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姐,夫人吩咐我把湯送來,給您滋補身體。」

「謝謝夫人的好意。」秦舒連忙放下手裡的項鏈,把湯接過。

因為一隻腳上抹了葯,她走起路來像是拖著一條腿。

傭人看在眼裡,又瞥見了她胸口的項鏈,眼中快速掠過驚喜之色。

原本還以為會不會是夫人誤會了什麼,現在看來,阿沉少爺跟秦小姐的事兒,是真的成了!

「秦小姐,恭喜你啊。」傭人說道。

「嗯?」秦舒不解。

傭人朝她眨了下眼睛,示意道:「您和阿沉少爺啊。」

秦舒愣了愣。

難道她和褚臨沉在一起的事情這麼快就傳出去了,連傭人都知道?

想著,她臉上陡然熱了起來。

傭人告知她,巍巍今晚在褚夫人那裡過夜。

秦舒雖然不必再等孩子,但卻怎麼也睡不著。

腦子裡凈想著自己跟褚臨沉的事情去了。

輾轉反側,直到最後,心裡終於坦然接受一切,這才睏倦地睡去。

清晨,她是被外頭的喧鬧聲吵醒的。

今天是褚雲希出嫁的日子,褚宅上下一片喜慶熱鬧的景象。

不過秦舒並不打算參加婚禮,還是趕緊爬了起來,準備收拾一下離開。

她剛洗漱完,還沒換衣服,便有人來敲門。

「請進。」秦舒頭也不抬地說了句。

卻沒想到,進來的人竟然是柳唯露。

她手裡牽著巍巍。

「媽咪,早呀!」巍巍邁著小短腿跑到她臉面,拉住了她的手,一雙亮晶晶的雙眼撲閃地望向她。

他今天看起來特別有精神,身上穿的是一套帥氣的格紋小西服,領口點綴一個藍色蝴蝶結,烏黑的短髮也被精心梳理得一絲不苟,更像是縮小版的褚臨沉了。

秦舒下意識伸出去想揉他頭髮的手只好收了回來,免得弄亂他的髮型。

今天褚陳兩家大喜,褚家會藉此機會正式公開巍巍,從今以後,誰都知道巍巍是褚家的小少爺了。

秦舒抬眸看向柳唯露,唇角微彎,說道:「褚夫人,您這麼忙還親自把巍巍送過來,謝謝。」

柳唯露搖搖頭,看秦舒的目光比平日多了些慈愛,聲音也十分柔和,「我聽臨沉說,你不打算參加今天的喜宴?我知道你是不想太高調,其實你們年輕人的想法我明白,我也支持你倆先培養感情再談結婚的事情。所以我特意過來,是讓人送你回去,順道,巍巍也好跟你道個別。」 「李郁啊!你是他的…」張老師的話還沒有說話。就被謝暖兒打斷。

「按照輩分他得給我叫姨。」

張諾點點頭表示了解了。「那就請進吧!」

謝暖兒心裏暗暗想笑,「不過不是親姨只是一個阿姨」表面上卻是不動生色。點頭微微致意就進入門中。

屋裏的家長都已經來了一部分了,謝暖兒四處看了看,找李郁在哪裏。

坐在一邊和同桌的小女生聊天的李郁一抬頭就看到謝暖兒。眼睛瞪大了一圈。

急忙忙站起來去她身邊。「暖姨,你怎麼過來啦。」

謝暖兒看着面前這個不知所措的小朋友笑了笑,「我來給你開家長會啊。」

「啊??」李郁驚訝又帶着幾分疑問的語氣。「你怎麼有空過來,你來這可以嗎?」

謝暖兒點點頭,「當然可以,再怎麼說比你大,是你長輩。不說破不就行了。」

李郁一臉茫然的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

「你座位在哪,帶我過去吧。」

像一个牢笼 看着坐在自己身邊乖乖的李郁,謝暖兒憋笑了好久,難道自己真的可以管得了李郁,平時連李欣都覺得他是個調皮的孩子。怎麼這個時候就乖乖的了。

等到家長到齊。班主任張諾也進入教室。

李郁扯了扯謝暖兒的衣角,「暖姨,等會老師要是批評我之類的你可一定得招架住啊。」

像一个牢笼 謝暖兒抽了抽自己的嘴角,淡定點頭「好的!」

既然家長都到齊了,那接下來我們就開始開家長會。這個學期同學們的成績都有所提高。都非常值得鼓勵……」班主任張諾滔滔不絕的,似乎在演講。

謝暖兒無聊的低下頭,「怎麼跟平時開會似的。」

「但是我要說一點啊,就是李郁同學在班中有點不一樣啊。雖然學習進步但是太喜歡玩了,老是引起一些別的同學來找我反映。」

「李郁的家長在,對吧!在這點希望你能多管教一下他。」

說完班主任張諾又開始說別的事情。

謝暖兒低下頭轉向李郁,「你說的就是這個招架住?」

李郁不好意思看了謝暖兒一眼「暖姨,我也沒幹什麼,我就是也想和他們相處。」說着李郁就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睛。

