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靈活的跳開之後,就開始攻擊。

然而這怪物實在是有點刀槍不入的感覺,石頭的身子堅硬無比,刀劍全部都被彈回來,所有的技能似乎都沒有特別大的效果。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淡定淡定。

夜華傲忽然躍起,催動靈力,鋪天蓋地的火夾雜著銳利的刀劍從各個方向攻向這個石怪,順帶著,還有几絲混沌靈力。

我不幸福 這是……

石怪忽然叫了一聲,然後用那巨大的手捂住後腦勺,另一隻手繼續攻擊。

藍曦若勾唇:原來夜華傲是在找這個怪物的弱點啊。

這大範圍的技能簡直帥呆了!藍曦若想道。

「後腦勺。」夜華傲開口,「想辦法接近這怪物的後腦勺進行攻擊。」說完,他率先發起了攻擊。

因為有外人在場,夜華傲也沒有直接施展混沌靈力,而是夾雜在火系和金系靈力里一起放出來。

幾個人也開始攻擊。

藍曦若瞅瞅這怪物,看起來,只有從他身上跳上去咯?

然而現在連接近都接近不了,她鑽進空間開始進行第一輪的嘗試。如果可以更好,不可以的話,就想別的辦法。

藍曦若在空間里躍上怪物的肩膀,嘴角輕勾:這作弊利器,簡直牛掰!

然而,當她想繞到後腦勺的時候,出現了問題。要想催動靈力,就必須從空間里出來。後腦勺這裡沒有任何的著力點,藍曦若根本沒法直接過去,會掉到懸崖下面摔死的。

。合金鋪就的洞內,大約十數米深。

納米繩落入之後,早已準備多時的機器人,上前解除了特殊磁鐵的磁力,將納米繩從構件中取出。

隨後在工程車的幫助下,將納米繩帶上洞壁,太空平台上,也配合著操作。

機器人將納米繩插入了,洞壁上六個特殊凸起中的一個。

「這是納米繩固定樁

《黑科技時代:黎明》第218章太空時代已經拉開序幕 「你!」陳飛林語塞。

他是想討得女神歡心。

可不是想自找麻煩的。

若是讓伯倫教授知道,自己冒用他的名號來要天蠶草,想想伯倫教授在圈中的地位,陳飛林就後背一涼。

他聲音猛地提高,用來掩飾自己的心虛。

「伯倫教授那麼忙,哪裏有時間過來親自為你要。」

貝瑤看了一眼窗外陰沉沉的天色,「伯倫教授忙嗎?可剛剛他還特意來葯園轉了一圈,並沒有提任何要天蠶草的事情。」

「伯倫,伯倫教授剛剛來了?」

陳飛林臉色一變,顯得有些慌張。

「自然,你若是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伯倫教授。」

陳飛林哪裏敢去問。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聲呵斥,「你們幹什麼呢?」

尖銳的女聲,將本來就心虛的陳飛林嚇了一跳,他面上的血色盡褪,轉身看到來人,尷尬的咳嗽了兩聲,便又端起他那副組長的架子。

「宋吱吱,怎麼又是你?」

「呵呵,陳組長,我還想說這句話呢,陳組長這傷,果然還是太輕了。」

宋吱吱那張俏皮的小圓臉上,此時滿是嘲諷的看着陳飛林。

陳飛林被戳中痛處,「是不是你?!」

「我怎麼了?」

「是不是你亂扔垃圾!」

「陳組長可別亂說,我可是愛護環境,哪裏像你這樣沒素質。」

不知是不是和貝瑤待在一起的時間便多,宋吱吱成功點亮,一句話噎死人的本領。

陳飛林最開始還沒轉過彎。

還是一旁的組員,小聲的提醒了一句,「組長,她是在說你沒素質。」

「對啊,組長。」

陳飛林臉色一沉,轉頭沖着兩人不悅的怒斥一聲。

「用得着你們兩個多嘴?我是聽不出來嗎?」

兩個組員摸了摸鼻子。

老老實實的沒有說話。

「宋吱吱,你說誰沒素質呢?」

「誰應我,我就說誰。」

「你!」

貝瑤在門那邊聽出宋吱吱的聲音,她刷的一下開開門。

宋吱吱扎了一個高馬尾。

馬尾辮在狂風中,隨風搖擺,貝瑤一開門,正好看到宋吱吱的馬尾辮,抽到了陳飛林的臉上,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音,聽着都疼。

陳飛林嚎了一聲,「宋吱吱,你是故意的!」

「這一次還真不是故意的。」宋吱吱雙手環胸,做出無辜的模樣。

貝瑤忍笑,「宋吱吱,你怎麼來了?」

「我那邊已經沒有事情了,我想過來看看你這邊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宋吱吱看着貝瑤,一改對陳飛林的惡劣態度,笑眯眯的走到她的身側。

