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茜沒有多想,倒是鈴鐺一臉狐疑的上下打量蕭越,像是要在他身上看出點什麼,好在某人關鍵時刻沒有掉鏈子,表情淡定的一批。

等兩女結伴去離開后,蕭越吃過早餐重新房來到葉萱的房間。

見她還在熟睡,吩咐方管家做一些滋補的食物便回了房間,昨天一頓折騰下來,卻是把修鍊落下了。

等他結束修鍊的時候,眼底充滿了笑意。

修為總算達到凡胎境的極限了,目前十大基礎穴竅與肉身無比契合,下一步就是突破聚氣境。

嗚~~

卻在這時,一陣異常刺耳的警報聲響徹整個烽煙市的天空。 「父親,您怎麼來了?」

血牛冒險團在左角右角的帶領下守衛著熒光學院一側,不放一人進入,確保他們金主兒子的安全。

但血牛卻是例外,他可以進入如今的熒光學院。

「我來看看,咳咳咳……」

面色蒼白,腿腳都有些不利索的血牛冷冷的回應了一聲,然後一邊咳嗽一邊走過血牛冒險團的防線,進入了熒光學院。

「血牛估計廢了。」

守門大爺撇了一眼血牛,然後搖了搖頭。

……

一路暢通無阻,血牛這張大臉就是最好的通行證,雖然金蜓家族的人都知道他快要死了,但正因為如此,才更加沒人敢惹他,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是惹急了血牛,一個將死的白銀級可是沒有什麼能讓他顧忌的了。

很快,慢步走着的血牛來到了熒光學院的魔葯調配室那邊,稍微一打聽,就得知了如今的情況,馬修.金蜓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用藥劑為其醫治的愛德華老師也去休息了。

「血牛,你來幹什麼?」

血牛朝着馬修所在的房間走去,然後被門口的一名圓臉男子攔了下來。

「鮑伯騎士,難道我就不能來看看馬修少爺了?」

血牛的語氣很沖,但鮑伯毫無意外,要是血牛跟他低聲下氣的說話他才會感到奇怪呢!

血牛和鮑伯兩人都是金蜓家族的下屬,但有所不同的是,鮑伯正統出身,是金蜓家族培養起來的白銀級騎士,和血牛這個只是被金蜓家族資助的白銀級騎士看不對眼,兩人見面的時候就沒有好聲好氣的說過話。

今天也是如此,言語交鋒幾下之後,血牛轉身就走,並沒有見到馬修,看他的樣子好像被鮑伯氣到了。

「咳咳咳……」

氣得直咳嗽的那種,血牛消失在了鮑伯的視線之中,鮑伯臉上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呵呵,一個傷到根基的病秧子,要不是還對伯爵大人有點用,我早就把你的什麼血牛冒險團連根拔起了。」

……

「咳咳咳……」

血牛一路來到了愛德華休息的地方,敲了敲門,開門的卻是馬修身邊的那名隨從侍衛。

「……」

兩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血牛走進房間,那人走出房間,守在門口。

砰!

房門關上,血牛轉身看向了正在喝茶的愛德華。

「愛德華,清河鎮那邊沒有具體的消息,我打算……」血牛開門見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吸溜!

愛德華小心翼翼的嘬了一口滾燙的茶水,然後放下杯子點了點頭。

「我沒意見。」

而後愛德華想了想,問道:「對了,死亡邪教徒給我找的那個可以看清魔法元素的助手到了沒有?如果有他的幫助,這次的事情我更有把握。」

「沒有。」

血牛臉色難看的搖了搖頭,說道:「死亡邪教徒說那個人來不了了,因為還沒啟程就死在了自己的地盤上,好像是不小心被教會的人抓住了尾巴,那一個領地的死亡邪教徒被一窩端了。」

「真是一幫廢物。」

愛德華捏了捏滾燙的杯子,然後又捂了捂自己的臉,低罵一聲之後有些無奈的說道:「看來只能這樣了,我會儘快製作出新的瘟疫,你去傳播的時候小心一點。」

「這就好。」

血牛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自信的笑容,他自問沒有人可以逮到他,沒有人!

