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從星月之光中拿出兩支火把,全部點燃後分了一支給千仞雪。

這個火把是唐元經常使用的,因為在野外修行,火光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古墓的入口不大,高低左右,正好能夠一人通過,還有活動的餘地,不過若是兩人並肩而行,卻是十分擁擠了。

故而唐元在前,千仞雪跟在他的身後,兩人舉着火把,步入古墓入口之中。

二人緩步而行,一級階梯、一級階梯地向下走去,入口處的這個階梯倒沒什麼特別,就是比較長。

唐元和千仞雪足足走了有半個時辰,在走完最後一層台階,到了階梯盡頭。

下了階梯之後,眼前的景象,讓唐元都有些無語了。

無他,在階梯之後,是一條冗長的甬道,不遠處是一個拐角,但是看這個模樣,唐元估計,這條甬道並不比那條階梯短。

不過唐元也不在乎,只因這古墓之中死氣濃厚,別方才外面那些逸散的死氣要多得多,幾乎快凝成實質了。

唐元一路走來,生死簿武魂就一路吸來,給唐元的精神世界渡入了不少的死氣,令精神世界中那條黃泉河,又延長了不少。

但是此地的死氣雖多,因為古墓的特殊環境,死氣之中卻也夾雜了大部分的怨氣,越往深處,怨氣越多,隱隱還能影響到唐元與千仞雪的心神。

可唐元與千仞雪都不少易於之輩,被怨氣侵襲不久,就恢復正常了。

先說唐元,他的生死簿武魂具有死亡之力和生命之力的本源,區區沒有宿體的怨氣,完全不是生死簿武魂的對手,還沒靠近,就被消磨凈化地一乾二淨。

並且在唐元的精神世界衍生之後,精神力此時已經直逼魂聖,更是不懼這小小的怨氣。

再說千仞雪,本就是擁有六翼天使武魂的魂師,先天神聖,諸邪不敢近身,自然就無視了這些怨氣。

不過接下來,在古墓深處,究竟有什麼讓人意向不到的東西,就不是唐元二人此時能夠猜測的了。

又過了將近一個時辰,唐元和千仞雪終於把這條甬道走完,一路來九曲十八彎,比直線行走還要疲累。

到了甬道盡頭,卻發現有一座古樸的木門落在眼前,奇怪的是,這個木門經過許多年的時間,卻宛若新造的一般,全部半點歲月的痕迹。

「也不知道那個玄冰斗羅搞得什麼名堂,挖這麼深的地道做什麼?葬一個封號斗羅,用得着那麼長的階梯和甬道嗎?」

唐元臉色有些不好看,吐槽不已,說着,就要推開這座木門。

千仞雪卻一把將他攔下,面色凝重道:「此地詭異,我們還是趁此機會,先恢復實力,我怕門后不簡單。」

唐元點點頭。

二人當即盤膝而坐,迅速恢復起魂力來。

過了許久,唐元與千仞雪同時睜開雙眸,二人都已將魂力恢復至巔峰狀態,然後互視一眼,各自點了點頭,當即站起身來,走到那座木門前。

唐元伸出手,正要推開木門。

卻又被千仞雪攔下。

唐元疑惑道:「怎麼了?」

千仞雪皺着眉頭,道:「不知道,這個木門後有我很討厭的氣息。」

唐元問道:「是因為怨氣的緣故嗎?」

之所以有此一問,是因為千仞雪進入到古墓之後,一直在用魂力抵抗此處包含在死氣中的怨氣。

說來也是,千仞雪的武魂是六翼天使,是世間最純凈神聖的武魂,對怨氣這種邪惡的氣息自然排斥,所以才讓她不舒服。

而死氣則是一種純粹的力量,並沒有負面的氣息,所以對千仞雪來說並無什麼影響。

此時能讓千仞雪如臨大敵,看來這個木門後面的怨氣,只怕是唐元他們之前遇到的怨氣全部加起來,都達不到的程度。

千仞雪聽唐元所問,點點頭,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木門后的怨氣怕是不簡單,讓我有種憎惡的感覺。」

憎惡?

