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意看着羅空,嘆了口氣,說道:

「僱主是我殺的。「。

「為什麼?「。

柯文意麵色平靜地說道:

「他是我的老上級的死對頭,發佈的任務就是沖我們來的,你也知道,任務在接之前可是看不到僱主是誰的。「。

羅空靜靜地看着他,柯文意也沒有繼續說下去,栗子看着他們兩個,連呼吸都放得很輕,不敢打擾到他們。

片刻后,柯文意才說道:

「他我們任務出發后,他找到了我的住處,當着我年幼的女兒面前……「。

柯文意嚎啕大哭,他對羅空說道:

「如果我的死訊傳到她的耳朵里,她會瘋掉的,她還活着,全是因為還有我和女兒啊,失去了我,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啊。「。

羅空聞言,呼出了一口氣。

。 盪星曆1118年,澤天劍派內。

武壯峰,這裡一左一右,兩座山峰相互交隔著五百多米,在兩個山峰上,現代的建築手段讓懸崖峭壁上如同伸出手一樣,延伸出了一個個亭子。山峰很廣,所以數十個亭子隔著很開,而且這些亭子還有短期懸浮飄功能,可以在山峰上轉換停靠位置。

現在這群天之驕子們,也就三三兩兩散在這兩座山頭的亭子之間,看著山峰之間的閃爍。

這個閃爍的劍士,是宋電。

自龍飲鎮一別,已經過了三十多年,曾經的少年現在變成了一位壯年劍士官,由於星際時代的基因手術技術,他現在看起來還是青年狀態,現在正為剛剛成為內門弟子的新劍士們演練戰術。

閃爍點在山體右側停下來,宋電:「今日就到這裡吧。」他收起了光劍。

數百米外年輕學生拍馬屁說道:「學長你的劍術和嘉學長,和綺學姐相差不遠了。」這樣叫好的聲音在山峰中回蕩,卻被山峰外的禁制阻擋,不會擴散到外。所以說話能大聲且肆無忌憚。所以接著就有了第二聲,第三聲的讚賞。在這裡的劍士都是一個班的,在禁制內相互誇一誇,那才是做人。

宋電笑了笑,當然知道是師弟們給自己面子,在受用后,也要澄清。

宋電搖了搖頭:「羅學長和綺學姐的劍已經到達了劍氣級別,我入劍士階位,已經有十七年,還沒有徹底摸到劍師的門檻,與他們差的還遠。」

宋電仰望著更加高端階層,但是此時他並沒有注意到,就在他身後六千米那個較矮的山峰上,供給山下普通人員上山勞力的長電梯上,有個他可能熟悉的人,在東張西望。

當然,此時主峰和遠處矮峰之間,山中雲氣縹緲,那個在電梯上的人很快又被白障遮掩住了。

……

在天澤劍派電動扶梯上,衛鏗此時也睜大眼睛看著這裡恢弘的場景。

在山下混跡了十五年,終於以和平的狀態混進了天澤劍派。

至於混進來的手法?——十五年前剛來天澤劍派山腳下,暴打那一批青皮一個個改邪歸正,有那麼幾個家中的弟弟妹妹,由衛鏗給了資金資助,同時也進行了數理化教導,有三個成功通過考核成為了劍徒,而後其中一個又為了劍士。

所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衛鏗這廚子在天澤劍派人員招募中,也被招呼到門派內當廚子。

登入武壯峰后的凌空長廊,衛鏗拿著那一把「新手劍」,好似在充大頭。

但實質上,這柄劍在整個武壯峰能排上前十,空間刃激發后,能夠輕而易舉切開數十道禁制。

……

空間泡中,再一次承受了十幾年無聊的觀菜時間的秦曉寒,恢復了如同婚後為瑣事怨言的樣子。

秦曉寒對衛鏗現在才混入天澤派行為的看法:「是說你來遲了呢?還是說你對計劃流程的執行的嚴格呢?」這句話呢,一分帶著是輕諷,三分是歡樂,剩下則是滿滿的無奈了。

因為且不說衛鏗不缺傳承,單單是「劍意」這種扭動空間的量,衛鏗就已經蓄積了十年。

而且這種「空扭之意」還不是「積沙成塔」常規的囤積。而是工業革命那種指數增長的進步積累。

衛鏗老爺利用神州的製造能力,對物理場進行建模,在「空扭之意」的囤積模式上進行了足足三次變革。

單憑現在一天之內可以生成的「空扭之意」。就能將空間中五十七噸煤炭燃燒釋放的信息焓,一瞬間挪平到八百公里範圍的大氣或岩石中。

這樣的空扭之意現在能將劍君的防護層給直接融穿!

