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元武到時候從哪個病房裡醒,人情就是記在誰的頭上,他康興華沒必要再去和陳炳爭什麼。還是那句話,如果陳炳能夠帶著骨科發展下來,那麼骨科所有人的日子都會好過一些,包括他康興華在內,工資和獎金都會得到提高。

醫生都是活生生的人,誰不想自己的工資更高點。

陳炳想了一下也道:「那就放我們科室吧。湘哥,那我們就先下台了啊,等會兒一起去吃點東西不?」

林子湘道:「吃什麼東西啊,你們搞完了是可以走了,我這還值班呢,誰知道下面還有沒有手術?」

「你們自己去吃好喝好,下次再一起喝點。」

今天是林子湘值班,麻醉科的主任打好了麻醉之後,就把病人丟給了他。

「那行。湘哥辛苦了。」陳炳就和林子湘告辭了。

他下午才從津市跑回來,滴米未進,現在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哪裡有功夫和林子湘在這裡多寒暄?只想著趕緊乾飯。

一起走出手術室,在洗手台前洗手的時候,陳炳、蔡玄是一個洗手台,康興華主動地走去了另外一個洗手台。

陳炳便壓低聲音道:「小陸,我打算喊康主任一起去喝點,你會介意么?」

陸成笑著道:「陳主任,我都隨你啊,還是以前那句話,我現在過得挺好的。」

與康興華一起喝酒吃肉,完全沒問題,甚至正常的交往也沒問題,只是,不可能達到和陳炳與蔡玄一樣的交集程度而已。仇恨可以記在心裡,沒必要放在日常生活中。

聽到陸成這麼講,陳炳也就放心了,如果陸成心裡總是有個疙瘩,其實對他的成長並沒有好處。

「康主任,等會兒一起搞點不?我們去小陸家裡架了幾個缽缽。」陳炳便邀請道。

康興華回頭,笑著道:「還有缽缽,不過我已經吃過了,就不來了。時間也不早了,就直接回去休息了。」

康興華也有逼數得很,不會看到一個台階就下或者就上了。他和陸成什麼關係,他自己心裡有逼數得很!

至少目前來講,陸成對他是沒有好感的,有少許的惡感,那他自然沒必要去混在陸成在的堆裡面噁心人。日後再慢慢相處,能處則處,不能處也沒關係,他現在沒什麼太大的追求,陸成的存在不會讓他的技術變低,他還是能吃飯,職業也還要繼續做下去。

陳炳便道:「那康主任你先休息,我們就先去吃東西了啊!肚子有點餓了。」

「多喝幾杯,搞盡興點。」康興華非常自然地說。

「下次有機會再一起搞點。」

……

蔡玄和陳炳幾個人啊,才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蔡玄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蔡玄看到備註之後,頓時就是一副死人臉。

陳炳便笑道:「哦霍,搞不了呢?」

「呵!」蔡玄不屑地對陳炳甩了甩臉色,接過電話之後,才說了兩句話就掛了。

陳炳便問:「咋地了?」

「我堂客她也要過來,她講她買了很多燒烤,你說這咋整?」蔡玄擠了擠眼睛說。

陳炳的臉色一下子就略有些白了,如果蔡玄的老婆曉得了,那自己今天跑出來喝酒的事情就可能被自己老婆曉得!

「那就過來吧?怕什麼!」陳炳正了正衣領,一副豁出去了完全不怕的表情。

「那我講了啊。」蔡玄問。

滢蓉 「講吧。」

十幾分鐘后,一輛計程車開到了陸成的小區門口,陸成和蔡玄就等著做苦力。

季悠悠剛推開門,陸成便親切地喊道:「師母,來來來,我來拿。」

季悠悠把手裡的東西就給了過來,對蔡玄問:「這就是小陸吧?多精神的小夥子,就沒見你往家裡帶過,你看看你平時帶的都是些啥人?」

「珠珠,小雅。這是小陸。」季悠悠給蘭珠與江雅介紹。

江雅遠遠地伸出手說:「小陸,好久不見啊,雅姐還欠你一頓飯你都還沒吃,就走了,可是不給我面子哦。」

江雅認識陸成,所以見面之後就曉得該怎麼講話。

但是,蘭珠在看到陸成的長相之後,當時人傻了。畢竟在她的理解里,陸成應該是個三四十歲左右的高瘦中年男子的模樣,可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卻是個二十六七比她大不了兩三歲的大帥哥。

