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福酒店到底在搞什麼鬼東西?怎麼連你這樣的女人都能夠進來?我什麼服務都不需要,麻煩你現在出去!」劉文慶冷聲一喝。

雖然他自己並不是什麼好官,但是也不至於好色到這種程度上,對於他來說,女人不過就是簡單的解決一下基本的生理需求的一個東西而已,更何況他平時還有精神壓力都是非常大的,這個方面也都是力不從心,何況他的年紀也已經到了五十多歲,對於這樣的想法他自然是沒有的了。

更何況,現在又是非常時期,劉慶文自然不可能對這樣送上門來的女人有什麼興趣。更何況,就憑他的身份和地位,要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哪裏還需要找這樣的失足婦女?開什麼玩笑!這不是在侮辱人嘛!

水冷涵聽到劉文慶的話,差點就把自己的銀牙給咬碎了,要知道讓她當一個失足婦女就已經十分挑戰她的底線了,要不是因為自己有着足夠的敬業精神她想都不會想去扮演這麼一個角色。可是現在在劉文慶的眼裏還有表情居然有着完全沒有掩飾的煙霧,這讓簡直是在加深她心裏的不爽。

什麼鳥玩意,看老娘跟看蒼蠅一樣?很了不起是不是?

水冷涵當下就想要發作,只不過一想到自己都已經進來成功大半了,不管怎麼樣都得把這場戲給演下去,否則就真的前功盡棄了。

更何況,如果不繼續下去的話,要知道引得劉文慶起疑,那到時候他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嘗試,那時候自己可就真的要糟糕了。

「先生,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我的服務可是非常周到的喔,大保健只需要一千元而已!」水冷涵依舊是用着那種讓他覺得非常噁心的腔調說話,同時她的臉上還擠出了撫媚多情的笑容。

劉慶文眉毛皺得更深,以他的地位和身份哪裏需要他把同樣的話重複說一次的?所以見到這個女人居然還不依不撓,這讓他頓時冷哼一聲,走向座機電話,說道:「看樣子,我必須得給前台打一個電話才行了。」

。 時間一晃而過,兩天時間並不算長,但也不短,宗級組的比賽進行得頗為順利,卻是到了關鍵的八強晉級賽,不過到了這一天依舊選擇了停賽,想要目睹四大強者的交鋒。

靈辰、靈域、秦楓以及冥雎出現在中央擂台旁,分為兩個陣營,相互對望。

第一場,靈辰對戰冥雎。

冥雎的修為穩定在了七重天靈尊,死亡大軍變得更為可怕,撲向靈辰。

可當靈辰祭出時間靈體,靜止時間之時,那死亡大軍依舊是毫無辦法,被瞬間靜止,動彈不得。

不過,當靈辰催動天品奇寶攻向冥雎之時,其靈體幽冥戒竟是散發出道道幽光,似要影響時間之力,破開時間靜止。

但冥雎的修為與之相差較大,終究還是失敗了,奇寶落在她的身上,將之重傷。

冥雎沒有認輸,強撐著傷勢使出最後的絕招。

死亡氣息凝聚,幽蓮綻放,那魁梧男子從中走出,乃是幽冥之地的王者,透著可怕的死亡之氣。

當他揮刀殺出之際,時間倒流了,魁梧男子消失不見,只剩下那一朵幽蓮。

兩件天品大圓滿奇寶在此時殺至,襲向沒有防備的冥雎。

關鍵時刻,明月仙子再度出手,擋下了那兩件奇寶,並宣佈靈辰獲勝。

靈辰強勢晉級決賽,依舊毫無懸念,依舊顯得輕鬆無比。

冥雎面色有些難堪地下了擂台,這一戰,她倒是沒有耗儘力氣,卻是敗在了神秘而又強大的時間之力上,但卻也敗得毫無脾氣。

秦楓在一旁目睹了一切,時間之力說來玄妙,強大無比,但並非不可改變,比如剛才冥雎身上散發的幽光。

那是幽冥之力,不輸時間,若是冥雎修為與對方相當,有可能真的可以破開時間靜止。

還有當初與靈辰一戰的天子,其天靈體同樣強大,天威煌煌,足以抵擋時間之力,但同樣敗在修為上。

靈辰與靈域的修為着實太高,比秦楓等人高了兩重天不止,而到了尊級,每一重天的差距都是極大,想要彌補極不容易,特別是雙方都擁有極強的天賦與實力的情況下。

第一戰開始的快,結束的更快,再一次展現了靈辰的強大,令得四周眾人感慨萬分,王者的地位,難以撼動。

沒有停歇,第二戰緊接而上。

秦楓對戰靈域!

