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也不知道末日世界這裡,有著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才會出現這樣大豐收的情況。

但是管那麼多了,所謂手裡有糧、心中不慌,有了這麼多的糧食之後,才是能更好推廣他們的計劃。

想到了這裡之後,胡彪又問出了一句:

「對了!這一次我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

結果還真有,還都是一些大事。

陳小刀張口之後,就是說出了一個讓胡彪始料不及的事情:「有的,在二十多天前的時候,王虎的弟弟王豹帶200多人和上百條槍回來報仇了。

他好像投靠了北邊一個叫『馬安山』的勢力,想要帶著那個勢力來吞併我們。」

「後來怎麼樣,我們的損失大不大?」

雖然眼見著當前的中州部落駐地一切平靜,指定是沒出什麼大事,但是胡彪聽到了這麼一個壞消息之後,還是緊張的問了出來。

在這個問題之下的陳小刀,那是一臉的淡定:

「還能怎麼樣?當時蔬菜大家都吃了好多頓了,地里的糧食也是一天比一天長得更好,指定是一場大豐收。

眼見著就有好日子過了,大家哪裡還肯回到之前的生活。

當時一聽說要吞併我們中州部落,只要是能動彈的人物,不管是大人小孩,全部都是拿起了武器沖了上去,烏壓壓的可是兩千多人了。

同時護衛隊的70多把武器,一起就是開火了,轉眼就是打出了500多發的那麼多子彈。

結果那些『馬安山』的土包子們,哪見過這麼一個動靜,被嚇壞了、當場就是被打死了五六十個,被俘虜了三十幾個,剩下的全部都是跑路了。

可惜就是王豹那麼一個王八蛋,這次又是跑掉了。」

聽到了這麼一個說法之後,中州戰隊的所有人在鬆了一口氣之餘,隨即而來的是一個巨大的自豪和振奮。

因為這證明了他們每次過來的時間,就算只有半個月的時間。

但是末日世界的土著們,因為對於美好生活的追求,願意緊密的團結在他們的周圍;僅僅是這麼一點,就能讓他們放下最大的顧忌。

不至於未來的某一天,會被這些人給卸磨殺驢了。

當然了,他們還是會採取一定的措施,能讓這些土著的思想境界更高一些,讓他們從今之後有更大的歸屬感和信念感。

心凉人凉 ******

胡彪他們在營地附近這麼一圈的走了下來,時間都過去了兩個多小時,若是按末日世界的時間來算,現在都是凌晨的3點。

只是在這麼一個時間點上,胡彪他們依然沒有去睡覺的想法。

末日世界的巨變,讓戰隊的每一人都是處於巨大的興奮之中;就連破鑼、漢字這些新人,也是同樣的如此。

要知道!他們人雖然來晚了一些,但是股份照樣有著的。

了不起今後分地盤的時候,老鳥們有著一些更有優先的挑選權;但是就算挑到了最後,他們難道不是什麼皇帝陛下了?當然是了。

於是,尋思著既然睡不著,他們乾脆直接在菜地邊吃起了火鍋。

過期紅燒牛肉罐頭做成的鍋底,還分別整了一個辣的、一個不拉的。

加入各種洗乾淨的新鮮青菜,順帶著喝著一點帶過來的散簍子白酒,一邊喝酒,一邊閑聊了起來。

好傢夥!這些蔬菜不虧讓吃慣了野菜的土著們,也都是感到相當美味。

在當前這麼一個只能算是湊合的鍋底里,稍微的煮熟了之後,吃到了嘴裡的味道那叫一個出奇的美好。

以至於這些貨色們都尋思著,是不是帶點蔬菜回去,好好的讓家人們也嘗嘗。

隨後在這樣的閑聊中,大家踴躍的發言,為著這一次過來有限的15天時間,該如何的行動起來開始獻言獻策。

最終在天色發亮,大家都微微有了一些酒意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被落實到了相關的任務。

