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琢磨著今兒來的巨頭們,放着好好的桂花酒與蟹不享用,非要去樓下扎堆。更離奇的是,這剛開席人就幾乎散光了,太不合常理了。

於是他找了錢家老爺子,偷偷問了一句。

錢山河是個精明人,江寒既然喜歡福滿樓的美食,索性就給章金福一個結交的機會,暗中便點撥了章金福兩句。

告訴他,要想在東州混下去,不,是在江東省混下去,可以得罪李偉民,甚至江東省鎮司的鎮司長,也絕不可以得罪江寒。

這也是眾人避讓的緣由。

話已經說的很透了,再細,錢山河沒往下點了。

章金福當場就傻了。

他還想套問清楚,那年紀輕輕的傢伙到底是誰,什麼來頭?

莫非是龍都京城來的?

又或是某些地下的商賈巨頭之子?

只可惜,錢山河再不肯透露半句,一笑而過。

章金福沒敢再問,錢老的話自然是不會錯的,巴就完事了。

所以,他親自上樓端茶倒水,就為了替剛剛的魯莽謝罪。

「章老闆,這裏不用忙了,你下去吧。」江建國和煦笑道。

他不是愛記仇的人,章金福確實說話不好聽,今兒已經鬧的夠大了,不至於因為一兩句話再壞了大家過中秋的興緻。

「江先生,前面是我無禮衝撞了各位,這頓飯今天我請了,只希望各位萬萬別往心裏去啊。」

「這是我福滿樓的特級貴賓卡,以後你們來消費,一應開銷全部一折。」

章金福從口袋裏摸出一張鍍金的卡片,雙手奉了上來。

「三折?」李桂梅雙眼亮了。

三折是什麼概念,跟白給也沒啥區別了。

章金福還真想白給,一想到各位大佬的言行舉止,分明就是不想暴露江寒的咖位。

他自然不會蠢的又是白送,又是啥的,引起江寒的反感。

三折,不多不少,正是最合適的區間。

「章老闆,無功不受祿,這萬萬使不得。」江建國自不肯受。

章金福急了:「江先生,您要不收,那就是看不起我。我年長你幾歲,不敢叫你一聲兄弟,交個朋友總還是可以的吧。」

「我知道你是江山集團的總監,日後我要想再進一步發展,指不定還望你提攜,權當是我一番心意,敬請收下。」

他這麼說,江建國更不敢收了。

兩人拉扯了一會兒,李桂梅開口了:「建國,我看章老闆確實是有心結交你,收下吧,以後丫頭們吃飯什麼也方便。」

「江總,這種卡在我們這裏又不是第一張,真沒別的意思。」章金福苦口婆心的解釋著。

「好吧,章老闆,那你這個朋友我交了。」江建國懼內,再者拉扯下去也不是辦法,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見他收下,章金福瞄了江寒一眼,見這位爺在喂著孩子,面上並無慍怒之色,他心裏這才踏實了些。

「章老闆,那你忙去吧。」有外人在,李桂梅有些不自在。

「好,好的。」章金福連忙點頭。

剛要走,江寒喊了一句:「慢著。」

章金福渾身一顫,揪著肝膽慢慢轉過身來,佯作熱乎笑意:「請問,還有什麼吩咐嗎?」

「王大貴是你們店的經理吧。」江寒問。

「是……是的。」章金福道。

「叫他上來,有些話得講清楚了。」江寒道。

有仇必報,有怨必舒,他可沒忘了這茬。

「好的。」

「王大貴,你上來。」章金福通過對講機喊了一聲。

一會兒,王大貴麻溜兒上了樓來,這傢伙到現在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還是一臉的笑眯眯:「老闆,你找我有事?」

「不是我,是江先生。」章金福冷冷道。

「江先生,您,您有何吩咐。」王大貴一臉諂媚的問。

「樓下那張桌是誰的?」江寒問。

「當然是您的,太子哥不都說了嘛。」王大貴笑道。

「既然是我的,那前面怎麼又成了他們的?你講清楚了。」江寒喝了一口酒,不疾不徐的笑着。

「這……是,是前台搞錯了。」王大貴狡辯。

「是嗎?章老闆,你號稱是東州的美食招牌,員工都這麼忽悠人的嗎?」江寒放下酒杯,眼中寒光一閃冷冷直視章金福。

「什麼搞錯了,我看分明就是你私下把我的台賣了,別以為我們老百姓好糊弄。」李桂梅瞪着王大貴,不滿冷哼。

章金福是知情的。

只是平素王大貴會來事,打理的也不錯,再加上也就那麼幾張枱子,也就當給王大貴的額外提成了。

沒想到今兒這貨撞到了槍口上,看來是不能留了。

「王大貴,你是不是在倒賣枱子?」章金福厲聲喝問。

「沒,沒有啊。」王大貴快要哭了。

「滾!從現在起,你不再是我福滿樓的員工,馬上滾!」章金福不講絲毫情面,怒喝道。

王大貴急的流出了老淚:「老闆,求求你看在我工作了這麼多年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滾滾滾,我告訴你,這事還沒完,你倒賣了多少裝桌子,這錢你不吐出來,咱們龍巡司見。」章金福惱火道。

王大貴傻了。

他沒想到幾句頂撞,竟然惹來了這麼大麻煩。

「章老闆,既然經理位置空了出來,不如我給你推薦一個人吧。」江寒淡淡道。

「誰啊?」章金福大喜。

「賈亮。」江寒道。

李桂梅一喜,跟着幫腔:「賈亮好啊,這孩子本分,跟我們家小寒還是高中同學,他要替你們管事,準保你生意興隆。」

江寒的同學、朋友!