這一戰,顯然比之前的一戰更為引人注目。

畢竟根據之前的比賽情況顯示,冥雎與靈辰的實力相差太大,獲勝可謂渺無希望。

而秦楓則不一樣,他擊敗了全盛時期的倪沌,甚至擋下了她發狂后的混沌自爆,又擊敗了其他諸多強敵,展現出了極強的實力,與靈域有着一戰之力。

人們頗為期待這一戰,目光變得火熱,是靈域再度強勢晉級,還是秦楓逆襲成功?

包廂中,天罡雷聖等人也變得熱切起來,唯有這等層次的交手才能令他們稍稍關注,值得一看。

在萬眾期待之下,秦楓與靈域出現在了擂台之上,相對而立,紛紛提升著氣勢,積蓄着力量。凌然先打電話給市裡,找人給他租了一間靠近機場的倉庫,等到天色暗下來,才帶著周想開車去市裡。

倉庫在離機場最近的一個村莊邊,村莊因為地理位置原因,發展的還不錯,鄉村小路都安裝上了路燈。

凌然卻皺眉,他要的隱秘性呢?還好,按照地址找到的倉庫在村莊最後面,路燈照不到,還沒有人路過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24章我把鎖給撬了 晚上,魔族城內,一名身高達兩米五開外,身材健碩,身著鎧甲的男性,坐在魔王座上。

他面色凝重而威嚴。從他的體內,不斷有大量的魔力溢散而出…與此同時,他身上的鎧甲也在不斷閃爍著光芒,與那不斷溢散的魔力相呼應。

他並沒有去管這些溢散的魔力,而是看著座前的那名少女。

站在他座前的,便是洛音。

座下,有大量的守衛,以及身材異形的魔族,洛音便站在夾道中央…

「洛音,好久沒有見到你主動來找本座了。終於…」

「我不多廢話。」

魔王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洛音並沒有給他說這些亂七八糟東西的機會,說道:「有聖獸重生了。」

「你…」

魔王被嗆了一下后,眉毛微挑,似乎有些無奈。

他撓了撓頭,看著洛音的眼神有些微妙:「這…行吧。你剛才說什麼?有聖獸重生?」

洛音點了點頭:「重生的聖獸為四千年前本體死亡的鳶之聖獸,是我所持有的聖獸之力的主人,現在,經過被聖獸選中的人類,現在她重新復活了。」

「也就是說,現在有十三個聖獸了嗎?」

魔王眉頭緊皺,不禁嘖了嘖嘴:「這樣一來的話,人類那一方也能擁有與你同等的力量了?」

「除了黎歌以外,沒有人能擁有比我更強的鳶之聖獸力量。」洛音微笑著說道,「也沒有人比我更懂如何運用鳶之聖獸的力量。」

魔王稍顯疑惑:「你之前說過,聖獸不會主動參與魔族與人類的對抗,但現在,人類那一方的戰鬥力明顯要提升不少。你一直提到過的黎歌姑且不論,身為十二龍種的骸龍居然會被人類討伐,這足以證明人類那一方的戰鬥力。」

「那是因為符文,祖的出現必然會引起聖獸做出反制措施,符文便是。我們同樣持有符文技術,只有符文技術與聖獸之力,才能免於祖的控制。人類作為這個大陸上覆蓋範圍最大的智慧生物種群,聖獸自然不可能不設法保護他們。正是因為人類現在已經有超強的實力,若是讓人類被祖控制,那麼聖獸對抗祖的過程也會受到影響。」