準確的說,也就是中州戰隊的這麼30個人,一個蘿蔔一個坑都要發揮出自己的作用;懂技術的就負責技術工作,跟著楊東籬負責留守建設。

不懂技術的就跟著胡彪,去陽山這塊陸地和周邊地區探索,搞不好在這麼一個過程中,還要打上那麼幾仗。

將那什麼馬安山的勢力,好好的收拾那麼一頓再說。

而在太陽升起的那一刻,所有人喝乾了杯子里最後的一點酒。

在金色的朝陽灑在了他們身上后,就連破鑼、老炮這些熬夜了一個晚上的老同志,也是不見半點的倦意。

因為此刻在他們的心中,激情已經是被燃燒起來一般。

。 男人會流血嗎?

按到常理來說,不會!

但是,就像前世的一個典故一樣,只要功夫深,鐵杵也能磨成繡花針。

過於用力、持續,脆弱的皮膚會不會磨出血?

說不準!

吳恩一時間有些遲疑。

莫嵐瞳孔一縮,寒聲道:「說清楚!」

吳恩嚇得一個哆嗦,急忙委婉的將其中的可能性,用比較正經的方式講述了一遍。

莫嵐聽得俏臉通紅,但總算是明白了吳恩的意思,咬唇道:「你轉過身去!」

「啊?」吳恩不明所以,但是注意到莫嵐彷彿要吃人的眼神,他還是乖乖的轉了過去,道:「仙子,現在可…..」

嘭!

後面的話吳恩已經說不出來了。

因為他只感覺脖頸一痛,就眼前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莫嵐收回手掌,看著昏倒在地上的吳恩,眼神一陣掙扎,但最終她還是一咬牙蹲了下來,快速的解開了吳恩下面的衣服。

強忍著內心的羞澀,她咬唇一陣摸索檢查,最終確定吳恩的皮膚沒有一絲破損后,她心裡鬆了一口氣。

急忙快速給吳恩穿好衣服,莫嵐慌亂的心漸漸平復下來,陷入了沉思。

既然不是吳恩出的血,那血就是自己的,可自己不是被拓跋南天給……

想到這,莫嵐眼中閃過一道茫然。

之前,在迷神丹的作用下,她「主動」的與吳恩合體,雖然中途清醒了過來,但是下面撕裂般的痛處以及衣服上的落紅還是讓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麼會出血呢?

她的守宮砂不是都沒了嗎?

下意識了摸了摸右臂守宮砂的位置,莫嵐的腦海中回想起那天回到宗門后師尊憤怒的眼神,不禁心亂如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嵐想不明白,但不小心注意到地上一動不動的吳恩,眼神逐漸複雜起來。

若之前真的是她流的血,那就意味著自己的第一次是給了眼前這個比她小,比她弱的男人,而且還是她主動的。

這不禁讓她心中既羞憤,又茫然,又不知所措,又有一絲淡淡的…….歡喜。

不知道是在歡喜自己沒有被拓跋南天給侮辱,還是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還挺……可愛!

莫名的,她又想到剛才吳恩小心翼翼,生怕她生氣的模樣,嘴角下意識的一翹,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一幕,若是熟悉她的人見到,定會驚的掉了下巴,畢竟,乾元劍派眾所周知的冰山美人竟然會因為一個男人笑了!

簡直是天方夜譚!