再說了,傳播瘟疫這種事情還需要他這個瘟疫邪教徒唯二的領頭人出手嗎?為了這次計劃,他們可是從幾十年前就開始佈局,不知多少瘟疫邪教徒潛伏在了熒光城之中,那些可都是瘟疫之神最虔誠的信徒,說獻出生命就獻出生命的那種。

「呵呵,熒光城很快就不平靜了啊!」

……

晚上,隱秘的換了一個駐地的達蓮娜坐在新駐地客廳的椅子上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對了灰叔,那幫偽信徒最近有什麼動靜嗎?」

「暫時沒有,很老實!」

灰叔搖了搖頭,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后問道:「聖女,你之前來信說偶然間發現有一名偽信徒在和瘟疫他們合作,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我在路過迷霧子爵領的時候偶然發現的,這也是我耽擱了這麼長時間的原因。」

達蓮娜點了點頭,簡單的說了一下,而後有些無奈的攤了攤手。

「但是還不等我查探出他們合作的具體內容,迷霧子爵領的瘟疫邪教徒和那名偽信徒就被教會給消滅了,只探查出他們合作的內容好像和迷霧商隊有些關係,可我這一路跟着迷霧商隊走來,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

灰叔沉思一下,然後建議道:「要不我派人再去探查一下這次來熒光城的迷霧商隊?」

「可以,但是要小心……」

……

「達蓮娜老師沒在這些船上。」

碼頭邊,帕爾和薇薇一直等到深夜,等到來自清河鎮的最後一艘客船來到熒光城,也沒有看見達蓮娜的蹤影。

薇薇失落的低下了小腦袋,正在打着哈欠的帕爾見狀伸手拍了拍她的藍色秀髮,安慰道:

「達蓮娜不是說了嗎?最遲兩個月就會來找你的,所以不要傷心,日子該咋過還得咋過。」

「噢!」

薇薇踮起腳尖頂了頂帕爾的手,眯眼笑着點了點頭。

「有帕爾哥哥陪着,薇薇不傷心。」

「好了,我們回去吧!」

無聲的笑了笑,帕爾拉着薇薇往回走去,熒光城不愧是風狼西境最繁華的大城市,深夜時分,各個街道上的行人只是少了一些而已,拉客的小型馬車在碼頭出口那裏排了一溜。

見到此情此景,帕爾目光恍惚了一瞬間,然後低聲吐槽了一下:「真像是車站外面的計程車啊!」

叫了一輛馬車,帕爾和薇薇兩人很快就回到了卡瑞娜的家中,然後兩人從卡瑞娜口中得到了一個消息,和帕爾沒有什麼關係的消息,就是熒光學院這幾天暫時不上學了。

……

將薇薇忽悠回房間之後,帕爾上了二樓,走進書房之後直接問道:「卡瑞娜,我很奇怪,為什麼熒光學院的掌控者不是幽炎這個公爵家族,而只是一個伯爵家族?」

拥握江山 這個疑惑從昨天開始就伴隨着帕爾,不問清楚他心裏堵得慌,總覺得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

「……」

此時的卡瑞娜身穿一件單薄白裙,站在書桌前閉着眼睛,手捧一個遍佈透明紋路的水晶球,球中心有着一滴血,周圍的元素在微微顫動。

卡瑞娜滿頭大汗,顯然並不輕鬆,過了半分鐘左右她長出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是汗水,睜開眼睛看向站在書房門口的帕爾,歪頭想了想,說道:

「你問的這個問題很好,你過來,我跟你仔細講講。」

拿起旁邊的毛巾擦掉臉上的汗水,卡瑞娜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對着帕爾招了招手,一臉笑眯眯的模樣。