「我這裏沒事。」

陳飛林記吃不記打。

他剛剛被宋吱吱懟了一通,還不忘找存在感。

「宋吱吱,你忙完了,就去你小組幫忙,一點團結的意識也沒有,有你這樣的組員,真是倒霉。」

貝瑤霸氣將宋吱吱拉到身後。

那雙栗色的眸子裏,閃著冷光。

「陳組長,沒有什麼事情,就請你離開,相信從小你父母就應該教育過你一件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貝瑤本身不想和陳飛林一般計較,一個被愛情沖昏頭腦的笨蛋,不足為懼。

可他卻一直像是一隻蒼蠅一樣,在自己耳邊嗡嗡,讓人心煩。

貝瑤沒有看到。

被她護在身後的宋吱吱,神情恍惚,身體僵硬的獃獃的任憑她拉扯,她那雙褐色的雙眸中,滿是複雜的看着貝瑤的背影。

她閉上雙眸,掩飾自己後悔和自責的情緒。

「貝瑤,你不要太過分了,別以為你背後有人撐腰,我就真害怕你了。」

「那你請,你想做什麼,可千萬不要客氣,我等着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拿我怎樣。」

「你……」

陳飛林還真不能拿貝瑤怎麼樣。

貝瑤身後站着的人是易瑾爵。

這也讓陳飛林明白,即使他再怎麼對貝瑤不滿,再怎麼心疼女神,也無法為他出氣。

他到底還是太弱了。

陳飛林的臉上,滿是不忿和自責。

貝瑤冷冷的撇了他一眼。

「陳飛林,你到底想好了沒有,要不要花錢買天蠶草?外面的天色徹底陰了下來,我沒興趣站在門口和你淋雨,你最好快點想清楚。」

「什麼天蠶草?」

貝瑤簡單的將前因後果,簡單的敘述了一遍。

簡單說,就是陳飛林想要為貝婉星討來天蠶草,又捨不得花錢。

陳飛林聽了瞬間着急。

「你別亂說!我是為了伯倫教授。」

而且,他怎麼會不捨得為女神花錢?貝瑤是在誹謗他的名聲!

貝瑤懶得和陳飛林糾結這些。

她慵懶的倚靠在門邊。

「那你是準備掏錢,還是將伯倫教授叫過來?」

陳飛林沉默了下來。

他眼神飄忽不定,心中更是不甘。

憑什麼自己要掏錢?

貝瑤種出來的藥材,本來就是基地的。

他的小心思都寫在臉上。

還沒等到陳飛林說話,貝瑤便先發制人,「貝婉星怎麼樣也算是你心心念念的女神,一株天蠶草都捨不得買給她,你追人太摳了。」

「誰說我不捨得的?」

宋吱吱在一旁幫腔。

「那你買啊。」

摔跤摔到腦子,使得陳飛林的腦袋像是生鏽了一樣,轉的緩慢,他還沒想好反駁貝瑤的話,宋吱吱又像是迫擊炮一樣,說個不停。

他腦袋轟的一聲就大了。

被宋吱吱和貝瑤不知不覺的饒了進去,最比腦子快一步,「好,我用市場價買下來!」

貝瑤等著的就是他這句話。

她低頭和宋吱吱交換了一個眼神,兩個人默契十足。

宋吱吱瞬間明白貝瑤的意思。

「那我回去給你取。」貝瑤說完轉身離開,容不得陳飛林後悔。

陳飛林身後的兩個組員,露出一臉不忍直視的表情,其中一個高個子,小聲的提醒了一句,「陳組長,您有沒有帶銀行卡?」

「沒帶。」陳飛林總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可一時間還沒能反應過來。

「您沒帶銀行卡,怎麼買?」

宋吱吱也反應極快。

她長嘆一口氣,拿捏住陳飛林的痛處。

「我們支持手機支付,怎麼,陳組長都一把年紀了,這點錢都拿不出來,傳出去的話,也不知道貝婉星會怎麼看陳組長,畢竟她可是富家小姐,從小到大都是錦衣玉食,也不知道會不會願意和一個摳門的人待在一起。」

對啊,女神身邊的那些男人,還有她上一個未婚夫都是富家公子,一個個出手大方,若是自己這樣扣扣搜搜的,被女神厭惡了怎麼辦?

陳飛林被宋吱吱牽動心神,成功的被她饒了進去,最後不顧兩個組員的勸慰,說什麼也要將天蠶草買到手。

宋吱吱眼底的嘲弄意味加深。

還真是一個蠢貨。

宋吱吱說出一個數字,成功的將被繞進去的陳飛林嚇醒,「你坑人呢?天蠶草的市場價什麼時候這麼高了?」

宋吱吱心裏有些後悔。

就不應該為了坑他多一點,報出超過市場價兩倍的價格,本想着陳飛林是一個冤大頭,到嘴的鴨子,可不能就這麼飛了。

宋吱吱自從家道中落,並且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以後,身上早就沒有富家千金的嬌縱,有的時候,活下來已經實屬不易。

可她依舊遺傳了父親的經商頭腦,起碼對付陳飛林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