。)

臨近海軍換屆,哪怕赤刃無名和金烏太一併不打算參與這場換屆,可是他們的職務也需要當眾公佈。

所以澤法等人需要前往各地鎮守。

澤法便帶着一幫子剛剛經過歷練的弟子來到東海,正巧遇上了前來送禮的阿龍。

自然,澤法一眼就看出被通緝的魚人海賊團,不過海軍也知道這群傢伙被萬國收編,只要他們不作惡,一般海軍也懶得去管。

只是這一次他們遇到了澤法和無名,海軍前大將和未來大督察,自然阿龍倒了霉,經過解釋后,澤法心中一驚,沒想到卡塔庫栗也在這裏。

所以這群海軍迅速趕來,結果就見到了卡塔庫栗對狐狸海賊團的絞殺。

「無名,你帶着他們會本部吧,這裏有我這個老頭子就夠了。」

平地坐下,澤法嘆口氣。

「好的,澤法老師。」

跟隨澤法這麼多年,無名能夠清晰感到澤法對於海賊的態度在轉變。

從當初的仇恨到現在的區別對待。可以說是無奈,但也說明澤法的成長。

萬國和其他幾位海上皇帝是世界政府的合作人,這些人不在四海作惡,澤法也不會去逮捕他們。

要是他們敢於侵犯四海,澤法將會獨自一人前往對敵。

這一點無名清楚,所以他走了。相比較自己的主公夏洛特紅王,這位卡塔庫栗更具有人格魅力,雖然懸賞過十億,但他從未欺凌弱小,所有的賞金只是因為他的實力和身份。

說實話,無名對於卡塔庫栗還是有一分敬佩,紅土大陸多方戰場上,卡塔庫栗的指揮給了他很深印象。

粗暴的將貝爾梅爾甩在床上,卡塔庫栗讓阿龍等人幫助救治其他受傷的村民、打掃戰場。

看着眼前這個消瘦的女人,卡塔庫栗有一絲心痛。

「真是欠你的。」

將一顆生命精華塞到女人的嘴裏,卡塔庫栗擦拭著自己的武器。

「我還活着嗎?」

貝爾梅爾睜眼眼睛,不得不說,在海賊世界,這生命精華就是神!想想也是,一個壯年男人的生命只能提煉出一兩年份的生命精華。相比較來說,具有如此奇效也是正常的。

「媽媽!」

諾琪高和娜美看到貝爾梅爾蘇醒,哭喊著跑到她的面前。

「不要怕,好孩子們!」

「真是會逞能,自己幾斤幾兩不清楚,怎麼就這麼莽撞!」

在別人面前,卡塔庫栗是溫柔的王子,可是在自己女人面前,他也變成了一個毒嘴的丈夫!

「你竟然會過來!」

放開自己的孩子,看向自己的男人,貝爾梅爾漲紅了臉。

旁邊諾琪高及時發現,抓着娜美就將她拉了出去。

「女人,你真是不聽話!這一次,你必須跟我回萬國!」

這一次,卡塔庫栗的態度強硬,「可是娜美她們……」

「她們也一樣要走,她們以後就是我的孩子了!」

這一刻,卡塔庫栗決定將娜美兩人培養成才,至於他和貝爾梅爾,他不打算再要孩子,反正現在萬國國力昌盛,兄長和弟弟妹妹也都各自成家。

「嗯!」

這一次,貝爾梅爾不在拒絕,兩人度過了美好的一晚。

「不用擔心,等我們婚禮結束,每年我們都可以回到這裏小住。我也可以將這裏的人們遷往萬國,那裏有我的封地,比這裏更加繁榮。」

清晨,卡塔庫栗依舊在和貝爾梅爾解釋。

而在詢問阿建等人的意見后,他們決定拒絕,萬國的確很好,但是他們捨不得自己的家鄉,哪怕這個王國腐朽破舊,但這裏畢竟是他們的家。況且昨天海軍們也表明自己的態度,不會讓海克斯的事情再次發生。

