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語氣,她可不信她是專門回來感謝她的。

「我過來,是想找你借樣東西。」林亦柔伸手直接從宋晚舟的脖子上把項鏈扯了下來,「宋晚舟,你就在這等死吧。」

她拿着項鏈,一腳踢在宋晚舟的肩膀上,宋晚舟往後一仰,往山坡下滾去。

林亦柔看着手裏的項鏈,望着宋晚舟滾落的身影。

唇角冷冷的勾起,從今天開始,再也不會有人知道那一年的真相!

……

基地被風吹得亂七八糟,東西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臨近十二點的夜裏風雨交加,電閃雷鳴,女生害怕的縮在一團,互相取暖。

男生也都驚魂未定,只有賀子秋還算冷靜。

「你們都別怕,剛才我已經聯繫過救援隊了,馬上會有人過來接我們下山。你們現在先看看還差不差人。

男生這邊還差嗎?」

「六個,不差,都已經到齊了。」

賀子秋又看了一眼女生的帳篷,問沈楚琪,「女生都回來了嗎?」

沈楚琪和林亦柔對視了一眼,剛要開口說話,林亦柔馬上說道:「都已經回來了。」

帳篷里有個女生小聲說道:「宋晚舟呢,宋晚舟好像還沒回來。」

賀子秋立馬走過去,掀開帳篷的門簾,環顧了一周,拿出手機給宋晚舟打電話。

嘟——

嘟——

嘟——

電話鈴聲在不遠處響起,有個女生把電話拿起來,「賀公子,宋晚舟的電話在這裏。」

賀子秋厲聲道:「她電話在這,人呢?」

瑄辰 林亦柔走到賀子秋旁邊,「我們出去的時候她都沒跟着,也許是看見下雨了,自己先下山了吧,要不我們先回去再跟她聯繫。」

沈楚琪手指緊緊的攥著,欲言又止的走到林亦柔身邊,看着她。

「亦柔……」

林亦柔壓低聲音,「現在已經過去這麼久了,誰知道她是死是活,只要你和我不說就沒人知道她的下落。

難道你忘了她是怎麼勾引的陸諶。」

提到陸諶,沈楚琪緊緊攥著的手指一根根鬆開來。

她第一眼見到陸諶的時候就深深的愛上了他,她多次示好,陸諶都視而不見,只因為他的心裏眼底全都是宋晚舟。

如果沒有宋晚舟,或許她還會有機會。

沈楚琪垂眸,將話咽回了肚子裏。

「是啊,我聽宋晚舟說她對這條路挺熟的,好像之前也經常來這裏露營,她本來今天也不打算過來的,現在可能是覺得無聊先走了吧。」

這時,有個女生忽然說道:「我想起來了,剛才我們回來的時候還在路上遇到宋晚舟了,她說馬上要下雨了讓我們趕緊回營地。

還說……」

女生掂量著要不要把後面的話說出來。

賀子秋冷聲道:「她還說了什麼?」

女生看了一眼林亦柔和沈楚琪,低聲道:「她還問我們沈楚琪和林亦柔在哪,還讓我們給沈楚琪和林亦柔打電話,可是那個時候沒信號,她就自己往前去找她們了,後面的事情我們也不知道。」

旁邊的女生也說道:「是的,距離我們看見她都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

賀子秋看向林亦柔,「你看見她了沒?」

林亦柔馬上搖頭,「沒有,我要是看見她肯定會跟她一起回來啊,我和沈楚琪一直在一起,真的沒加過宋晚舟。」

賀子秋深深的看了林亦柔一眼,獨自往森林深處走去。

林亦柔心裏一驚,「子秋,你要去幹嘛?你站住,現在裏面很危險的。」 「這一次,太可惜了,沒有機會觀看葉尊者戰鬥,還真不要說,葉尊者在打鬥的時候,太瀟洒迷人了,而且每次出手都乾脆利落,我特別喜歡這樣的戰鬥方式。」

其中一個進化者忍不住誇讚。

「我和你想的一樣,戰鬥的時候太過拖拉一點都不好,能夠一招制敵最棒了,不過估計也就葉尊者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以我的能力,根本沒有辦法這樣做,所以只能在打鬥的時候先靠嘴巴將對方給激怒,實在是太悲哀了!」另外一個進化者感嘆。

「第四天了。」

位於南方的一個高塔上面,尊上負手站在邊上,透過窗戶看著北方的位置。

整整過去了四天,潼關已經不下雪了,陽光照射下來,地面上的雪幾乎全部融化,大地都復甦起來,到處都是蔥蔥鬱郁的花草樹木。

末日之後的植物生命力比末日之前都要頑強很多,所以哪怕這一場大雪下了半個多月,這些植物都還活著。

但是,雪不下了,人卻依舊還在北方。

「到底在那邊幹什麼呢?」

尊上心裡忍不住猜想。

江龍走的時候給她說,要是四天還回不到這裡,那恐怕最後也回不來了。

尊上一直非常相信江龍的話,所以根本沒有懷疑過。

在江龍走的時候,她也詢問過對方走了之後還回來嗎?