這樣的空扭之意不算是劍意。劍意是專門加工后的空扭之意,破壞力更強,但是功能單一許多。

徒欢 可以這樣形容:冶鍊,化工,糧食,變成小轎車,高樓大廈,爆米花,速食麵,這種多樣性生活的國民生產總值,相當於空扭之意。而為了戰爭,變成坦克,飛機大炮,作戰物資,這種為了破壞佔領模式,那才是劍意。

徒欢 這個世界劍士道路體系,就相當於一個國家時刻為了戰爭,將工業維持了完全戰爭的狀態。稍微積攢一點空扭之意,完全都轉化為「摧毀」最有效率的劍意。

衛鏗本著和平發展的原則,炒飯、武裝兩不誤,相關科技升級有更多的餘地,所以凝結的空扭之意偏向於功能化。

例如磨平空間「熱力焓」凸起,亦或是將一整片區域凝固,讓其能量對著宇宙散發,降至絕對零度。這些能力從殺傷效率上來看,都沒有劍意直接有效。但是!衛鏗更接近這個位面本質,即:意識對空間產生波動現象的本質。

這十五年,系統也沒有多嘴了,因為衛鏗這是第一次位面大戰之前,那第一代穿越者(衛爹媽那一代)的路線。

……

衛鏗在這條主時間線上,獨自在這個位面呆了十五年。但從平行時空上不單單如此。

隨著位面戰爭的開打,在某位白姓監察者的提議下,時空管理局同意了對衛鏗的擴增計劃,也就是在其他三條時間線上,已經演化出了八千多條時間線。這些時間線上單單進入天澤派就不下於一千次。

早些時候,時空管理局給三條時間線衛鏗的命令是,遇到無法把握的風險就能撤離。而為了保險起見,擴增的每條時間線上,也安排了士官級穿越者進入,為這些擴增時間線上的衛鏗提供掩護。

但是後來,這些時間線上的衛鏗用實力證明了自己的意識在這些時間線全都能安全苟住。

並且,當後續穿越者介入后,所產生的更多的劇情線中,也依然維持著「非常穩」的態勢。

這裡「非常穩」指的是,儘管意識被各條時間線分割了上千份,衛鏗依然能恆定在位面進行探索。(雖然這種探索很緩慢。)

如此中流砥柱!金山不到的衛鏗,讓大河系文明時空集團做出了在這裡屯兵作戰的決定。

故,在主世界2687年後,位面大戰達到了白熾化時,

空扭位面上,衛鏗盤踞的時間簇區域成為了大河文明系時空管理局在此區域「時空軍事據點」最有力的防禦城牆。

哪怕在2687年2月23日洛杉磯34號引井,上午9:33分,地中海系時空管理部門調集主力過來(上卿級別)進行進攻。

這位「前排執政官」級的穿越者,選準時間線對能觀測到的大河系時空穿梭者進行挨個清掃。可是在重啟位面后,發現自己還只是完成了單條時間線任務,仍沒有抓到大河系穿越者在空扭位面這個時間區的源頭。

大河系派遣的穿越者,仍然有著時空備份和在更早時間點上重生的優勢。(因為衛鏗在更上游。)

除了能在時空上穩穩守住之外,衛鏗也承擔起這片時空區域擁有了上卿許可權的後勤官的職責。

因為衛鏗自己開發的空扭意志,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傳送給其他穿越者,作為「戰備物資」投送過去,讓那邊的穿越者能在決定性時間線上「爆種」。

時空管理局已經多次下發功勛信息,承諾這場大戰結束后,衛鏗在空扭時空區域,有一等的戰功!