我的個乖乖,這可算是搭上線了。

「你,給我叫賈亮上來。」章金福瞪了王大貴一眼。

一會兒,王大貴把賈亮帶了上來。

「老闆,你,你找我?」賈亮有些局促不安的打了聲招呼。

要知道章金福平日裏架子很大的,凡事都是交代王大貴,他們這些普通員工連跟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是這樣的,聽說你跟江先生認識?」章金福無比親和的笑問。

「是的!我們上高中時,一個班的同學。」賈亮看了江寒一眼,低着頭小聲道。

朋友嘛,他是不敢認的。

江寒那會兒是學校的頂級尖子生,出了名的學霸、帥鍋,光芒璀璨的大人物。

他在班上成績墊底,也不怎麼愛說話,對江寒只有仰望的份,哪裏夠資格跟人交朋友。

要有出息,也不至於現在當服務生了。

今兒的事,他都瞧在眼裏,別的不說,就江寒身邊這位女朋友,長的跟天仙似的,來的時候開的車都是兩百多萬的瑪莎拉蒂。

江寒的老爸,現在更是東州第一大企業江山集團的總監。

只這一點,他就知道江寒地位不一般,絕不是他能結交的。

江寒看着賈亮,微微一笑:「我們不僅是同學,還是朋友!」

賈亮感激的看了一眼江寒,心裏很是溫暖。

「哈哈,好!」

章金福滿意了:「賈亮啊,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福滿樓的新任總經理了。」

「啊?」賈亮傻了。

唤我旧名时 他原本還以為是王大貴告刁狀,章金福要開除自己,江寒不過是作保的。

沒想到,直接讓他升了總經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福滿樓的總經理,一個月光底薪就三萬,再算上各種福利、獎金什麼的,一年下來少說得五十萬。

而他一個小小服務生,工資才四千。

這是足足翻了一百多倍,一飛衝天了啊。

「老闆,你,你沒開玩笑吧。」賈亮緊張的都結巴了。

「你看我像是喝醉的樣子嗎?」章金福笑了。

王大貴慌了:「老闆,他才來不到半年,上個菜都經常出錯,您怎麼能讓他當總經理呢?」

「老闆,你再給我個機會,我保證以後踏踏實實、本本分分替你幹活。」

王大貴苦苦哀求着。

「賈亮啊,沒有經驗,可以慢慢學。福滿樓交給你這樣有責任心的人,我才放心啊。」

「這事就這麼定了!」

章金福當場拍板,然後又向江寒一家拱了拱手:「謝謝幾位,揪出了福滿樓的渣滓,讓我得到了賈亮這樣的人才,我就不打擾幾位用飯了。」

說完,他板着臉瞪着王大貴,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喂,龍巡司嗎?我要報警,有人倒賣我店裏的桌位……」

尼瑪啊!

王大貴兩眼一黑,險些當場暈死。

「保安,把他丟出去。」賈亮喊了一聲。

立即有保安上前,叉起死豬一般的王大貴,拖下了樓去。

。 她們兩個的精靈吃了沙琪瑪后,都使出了絕招,首先是沈晴的精靈身上出現了亮閃閃得光,接著是藍小染的精靈,絕招使出來威力強了許多。

任務完成,獲得獎勵:傳說精靈糕點師。

傳說精靈糕點師:這是最高級的象徵,任何精靈食物對你是手到擒來。

方寧撓了撓頭,有點納悶:「沒了?」

任務只給了自己一個職業稱號就沒有了,沒有什麼屬性加成也沒有實質的好處,竟然就只是一個稱號。

「算了。」看著自己手上的精靈食物沙琪瑪,自己也沒白做任務,最起碼得,自己把沙琪瑪給做了出來。

沈晴的六隻伊布已經全部進化了,藍小染和他聊的火熱朝天,而方寧不相信這個稱號啥用也沒有,就繼續研究。

走到一旁,打開電腦面板用手點擊了一下這個稱號沒有反應,就連續點了好幾下,不知道點錯了什麼。

「稱號已經成功兌換成經營許可權,可以開一家屬於自己的一家小店。」

「總算有點實質的用處了。」方寧把手放在自己的後腦勺後面,朝著她們走了過去,而且自己待在這裡閑的慌。

看著藍小染,問下一部得的打算:「之後我們是會關都,還是繼續在在這裡多待上幾天,你是怎麼想的?」

藍小染不想離開,還想和自己閨蜜多待上幾天,而方寧待不下去了,看著她們:「好,那我自己先回關都。」

藍小染:「知道了」

看到她對自己的話回答的很是敷衍,方寧獨自離開小區,從電腦的儲存空間里取出車來,行駛二去。

開車來到半路上路過森林,停下車就看到兩個穿著像火箭的人正在鬼鬼祟祟得的,而是手裡還提著什麼東西。

把車收回電腦的儲存空間,方寧就跟了過去,偷偷靠近過去就看到那還真是火箭的人,還是火箭隊二人組。

方寧躲在樹的後面:「武藏小次郎,喵喵?」

正在樹林里採集一些野果和野菜的喵喵,看著小次郎和武藏抱怨道:「該死的小鬼頭,害得我們現在連總部的普通成員都不如。」朝著自己旁邊的球剁了幾腳。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