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她就是靠別人讓的……」

「就是,不公平……」

「不公平裁判不會說嗎?要你們再這裏瞎叨叨……」

「我……」

「你什麼你,話都說不清楚還這麼啰嗦,閉嘴!」

「……」

發泄了一通后,沈新菏撇嘴,拍了拍手回過頭。

小樣,居然敢小瞧她的朋友!懟不死他。

「你是誰?你不是我姐,說,你把沈新菏弄到哪去了?」沈晨陽驚恐的看着他姐。

「你還我嫻靜的姐姐,你……」

「砰!」沈新菏使勁敲了一下沈晨陽的頭。

無語的看着自家的傻弟弟!

「閉嘴!」

沈晨陽:「……」父親救命,我姐真的被奪舍了,嗚……

沈新菏:「……」我奪舍你個大頭鬼。

——

「恭喜!」溫仙瑤挽住奚淺的胳膊,笑得很燦爛。

「還好!」正常操作而已。

「噗嗤……」明白她意思的溫仙瑤一下笑出聲來。

蒼白的臉上多了幾絲紅潤。

。 第279章醜女變美人

今日蘇招娣穿了一身白色輕紗衣裙,外面一件白色狐裘斗篷取暖,手中抱着一個暖爐。

青絲長發一半挽起,用一直翠玉簪子固定,側面髮髻上插著一隻輕巧的銀色步搖,隨着走動,發出珠玉碰撞的清脆聲響。

她邁步而入,屋中眾人眼中皆閃過驚艷,就連阮夫人也驚嘆的瞪大了眼睛。

她身姿婀娜,面色白皙,瓊鼻朱唇,面容小巧精緻,一雙眼眸清澈乾淨,彷彿漫天星辰一般。

宁如 屋中幾位書生看的都是心生愛慕,那柳文才更是忍不住道。

「真沒想到,阮府二小姐竟是如此絕色。」

他的話讓阮夫人率先回神,她站起來過來拉住蘇招娣的手,上下打量幾眼,忍不住笑道。

「我家的女兒都出落的亭亭玉立,趕明兒娘帶你去成衣鋪子再做幾身衣裳,我看你這身段啊,什麼衣裳穿出來都好看。」

她盯着蘇招娣白皙乾淨的臉看了好一會兒,都覺得不可思議,她知道那塊黑斑是胎裏帶來的,一般不能輕易去掉,可是沒想到這蘇招娣竟真的有辦法去掉,如今看來,一下子從醜女變成了美人。