聞言,魔王身體稍稍向右靠,右手撐著臉頰:「說得也是…光是消滅人類,可沒辦法讓魔族存活下來。」

「我們最先要處理的是祖,只有消滅了祖,魔族才能真正的代替人類,否則,只要有祖在,就算魔族戰勝了人類,也無法從祖的手中逃生。」

洛音當即說道:「至此,我決定去與黎歌進行交流。」

「你要去找他?什麼時候?」魔王一聽到這個,臉上的表情顯然就有些不爽了:「人類…你確定要去找他嗎?他可是人類,要是他知道了你是來自於魔族,你確定他會跟你交流?」

「當然!」

洛音的臉上浮現出些許的紅潤。她雙手在胸前握緊,滿臉憧憬的模樣:「他可是除了我和澪音以外,唯一的鳶之聖獸力量持有者!」

「他一定,早就做好了與我見面的準備!」

說完,洛音臉上帶著微妙的笑容,便擺了擺手,朝著外面走去:「我已經把澪音叫回來了,有事兒讓她通知我就行。」

「你…」

魔王還沒說完,洛音便離開了房間,大門關閉…

見到洛音如此態度,魔王不禁有些氣悶…但他卻無可奈何,雖然在魔族當中,他現在是魔王,但在戰鬥力上,他相當畏懼洛音。

沒有別的原因,只因為洛音的攻擊可以無視任何防禦…

「唉…」

魔王不禁用力的錘了一下自己的王座,感到有些憋屈。

現在洛音的心思顯然全部都放到那個叫黎歌的人類身上了,儘管名義上是自己的手下,但卻跟自己沒多少交流。

而最讓魔王感到煩躁的,是這個叫黎歌的人類…他還打不過。

與洛音交過手的魔王深知鳶之聖獸的力量有多可怕,完全無視防禦的攻擊就意味著,對方每一次攻擊都會造成真實傷害,不管是單純的能量衝擊,還是斬擊…

自己雖然精通魔法和近戰,但在面對這種無視防禦的攻擊時,毫無作用。

洛音尚且如此,更別說得到了聖獸眷顧的黎歌了。

黎歌幾乎持有所有聖獸的力量,相比之下,洛音都只持有鳶之聖獸的力量。

況且,還有一個最簡單的辨別方式…那就是他幾乎完全無法與十二龍種對抗。

想到這裡,魔王不禁再次嘆了口氣。

一旁,一名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男性湊了過來,說道:「王,您看上去很苦惱。」

「廢話。」

魔王皺了皺眉,看著自己的手掌心,說道:「原本我還以為,我在來到這裡短短的一年時候,就擁有如此力量,已經能夠聞名於天下,沒想到這個世道居然如此不平。聖獸、聖獸之力持有者、龍種…還有祖,魔族該如何生存下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洛音現在對我完全沒興趣,一頭心思全部扎在那個叫黎歌的傢伙身上。」

那名男性眼睛微眯,稍作思考,說道:「王若是看不過那個人類,何不對付他?」

「你有何計策?」魔王看向他,有些好奇。

男性嘴角微微勾起,說道:「很簡單,黎歌這個人,現在已經在聖獸大陸上出了名,我也有調查過。發現他與兔之國的南家千金關係匪淺,如果王想對付他的話,不如從他的身邊人下手?」

魔王一臉怪異的看著他:「那個傢伙已經心有所屬了?那洛音為何還執迷不悟?」

「屬下不知…」

「嘖…」

魔王摩挲著下巴,說道:「這事兒,你去負責,去試探試探。現在兵力吃緊,我無法給你派遣過多的戰力,你小心行事。」

「屬下明白。」

男性的嘴角上揚,隨後便退出了房間。

看著男性離開房間的背影,魔王向身後的另外一名文管招了招手:「貝特爾,你確定你的洗腦不會出現問題嗎?這個傢伙,要是前往兔之國,洗腦解除,那不就跑回去了嘛?」

而這名被叫做貝特爾的文管相當堅定的肯定的回答道:「請相信我,王,他的面容已經改變,他的氣質也截然不同,他的記憶也被我用羊之聖獸的力量修改。他不會知道他出生自兔之國…」

。 寧如聽着瑤池的敘訴,反而露出狐疑的眼神,對她來講典籍中所記載的修羅界存在,就宛如是在恫赫眾人不要為非作歹,行不義之事,但寧如從不信輪迴之說,畢竟她看過太多罪大滔天之人最後安享晚年,所以她從不信。

