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茹假咳一聲,說道:「長老德高望重,唯有崔兄足以勝任!」

崔斌在一旁聽得暗暗憋笑,覺得高太爺整人這一招實在高明!

「李姑娘謬讚!」

「那……我先走一步,回府靜候崔兄!」

李茹不知該如何接話,崔州平的眼神總給她一種琢磨不透感。

………

李茹走遠后,崔斌放聲大笑,片刻之後見到老祖不露微色,悻悻然退出門外。

「高太爺,這是我盜取的物品。」

青溪從懷裡拿出一堆東西,頗為得意的看向崔州平。

崔州平早一步通過系統知曉她盜取了十二件物品,掃了一眼也未覺太驚艷,

比武大會名冊、長老令、一封信、摺扇、一瓶藥丸、金銀若許……

不過,這些加起來也只有十一樣。』

崔州平暗覺疑惑!

「還有這個!」

青溪眨著眼睛拿出一枚布制紐扣。

崔州平不解。

青溪附在他耳旁低聲道:「她內襟上有三顆紐扣!」

這你都要偷……』

「調皮!」

崔州平伸手在青溪腦門上彈了一下。

「啊,痛!高太爺恕罪!」

青溪慘叫一聲。

這一下他是真打,相處不久,他覺得青溪資質不錯,但性子太野,不加以管制,遲早要惹禍。

崔州平沉聲道,「我給你定一個規矩!」

「不得濫用盜術,

不盜他人私密物品,不盜正義,不盜弱小。此為三不盜,你可記得住?」

青溪委屈的點點頭,家族長輩可從沒這樣教過她。在青雲州,其他家族說得好聽點是在明爭暗奪,但又與他們盜氏有何區別?

不都是憑本事去獲取他人成果嗎?

崔州平淡然道:「你有什麼想說的,儘管提出來。」

青溪嘟著嘴,「修為就是修行界的規矩,我們憑本事盜取東西,為何還要在乎那麼多?」

崔州平循循誘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在崔家,就得遵守這個規矩!」

「好吧,高太爺,我遵守就是!」

「下去吧!」

………

崔州平將李茹的物品收入系統空間,這些東西他會還給李家。

李家派人在他酒里下毒,是在瘋狂挑戰他的底線。

換作十天前,他可能直接將李茹殺掉,再等候李家族長出現,繼續除之而後快!

然後全族閉陣修行。

协宇 但這樣不是萬全之策,安安與整整已經成功晉陞玄品,不出意外,其他族人也會持續晉陞玄品。

玄品的衝擊,已經替他們打開新世界大門,繼續安於現狀,並不利於內部團結。

到那時候樹敵過多,等待崔家的,可能是及其慘重的代價!

一道低鳴聲劃過。

來了』

一隻傳信靈鴿落在議事堂前。

崔州平從其腿部取下一封信。

「牛家已經撤出遙浦馬家,據可靠消息,他們也已撤回厚浦高家與霞浦何家!

孫兒還打探到盜氏青家出現內亂。」

署名,崔整整。

崔州平立刻取來紙筆,手書一封,找來崔林,讓他帶給崔整整。

。 或者說夏末應該壓根就沒有說話,從這一點上我不得不表揚夏末,我能夠猜到她的意圖是什麼。

她就是在浪費時間,只要能夠托住黃富城,這一切就都沒有關係了。

至於黃富城想說,就讓他說個夠,反正最後勝利的是我們,就可以了。

「這裡面住的人你可能不太清楚,她就是小黃的母親,當年發生了一場意外,小黃還是沒有從這種陰影中走出來,說起來雖然是植物人,跟死了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我們都在勸小黃放下,可是他就是不聽,這個孩子就跟魔怔了一樣。」

我在喘了口氣之後猛的站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女鬼,她現在已經被我畫在了圈裡,略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對於門外的動靜,我希望她是聽不見的,如果被聽見了,估計就糟糕了。

女鬼如果不被擾亂心智,我施法也會非常的輕鬆。

可是有時候吧,運氣還真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東西。

隽言 你覺得你這些天比較走運,比如在你走運的時候發生了好多件之後,突然就會出來一件你感覺到不走運的事情。

我隱約覺得女鬼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隽言 這大概就是我在之前覺得幸運,現在突然覺得要走下坡路的事情。

我想我還是應該加快速度的好,以免夜長夢多。

不然等到時候女鬼真的開始不穩定起來,一定會非常麻煩,還有那些爛攤子最後不得我拾?

我將蠟燭都拿出來排好了放在周圍一圈,每一個都固定在燭台上,這些當時可花了不少錢,因為這些燭台都是定製的。

之後我就開始施法,試圖讓女鬼的魂魄回到這個女人的身體上。

我知道這肯定會發出一系列的動靜,這些是我沒有辦法避免的,比如我鈴鐺的聲音。

而至於怎麼攔住黃富城就要看夏末了。

能否在我使用這些的情況下,阻止門外的黃富城進來,就要看夏末的本事了!