「阿龍,你就留在這裏。幫忙建造這個村子,每年我會回來看你的。」

將可可亞西村交給阿龍等人,帶着自己的女人和諾琪高、娜美三人,卡塔庫栗回城萬國。

就這樣,阿龍在可可亞西村打造其屬於卡塔庫栗的王國。因為其特殊身份,每年都有萬國的資源船來到這裏,發放資源外,收購東海的特產回去。

雖然每次出航都要賠上數百萬貝利,但卡塔庫栗怎麼可能在意這點小錢。

而阿龍在得到資源后,也不需要外出劫掠,五年後他將整個歐伊科特王國都收入麾下,打造起一個萬國的附屬王國。

也就在那一年,卡塔庫栗在紅王的應許下,派遣士卒駐入這個王國並將其改名為糯糯王國。

而來到萬國的諾琪高和娜美在參加完卡塔庫栗和自己養母的婚禮後有了不同的選擇。

諾琪高留在萬國,在這裏她可以盡情的養殖來自世界各地的奇怪植物。

耐不住寂寞的娜美則多次向卡塔庫栗請求回到可可亞西村,她想要從東海開始,繪製這個世界的海圖。

因為有着阿龍在,卡塔庫栗也不在擔心,就讓娜美離去。而紅王在娜美離去前,點化了一根雷雲棒,送給娜美。

算是提前幫助這個小賊貓走上自己的道路。

果不其然,一年後,紅王等人得到的消息就是有關小賊貓的事情。

娜美依舊改變不了貪財的個性,在萬國,明明卡塔庫栗的宮殿中有着更多的寶物,她卻絲毫不拿,反倒是到東海后開始坑蒙拐騙。

甚至連阿建的養老金都很坑走一半,不得不說,娜美的坑還是一如既往。

當萬國中舉辦婚禮時,海軍中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海軍換屆!

因為本就定下來相應的人選,這場盛事倒也沒有太多鋪張,只是這一次戰國罕見的將摩爾岡斯等諸多大海上的報刊老闆都請到了馬林梵多。

他們也成了這場換屆的見證者!

「海軍中將金烏太一、赤犬薩卡斯基、黃猿波魯薩利諾、青雉庫贊、赤刃無名。還有衹園、一笑等中將,看來這一次海軍的爭鋒將會是一場有意思的盛況!」

時代周刊老闆特依姆發出張狂的笑聲,相比較摩爾岡斯,他的報紙體量小了一些,但是人家背後有人,不僅和天龍人關係好,甚至還有D之一族在其背後撐腰。

。 陸成領著一群實習生及謝建出病房的時候,時間已經指向了十二點多。

一邊幾乎無視剛剛做完手法複位再次帶來的70多金幣的收入,一邊看時間,一邊就問謝建等人道:「你們中午在科室里吃飯還是回去吃?」

雖然陸成現在已經高達四十多級,去打20幾級的小骨折,算是無壓力地進行碾壓,按照道理來講並不會有太多的收益。

畢竟現在他做了複位之後得到的經驗才強制性的2點,比起現在升級所需要的海量經驗值,是滄海一粟。

可貪婪這個被動技能還是著實給力啊。

貪婪。此技能可在玩家打怪時被動增加百分之五十金幣爆率,免除玩家與怪物間級別壓制,恢復正常1.5倍爆率!

就很nice!

如今系統面板上顯示的金幣與rmb的比值是1:1.4,70枚金幣的收入也是接近一百了,再加上早上做的一台急診手術及剛剛才作為助手及主刀做的擇期手術。

陸成到現在若是換作明面上的收入,已經接近小一千了,因此請客吃飯還是沒太大壓力的。

這還是不算陸成每個月還能夠拿到醫院一萬多基本工資,及拿到科室里0.75的績效,以及每年醫院會給予的其他獎金這些的情況下。

之所以不出去吃,是因為陸成畢竟還是總住院的第一天,還是不要搞得這麼老油條比較好的緣故。

實習生是最沒收入,全靠家裡支撐起的一部分人了,都還是學生,陸成覺得請他們吃個飯,也沒所謂。

周林立等人的確是很少被在臨床上請吃過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陸成這樣可以暫時不去考慮收入這些的人,還有其他的經濟來源。

只是相比起吃飯,能夠跟著陸成學習的機會,才更加可貴。

周林立雖然十分意動,但還是說:「陸老師,我想回去拿下書,然後把電腦帶來。中飯我就自己解決吧,今天早上跟您一個上午,我發現有許多地方都不太懂,而又很想去弄懂。」

周林立是個學霸,他很少有遇到問題的時候,而且有時候遇到了問題,也並不去苛求就一定要弄懂,還和興緻有關。但是陸成今天早上所帶教過程中的留白,就讓他覺得心裡有點兒痒痒。

手法複位的操作感,親眼看到陸成急救過程中的絕對實力,以及在手術過程中指點和提點過程中的留白,還有陸成給他們布置的任務,讓他們可以一起參加到目所可見的研究當中。

參與度,操作感,獲得感,就讓周林立覺得自己在臨床中實習,也有很強的代入感,或許這個病人,自己並沒有參與到他的診療過程中,但是自己可以參與得到。

這個度,就把握得極好,因此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把那個手法複位的適應徵及各個手法複位的優缺點都給找到,然後一一對今天所獲得的知識進行再次鞏固和深入。

這是他期待已久的學習方式,因為這才是他心裡的那種,獨屬於學院裡面的學習感,而不是像以往那樣,一個大課堂,大家一起聽老師一個人講,聽得到多少,那是你自己的造化和努力。

