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兒哼篤定的說道。

……

陸庄內。

陸舟在外邊忙活了一整天,這時已經回到自己木屋裡,泡上了熱水澡。

整一個桑拿房裡水霧瀰漫,新月在桑拿石的上邊給澆著清水。

陸舟緩緩閉上眼睛,身體放鬆了起來。

如今莊子里的事務,的確是挺累人的。

幾千個人口,現在又加上外邊部族要做的規劃。

有些事情,就算不需要他親自吩咐,可每天過問就得花費很大一部分精力。

甚至很多方面,還需要他拍板做決策。

因為整個陸庄的發展方向,完全是由陸舟這個現代人的意志來進行的。

陸舟不知道,歷史上的統治者們,在大業之初是否都事無巨細。

反正他現在是挺累的。

只覺得把陸庄打造成這番模樣,一步一個腳印,就跟前世玩種田類遊戲一樣的肝。

他除了管理莊子,還得每天跑工地里,研究怎麼能簽到出更多的東西…….

這時候,身邊水花蕩漾了起來。

一雙纖長玉手搭起。

新月也下到水裡。

手指尖上輕輕使著勁兒,給陸舟捏起了肩膀。

白皙的臉卻探了過來:「你明天,真的要帶兵出去嗎?」

新月輕聲試探著問。

「要出去,你那兩個傻弟弟,不是在城外求著我出去呢?」

「劉使臣會帶兵打仗,之前在汗國的時候,就用很少的勇士跟建奴交戰。

還有杜二娘帶兵也厲害,手下人都聽她的。」

「新月,你的膽子總是太小了。

草原上的女人,不是都喜歡男人出去殺戮。」

「可是我不喜歡,你不在的時候,小狼就只能咬我的鞋子。」

「那狼崽子養大了,可以趕出去住。明天我就讓黃成蓋一個狗窩。」

「……」

新月沒有說話,只是手裡的勁捏得更重了一些。

陸舟感覺到酸楚,這才開口說道:「劉青峰會帶兵,但也總有意外的時候。

杜二娘也是第一次出戰。

全軍動員的命令早就發布下去,明天正是好動身的時候。

去晚了怕車臣汗還真堅持不下來。

而且我去的話只是督戰,會像上次一樣跟在後邊。

有危險的話,我還有那鐵皮車,在這草原上,沒有誰的馬車能比我的快了。」

陸舟信心十足。

馬車有高碳鋼做的減震,六騎馬拉起來都可以撒歡了跑。

這世界上誰的馬車敢跟他這樣跑的話,只有車毀人亡這一個下場。

「哦!」

新月聽到這裡,手裡的力道這才收了起來。

肩膀舒張的感覺恢復。

隨著舒緩的節奏,陸舟再一次閉上了眼睛。

其實,陸舟還沒有說完的話,是因為發現這系統可以在別人家的生產場合簽到。

這草原上有的是牛羊馬圈。

隊伍去到哪裡也不至於餓死,而且要真是緊急行軍,連驛站都省了。

陸舟跟著隊伍的話,也是一大後手。

只不過陸舟的這種能力,一直都是處於半暴露的狀態。

莊裡人都知道,莊主如有神護,並且對這信之若篤。

但也明白這需要智慧,不管是風車、玻璃還是造紙坊,這些也都實實在在做了出來。

都是莊主帶著人不斷摸索出來,可以有過生產的……

這時候。

在這放鬆的姿勢下,陸舟不由得睡著了。

只等到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還半躺在水池裡。

新月正支愣著腦袋,見著自己醒來了,臉上又顯出酒窩。

「再不醒來就要叫你了,泡久了不好……」

「我睡了多久了?」

「一會,不到一刻鐘。」

陸舟點點頭,從水池裡爬了起來,又轉身的同時,把在水裡的人兒抱起。

回到了屋子裡。

……

一直到了深夜。

剛剛躺下不僅,收拾好的新月,卻又嘟嘟囔囔,自己爬了起來。

她要給陸舟再檢查一遍外出攜帶的物品。

陸舟躺在炕上,看著外邊新月忙活的身影,剛想喊著阻止。

卻又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事情,不由拍了一下腦們。

身體的疲憊感,也頓然精神了幾分。

於是連忙也披上衣物,趁著夜色,來到了釀酒作坊里。

他今天還沒有簽到……

釀酒的事情,陸舟很早就要求去做了。

可因為釀酒周期過長的緣故,失敗了一次又要花費十幾天來嘗試。

酒麴的效果,也不是那麼容易試出來。

陸舟這段時間,只是用殘次品反覆蒸餾了很多次,才得到了少部分純度尚可的「酒精」

雖然為了做到這一步,浪費了為數不多的糧食。

