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飛逝,轉眼黎明。

清晨。

一道清風從窗戶進入,輕輕的拍打在楚非梵身影上,他兩鬢的青絲清揚而起,剛毅的臉上古井無波,給人一種無情之感。

瑤琴倩影站立在窗戶口,俏眸中靈光閃爍,視線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臉上浮現出淡淡的迷醉之色。

「咚咚……」

一陣敲門聲傳來,瑤琴剛欲起身上前,楚非梵身影從地面上騰起,道:「走吧,我們一起出去。」

楚非梵為了不讓趙雲,羅世信,單雄信他們三人誤會,打開房門和瑤琴一起走了出去。

「公子,今天是繼續留在龍天城,還是出城繼續趕路?」

「走吧,早些辦完事情,早些回去!」

「是,屬下這就安排!」

新的一天到來,新的征程開始,楚非梵一行再次踏上前往炎龍國的道路,而此時遠在千里之外的青竹嶺下,一場大戰的序幕正在悄悄的拉開。

昨日秦瓊攻破南漢國皇宮,斬敵一萬,俘虜兩千,可他們將整個皇宮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發現司庭軒的蹤跡。可為了完成青竹嶺的伏擊,秦瓊下令三軍將士放棄了司庭軒的尋找,帶兵早早來到青竹嶺下準備。

此時的青竹嶺和往日沒有什麼不同,兩旁山嶺上樹木繁茂,翠竹成陰,不時有孤鳥盤旋在蒼穹之巔。

白茫茫的霧氣籠罩在山嶺上,遠處進入山谷的通道上,雜亂的碎石滿布,一道勁風襲過,枯葉漂浮在空氣之中,如折翼的蝴蝶一樣。

驀然。

一陣震撼天地的馬蹄聲傳來,樹枝上棲息的姑娘拍打著翅膀,拚命的飛向虛空之中,馬蹄聲愈來愈近,如黑色洪流般的大軍出現在距離谷口千米之遙的地方。

「將軍,前方就是青竹嶺,過了這裡再有三個時辰便可達到帝都!」

「知道了,讓斥候前去探路,本將軍擔心楚軍會在這裡設伏!」 不得不說,顧可兒總結的含義還是挺押韻的。

但……

她真的沒有欺負傅流琛啊!

到現在傅先生的前女友還在微薄上來回蹦躂,各種黑自己呢。

雖然她兩個遊戲的新游榜排名一直在往上沖,但是評分卻越打越低,好多號都是新號,一看就是水軍,她都不用思考,就能知道這是誰幹的。

不過內里的事不足為外人道也。

陸玖玖在被顧可兒拉着上了半天思想教育課之後,只能哭笑不得地表示,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樣。

「那是哪樣的?」

「你敢說你每天坐的不是豪車?豪車上沒有男人?」

顧可兒抱着雙臂嗤笑道。

「我不敢說,我那車上的確是有男人,但是我為什麼不能自己是個富二代和有個哥哥呢?」

「我記得我和你說過,我有哥哥呀。」

「親的?」

「是啊。」

「那…那你為什麼要找一個小白臉,你哥哥那麼有錢,你難道不知道給你家小白臉買輛車嗎?」顧可兒繼續否定陸玖玖。

別的不說,能每天來送東西堅持這麼長時間也是一種本事。

「買了呀,他自己不開,我有什麼辦法呀,而且這邊這麼堵車。」陸玖玖苦笑。

「行吧行吧,話都讓你說了。」

「既然那不是你相好的,是你親哥,那我就不管你了。但是如果你哪天想再換一個對象,可以考慮一下來找我。我這裏有好多玩咖想結婚,但是不能自己生孩子了,非常適合你。」

顧可兒說着,直接甩了陸玖玖一堆名片。

看着五顏六色的名片上寫着各種電話和某某少,陸玖玖禁不住嘴角直抽抽。

就…

還是把她當渣女了啊!!!

都只給她介紹玩咖了!