瑤池征了征,隨即釋懷的淡笑,看着寧如那雙清冷的瞳孔…太年輕了,因為年輕所以才會如此的執著…看着寧如總會讓自己回想起當初年輕氣盛的模樣,一時間也談不上是好是壞。

「也是,盡信書不如無書,但修羅界的存在是無庸置疑的,至少開山師祖就是為了封印修羅界的裂痕,因而捨棄千年修為死於凡人之身。」

看着寧如詫異的模樣,瑤池輕抿了嘴,「好了,茂伯跟我說過葯園的金線草都已熟成,算算時日,今日摘取的話藥性最為成熟,錯過了就可惜了。」

寧如聽着這番話頓時明了話中涵義,頓時恭敬的行了個禮,「那寧如就先前去葯園了。」

「恩。」瑤池稱心的點了點頭。

看着寧如的離去,葉缺也行了個禮,正要轉身退出門口之際,「且慢。」葉缺聽着瑤池掌門的呼喊,連忙停下了動作,但心底卻暗自叫苦了起來。

「葉缺為師現在要問你的話,你切記不得有一絲隱瞞,不然為師也保不住你了。」

瑤池的神色沒有一絲嬉戲捉弄的神態,有着的只是肅穆和凝重。

「弟子保證不會有任何欺瞞師傅的舉動。」葉缺背上冷汗無聲的滲了出來。

「你是從哪本書看到修羅界這個詞的?」葉缺思緒猛然的空白了剎那….

修羅界,傳聞中的陰風骸骨之地,其存在之所以會被得知,是因為在互古的歲月中,修羅界曾經大舉入侵了修真界。

每次都相距萬年有餘,而兩次都損傷慘重。

在凡人眼中呼風喚雨的修真者,被修羅玩弄於服掌之間,不少門派覆減,城池淪落成墓地,森林萎龐成荒漠,兩次入侵都是仰賴著飛升至仙界的先賢歸返,才狼狽萬分地將這些凶神惡煞腿回修羅界。

但這兩次侵犯距離現今,又已相距數萬年了,當初紀錄的典籍和玉石,不少早就隨着光陰的消逝而去,剩下的幾本典籍和玉石早已鎖入各派實庫禁地之內了。

剩下流露在外的典籍,不是艱耀難懂就是歸類為禁典,不少的禁典都記載着如何閱入修羅界,而這在修真界自始自終都被視為禁忌,絕不可翻閱,當然更不用提執行了!

而瑤池如今之所以會如此的肅穆慎重就是在於,若是讓其他人得知葉缺翻閱過禁典,那此事就已經擴展到修真界的禁忌,而不單單是煉境派的門內事了..

「不要嘗試隱瞞,此事茲體重大,不是兒戲。」瑤池看着葉缺的征愣,再度出言提醒。

葉缺聽着瑤池的語氣中,帶着些許的緊張,躊躇再三后,還是將爺爺給的《異志錄》給拿了出來。

「爺爺遺留給我的書中記載了,有關修羅界的種種,所以我才會得知修羅界的存在。」

看着當初那素白的典籍竟成了眼前截然不同的外觀,瑤池沒有一絲的懷疑,因為眼前的草書,確實是練極道長的字跡,雖然因為千年未見而感到有點陌生,但草書上所殘留的淡淡氣息,毫無疑問的確是出其之手,

「原來如此!」瑤池連查閱都沒有查閱,就這樣直接將《異志錄》給遞迴給葉缺了

小心翼翼的收回了《異志錄》,葉缺不由得帶着一絲納悶,望向瑤池掌門。

雷聲大,雨點小的就這麼結束了?

「《異志錄》收藏於煉境派藏書闊最上層,只有掌門、道長級別才能翻閱的典籍,若是私自抄錄或帶出藏書闊,應當被清理出門派。」瑤池沒有看着葉缺,選自的走到一旁端茶品若。

而一旁的葉缺早就驚愕的不能自己,被驅趕出門派!?

「這點等煉極道長歸返之時,再來探討對煉極道長的責罰吧。」瑤池終於正視葉缺笑了,放下了茶杯,拍了拍葉缺的肩,就道樣走了出去。

飽受一身驚嚇的葉缺,這才回過神來,苦澀的笑了笑,看來以後自己是要小心在其他人面前提起修羅界了。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