可酒精的意義很大。

特別是對於現在陸庄落後的醫療條件,以及這隨時需要廝殺的環境。

這條件下,傷口感染就等同於判了重刑。

而現在的蒸餾裝置,是陸舟剛重新建了一次,有三個蒸餾台,跟同一個管子相連著。

蒸餾出來的液體,可以直接在管子下方接取。

泥灶也全部是用粘土密封了起來。

只不過是白天被朵兒哼兩人的到來打擾,就給遺忘在一邊。

當陸舟到來的時候。

蒸餾灶台這裡的僕人們還在連夜忙碌著。

是因為明天就要出去作戰的緣故,消毒的東西多多少少也得趕製一些出來。

「怎麼樣了?」

陸舟探過身子來問道。

「莊主,這一次的酒看起來要純凈些!」

僕人遞過來一個罐子,陸舟聞這味道就感覺是比先前的更像樣子。

至少沒有一股酸味。

就是不知道,這算酒還是算酒精了。

陸舟這時來到蒸餾台邊上,又一次嘗試:

镇雄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1l醫用酒精!】

7017k 華曉萌的目標很是明確,她來醫院之前就知道了老爺子病房的位置。

老爺子的病房有專門的護工照顧,華曉萌到的時候老爺子正躺在床上,護工在一旁喂飯吃。

也不知道老人家這段時間經歷了什麼,原本還算精神,現在卻是臉色蠟黃,整個人沒有一絲的生氣。

華曉萌在門外看了片刻,半晌后敲響了房門。

砰砰砰!

聽到聲音,老爺子抬眸,看到華曉萌的那一刻,喝粥的動作頓住,霎時間沉下臉,怒道:「你來做什麼!」

華曉萌笑笑,也不生氣,禮貌的說:「蕭老爺子,我們又見面了!」

「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面對老爺子的逐客令,華曉萌絲毫不在意,扯過椅子在老爺子身邊坐下,自顧自的說:「蕭老爺子,我想坐下來和您心平氣和的談談。」

「現在謹言和我在一起,已經是不可爭辯的事實,您再怎麼反對,也是改變不了的,況且,您還不知道吧!」

她說著湊到老爺子耳邊,小聲道:「我才是睿澤的親媽!」

老爺子瞳孔驟然一縮,惡狠狠的瞪著華曉萌,明顯是不相信。

華曉萌聳聳肩膀,「現在蕭家的人基本都知道了,不然,蕭謹言怎麼可能會和我在一起,您也可以認為我耍了什麼手段,但是憑這個籌碼,我能和您談談了嗎?」

老爺子動動嘴角沒有出聲,不多時,像是終於打算給華曉萌一個機會,對著護工說:「你先出去!」

護工看了華曉萌一眼,點頭,房間很快安靜下來。

老爺子哼一聲:「我沒多少時間和你浪費,有什麼事情,說吧!」

華曉萌彎彎唇角:「老爺子,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是睿澤的媽媽,不過,我今天也確實不是因為這個來的。」

注意到老爺子疑惑的目光,華曉萌臉上的神情淡下去,極其認真的說:「不知道老爺子身上是不是有一塊玉佩!」

她一瞬不瞬的盯著對方看,清楚看到老爺子再一次劇烈收縮的瞳孔,儘管很快就恢復正常。

「玉佩,我們蕭家這種東西多的是,不知道你說的又是哪個,你若是因為一塊玉佩接近謹言,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百八十塊!」

老爺子話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華曉萌掏出手機,尋出之前收藏的老照片,拿給老爺子看,「那這樣的呢?」

照片里是兩個玉佩,都是半塊葉子的形狀,合起來就是整片葉子,上面的紋路很特別,一看就是能人巧匠費盡心血做出來的。

老爺子的呼吸加重,定定的看著華曉萌。

「你從哪裡得到的照片。」

華曉萌將照片收起來,「我從哪裡得到的照片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老爺子這裡應該有一片這種玉佩吧,不知道能不能給我!」

「當然了,我不會白要的,不知道老爺子希望用什麼東西交換,只要我能給的……」

「放棄吧,這東西,我是絕對不會給出去的!」不等華曉萌將話說完,就被老爺子打斷。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