不能升到王咖,那是個什麼鬼?是同還是……

陸玖玖不敢想了。

***

因為不用寫題,她有大量的時間可以休息和照顧自己的1號病人。

隨着日子不斷流逝著,庄老爺子的嗓子也一點點好了起來,雖然算不上動聽。但起碼叫人聽着不會覺得頭皮發麻了。

他一直都在研究所的病區里,閑來無事閑逛,也多少聽了一些風言風語。

他並不相信他們所說的陸玖玖是個非常嫌貧愛富的女人,他只是覺得,陸玖玖和自己老公應該有什麼誤會在其中。趁著換藥的時候,兩個人聊了起來。

得知那是陸玖玖前夫,且兩個人還沒有復婚之後,老爺子忽然靈機一動。

「那…如果你沒有和你前夫複合的打算,或者覺得他依舊不太讓你滿意,那我給你介紹幾個如何?」

「你放心,我給你介紹的絕對不是玩咖。」

「那是…」

「就是普通軍人,就是不過也多少受了點傷。不能再生育那種,這樣的話,你嫁過去也沒有生育壓力了。你放心,我們國家培養的軍人都是很有責任心的,絕對不會讓你和孩子受委屈。」

怕陸玖玖誤會,老爺子還又解釋道。

只是殊不知,他越解釋,陸玖玖就越覺得自己好像有問題,為什麼這些人就算是給她介紹對象,也都是不育不孕啊!!!

明明她是個仙女啊!她可以繼續生的!

庄老爺子是軍人,最早的時候又是干偵察兵出身,從陸玖玖的表情里,他多少猜出了陸玖玖的心思,連忙解釋道,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覺得你這麼可愛的姑娘,沒必要在不停地生孩子,兩個孩子已經夠了。而且生孩子身體還容易走形,出去玩也不方便呀。」

陸玖玖:「……」

所以。

她還是個玩咖嗎!!!

無力解釋,索性默認。

不過因為和陸玖玖越聊越多,老人也漸漸打開了心扉。

就如陸玖玖一開始就猜到的,庄老不是普通的兵,他是在那個充滿戰亂年代上過戰場的老兵,自己『手撕過』的鬼子就有幾百個,指揮過大大小小的戰役。

沒有退休之前,他在部隊里的軍銜是很高的。

但他55歲就提前退了,一來,他覺得自己的嗓音實在是不適合出現在每次大會上。二來,他答應自己老有的事情,到現在都沒能履行。

「我一輩子對得起國家,對得起黨,對得起我身上這身軍裝。但是我對不起兩個人。」

「一個是我的初戀,也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人,當年我說只要戰爭勝利了,就回去找她,和她對唱山歌,然後去娶她為妻。」

「但是當年我一走就是12年。再回家的時候,不僅嗓子壞掉了,她也嫁了人。孩子都好幾個了。」

「那男人對她不錯,所以我也沒去表白,當時背着包直接就走了。」

「直到2年前她女兒拿着當年我送她的東西找到我,我才知道,當年我離開家去上學,然後參軍。身上帶的那些乾糧和錢財,都是她的賣身錢,她為了支持我的理想,讓我去上學,把自己嫁給了當地一個有着三個兒子的木匠,雖然那木匠的確是對她不錯,但是…」

「她那會兒也就16歲啊!16歲就去給三個娃當媽了!」

「她…… 倾君半生承一诺

「她的女兒是後面才生的,因為上面有三個哥哥,她也差點被賣了,好在我們國家成立了,女性的地位在不斷提高。她自己也夠爭氣,考上了大學。兩年前她找我,就是因為她母親確診了癌症,想最後見我一面。」

