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是暗中之人,感到震驚,就是赤極尊和劉百川倆,也是大感一陣意外。

乐博 他們也沒想到,到了這個程度了,天虹基因的底蘊還沒被耗空。

劉百川面色陰沉,望着那股氣勢衝起的方位,那裏正是天虹基因的大廈內。

嗝呲呲!

天虹基因大廈的正門,豁然在這個時候被開啟。

瞬間便吸引了眾多的目光。

嗒嗒嗒!

腳步聲,在這一刻尤為的清晰!

鐺!

一聲撞擊聲,在身影完全出現的同時,響了起來。

噝!

眾多倒吸氣聲戛然而起。

一個身高足有三米的高大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並不是眾人震驚的主要原因,而是這身影雙手,並非是人的手!

而是一對讓人寒毛聳立的金屬利爪!

並且其體積還不小,剛剛那一聲撞擊就是從他的兩隻金屬利爪上發出的。

「那個……好像也是基因戰士吧?」

「咕隆~這可不是基因戰士那麼簡單,若我猜的沒錯,這傢伙是機體改造來的異種戰士!」

「那……這到底是什麼啊?」

……

不談那些人說的對不對,此刻在大廈頂層的葉辰,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下方出現的那身影。

「寧姨,這就是你自信的來源嗎?」葉辰微皺着眉頭,看着出現的這個怪異的人類,疑惑問道。

咯咯咯!

寧清聞言,只是輕笑一聲,並未回答他,葉辰自是聳聳肩,表示無奈。

視線轉回廠區內,當這道身影站到廠區內,一雙冷漠的眼睛,注視着周遭所有的存在,也沒說什麼場面話,徑直雙腿猛的蹬地,頃刻間速度飆升。

他的目標,赫然是之前在戰場內大出風頭的二十人血煞戰士。

彷彿是感受到這個傢伙的不好惹,二十位血煞戰士,組成的陣勢頓時全力運轉了起來,似乎二十人個個都爆發出了全部力量來。

按照單個體的戰力來算,血煞戰士在血煞環體秘術的加成下,自身的實力會達到先天的層次,而全力爆發下,完全可以達到先天第一境巔峰。

是以,二十人的戰力之合,完全達到了先天第三境的通脈境,並且還有所突出的,如此即使這個出現在戰場中的怪人,實力層次強大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轟隆!

血煞戰士二十人全力運轉下的陣勢,爆發出恢宏的力量,這一塊戰場上的所有血煞氣息,竟是全被聚攏在了一起。

瞬間在二十人的頭頂,凝聚出了一柄血色,並且充斥無盡殺戮意志的巨大斧刃。

「殺!」

血煞戰士們齊齊暴吼,頃刻間巨大的血色斧刃朝着對面的怪人快速劈斬而去。

再看另一邊,那剛出現不久的怪人,面對這恐怖殺伐氣息的一擊,神色依舊冷漠,一雙眸子中,太過的平靜。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均注視這一擊,都想知道,這個剛出現的怪人,要如何來抵擋這一擊。

「寧姨,被你看好的這個傢伙,面對這一擊怕是沒啥傷害吧?」葉辰看着這一幕,不由笑問道。

「哼哼!這傢伙可是花了我不少心思培養出來的SSS級基因戰兵,並且還賦予了他一雙堅固的合金爪刃,他的戰鬥力,完全可以和真元境的武者有的一拼。」寧清哼哼兩聲,一臉自豪的對葉辰道。

並且之後又緊接着說道:「你可不要小看他,就以我當下的實力,和其對戰都沒有必勝的把握,而且培養這樣的存在,所花費的代價亦是巨大,我也僅僅只培養了五個罷了!」

聽完她的話后,葉辰被一種震驚的感覺充斥,葉辰可是很清楚,以寧清風實力,若是真正爆發出來,就是一般的凝丹期武者,都討不到好。

但她現在居然說,這下面風這個傢伙,居然擁有着可以對抗凝丹期武者的實力,這簡直是在扯淡啊!