雖然知道在研究生階段,自主學習會佔據很大一部分,會比傳統的課堂很有意思,只是,他目前還沒有體會到心裡深處所期待的那種學習氛圍。

現在陸成差不多戳到了他心裡的那個好奇點,這是讓他很嚮往的。

彭山泉聽到周林立這麼說,便直接給周林立發出了邀請,道:「周師兄,要不我們一起回去拿電腦吧,順便在路上,我還可以請教你一些問題。」

以往彭山泉和周林立也在一個科室實習的時候碰到過,但大家都不是蠻熟。八年制和七年制標準地說起來都不是同一個專業,因此也都不會太去關注對方的事情,但是知道本科生的教務部把他們這一組實習生,安排在一起,是有目的性的。

就他們這一組實習生,一共十二個人,全部都來自各個專業中,成績比較靠前和比較靠後的,中等成績的,一個都沒有。甚至包括從湘省中醫藥大學來實習的董珍,其實都是基礎知識相對紮實,成績極好的一類人了。

周林立聽了彭山泉的奉承,眼皮都稍稍跳了跳,他可是有聽過七年制彭山泉的名字的,雖然不曉得彭山泉有沒有打聽過自己,但從今天以及以前遇到彭山泉的時候,彭山泉表現出來的知識儲備和廣度來推測。

他是絕對不敢覺得自己是八年制就一定比七年制的彭山泉高上一籌的。

不過彭山泉這句師兄的確沒喊錯,但還是帶著些許的忌憚道:「山泉,你可別給我挖坑,別人不了解你,我可是知道的啊。七年制二哥,除了你們那一級的有個姓舒的女生之外,可沒人能壓你一頭。」

「昂?」聽到這話,陸成頗為感興趣了,把點外賣的手都給鬆開了,一邊往辦公室方向走,一邊問:「林立,彭山泉在他們那一級還有說法的么?說來聽聽?」

陸成的確是很好奇,現在在讀的學生隊伍裡面,那種前排學生到底處於什麼水平。

陸成雖然在本科期間的成績,還可圈可點,屬於中等。但規培去后,就一直沒有機會再進入到學生這個大隊列了。本以為研究生的時候,可以再重複學生時候那種無憂無慮,多交一些朋友的。

可還沒開學,他就被人給整畢業了,在報到的當天還遇到了同一級科學型研究生的同學,看到他們對待自己的態度,陸成就知道,和他們想要再融進去,已經是沒機會,也沒這麼多時間了。

但這些因素,也不是打消陸成會對他們產生好奇的理由。至少也可以評估自己開了掛后,到底屬於什麼水平嘛。

周林立左右看了看,然後看了一眼董珍后,便說:「陸老師,您可別被彭山泉這看起來有點憨厚老實的身材給騙了,董師妹你應該有了解過,我們上次在心內科一起實習的時候。你彭師兄,以往的一些成績啦。以前在心內科的時候,他還搶救了一個總住院都沒搶救過來的病人。」

「如果不是山泉繼續堅持的話,那個病人可能人都沒了。」

彭山泉的身材微胖,長得一副憨厚老實樣,戴著黑色眼眶的眼睛,中等的個子,其貌不揚。周林立的身材偏瘦,個子比彭山泉高了不到五公分,臉型也很一般。

彭山泉聽了就推了推眼鏡,說:「周師兄,您可別埋汰我了,咱們師兄是都有商業互捧和互吹的習慣。您可別盡把他們的這些個學到了啊。您就光說我了,您自己呢?」

「陸老師,我給你舉報,他在本科期間,混到了五年制隊伍里去參加全國大學生醫學技能競賽!中途被發現,然後就被禁賽了。」

「然後去年又被湘雅醫院的急診科老師叫著混進了全國青年急救大賽裡面。又被發現后,禁賽了。」

「目前唯一可圈可點的成績就是全國心電圖閱讀大賽青年組的第二名。第一名是一個和協醫院的另外一個特殊變態。他們兩個人最終的綜合成績,都超過第三名十分以上。」

「目前已經在呼吸科以老師的名義申請到了一個國自然青年基金,好像是交給師兄去做了。因為周師兄說他寫呼吸科的標書就是興趣使然,想試一試,自己並不想去呼吸科。」彭山泉對周林立的事情,彷彿如數家珍一樣的講了出來。

這些話,連陸成都張大了嘴巴。

這好傢夥啊,周林立藏得夠深啊,這履歷,比起方泥馨都快不妨多讓了,如果不是自己有了那個遊戲面板,估計在他面前就只剩下跪下的份兒了。

周林立的瞳孔一縮,語氣怪異道:「好啊,山泉,你平時看起來一副和我不熟的樣子,偷偷調查我?連呼吸內科的那件事都知道了?」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