「我去見了,可我不敢見她。因為她想聽的山歌,我這個破鑼嗓子怎麼也唱不出來了,我甚至連送她開開心心離開的辦法都沒有。」

「至於另外一個人…」庄老他嘆了口氣,聲音越發低沉。

「我有個結拜大哥。是和我一起上大學留洋,然後又一起上戰場的,26年前,我和他一起去指揮一場戰役,然後遭到了埋伏,為了掩護我,他犧牲了,把他的孫子託付給了我。」

「因為那會兒我還要繼續擔任指揮,就把孩子交給了自己的警衛員帶,然後…那個孩子就丟了,至今下落不明。」

回憶蔓延,兩行濁淚順着老人的眼角緩緩流下… 當絕望之情在赫塔菲球迷之間瀰漫,場上的球員和教練組也同樣陷入了沮喪之中。

看著失魂落魄的宇恆,陳靜妍有些心痛的同時也有些生氣,只見她站在場邊,朝著宇恆所在的方向用中文喊到。

「宇恆,現在可不是絕望的時候,我記得你曾經說過,比賽沒到最後一刻永不放棄,體能不行就咬牙挺著,至少給我興奮地打完全場。」

聽到陳靜妍的話,宇恆有些哭笑不得,作為當事人他知道自己的情況和一般人不太一樣。

其他球員身體到了極限或許還可以咬牙挺著,而他的體能一旦降到0根本撐不到十秒。

心裡知道怎麼個情況,但這番話宇恆可不能亂說,他還不想被科研人員當小白鼠做切片實驗。

…………

就在宇恆考慮如何解釋的時候,他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一個解決辦法。

【體能恢復】自從升到高級之後貌似可以在比賽中切換模式,現在他開啟的是模式四,若是改成模式三,或許還有機會恢復體能。

想到這裡,宇恆立馬朝著場邊的替補席喊到:「給我準備一瓶運動飲料和五根香蕉。」

場邊的教練組雖然懵逼,但還是按照宇恆的要求提前準備好了這些食物。

此時赫塔菲球員還沒有重新發球,宇恆不敢耽誤立馬聯繫擺攤系統切換了體能恢復模式。

「恭喜宿主切換體能模式三,宿主可以通過飲食或運動飲料來彌補體能消耗,按能量比例,一根香蕉可彌補體能消耗為8%。」

有了系統切換模式成功的提示聲,宇恆那顆沉重的心總算可以放下來了。

可隨後宇恆便陷入了另一個苦惱,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吞下五根香蕉。

如果說慢慢食用,宇恆當然沒有問題,可是要在短時間內吞下去還不影響正常的運動,這確實有些為難人。

然而此時的宇恆根本沒有其他選擇,即便眼前的道路很困難他也必須嘗試一番。

這畢竟關乎著球隊最後的希望,作為隊長,宇恆不能放棄!

…………

來到場邊,宇恆當著眾多攝像頭的面,開始瘋狂地攝入香蕉。

球迷們傻眼了!

教練組也傻眼了!

場上的隊友紛紛露出懵逼的表情,他們誰也不知道隊長在搞哪一出?

赫塔菲電視台的解說員更是被嚇到說不出話,直到宇恆吞下三個香蕉,他才感嘆到。

「宇恆怎麼突然吞起香蕉了,難不成他以為這短暫的時間可以恢復體能?」

作為主隊的電視台解說員,此人說話還算比較客氣,但是某些居心叵測的解說嘉賓可就毫不客氣地露出了嘲笑的神色。

韓國

「這就是中國的足球第一人?一副沒有見過世面的樣子,真丟我們亞洲球員的臉,思密達~」

日本

「八G,接下來12強分組中國隊千萬別分到我們手裡,否則讓他們見識見識誰才是亞洲老大。」

澳大利亞

「吃香蕉想立即恢復體能簡直痴心妄想,也不知道這個沒有常識的球員是誰培養的?」。 「我湊,我湊出來,別打了,我湊錢還不行嗎?」葉晨光被打的哭爹喊娘的。

「記着,給你們三天時間,在湊三十萬,湊不出來我弄死你們。」張二刀惡狠狠的放下一句話,轉身離開。

「葉晨光,我要和你離婚,嗚嗚,我的臉啊,我爹媽都沒這麼打過。」周露哭喊著,爬起來離開。

葉晨光趴在地上半天,這才掙扎著起來。

兩人走後,黑暗中的陳宇才走出來,教訓完兩人,他才出了一口惡氣。

「宇哥,您還滿意吧。」張二刀臉上堆著笑。

「還好,盯着這兩個傢伙,不老實繼續教訓他們。」陳宇道。

「好好,只要宇哥一句話,我帶着兄弟們就去收拾了們。」張二刀和老鼠點頭哈腰的說。

「宇哥,鄒總說如果您方便的話,想請您吃個飯。」李翰走過來說。

「恩,沒問題。」陳宇點點頭,鄒大龍這種人,好好利用也能幫上很多忙,他想結交自己,就成全他。

「好,陳先生請。」李翰一喜。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