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婧白了他一眼:「你就說本姑娘說得對不對,是不是把你的心理剖析得明明白白?」

楊琛沉吟了一會兒:「差不多吧!」

「所以你這種躺平的鹹魚根本就不會知道像我們這種小演員為了角色要付出多大的努力,你不在乎的,恰恰正是我們在追求的,你覺得沒意思的,卻是我們尋求進步的動力。」

楊琛給她鼓了鼓掌:「這可不像你啊胡大美!」

胡婧憤然道:「老娘以後一定要找個有錢人嫁了,起碼要比你有錢!」

楊琛聞言瞬間有了動力:「不行,還是要掙錢啊,要不然以後豈不是要被你笑話?」

………

陳漱漫步在水榭的九曲小橋之上,意態悠閑,說出的話卻尖銳如刀:「你一個堂堂的的司法天神,這麼長時間了,連一個法力如此低微的沉香都抓不到,要說你沒有私心,連我都不相信。」

拉長的語調,顯得極為諷剌。

楊琛亦步亦趨地緊隨其後,垂首道:「娘娘,小神不敢。小神幾次功敗垂成,都是因為有人在暗中幫助沉香。所以至今……」

陳漱打斷他的話,聲音轉冷:「這些對別人來說,也許算得上理由,但對司法天神來說,卻只能算是借口。我就再給你三天時間,活的不行,死的也要,押著魂魄上天,也算是你的功勞。否則,你這個司法天神也算做到頭了。」

采忆 頓了一頓,陳漱轉過身來,目光炯炯,逼視着楊琛,問道:「你有難處嗎?」

楊琛順從地答道:「沒有。」

「會不會因為是你的親外甥而下不了手?」

「不會」

陳漱這才宛然一笑,款步盈盈,走到橋欄邊看向瑤池亘古不竭的仙靈之水,柔聲道:「我不是想成心為難你,只是想用這件事捍衛天規的尊嚴。人心如水,有隙即有滲漏,有滲漏,必損法度。所以,你自己先想清楚,到底是要外甥呢,還是要烏紗帽,要好好想上一想。」

楊琛沉默,然後應道:「小神明白。」

……

胡戈驚呼道:「舅舅?」

楊琛淡淡地應道:「我本以為這個機關用不上了,沒想到,你的運氣還真不錯。」

胡戈奔過去求道:「舅舅,舅舅,我都已經到這裏了,你就讓我見娘一面吧!只見一面,你就帶我走,行嗎?」

楊琛沉默著。

胡戈急了:「舅舅,你怎麼能這麼無情?」

楊琛道:「並不是我無情,而是我無能為力。你看到的,只是我留在這裏的一口氣。準確地說,我在這裏留下了有三口氣,也就是三個關。你若是能衝過去,你就能見到你娘。」

……

「其實不管多可怕的敵人,只要你有勇氣面對他,就有戰勝他的機會。」

……

「每個人都有慾望,但由於每個人身處的環境,身負的責任,做人的原則等諸多因素錯綜複雜,制約着他的慾望。

在對慾望的選擇和放棄之間,其實蘊藏着很大的玄機。有的時候選擇意味着失去,而放棄卻意味着擁有。」

……

「要做大事,必須要有堅定的決心,充足的信心和足夠的耐心。」

……

「那樣的一條路,沉香,不要怪舅舅,是你自己一定要選擇的。但既然選定,就沒法再回頭了。一會兒,我讓你去見你的母親,你娘對我的怨恨,會是你前行的最好推動力。」

……

隨着拍攝進程的推進,演員的不斷磨合,楊琛的狀態也漸入佳境。

……

殊暢尷尬地揉着衣角,拿過一盒糕點一盒糕點慌亂地笑着說:「舅舅,你和三聖母的口味還真像呢,我在華山三年,看三聖母喜歡的也是這些。」

楊琛放下酥果,三妹,她還真以為哥哥天生就喜歡甜點么?

「這些,本來就是她喜歡的。」楊琛沉默了很久,「三妹喜歡吃甜的,糕點不用說,吃菜也是這樣。至於我,本來也無所謂,不過有可能的話,還是喜歡清淡一點。」

說着楊琛又笑了,「那個傻丫頭,見我陪她消閑時總撿著酥果吃,就當我喜歡這個——其實我是嫌那些玫瑰糕之類的太甜膩了些。」

楊琛臉上掛着清淡的笑,眸子裏還藏着回憶時的寵溺,但是落在鏡頭裏的時候,那種淺淺的、淡淡的哀而不傷的情緒卻悄悄彌散開來,不至於撕心裂肺的疼,鼻頭卻是酸的。

「舅舅,你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我去學,以後等沉香成功了,我做給你吃。」

楊琛笑着點了點她的額頭道:「你連鍋灶都不會用,和三妹差不多,還想給我做吃的?」

殊暢抱着他的胳膊撒嬌不依道:「舅舅看不起人,我可以學嘛,一定能學好的。」

楊琛搖搖頭:「你要有時間,還是學着做三妹喜歡的菜肴吧,以後你可是要做她兒媳婦的。」

頓了一頓,口氣裏帶了傷感,「你不必考慮我,我不會和你們一起去華山的。」

……四公主站在楊戩的夢境裏,一切都是灰白色的,死氣沉沉,冷寂得讓人想要發狂……

她站在原地茫然四顧,只有無垠的荒野撞入眼裏。

寸草不生,堅石裸露如利齒,配着灰濛濛的天,白慘慘的太陽,悶得人喘不過氣來。

於是恐慌陡然生起,她瘋般地奔跑向遠方,只想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

依稀來到了華山,天也晚了,太陽掛在華山峰頂,火一樣的紅,紅得似乎漫山都在燃燒。

胡婧的杏眼裏裹了一汪水,唰唰地淌下:「你的夢為什麼會是那樣?那是你的墓吧?沒有墳,沒有碑,只有一片荒草,在夕陽下燃燒。你根本做好了一死的準備,是不是?