唐元肅然地點點頭,都到了憎惡的地步,看來不是不簡單,而是很嚴峻了。

那到底要不要開門? 邵雁見司文鄲一點也不給面子嘲諷。

「司文鄲,你知道現在司家什麼狀況,別不知好歹!到時候後悔!」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但我也不會讓你折辱鶴城。」

邵雁好笑「那你的意思是我弟弟就活該了!我弟弟只是好心請他去唱歌,結果被打,你們司家一點毀意都沒有,是不是太囂張,太不把邵家當回事。」

她很氣憤,現在司文鄲已經把司家折騰成那樣了,竟然還這麼硬氣。

「那也不是鶴城一個人的錯,不過他打人是不對,要道歉,我幫他登門道歉。」

司文鄲也沒推脫。

邵雁見司文鄲這麼維護鶴城,提醒「你是忘了兩家還要合作的事吧。」

司文鄲眼眸一冷,當初司家如日中天的時候,邵家剛起來,當時在海市遇到了刁難,差點損失過千萬,還是司家出面,擺平這件事的。

但是現在司家遇到事了,對方趾高氣昂。

「我知道,但我相信邵伯伯會理解。」

他對邵成志還抱著一份希望。

邵雁倒真是佩服司文鄲了,明明心裡清楚結果,竟然還不死心。

「好,那等我們邵家拿到比賽第一名,你再來求我爸爸吧!」

她冷笑,踩著高跟鞋出門。

走廊遇到徐霜,走近突然惡劣的說。

「知道嗎?我和司文鄲有舊情!」

她看不慣自己得不到的東西,被別人得到。

話剛說完,就見徐霜手裡的一杯水潑在了她的手上,水很燙,讓她手頓時紅了一片。

徐霜急忙說「抱歉,我沒拿穩,潑到你手上了。」她一副快哭的樣子。

邵雁又氣又疼「滾開!」

她用力推了徐霜一把

結果徐霜一下倒在了地上,半天起不來。

磐帝 邵雁還想罵,司文鄲出了病房,冷冷站在走廊上。

「邵雁,不要過分!」

他急忙扶起徐霜,眼裡的憤怒嚇了邵雁一跳。

「是她先潑我的,她是故意的,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

「我沒有,我只是失手,你才是故意的。」徐霜委屈的爭辯。

司文鄲冷冷的看著邵雁,努力剋制,一直知道邵雁很刁蠻,沒想到她這麼沒素質的。

「走,這裡不歡迎你,要我趕你出去?」

司文鄲準備讓石雲拉她出去。

邵雁難堪「司文鄲,你護著這個心機重的女人,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說完邵雁怒氣沖沖離開。

徐霜見邵雁走了,小聲「抱歉,司大哥,是我不好,我身體差,總是做不好事,給你找麻煩。」

她眼淚大滴大滴的落,楚楚可憐。

司文鄲扶著她回去。

「不是的原因,你不用自責!」

「謝謝你,司大哥!」

徐霜撲在了司文鄲的懷裡。

一邊,石雲不知道怎麼開口,不知道誰透露了司家資金鏈斷裂的事,好多工人吵著要離職。

「什麼事?」

司文鄲注意到了石雲的表情問,推開徐霜問

石雲「是這樣的,海市那邊工廠鬧著停工,還走了不少人。」如果還提高不了銷售額,司家支撐不了一個月。

。零點中文網] 陳顯祖聽得折光秋這麼問,突然不好意思起來,半天沒有說話,畢竟他自己也算是海盜。雖然也沒打家劫舍過,但是海盜終究是海盜。

李茂之卻接過話去說道:「為什麼會打仗?這也不複雜。在日本那就是各地的縣長諸侯們,像什麼織田信長、德川家康、豐臣秀吉這些人相互搶地盤,但是在海上就不一樣了,不過說起來也不複雜。

比如你窮的要死,突然發現你周圍出現很多有錢人,拎着金銀珠寶到處溜達,甚至還穿金戴銀,後來更是把珠寶塞在包里在路上大搖大擺地溜達,你第一反應是啥?羨慕有錢人的幸福生活想給他們當長工?如果是這樣,那說明你天性善良安貧樂道。不過我們可不這麼想,元首更不這麼想。我們覺得可以幹上一票,干輸了賤命一條沒了也就沒了,干贏了可就發了。想當年我們在海上武裝搶劫葡萄牙就是抱着這樣的心思。」