「……」

帕爾慢步走了過去,在離卡瑞娜兩步遠的地方停下,他心中出現了一絲不安,總覺得笑眯眯的卡瑞娜有些可怕。

「離近點兒,我又不吃了你。」

卡瑞娜繼續笑眯眯的招手,想要知道答案的帕爾往前走了一步,然後說什麼也不過去了。

「好吧!」

卡瑞娜也沒強求,也沒有做其他的事情,就直接告訴了帕爾答案。

「你說的熒光學院掌控者這件事我之前跟別人打聽過……」

……

為什麼熒光學院的掌控者是金蜓家族而不是幽炎家族,很簡單,就是為了拉攏金蜓家族。

風狼王國西境有一個公爵,兩個侯爵,十個伯爵……

其中幽炎家族最為強大,但卻不是壓倒性的強大,在如今的大陸上,也出現不了壓倒性強大的存在,西境的另外兩個侯爵聯合起來完全可以抗衡幽炎家族。

還有因為特殊原因,這代的幽炎家族人員稀少,再加上西面有強大的敵人,幽炎大公必須在西境要塞群那邊坐鎮,所以為了不讓後院起火,才不得不讓出部分利益給和幽炎家族站在一起的其他貴族,以抗衡其他兩位侯爵和站在他們那一邊的貴族。

這部分利益包括了熒光城中區和東區的管理權。

這是風狼西境貴族內部的爭鬥,但如果燼獅王國想要通過這個來突破西境要塞群,那可就想錯了,畢竟如果沒了西境要塞群,西境各個貴族的利益基礎盤就會遭受到嚴重甚至毀滅性的損失,孰輕孰重,他們還是看得清的。

總得來說就倆字兒:平衡!

當然了,如果其中一方極度虛弱,另外一方不介意張開獠牙……

……

「我明白了,謝謝解答。」

心中疑惑解除,帕爾轉身就跑,卡瑞娜臉上的笑容看得他很不自在。

「別走啊!」

卡瑞娜起身邁了幾步,很是靈活的擋住了房門,然後背着手笑眯眯的說道:「等價交換,你問了我一個問題,我也來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就是……」

卡瑞娜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帕爾心中的不安……消失了。

因為卡瑞娜聲音有些莫名的問道:「我姐夫在這一路上有沒有找其他的女人?」

「呃……」

帕爾愣了愣,然後臉上露出了糾結與誓死不說的表情,但他最終還是在卡瑞娜的逼問下,不得不說出了約翰這一路走來的渣男行為。

「呵呵呵……」

聽完之後卡瑞娜低聲笑了起來,周圍籠罩着一層危險的氣息,但她並沒有因此而為難帕爾這個學徒,讓開了道路。

帕爾趕緊躥了出去,一邊往回走一邊嘟囔著:「約翰大叔,你可別賴我,我是迫不得已才說的啊!嘿嘿嘿……」

不知想到了什麼,帕爾突然笑了起來,那模樣,賤兮兮的。

…… 這名老者,一心追求至高境界。

並且,這些年來,這老者,也一直在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而努力。

他要成為全球第一人。

但這老者內心也很清楚,他不可能一直守著聖池的。

他還要外出歷練,尋找其他契機。

提升實力,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需要付出諸多的努力。

而且還要有很好的運氣。

就像老者找到這處山洞,發現山洞裡的聖池一樣。

如果運氣好,多找到幾個聖池,老者的實力,就能得到飛速提高。

而他要想要外出尋找其他機會,就要有人守著這處山洞的聖池。

否則,聖池被其他人佔領,老者的損失就大了。

也正因為這樣,五年前,老者將唐麗君抓來這裡。

老者故意將唐麗君打傷,讓唐麗君失去記憶,只能聽從他的命令。

老者又讓唐麗君在聖池中,把實力提升為一星級戰尊。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