蘇招娣也任由阮夫人打量,淺笑着對阮夫人微微彎身行禮,「給母親請安」

見她如此乖巧,還變的如此美貌,阮夫人對她也是真有了幾分喜歡,便握着她的手道。

「好了,你早上吃飯了嗎?我今兒在你大姐那兒吃的,你若沒吃,我便讓人去給你做點兒來。」

蘇招娣趕緊道,「女兒已經用過飯了。」

兩人這裏正說着話,柳文才已經率先站了起來,對着蘇招娣微微抱拳施禮道。

「原來是阮小姐,那日在點心鋪子是在下唐突了。」

蘇招娣其實一進門就看到了他,不過不想理會,原以為他也不可能認出她來,不過如今想來,他應該是看到了她身邊的夏蟬,所以才認出了她。

「這位公子客氣了,那日只是去點心鋪子買了些母親愛吃的桃酥而已。」

阮夫人自然也是收到那些桃酥了,便笑着說道。

「原來這柳公子還見過我家湘雲,好了,我便也介紹一下,這是我阮府二小姐阮湘雲。」

蘇招娣對着眾人微微一禮后,便站到了阮夫人身邊。

而眾書生則全都站起還禮,好幾人看着蘇招娣那張絕色容顏心生愛慕,其中也包括季辰。

這是他第一次對一個女子有如此感覺,之前不管是在瑤光村,還是在桃花鎮,都是那些女子對他暗送秋波,他從來都只是覺得那些女子惹人厭惡。

可是如今看到這阮家二小姐,他只覺心跳加速,喜歡的緊。

「諸位公子,我聽聞這城中屢屢有女子被騙之事,你們都可曾聽聞?」

聽阮夫人開口,那柳文才便道。

「不過是市井謠傳罷了,女子被騙也不一定就是來參加府試的學子乾的,我們都是學孔孟之禮的,怎會做這種事情?」

又有兩個書生說話,不過季辰他們卻都沒有開口。

蘇招娣看了那柳文才一眼,笑了笑說道。

「公子所說也極有可能,不過之前這齊州一直都相安無事,可是最近府試要開,卻出了這等事,這都已經上吊兩個了,唉!不知何時能抓到那騙子。」

阮夫人拍拍蘇招娣的手,「今日你不準再出門了,好好在家中做女紅吧。」

蘇招娣乖巧的應了。

季辰本還想邀請蘇招娣參加他們的詩會呢,可是聽阮夫人卻不讓這位阮二小姐出門了,便有些急了。

起身說道,「我等定會留意那騙子,若是有那人行蹤,會立刻通知知府大人。」

阮夫人微笑着點點頭,「你們都是有功名在身之人,有你們幫忙,那騙子定也逍遙不了幾日了。」

阮夫人說着話,自然也把季辰看着蘇招娣時,那赤裸裸的愛慕眼神盡收眼底。

季辰斟酌了一會兒,才又對阮夫人說道。

「夫人,明日我們有個詩會,想請府中兩位小姐參加,這次來的女眷也有不少,也可以互相認識一下。」

阮夫人回頭看了蘇招娣一眼,問道。

「你可要去?保護好自己個兒就行。」

蘇招娣微微搖頭,「我不去了,給母親做的那副綉品快做好了,我想儘快弄好。」

聽到蘇招娣這話,阮夫人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她可沒見她做過綉品,甚至女紅都沒見她做過,這個女子最喜歡就是擺弄她那些藥材,所以身上都帶着一股葯香味。

「綉品也不着急,這詩會大概會有很多文人墨客去參加,你也時常不出門,可以去跟他們坐坐。」

季辰也趕緊說道,「是啊二小姐,這次還有一些其他州城的才子才女參加,你來也能認識一些朋友。」

他心中期盼蘇招娣能去,這樣他就有了跟她獨處的時間,以他的魅力,只要給他機會,讓蘇招娣喜歡上他肯定不是什麼難事。

蘇招娣卻還是搖頭。

「家中大姐還在卧床,我一個人去也沒什麼意思,等大姐好了,我們再出門吧。」

見蘇招娣下定決心不願意參加,而且還搬出了受傷的阮清霜,季辰便也識趣的沒有再說什麼。

阮夫人則是很滿意,她其實也不想蘇招娣去的,阮清霜如今卧床養傷,自然不能去參加什麼詩會,這季辰提出來說讓兩位小姐都去,實際就是想打蘇招娣的主意,她的女兒不過是個由頭而已,還好這蘇招娣知道進退。

罗街 又說了幾句話,蘇招娣便以要回去繼續做綉品為由離開了。

回了荷蕊院,夏蟬道。

「主子,那阮夫人明顯就不想你去,幸虧主子機警。」

蘇招娣輕笑,「不,我不去可並不是因為阮夫人的想法,而是我真的不想去。」

見夏蟬茫然,秋月道。

「我們不久就要入京了,這些書生不過都才要參加府試,之後還有真正的科考,而主子不願跟他們浪費時間,便說明是不看好他們,怕是這些人中,將來沒有能為官之人。」

夏蟬瞭然,「既然無用,確實不需要跟他們結交,而且那季辰看主子的眼神很讓人討厭。」。 雖然,泰隆不知道這黑點是什麼玩意,竟然如此的恐怖,他手中的腿骨可是他爺爺的,就算是整個獸人部族中最強大的腿骨了。

可是,在這黑點剛剛接觸的瞬間,卻脆弱得猶如豆腐一樣,直接被撕成無數的碎片消失了。

泰隆眼神中閃過一抹恐懼,轉過身想要逃離面前的恐怖,可是根本來不及。

「嗡!」

還未等獸人邁開逃跑的腳步,身後的黑點瞬間擴大了一寸,形成了拳頭大小的黑洞,吞吸之力提升了數百倍。

「不,不要!」

泰隆感受着身後的拉扯,驚恐地大叫起來,只不過他的掙紮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龐大的身子被一點點的拉扯進入黑洞。