這完全就和她認知中的那種可以對康興華主任進行教學的教授的樣子搭不了邊。

陸成就回笑說:「師母,雅姐。我前天才剛到常市。都只顧得自己安頓了,沒來得及拜訪你們的。」

季悠悠看到蘭珠發愣,便拉了拉蘭珠,笑著說:「小陸,你這可要不得,才來就把我們手術室的小妹子的魂兒都勾走了。以後還怎麼了得?」

「這是蘭珠,也是我們手術室一個特別優秀的小妹子。」

陸成趕緊空出來一隻手,去拿蘭珠手裡提著的飲料,趕緊說:「小珠姐,不好意思啊,剛剛在手術的時候,我只顧得自己手術去了,讓你辛苦了。等會兒我自罰一杯給你道歉。」

蘭珠趕緊擺手,把手裡的飲料擺得叮噹作響,臉紅著說:「不不不,這不怪你呢!是我沒配合好你。」

「護士長,我們能不能先去吃東西啊?」蘭珠覺得現在實在是太囧了,就不要再寒暄了,直接吃宵夜多好啊。

季悠悠就對著蔡玄一橫眼說:「老蔡你還愣著幹嘛啊,趕緊拿東西啊,你這眼睛小就算了,眼神還不好使了是吧?」

蔡玄聽著就馬上把蘭珠手裡的飲料接到了手裡,然後一行人就進了小區,開始了真正的宵夜之旅。

半年未見,蔡玄一高興就喝多了。

郭曉勇覺得自己半年前沒陪好陸成最後一頓酒,於是酒量也有不少的長進,一直堅持到了最後。

陳炳則是展現出了陸成從來沒見識過的另外一面,那就是吹牛!

如果不是陸成外出去見過世面,差點就信了。

然後在中途,陳炳的老婆來了,陳炳就乖得和平時一個樣兒了……

位於c位的陸成,自然是被眾人照顧得最多的,蔡玄敬他幾輪他回幾輪,陳炳敬他一輪他回了一輪,他與郭曉勇,幹了三圈。

足足一斤半酒下肚,仍然生龍活虎著,有說有笑地繼續與眾人交談著。

夜色沉淪中,夢鄉漸進……

常市仍然是半年前的那個常市,陸成卻已經是現在的陸成。

7017k 天空很藍,陽光也明媚,微風徐來,頗為愜意。

但這是實力境界足夠強,不,還不夠,還得確保自己不是復刻出來的人才能享受得了的。

不然的話,如果一夜醒來,忽然有人告訴你,你不是你,你只是一個與你一模一樣的復刻身體,連影子都不算,連人都不算,只是丟出來做菜奴,用來演化虛實混沌的實驗小白鼠,甚至更慘一點,是小白鼠的後代。

你的心情該是何等的卧槽!

李肆現在就很忐忑。

曾經他以為自己能超然物外,因為他的靈魂是被一個無良靈修劫掠來的生魂,然後又被大爐子弄到手做了它的傀儡,然後一步步發展到現在的。

但是,當他自己掌握了虛實結構,能夠構築二級真實與二級虛妄的時候,他忽然明白過來,事情絕對不是這麼簡單。

他自己老家地球,萬一不是唯一的地球怎麼辦?

萬一有很多個地球怎麼辦?

萬一有很多個李肆怎麼辦?

一個區區靈修,有什麼本事跳出詭異長河?肯定是跳不出去的。

那麼答案也就呼之欲出,地球,就在詭異長河,不過根據他的記憶,地球社會怎麼看都不像是信仰供奉長河級詭異的那支人族,反而更像是魚塘菜奴多一些。

菜奴,不管到了哪裏都是菜奴。

李肆靜靜思索著,心中籠罩着巨大的危機。

他一直以為魚蝦跳出魚塘,再躲起來就好,結果這問題比他想的還要嚴重十億倍。

「說起來,還是要多謝那個長琴,他從命運長河來,所見所聞都不一樣,隨便一說就替我打破了信息繭房。」

李肆想着,虛實生混沌,混沌生天地,天地生萬靈,萬靈聚文明,文明為道火,道火永不滅。

這簡單幾句話,意義重大,也基本上涵蓋了虛實古法的核心,很可能,這也是詭異長河的核心之法。

因為任何存在,都必然有其意義。

比如界域級詭異,肯定想突破成天地級詭異,然後是序列級詭異,長河級詭異。

而長河級詭異,肯定想獲得道火。

按照那戰俘長琴所說,未來時間長河的那個誰誰誰,只凝聚了半團道火,就成為了時間之主,這足以證明這是一條正確的道路。

詭異長河裏的種種詭異,離奇,荒謬,誇張的現象,其實只是表象,其核心,應該還是朝着更高層次進行突破。

沒有誰,或者什麼存在,是專門以嚇唬,噁心,滅掉其他人為目標的,但在這樣的過程里,如果出現了以上種種惡劣污染,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我怎麼就感覺,詭異長河其實就是一伙人,或者什麼存在在搞滅絕人性的試驗,然後試圖以這種方式進階,凝聚道火,結果搞得污染泄露,最後變成了詭異長河呢?」

李肆一想到這裏,就忍不住汗毛倒豎,心中警兆狂閃。

「虛實!」

他口中吐出這兩個字,整個人不寒而慄,這應該就是真相,為了更高級的虛實,而不斷進行演化,不同於如意寶珠的數據演化,詭異長河這裏,是直接拿人族,乃至其他種族進行實景演化。

而這種演化,必然存在監管,就像是實驗器皿里的小白鼠,外面肯定有觀察者。

他當初以為釣魚人就是魚塘三界的天花板,後來知道詭異領主才是,現在他確定了,沒準連整個詭異長河都是用來做實驗的演化實驗室。

他能逃掉嗎?