少頃,莫嵐整理好自己混亂的思緒,深深的看了眼地上依舊昏迷的吳恩,一閃身衝出了洞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知道過了多久,地上昏迷的吳恩慢慢的睜開一隻眼睛,然後小心翼翼的轉動了幾下眼珠,確定莫嵐沒有回來后,頓時一個翻身跳了起來。

「終於走了!」

吳恩長舒了一口氣,一臉的后怕。

他確實是昏迷了,但是醒的也很快,正確的來說,就在莫嵐給他穿衣服時,他就醒了。

雖然不知道莫嵐對他做了什麼,但是本著「醒來有可能會激怒眼前這個女人」的原則,吳恩就一直裝昏迷,甚至,由於擔心被發現,他連呼吸的速度都保持在同一個頻率。

現在,這個極大概率拿走了他此生第一次的女人走了,他心裡鬆口氣的同時,卻是一陣悵然。

倒不是覺得自己吃虧了,畢竟這個叫做莫嵐的女人的長相可以說是風姿綽約、出塵脫俗,尤其是自身散發的冷艷氣質,更是能激起無數男人的征服慾望。

通俗來說,就是一個九十九分的高冷御姐。

文氣一點說,就是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總之,吳恩很喜歡!

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講,莫嵐更符合他心中女神的形象!

「若是再小一點兒就好了!」

莫名的,吳恩想起了什麼,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把握不住啊!

一陣唏噓,吳恩將腦海中的雜念清空,看了看系統的追蹤功能,在確定系統追蹤的人所在位置沒什麼特殊變化后,他將目光放在標記的洛巧顏動態上。

由於很早就設置了接收但不提醒,所以吳恩下意識的想先看前面的,但卻驚訝發現,除了「洛巧顏在修鍊神通」這一條新動態外,系統沒有再更新任何一條新動態。

換句話說,洛巧顏到現在還是在修鍊神通!

這倒是奇怪了!

吳恩想不通,便索性暫且放在一邊,畢竟洛巧顏只要沒有危險就行。

然後就是之前如夢境一樣的奇遇了!

吳恩想到那位收下自己當做記名弟子的大覺金仙須菩提祖師,不禁陷入了沉思。

是夢嗎?

還是說,這都是真的!

其實是這位神通廣大的神仙以一種自己無法理解的方式安排了這次奇遇?

吳恩不太確定!

說到底,主要是系統沒有一丁點的反應。

按道理來說,最後須菩提祖師在他的故意演戲下應該是生氣了啊?

為何系統卻不提示攻心度變化了呢?

之前,進入斜月三星洞,他在發現那些道士的異常后,就心生警惕,一邊故意表現出一副想拜師的樣子,一邊有意無意的激怒對方,就是想看看系統會不會提示攻心度的變化,結果直到這一切結束,系統依舊一丁點反應都沒有。

這不禁讓他很是懷疑,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可這夢又實在太真實了!

真實的他真的以為自己就是那位大覺金仙須菩提祖師的記名弟子!

「算了!先不想這些了!還是眼下的處境要緊!」

嘆了口氣,吳恩搖了搖頭,決定暫時將這一切當做一場夢。

畢竟,無論這夢是真是假,那位大覺金仙須菩提祖師離自己都太過遙遠了!

自己現在也不過是一名築基初……

吳恩剛想到這,忽然察覺到了自己的修為變化,不禁愕然道:「築基中期了?」

下一刻,他一臉激動的內視檢查了下靈海,終於確定自己確實是進入了築基中期,不禁高興大笑了幾聲。

然而,就在這時候,洞窟外傳來一道陰惻惻的聲音。

「原來你小子躲在這裡了!可讓我和羅道友好找啊!」

。 晚上,有雨。

大倉市滄源路,天下人間酒吧的一處地下室里,站着十幾個男人。

這些男人一看就不好惹,兇相畢露,明顯是混道上的。

最中間沙發上,一副大佬做派的坐着一個光頭佬,臉上紋著紋身,一手摟着一個女人,一手抽著一根雪茄,只見他緩緩的吐出一口煙氣。

「唐淵老弟,聽說你們這種干靈媒的,看到的世界,和我們這些所謂的普通人看到的世界,不太一樣?」

這個說話的男人姓葛,人稱葛老闆,道上混的會恭敬一聲葛爺。

「我聽說啊……你們似乎能看到一些,不幹凈的東西?」

葛老闆用夾着煙的手,點了點對面板凳上,坐着的唐淵。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