折光秋說道:「要是我,我也這麼干!」

說罷,夏景梅、馬得功、趙國祚幾個人一起大笑起來,南洋的海盜們也是一陣大笑。

李茂之說道:「就這樣,財富引發了戰亂,很快就打了起來,貿易一直都伴隨着海盜、保護費,黑社會等等。這三樣當中我們是海盜,從來沒有涉足過保護費和黑社會業務。」

其實這個業務正是鄭家的專長,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是這方面的行家,因此說鄭家是黑社會也不為過。最起碼也是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武裝海商。

「黑社會?」折光秋問,「這是什麼?」

夏景梅回答:「就是幫會,專門打家劫舍的那種。」

其實,黑社會這個詞是李存真發明的,李茂之這麼多年來也沒搞清楚到底什麼是黑社會,反正感覺就是一群暴徒。聽得夏景梅解釋便也沒再多說。

李茂之說道:「我們就是海盜出身,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一開始我們不過是一群南洋不願意臣服清朝的普通百姓而已,過着苟延殘喘的生活。但是元首來了之後就不一樣了,十幾年間領着我們東征西討。順利打劫了葡萄牙后,拿出很多財富去改裝大炮招募水手,然後繼續打劫。元首高明,幾乎次次都成功,我們這個海盜集團就這麼成長起來了。

不僅如此,元首睿智,打劫其實僅僅是我們日常工作的一小部分,我們主要還是做貿易。別人能做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做?貿易對象其實主要是英國和荷蘭。由曹海濤、羊文瑞和陳先生帶領,我們打通了進入江南和江西的路線,能夠弄出很多的生絲、絲綢、茶葉和瓷器,這些東西我們有一部分是賣給荷蘭,還有一部分是賣給英國。而且我們也從英國購買武器。」

在本時空,李存真和英國、荷蘭、葡萄牙、西班牙都有過節,而且彼此厭惡,特別是葡萄牙。荷蘭、葡萄牙、英國和西班牙,還有東南亞諸國、日本、明鄭就相安無事嗎?當然不是,大家彼此之間都有數不盡的恩恩怨怨。這是時代的特點,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但是,貿易總還是要開展的,這是必要的,也是必須的。後世的土耳其和俄羅斯彼此之間厭惡至極,但是從來也沒有斷了貿易;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更是彼此仇視,恨不得用原子彈炸平對方,但是貿易始終沒斷。因為貿易和經濟活動是活命的本錢,如果命都沒了還拿什麼去厭惡和仇視呢?

李茂之繼續說道:「不過,天煞的英國人,賣給我們的都是落後的大炮和火槍……這群敗類……騙了我們十幾年,保羅來了之後我們才知道自己上當。不僅如此,英國還給我們斷供高炭鋼,導致我們的南洋火槍數量一直不足。不僅如此,元首說英國是攪屎棍我一開始還不太理解,但是後來逐漸才發現他真的是攪屎棍。英國挑撥我們和荷蘭打仗,在海上我們伏擊荷蘭船隊的時候,出現的卻是西班牙人。西班牙和我們結下樑子,五百人的討伐隊來到白家島,這是我們最大的危機。還是元首睿智,率領我們七百多人貌似衝鋒,用手榴彈破開西班牙大陣這才使白家島轉危為安。」

李茂之深恨英國,除了他還有姜誠。姜誠的侄子雖然死在西班牙討伐隊的火槍下,但是這也不妨礙姜誠把賬也記在英國人身上。

「盎格魯撒克遜就是劣等!」李茂之恨恨地說道,然後趕快對保羅和黑爾說,「我不是說你們。」

保羅挺起胸膛說道:「我出身西班牙,不是盎格魯薩克遜人,而且我現在是大明的臣子。」

李茂之聽罷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這時李存真說道:「其實說海盜也好,說海商也罷,其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劫掠和貿易本來就是相輔相成的。」