或者說,他現在的行為,他所有的舉動,是否已經引起了觀察者的重點關注?

這個問題讓李肆坐卧不安,戰戰兢兢。

但最後,他還是選擇相信自己暫時沒有被發現,至少是沒有被重點發現。

原因有三。

其一,他是被狩獵來的生魂,他脫離了地球魚塘的監管系統,投入了四狗子的身體,而四狗子絕對不是被觀察的小白鼠,他只是一個小白鼠的後代,無足輕重。

其二,命運長河入侵了詭異長河,至於為什麼入侵,肯定是因為詭異長河所搞出來的東西威脅到了命運長河,畢竟那些所謂的命運之子能看到未來。因為雙方開戰,導致一部分演化魚塘被迫轉移或者被迫關閉,所以李肆炸了魚塘到現在,也沒有等來干預,這很可能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

其三,李肆不清楚觀察者分幾個級別,但魚塘試驗場這麼多,這麼大,肯定不可能一個人監督所有。那個戰俘長琴曾說過,所有的詭異領主都是長河級,序列級詭異的奴僕,手下,血裔。

這些存在,很大可能不屬於試驗對象,而是負責監管試驗對象的,每個人負責一個區域,有什麼情況及時上報等等。

但是,正是因為命運長河的入侵,李肆現在所在的這個區域的詭異領主上戰場了,不然老牛和老龜焉能逃得出來?

沒準這個區域的魚塘實驗室已經被勒令全部關閉,這樣一來,李肆被時刻監管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可是,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因為第一條,他能避開監管,但其他人呢,比如趙青榭,比如趙九溪還有皇甫道德,這些傢伙肯定都是榜上有名的復刻小白鼠,他們若籍籍無名也就罷了,說明演化失敗。

但只要他們能突破,就說明演化成功,然後,不管他們躲在哪裏,根據復刻的主體,就一定能找到他們。

也就是說,李肆如果繼續帶着他們的話,就相當於給自己身邊埋了一個定時嘭嘭嘭!

「所以,他們,絕對不能突破混沌一階,甚至要控制太上九階的進階數量。」

李肆悚然,二話不說,立刻切入大爐子的演化天地,對着所有太上六階以上的傢伙,有一個算一個,直接進蘑菇大棚,先榨取一輪剩餘價值,讓他們無限期的延遲進階。

而後,他又重點檢查了一下那些太上九階的,結果這一看差點沒把他給嚇懵!

因為其他人都因為第一輪的蘑菇轟炸下,目前都在艱難恢復。

只有那個神奇的趙八山!

當初李肆那麼壓榨他,原本估計要幾千年才能恢復,好傢夥,這才一年不到,竟然恢復了十分之一,而且被他因為這次蘑菇轟炸,對虛實結構有了很大的理解,按照這樣的進度,至多三年,甚至他都不必完全恢復,就可以直接跨越混沌一階。

「要命啊,這是哪位大神的馬甲,種子選手嗎?為什麼這麼強?」

李肆無語了,沒什麼可說的,直接十二套蘑菇套餐走起,一口氣把這趙八山的情緒心態炸的體無完膚,寸寸龜裂為止!

太驚悚了,就沒有見過這麼天才,這麼牛逼的人,莫非你是豬腳?

搞定了趙八山,李肆不敢怠慢,絕對親自看守,在這件事上,如意寶珠他都信不過。

同一時間,李肆也在加緊開始天地氣運的演化,他要熔煉那顆命運之沙,這很可能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但這樣的安穩日子才過去一個月,李肆就再次炸毛了,因為趙八山又特么開始快速恢復了,明明按照之前的摧殘,沒有一萬年都無法恢復,結果才一個月啊。

沒得說,繼續蘑菇套餐!

李肆覺得,有點大事不好了,沒道理趙八山能這麼神奇,就算趙八山是豬腳都不至於連道理都不講,所以唯一的解釋,有其他的復刻體趙八山正在光速突破,因為都是復刻體的緣故,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神秘聯繫。

「啊,李肆,我月你大爺,你有本事弄死我算了,老子剛剛要頓悟!」

蘑菇大棚內,趙八山絕望的吼叫,他倒是聰明,知道是李肆搞得鬼,但沒用。

而外面,李肆的表情陰沉如水,就趙八山這個頓悟速度,用不了幾年,就能用腳指頭吊打他。

三年河東,三年河西啊少年。

李肆很無奈,他也很害怕怎麼辦?

如今他連演化天地都顧不上了,就日夜不停的看着趙八山,因為,這傢伙的頓悟速度越來越頻繁了,好像真的應了天將降大任於是斯人也那句話。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