當泰隆的身子逐漸消失在黑洞中,那恐怖的吞吸之力也快速的消失,只留下了獸人掙扎的痕迹,手腳並用的抓痕。

以及已經虛脫癱倒在地上,動一根手指頭都費勁的林玄。

「少酋長!?」

「人呢?少酋長怎麼消失了?」

「少酋長是無敵的,怎麼不見了?」

周圍觀戰的獸人慌了,隨着黑洞消失不見,周圍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眾多獸人看着消失的泰隆,頓時焦急地怒吼著。

這些獸人從沒有想過,強大到無敵的泰隆會失敗,而且還是被一個外來人,瘦弱得猶如雞仔的人類殺死。

林玄聽着周圍的咆哮,嘴角微微的上揚,心中無比的暢快,他殺死了一位獸人族的少酋長,這個時候只能裝死了。

他完全可以想像,如果這個時候被獸人發現他還活着,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

「那個人類,看看他死沒死,如果沒有死一定要逼問出來少酋長的下落!」

「沒錯,把那個該死的雜種抓過來。」

「一定要找到少酋長,不然酋長發怒,我們這些人沒有一個人能活着回去。」

獸人族戰士憤怒怨恨的聲音不斷響起,隨後大地傳來劇烈的震動,十幾個獸人戰士向著林玄的『屍體』走了過來。

「不好,林玄你現在還有一戰之力嗎,如果你被這些獸人抓住,下場定會極為凄慘。」

莫老聲音在林玄的腦海中響起,甚至因為焦急都有些顫抖。

林玄緊閉着雙眼,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體內的功法瘋狂地運轉着,竭盡全力恢復著體力。

現在,他沒有任何的戰鬥力,甚至連動手指頭都費勁,只能期待着有奇迹發生了。

如果,他真的是天選之人,那麼林玄相信事情一定會出現轉機,畢竟是集天地之氣運為一身,決不能如此輕易就死去。

然而,隨着耳邊的震動聲逐漸變大,奇迹都沒有出現,林玄心中微微嘆息,看來自己並不是那所謂的天選之子。

終究還是自己賭輸了!

林玄絕望的想到,此刻他已經認命了,他知道以自己此刻的狀態,被獸人族抓住就是死路一條。

「泰隆竟然被一隻螻蟻打敗了,而且還被放逐了,真是太讓人意外了,嘖嘖,看來這上古遺跡與你們巫皇部落沒有機緣了。」

就在這時,一道渾厚的聲音從森林中響起,隨着聲音傳來,地面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從遠處的森林中走出來十幾個身材高大的獸人。

林玄神識掃過,這些獸人身上的裝飾以及膚色顯然與眼前這些獸人不是一夥的。

「巫皇部落?」

林玄提起的心終於稍微放鬆了一些,心中暗暗想到,「被波動之力吞噬的少酋長是巫皇部落的,這突然出現的獸人又是什麼部落的?」

「看來,獸人族也並不是完整的,也分為很多部落,就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如何。」

就在林玄想到這裏,只聽身邊巫皇部落剩餘的那些獸人瓮聲瓮氣的說道,「荒蠻部落這是準備落井下石不成,不要忘記部落之間的約定!」

這話一出,巫皇部落的眾獸人根本顧不上林玄了,所有獸人如臨大敵一般,無比警惕地盯着突然出現的獸人們。

宁如 聽着他們的對話,林玄也了解到了,剛剛出現的獸人是荒蠻部落的,而且部落之間似乎還存在着什麼約定,讓他們不能彼此出手。

「小子,你的運氣好到爆炸,這樣都能撿回一條命!」

莫老微微鬆了一口氣,無比的感慨,這突然出現的荒蠻部落的獸人,意外的救了林玄一條命。

巫皇獸人在後者的壓力下,此刻已經顧不得成為屍體的林玄。

荒蠻部落成為了他們目前最大的危機,在這片原始森林中,就算是同為獸人族的眾多部落,也有很多衝突,畢竟資源就那麼多。

獸人族也不能和平相處,而眼前這兩大部落,就是獸人部落中最強大的兩個部落。

兩部落的衝突更加的嚴重,兩大部落都認為自己才是獸人族真正獸神後裔,為了這個兩大部落爭鬥了無數年。

「荒古,你們這群卑鄙小人,一直隱藏在周圍看熱鬧,現在又出來落井下石!」

巫皇獸人部落中一位強壯的獸人怒吼一聲,他見到荒蠻部落眾人出現,心中便有了非常強烈的不安。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