「真的?」葉辰大感不信。

「騙你有啥好處?」寧清白了他一眼,反問了一句。

隨後便道:「你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說罷,便不再理會葉辰了。

。 第2301章無知小兒

秦風只好站在了床沿邊上,體內氣血翻湧。

王夢欣越是表現出對林天成的忠貞,秦風的內心就越是感到氣憤。

林天成那混蛋何德何能讓一個女子為他如此堅守貞操。

再一想到平日里與自己幾乎形影不離的雪凌師妹就這麼被林天成給拐跑了,他更是感到心痛。

他知道如果自己繼續逼下去,王夢欣真的會自殺。

要是王夢欣變成了一具屍體,那她對秦風就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

所以,秦風終於還是打算放棄了。

可誰知道王夢欣竟然一剪刀滑爛了自己的臉頰,模糊的血肉中隱約可見森然的顴骨。

「我知道,你們喜歡我都是因為我這張臉,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便毀了它!」

有的時候長得美麗也是一種罪。

王夢欣現在心有所屬,她不想再因為這張臉而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這世間沒有哪一個女子不希望自己漂亮,可是,王夢心已經心有所屬,這張臉也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王夢欣不顧臉頰上的鮮血留下,對秦風質問道,「你一定是騙我的!天成根本就沒有死,而你就是想要殺死天成的那個仇敵!」

秦風確實是儀錶堂堂,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可是,他卻是一個偽君子。

天成怎麼可能會和這樣的人結為兄弟,顯然,是這傢伙在撒謊。

秦風恨恨的捏著拳頭,轉身離開了房間。

感受到秦風剛剛那有些憤怒的神色,王夢欣更加可以肯定天成根本就沒有死。

她的心中重新點燃了希望,趕緊找來了繃帶,包紮好了自己的傷口。

她得好好養傷,她還得活著等天成回來呢!

到時候天成回來的時候,要是看到自己這個樣子,還不得嚇壞。

秦風來到了別墅的外面,他竟然施下一個陣法將整棟別墅都給封印了起來。

「賤女人,等我回來之前,你哪也別想去!」

布置完陣法之後,秦風轉身離開了,下一個目標便是凌墨晴。

齊雲峰一氣宗內!

談妙音在聽完了徐帆的請求之後,緩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既然你們煉丹師協會與我一氣宗宗主有這麼大的緣分,我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觀。」

煉丹師協會和林天成的關係不淺,這只是其中一點。

而另一方面,雖說紫金閣小打小鬧,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但是,也不能一直這樣任由其發展下去,任由其欺凌弱小。

不然的話,要不了多久他也不會把一氣宗放在眼裡的。

眼下正好借這件事情好好敲打敲打他,讓他知道天市的第一把交椅坐著的是一氣宗,而不是他紫金閣。

徐帆的內心還是非常激動的,他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提了一下林天成的名字,一氣宗竟然就願意鼎力相助。