江龍當時斬釘截鐵的告訴她說會回來的,哪怕是現如今,她也時不時的能夠回想起對方說那句話的場景。

所以尊尚同樣沒有懷疑,相信對方。

不過,她好像忘記詢問對方,那就是他多少天回來?

只是以那個時候的狀況,她也沒有詢問的時間。

因為江龍決定離開的時候太過忽然。

尊上朝高塔前面的位置掃了一樣,看到自己的妹妹凝香,站在那一片空地上,和她一樣抬頭看向北方位置。

尊上走到高塔下面,和自己的妹妹並肩而站,一同看向北方的位置。

「姐姐,江龍究竟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凝香開口詢問?

她的目光裡帶著擔憂。

尊上拍了拍她的手,安撫的說道:「一定會平平安安的。」

凝香點頭:「那是肯定的,肯定不會出事,就是我認為,他馬上就能夠回來這裡了吧?」

她說的這句話和尊上想的一樣。

尊上也覺得,江龍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可是江龍還在北方,她心裡到底是擔憂的。

當然她擔心的並不是江龍會不會遇到危險,因為哪怕無數的進化者都有些懷疑江龍能不能夠一個人將北方的那些進化者全部給解決掉,可唯獨尊上相信,不僅相信江龍的實力,哪怕那些進化者的大軍裡面其中還有已經將基因鎖全部打開的進化者。

但是尊上和凝香都在擔心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江龍不想回來潼關。

畢竟尊上認為,這裡已經不能夠成為江龍的舞台,他要去更廣闊的地方。

哪怕江龍很少將自己的野心暴露出來,甚至大多時候看上去閑雲野鶴。

可是尊上認為,正是因為這樣,江龍才追求的更多。

因為整個天下已經不是江龍的舞台,他的眼光更加廣闊。

「他心裡有著非常大的理想。」尊上默默的想。

「先生離開這裡的時候,說他還會回來,我相信他不會說話不算數。」尊上開口安撫。

但說這話的時候,也同樣在安撫自己。

青蓮站在兩人的後面,心裡忍不住默默的想,那個江龍身上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為什麼在整個天府區域都地位非常高的尊上,還有尊上非常厲害的妹妹,心裡這麼想念對方呢?

青蓮和江龍並沒有太過多的接觸。

頭一次的時候就是在一座矮山位置。

當時江龍和吳鑫鬥爭的時候,出手果斷狠辣,在對副傲龍尊者的時候同樣如此。

江龍這個人,不僅勇敢而且沉穩冷靜,尤其是在和敵人打鬥的時候,也非常的大膽。

對於青蓮來說,對方給他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這個人要是能夠一直活下去,總有一日能夠站在最高峰。」

青蓮心裡忍不住這樣想。

只是之前有這樣想法的時候,對於青蓮來說,江龍也就和一些位於上位者的王沒什麼區別。

雖然對方足夠聰明,也已經是一方高手,可是還沒有真正的站在高峰位置。

而第二次有接觸的時候,就是在這一座高塔的下面,那一次江龍給了她非常大的震撼。

這就好像是,走在街頭上碰到了一個乞丐,卻沒想到對方其實就是皇上。

在之後很長的時間裡面,青蓮為少聽說關於江龍的很多事情。

所以,對於青蓮來說,他腦海中關於江龍的想法,有了非常大的改變。

而如今,她又親眼看到尊上兩個姐妹,如此的盼望江龍回來,忍不住想了一下若是自己是尊上兩個姐妹呢?會不會也同樣這麼迷戀江龍?