因為還是比較相信她的,更何況在這個時候我能夠相信的只有夏末了。

而我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將女鬼完好無損的轉移到這個女人的身上。

也許是我想的太簡單了,在施法開始的時候就遇到了一件讓我感覺十分不順暢的事情,好像在這之間,突然有什麼東西卡住了一樣。

我盡量的讓這個魂魄順暢的從這條路上一點點的走近。

女鬼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吸盤,在吸納著自己的靈魂。

而女鬼的形狀在這個時候也逐漸的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比較規則的形狀,逐漸的變得有些零碎,並且一點點的凝聚在女人身體的兩側。

我能夠感受到,儘管這個術法是我第一次去做,可是已經出現效果了。

現在我必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堅持,我需要的是大把的時間,還有集中注意力。

這其中不僅僅包括我,還包括女鬼的配合。

她如果不配合我的話,對自己的身體產生抗拒力,不願意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面去的話,就算我想要讓她回去,並且十分暴力的強迫,也是沒有用的。

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刻,我看著女鬼的靈魂一點點的融入身體,周邊的燭火也在瘋狂的搖曳著,用這種法陣其實是非常消耗我的體力的。

不過我覺得沒關係。

如果能夠僅僅用這樣一個法陣就能夠將女鬼融入到她的身體裡面去,並且將這次的任務完成的話,那麼今天所做的所有犧牲都全部不算事了。

儘管我的注意力已經十分的集中,我還是能夠聽見從門口傳來的動靜。

是夏末和黃富城爭執的聲音。

具體說的是什麼,我聽的不太清楚,我的耳膜嗡嗡的響,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陣法的副作用。

因為爺爺的那本書裡面並沒有提到,在使用這個陣法的時候還會有副作用的存在,所以我自己也根本不清楚。

不過這些都無所謂。

我現在更像是之前外面那些跳大神的,手裡拿著一個鈴鐺,那面拿著一個招魂幡,來回的跳來跳去。

我估計現在我這個模樣如果被拍下來,肯定會十分的滑稽。

別人看不見女鬼,就會以為我是個神經病,如果這個時候門外的人進來的話,就算進來的是夏末,知道我在做什麼,第一反應肯定也是我犯病了。

沒準就是癲癇,還是病的不輕的那種。

要麼我說這個法陣實在費體力就在這個上面。

我為什麼要又搖又跳,其實是有原因的。

這也是這個陣法的精髓所在。

聽起來確實夠扯蛋的,可是事實就是這樣的。

女鬼的靈魂眼看著就要完全和她的身體融合了,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我本是跳來跳去的身體突然一僵,然後那女鬼已經進入到了身體中,已經可以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就因為我的突然一分神,那模糊的影子定住了。

我突然感覺到胸口有些悶,然後就是門外傳來的巨大的嗓門,好像是故意吼給在屋子裡面的我聽的。

我還聽見一腳踹向門的聲音,還有人突然倒地的聲音。

門外好像亂作了一團,我現在心亂如麻,不知道夏末到底怎麼樣了。

我趕緊回過神來,試圖不去想門外的事情,等我再過去看的時候,忽然發現那女鬼的眼睛驀然的睜開了,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我看,嚇了我一大跳。

我深呼吸一口氣,這才平緩過來,繼續做最後的收尾工作。

這個時候我突然的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這不對勁的地方就來源於這個女鬼。

女鬼突然不動地方了,她一直瞪著我,持續著半進不進的姿勢,我一看這樣下去肯定不行。

實在沒辦法,我只好拿起本來放在旁邊的符咒,猛地一下貼在了女人的腦門上。

女鬼翻了一個白眼,好像暈了過去。

這時候我再做法施咒就容易了許多。

然後,等一切終於都結束了,我呼了一口氣,倒在地上。

這次並不能算是順利,最後一步是我強制融合的。

。 ‘幾年老爺子氣消了,我再回去跟老爺爺耳邊吹吹風,到時候回去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聽到李空來的抱怨聲,張興平卻是無所謂的笑道。

他這倒是沒有說假話,老爺子可就他一個寶貝孫子,這偌大的家業到時候不是他得到,那還能是誰?

現在最要緊的是,想辦法出這口惡氣。

林如風,林家三傑之一,別說是他開罪不起,就是老爺子也是盡量不開罪就不開罪,他一個晚輩可就更開罪不起了。

「少東家說的是,倒是我多慮了,不過這林辰您看要怎麼搞定他?這小子抱上林家的大腿,又跟南山市首富的大公子李子浩走得很近,弄不好會出大麻煩!」

坐在張興平對面的李空來,敏銳的察覺出這位坑爹的少東家危險想法,連忙開口勸阻道。

之前他並不知道這林辰的來頭,在東窗事發后,特意的調查過一番,驚訝的發現這小子後台挺硬的,難怪逼得少東家使出這樣的陰招。

現在後悔都已經來不及,說再多也沒有什麼用,也只能是跟張興平綁在一根繩上了,萬萬不能讓張興平再惹出更大的亂子。

「你放心,這次我不會再出面,而是通過地下勢力來搞定這小子!」

張興平冷冷的一笑,眼中閃爍著滲人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