談妙音對一旁的執事吩咐道,「我一氣宗也有多年未曾出山了,去把一氣宗所有弟子集合,今日我就要告訴他們,天市還是一氣宗說了算。」

今天的行動,幫助煉丹師協會擊退紫金閣那是次要的。

更重要的是,一氣宗養精蓄銳這麼多年也該亮亮膀子了。

一氣宗早已晉陞成為白銀級勢力,談妙音的實力更是達到了拓脈期的巔峰境界。

其實只要出動一氣宗的三分之一的力量,就可以輕輕鬆鬆的鎮壓紫金閣。

徐帆的內心是非常高興的,只能說談副宗主太給他煉丹師協會面子了。

「多謝談副宗主,從今以後你一氣宗所需要的丹藥,我煉丹師協會以半價售賣給你們!」

半價那基本就是虧本賣了,何況像一氣宗這樣的白銀級勢力,對於丹藥的需求自然是非常大的。

這也足以見得徐帆的誠心。

就在這個時候,大殿外又走進來一個琉璃宗的女弟子。

她長得體態婀娜多姿,腰身苗條,玲瓏有致。容貌秀麗無比,一雙明眸閃亮,眼神脈脈含情,顯得楚楚動人,溫婉可愛。

談妙音親自迎了上去,「婉兒,你來這裡做何?」

琉璃宗的婉兒,也就是琉璃宗宗主雲夢姑的座下大弟子。

她沖著談妙音拱了拱手,「見過談副宗主,我正是為了煉丹師協會和紫金閣之事而來。」

原來琉璃宗宗主雲夢姑也已經得到了消息,紫金閣要對煉丹師協會動手。

因為雲夢姑去過中都東域的,自然就知道林天成和煉丹師協會之間的關係。

對於這樣的事情,她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聽完婉兒的解釋之後,徐帆激動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婉兒繼續說道,「我師父已經讓我帶領著琉璃宗兩百精英子弟趕來了,此刻她們就在外面。」

徐帆激動的說道,「好,好,我們煉丹師協會可真是沾了天成的光,天成能夠結識兩位宗主這樣的紅顏知己,也是他的大福分。」

「那我們何時出發?」

「不急,紫金閣那邊應該是要晚一點才會出動。我現在就回煉丹師協會組織隊伍,到時候我們來個三面夾擊,將其一鍋端。也免得打草驚蛇,放跑了他們。」

談妙音和婉兒都點了點頭。

徐帆回到了煉丹師協會分部沒有多久,就有將近五百多個黑衣人將整個煉丹師協會分部給包圍了起來。

徐帆對一旁的冶建強輕喝道,「走,我們出去會會他們!」

冶建強聽說會長搬到了救兵,內心自然是高興的。

不過,紫金閣這一次好像也是全員出動,冶建強的心裡還有些擔心徐會長請到的救兵能不能鎮住紫金閣?

徐帆看著眼前這個面帶黑巾身穿黑衣的男子不禁冷哼道,「廖皓,你以為臉上掛塊遮羞布,我就認不出你來了嗎?」

冶建強也指著其中一名黑衣人怒罵道,「楚回年啊楚回年,我真心把你當兄弟看待,你卻把我當傻子利用我,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楚回年的心頭一驚,偏頭看了一眼紫金閣閣主。

這一次的行動是非常隱秘的,而且還是半夜三更天色昏暗,冶建強為何能一眼就認出自己?

眼下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行動早已泄露了。

紫金閣閣主不慌不忙地解下了臉上的黑巾,笑著說道,「既然被你猜出來了,那我也不隱藏了。今日我紫金閣要讓你煉丹師協會分部無一生還。」

反正他們一個也活不了了,就算讓他們知道是誰又如何。

楚回年在一旁指著徐帆說道,「老東西,你千不該萬不該去幫天成集團。不然的話,我紫金閣還能讓你多活幾年。」

冶建強對楚回年怒斥道,「無知小兒,你可知道天成集團是誰的?你可知道太一宗宗主是誰?你可知道中都大陸最強大的勢力天盟盟主是誰?」 這場簡單的討論最終以卡羅琳提著三袋子梧桐餅飛撲進西里爾的房間而告終。

西里爾最終沒有給出海洛伊絲答案。他訝然地發現這位半精靈小姐每次的話都精闢而直球,卻往往能夠正中靶心,簡直離譜。

第一次問他是想成為貪圖享樂腐朽的貴族,還是如何。雖然是個廢話一般的問題,但現在想來,卻也為西里爾明確了一番目標:

他要一個爵位,為的是能夠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中拉扯起一股自己的勢力,改變拉羅謝爾的走向。

而這次的問題,則乾脆地讓他將視線重新拉到一個比較高的位置,重新審視這一道問題:

他打算怎麼做。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那件「塵世的本源之心」。但除此之外,他還想做一件事:

徹底地端掉灰神教,將這根還未成長的幼苗直接掐斷。

在災難發生之前,提早將其消滅,如果解決不了未來的災難,那就提前解決製造災難的人。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