故,秦曉寒也不再對衛鏗的某些「過於遲緩的行動」說啥了,畢竟,衛鏗現在「只要穩住」整片時間流,就是最大的功勞。

……

回到當下這條軸時間線上,在劍斗場上對年輕弟子授業的宋電,並不會注意遠遠處的那個曾遇到過的路人。

衛鏗瞧見了這位故人,今日很得意,也放下心來。

笑魔 衛老爺靠在了禁制上,通過「空扭之意」透視俯瞰這個貌似是自然山體內一個個機械隧道中的運輸長龍。

衛鏗:「系統,我已經按照原定計劃,進入了天澤劍派,下一階段,是朝著上位作戰力量發起衝擊。」

系統(秦曉寒)有氣無力的問道:「你下個階段,準備預備多長時間!」

衛鏗:「如果是劍君這個級別應該要二十年吧。有什麼建議嗎?」

系統:「沒有任何建議,你的想法屬於獨一無二的。」

衛鏗:「額,這個世界十八個星球很多穿越者穿梭過,應該有類似的東西讓我借鑒吧?」

系統:「你的搞法獨一無二。」

衛鏗抓了抓後頸,不再問了。

抬起手來,開始把玩自己的小玩意了,空間中跳躍出了一批批顆粒,這些顆粒是衛鏗專門研發的空間扭動微坐標系統。

比起靈器,這些顆粒製造技術的難度也差不了多少,並且戰鬥中也更容易破破壞。但衛老爺現在的製造量夠。

在這類「顆粒群」的輔助下,衛鏗已經能夠達到軀體空間化的狀態(君級)。

現在衛鏗進入了空間,在外部視角中,如同一條線慢慢滲透禁制中,等到完全進入后,從原地閃爍消失。

維度泡中,秦曉寒無奈的搖了搖頭:「二十年後?才計劃到君級?哦,只要不能百分百壓著劍君們打,你都不承認自己掌握君級技術(諷刺)?」

穿越這麼多年,秦曉寒耳朵都被「技術」這個詞磨熟了,衛老爺從來不講境界和實力,只講技術和資源。這還當自己在打仗。

……

盪星曆1123年。

穿梭到這個世界42年了,衛鏗來到天澤派武壯峰也有五年了。在將一些該了解的製造工藝都了解后。

衛鏗老爺又換身份了,先是將飯館分了,這幫已經成家立業的漢子有些不舍,同時也有一些喜悅,因為偌大的店面,終於可以自由發揮了。

而衛鏗此次離開並不是真正離開天澤派,而是恰恰是準備正式進入天澤派了。從原來的武壯峰離開后,轉而來到兩百米外的決明峰的山腳下。

面龐完成了代謝,撕掉一層死皮后,衛鏗恢復了二十歲的模樣。在決明峰的山腳下,換上了五年前就在某地準備好的假身份——堅星。自此再算開始。

……

在決明城中,一年一次的劍徒招收會開始了。

天澤地區的人口越來越多,需要的治安隊員也越來越多,同時對少年的教導也越來越多。還有外太空探索,以及小行星內部通道。都需要人。曾經某人是沒有信心,故對此避開,現在,終於開始主動了解這個世界。

在賽會上,一位位劍客已經就位,有熱衷於和陌生人打招呼的青年劍士,也有冷冰冰歷經了多次大賽,對自己水準很自信的劍客。

當然,

更有衛鏗這種「物色未來長遠合作夥伴」的奇葩。

這裡的長遠?是幾十年後,甚至一兩百年後。

就在這比賽排隊的現場,衛鏗拿著筆記本在記錄劍術要訣:「速度要快,觀察要准,劍光要輕盈,在不必要的時候盡量少橫在對手面前,能讓對手看到『點』就不要讓對手眼中能看到『光刃』成線。」

這些老生常談的東西,每一位劍士具體能懂多少,注意多少,那是不一樣的。

衛鏗的標準是:「全部都要做到。」

但這個世界上,劍士級存在,只能完全做到其中一兩項,就成為了「專長」。

……

「18號,堅星。36號,蘇少畏。」

確定喊到自己名字后,衛鏗放下了筆記本,閃爍登場了,面對已經彈出光刃的劍徒對手。衛鏗頓了頓覺得他動作至少有三項不標準。

零點五秒后,隨著衛鏗三次閃爍(這都是壓著速度剛好快對面一絲),劍光擊穿對手的能量劍柄。

評分員們舉起了甲等,衛鏗過了關,算是天澤派的外門弟子了。

……

六天後,大賽結束。

衛鏗作為入圍者乘坐浮空飛船,來到了外圍山峰上。

上山後分發了一套空間折躍服裝,一柄光劍,並且電子投影中指引了山峰內部分配的住房后,一切算是安頓下來。

躺在山頂上一顆長歪了的樹上,衛鏗瞭望著群山和遠處的星空,打開了系統上盪星曆這一千年的歷史再一次稍稍閱覽,悠然拔出了劍,雙手奉起。

衛鏗凝視這把劍,頗為鄭重的說道:「劍是這個世界唯一的戰鬥武裝嗎?」

系統:「不能說是唯一,但是並沒有發現比其更有效的武裝。」

衛鏗:「其實,這個世界的生產力是不足的。」衛鏗的眸子中,此時流露出一種方向。

數秒后,系統:「這個世界,變革很難!」

衛鏗:「如果生產力更高的話,現在劍士體系的優勢,不一定能保持,但是恰恰是現在的劍士體系,讓現在生產力非常穩定的停留在目前的水平。」

山峰中禁制上出現了閃光,衛鏗快速離開了,折躍回自己房間,但是在回去前,對自己的系統(秦曉寒)定下了基調。

在這個明明是星際時代位面區域中,該是時候讓劍士這單一的道路,遇到一些時代變遷了。

……

白天在比劍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衛鏗身邊如同桃子毛一樣的細小針頭正在隨著衛鏗一起閃爍移動。由於閃爍的量太過稀少,所以沒人能夠看到,這些針頭以六個一組,按照雪花模式幾何排列,遍布範圍五米內,在遇到人後,猶如帶電灰塵遇到靜電排斥一樣自然繞開。

這,是一個新體系,衛鏗將其代號為「陣伏術」,目前還不適合這個時代,故衛鏗仍沒將其大規模傳播。

旁白:第一代做廚子;第二代做醫生、律師立足中層;第三代,開始掌握生產資料。衛鏗的行動思維其實很東方。只是主世界早過了六百年,東方人早就沒有在異國他鄉蟻居的經歷了。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