這麼一想,青蓮立刻心跳如鼓。

「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如此專心致志的合成了。」位於湖泊下面的江龍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嘆。

這段時間以來,他沒有像從前那樣勤奮了。

就比如看到了很多千萬級別的喪屍,他也沒有那麼的激動。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現如今所在的這個世界太過高端了,所以即便他將那麼多的厲害的喪屍給吃掉,最厲害的也就是能夠合成一個九星左右的尊者出來,可是卻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

還不如用這麼長的時間,直接把這種純度非常高的天晶石髓,餵給一星尊者,直到他合成為止。

沒有錯,之前的那一次,江龍就是在天湖底下,將一個星尊者喂到了王級級別,然後才讓他合成。

現如今,江龍覺得直接喂到一星尊者級別在合成更好。

他果然沒有之前勤奮了。

「倒也不是不勤奮,主要是這樣可以能夠節省時間。」江龍心理安慰自己。 巨大的野狼異靈獸警惕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類,它本能的察覺到了一絲危險。隨即它先發制人,背上的鋼刺不斷豎起,直接向眾人甩去。

鋒利的鋼刺化作漫天針雨,向眾人襲來。惠城見狀直接雙掌併攏,一股淡黃色光芒覆蓋住他自己和其餘二女。

「張皓!強子!你們自己小心!我先給我們三個套盾!你們倆往後稍微退一點!」惠城大吼道。

丁強似乎早有準備,他知道惠城的靈岩盾最多只能給三人覆蓋,自己早就往後撤退,脫離了鋼針的攻擊範圍。

張皓神色冷靜,並未露出一絲一毫慌亂,身體周圍處浮現出一股扭曲的光線感,隨即他的身影不斷像水面一樣晃動,鋼針直接穿透他的身體,但是並未給他造成任何傷害,他的身影緩緩消散,本體卻突然出現了後面不遠處,似乎先前那道身軀只是他的殘影。

唐欣妍身上覆蓋著黃色的靈岩盾,快速跑向惠城的身後,兩者的靈岩盾把無數鋼針抵擋下來,她在戰鬥場上發揮的作用不大,儘可能的讓自己不要處在危險之中,一旦己方隊員有受傷,才會有她的用武之地。

凌葉此時頂著能量盾,阻擋了無數鋼針,雙手白芒浮現,兩把靈體短刀出現在其手中,她神色微冷,身體微微放低,猛然一個蓄力向野狼跳去,雙刃快速連斬。

異靈獸四隻眼睛紅色光芒浮現,前爪的爪刃不斷伸長,就好像五把長刀一樣,它揮起爪刃,快速與凌葉的雙刃交接在一起。

叮叮噹噹的響聲傳來,刀光和刃芒不斷在空氣中閃現,凌葉腳尖輕點地面,輕盈的身軀就像一隻蝴蝶一樣,在異靈獸身邊不斷穿梭。

野狼雖然擋住了大部分凌葉的斬擊,但是自己身軀太過龐大,迴旋太差,不像凌葉一樣能快速調整自己的位置,身上已經出現不少刀痕。

「吼!!」它憤怒的大吼,四目流出血液,一股暗紅色的能量在其眼前浮現,隨即四道紅色激光出現,對著凌葉爆射而去。

雖然能量盾在身,但是凌葉也不敢託大,此時她凌空躍起,空中一個倒翻,優雅的閃過了紅芒。

「凌葉,讓開!」丁強一聲大吼,豎起食指和中指,指尖紫色電芒浮現,他往前一個踏步,隨即指向異靈獸。

惠城見兩人交換,雙手再度一和,隨即自己身上的盾消散而去,丁強身上浮現出靈盾,丁強指端發出一道短距離的雷斬,直接戳向異靈獸的眼睛。

異靈獸一擊未中,剛想再度發動攻勢,但凌葉與丁強的轉換攻防讓它有些措手不及,它見紫色電芒向自己斬來,往後一跳,避開丁強的攻勢。

然而它剛落地,就見一名白衣青年在其身旁,如此近的距離,讓它毫不猶豫的一揮爪刃,想把眼前這個男子撕成碎片。

然而爪刃劃過眼前男子的身軀,就好像劃過空氣一樣,讓他的身影有些晃蕩,隨即身影消散,異靈獸還未來得及反應,自己的右爪已經浮現出一抹傷口,血液噴射而出,讓它慘叫出聲。

「呵,畜生就是畜生,有了巨大的力量又能如何呢?不會想想我怎麼會輕易出現在你的攻擊範圍內呢?」張皓的身影浮現,站在異靈獸的後半側,不斷冷笑道。

張皓右手反手提著一把鏡子碎片形狀的菱形鏡刃,鏡刃上滴著血液,他左手抬起,推了推自己的眼睛,身影緩緩消失,就好像原地消失了一樣。

異靈獸怒不可赦,對著張皓的位置不斷揮爪,想要拍死眼前這個讓它受傷的男人。

劇烈的破空聲傳來,巨爪揮舞著空氣,並未拍到任何人,張皓好像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讓它的攻擊盡數落空。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