謝暖兒無奈,「我盡量在你舅媽前面多美化你。但該說的我還是會說的。」

等到家長會後,謝暖兒找張諾談了談話。說什麼李郁就不知道了。

把李郁帶回到他家,謝暖兒打電話給李欣說了家長會的內容,順便誇了李郁幾句。

等掛了電話,謝暖兒回到林家。收拾了點東西。她想搬回自己原來的住處。一處高檔小區。距離公司也近。

等到中午林念安回來。

飯桌上,謝暖兒開口,「乾媽,我想回去住,順便收拾收拾。」林母一直挽留。

情话腻人 謝暖兒朝林念安一看,林念安就知道她的意思。

「媽,暖兒想回去就回去唄,過段時間再過來也可以啊。」

林母無奈同意。

就這樣,謝暖兒又搬回自己的高檔小區住。

幫謝暖兒搬東西途中,林念安問道「怎麼又想搬回去了,在這不挺好的嘛。」

謝暖兒一邊開着車,一邊回答,「我想自己住,然後想想以後幹什麼事。規劃自己一下。」

到了帝華麗苑,謝暖兒把東西都安排好,順便打掃一下。屋內又有生活的氣息。

「沒事過來住啊。」謝暖兒看向林念安。

「我知道啦!我不會和你客氣的」。 眸光微動,奚淺右手翻轉,神罰之劍出現在手裏,動作極快的斬過去兩劍,一劍「歲月如歌」一劍「蒼穹之下」

氣勢凌然的劍光劃過天際,天邊都彷彿被撕裂了一道口子,濃郁的肅殺之氣襲向對面的化神體修,對準了他的天靈蓋。

化神體修反應也不慢,眼神一利,陰寒的殺意從體內發出來,對準奚淺,靈力涌動,驟然間,面前出現一個巨大的拳印。

「轟——」

劇烈的爆炸聲傳來,奚淺後退了十幾米,神識一直鎖定了化神體修。

果然,不出所料,化神體修還是被傷到了,雖然沒有吐血。

奚淺卻清晰的看到他臉色白了一瞬。

氣息也滯了滯。

時間意境雖然因為修為的差距,爭取不了多久,但即使是一息,也能讓她奪得先機。

這不,就見成效了。

乘你病要你命,奚淺調動靈力,肅殺的身影立在空中。

又是兩劍斬過去。

化神體修沒想到她速度比剛才還要快,神色微變,心底有些崩潰。

說好的元嬰中期呢?

說好的絕對拿下呢?還有,憑什麼大家同時在消耗靈力,而你卻像是沒事一樣。

化神體修看到逼到眼前的大劍,心裏在瘋狂吐槽。

眼神卻越來越冷,感受到一股來自生命的強烈威脅。

顧不得肉痛,甩出去一章八品高級的爆裂符,然後瞬移離開了原地。

轟!

就在他離開的瞬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傳來。

令人氣血翻湧!

奚淺神識是化神中期,所以一直用神識鎖定着化神體修。

捕捉到他離開,也不意外。

化神尊者,沒有兩把刷子怎麼可能,而且……

還不止兩把呢!

奚淺微眯着眼睛,看向殺意涌動的化神體修。

正好看到他手腕翻動,注意到他嘴角詭異的弧度,奚淺神色微凜。

立刻拿出一個天階的防禦法器激活,甩了過去。

轟!

化神體修甩過來的靈力球爆炸,形成了濃煙滾滾的蘑菇雲。

奚淺感受到胸膛傳來的腥甜,神色冰冷。

瞬間,不再留手,「神月訣」運轉起來,攻擊他的神識。

與此同時,握緊神罰之劍快速出手。

時間意境和空間意境同時斬過去。

感受到時間的停滯,奚淺心底冷哼,手腕一翻,在化神體修掙脫束縛時,「覆崑崙」拍了過去。

倒要看看你怎麼躲!

奚淺神識緊緊的盯着瞳孔驟縮的化神體修,在心底冷笑。

「轟——轟——」

狂暴的爆炸聲傳來,紫金色的靈力炸響在天際,奚淺站在空中都能感受到這一方土地往下陷了陷,不止如此,化神體修所在的位置,被轟出一個巨坑。

裏面焦黑一片,還噼里啪啦的閃動着爆炸散開的靈力。

裏面躺着一個不怎麼成人形的人,胸膛緩慢起伏。

「大哥——」

另外兩個化神修士好不容易擺脫了九級傀儡,就看到了讓他們目眥欲裂的一幕。

兩人身影一閃,一個出現在深坑裏,一個凝聚著靈力,攻擊向奚淺。

「啊!我要殺了你——」

奚淺後退兩步,手腕一翻,「歲月如歌」對了上去。

神識捕捉到他攻擊過來的招式微滯。

這時候,「蒼穹之下」又斬過去。

。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王堡突然說道:「王大人,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我軍有數萬兵馬,在山西,還有河南都有我軍將士活動身影,怎麼說不能保護百姓呢?」

「王堡,你以前是也是官軍,後來跟着大順軍,再後來又回到官軍,建奴是沒有把主力放在我們這裏,一旦建奴調集重兵,僅僅依靠太原府等地,根本擋不住清軍鐵騎,而你們卻還在這裏慢悠悠的做這做那,非要等建奴大兵壓境打的沒有糧草,再去老百姓身上壓榨嗎?」

聆敬陽越聽……

《帶着崇禎去流浪》第二百七十七章:地方豪強(四)。 夜。

雪紛飛的下著。

整片荒野如同籠上了白色帳篷。

白雪皚皚,天凝地閉。

就在這麼一片寂寥的荒原之上。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