夏景梅問道:「不明白,打劫就是打劫,貿易就是貿易,怎麼還分不開呢?」

李存真笑着說道:「這其實不難理解,只要夏將軍和我一起出海貿易也就明白了。我們出海,船上拉着很多貨物和銀錢,到了一處打算貿易,可是人家不和我們貿易,又不讓我們靠岸,怎麼辦?為了生存怕是只能冒險進攻一次。如果發現該處好打,也許我們就會上岸打一次,反正代價也不大。搶到了東西還可以繼續貿易。如果是難啃的骨頭,那就趁早快走。

再一個也難說。我們到了一個城鎮,打算貿易,可是該城鎮覺得我們給的價格低了,或者我們用來交換的貨物太少。而事實上,我們從大老遠來的,貨物的價格本身是提高了的,他卻認為低,而他自己的東西本來不值錢,他卻認為很值錢。而且,我們看到無利可圖就不打算貿易了,而他們卻需要我們的貨物,又不想付出代價,非要我們賣東西給他們。怎麼辦?這就可能打起來。

反過來說也成立,而且這種情況可能更多。那就是,我們看中了別人的貨物,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想賣也不想換,想要留着自己用。可是我們覺得這個東西是有利可圖的,非要換,人家不幹,我們就用火槍和大炮逼着人家換。他們換了我們的東西過去,不見得有用,也不見得沒用。但是,就算有用又如何?人家根本不稀罕。這種情況下,你說我們乾的事是貿易還是劫掠。我想你們可能會說是劫掠,但是我覺得這是貿易。雖然他們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但是我們在交換的時候是等價交換的,我們又不是白拿他們的東西,但是他們卻會認為我們是搶劫。但是如果非說是搶劫,我就會覺得委屈,因為我也給他們東西了啊。而且,我給他們的東西,他們也可以交換出去,搞不好也會大賺一筆,可是他們自己卻不願意動彈,不去交換,自己也不用,坐等變質腐爛,這能怪誰?夏將軍,你想一想,這種情況是不是說不清楚到底算是劫掠還是貿易?所以我說劫掠和貿易是相輔相成,結合在一起的。」

。是的,只要有合適的理由,姜塵就能以大義壓人,從而將自己置於不敗之地。

這是人魔所沒有的優勢,也是姜塵敢吞噬萬靈本源的底氣所在。

深深的看了姜塵一眼,姜玄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叮囑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這即是你的選擇,那我也不好多說什麼,只願你能格守本心,不忘初衷,莫要

《西遊,我體內有九隻金烏》四六三大幕拉開 五大神靈執掌方面不同,拿死神塔納托斯來說,他便掌控著所有亡靈的歸屬轉生。

同時,在冥界也有類似和東方地府判官一樣的職位。

冥界法官。

在偌大的冥界之中,冥界法官卻只有三位。

然後是無數冥將,冥士等等。

托修斯之殿是冥界五大神靈議事的地方,在偌大的冥界之中,哈迪斯和泊爾塞福涅基本上不過問冥界的事物,因為有五大神靈就已經足夠了,除非連五大神靈都解決不了的事情哈迪斯才會出手。

要知道哈迪斯的實力可是直逼眾神之父宙斯的存在。

托修斯之巔單從外表看就是一個巨大的灰色宮殿,整體的外形就像是一個倒三角一樣。

巨大的托修斯之殿建立在冥界的最高山峰之上。

除非有大事商議,不然五大神靈是不會在托修斯之殿議事。

「現在距離神界交流會已經沒有多長時間了,上一次神界交流會留下來駐守的是墨利諾厄,根據順序的話,這一次應該是輪到了修普諾斯,但是這一次要改變一下。」倪克斯坐在最中央緩緩說道。

雖然說是五大神靈,可是位置在五大神靈之首的也只有黑暗女神倪克斯。

畢竟她的實力是最強的。

倪克斯身穿一身黑色皮衣,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可是那眼睛完全被一片黑色充斥,無比漆黑的頭髮無縫自動著,身上帶著極其恐怖的壓迫感。

「換成誰?」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