你在堵住自己一切的後路!你不會放過我的,你也要在我魂魄上動手腳。我還陽后就不會記得你,不會記得密室中的這幾年,是不是?」

楊琛披着黑色大氅,冷漠地坐在那裏。

「你為什麼要將自己逼到絕境?你有沒有想過,你會讓所有關心你的人傷心!」

楊琛仍不答,側對着她,露出一個淡然而悲涼的笑容,平靜地用只是陳敘事實的語氣答道:「不會有人在乎的。也許,除了哮天犬。他跟了我太久太久,忠誠是他的本性,我若強行施法,怕反而會傷了他。但好在外人眼裏,他只是我楊戩一條愚忠的笨狗,無論將來如何,也不會有人肯去相信他的話。」

胡婧不顧一切地叫了起來:「不,我在乎,我在乎,真君……楊戩,我喜歡你!」

她的眼淚不斷落下來,「我不要忘了你,求你不要讓我忘了你。我不敢企求你的目光,我只想看着……遠遠地看着你!」「你回去吧,沒空陪你了。」吃飽喝足閔詩就趕人了。

沈彤不甘不願的,「你就不能帶著我去開開眼界嗎?」躊躇的步伐,顯然還在等待著。

閔詩直接朝她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離開了,普通人接觸太多沒有好處。

就像羅佑安,遊盪了一圈,現在的體質輕而易舉地就能碰到讓人畏懼的事情。

《言靈師她不想爆紅》第153章期盼 既然要凝聚斗魂,那麼陳扎紙二樓閣樓的空間就不合適了。

所以很快,賴料布把他們帶走了一個大倉庫,並迅速在地上畫了一個輔助法陣,「我給你布的這個法陣叫三元合神陣,取自天、地、人三元真諦,專為提高元神力的輔助法陣,相信對你凝聚斗魂會有一定幫助。」

「這件事算我欠你的。」風無常笑道。

「快進去吧,別說這些話。」賴料布回道,接着對身旁的陳扎紙和潮說道,「接下來我要為無常的陣法加持,你們在旁邊為我們護陣,切記不能讓任何人打斷我們的儀式,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元神一旦受損,未來對他的修鍊之路影響有多大。」

陳扎紙和潮重重地點了點頭。

待風無常坐在法陣中間之後,賴料布開始念咒作法,地上的三元合神陣很快發出道道銀色的光芒,光芒衝天而起,隨之重回落到法陣中央風無常的身上。

風無常也開始根據陳扎紙之前的交代,緊閉雙眼,抱元守一,沉浸在意識之中,準備由意識通道,進入元神,然後在自己的元神世界裏領悟斗魂真諦。

進入意識層之後,風無常發現自己的意識空間好大,空間就像無邊無際的宇宙一樣,四周有星點點綴,有星帶纏繞運轉,這些星帶應該就是自己的潛意識觀念、價值吧。師父陳扎紙說過,遇到這些不要慌,每個人的意識宇宙都是由不同的物質粒子組成的,你可以把它當做真正的宇宙體來對待,但是注意不要沉醉在其中。

在這個時間段,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通道入口。

於是,風無常開始遊動,在自己的意識宇宙里,試圖找到通往元神力宇宙的入口。

游啊游,周遭星空燦爛,熠熠生輝,就在風無常感嘆造物神奇的時候,忽然前方一個發出黑暗光芒的物質深深吸引了他。

游到不遠處,發現那發出黑暗光芒的物質,居然是一個像黑洞的東西。

「我的意識空間裏面,為什麼會有黑洞這樣的東西的?」風無常驚道,難道自己沒穿越之前的風無常身上藏着什麼秘密?

正當他訝異之間,黑洞的吸力忽地變大,眼看就要把他拉入黑洞。

風無常努力反抗,拚命想遊走,可越反抗,吸力越大,嗖的一下把他吞了進去。

這時候,法陣的光柱跟着變大,賴料布一下子不得不加大自己的法力灌輸,「怎麼回事?九品魂修怎麼會吸取這麼多能量的?」

「這到底怎麼了?師父,我們怎麼辦?」

潮看着忽然增大的光柱,本想走過去幫忙,幸好被陳扎紙攔了下來,「儀式已經開始,是好還是壞,這一切的後果需要他自己來承擔。」

外表如此淡定,但陳扎紙的內心早已慌得一比,果然九品魂修還是太勉強了,我怎麼就豬油蒙了心、腦袋勾了芡,讓自己最心愛的弟子去做這等糊塗事呢。這萬一有什麼差錯,我這千古難求、萬中無一的弟子怎麼辦……

風無常的意識空間內。

被黑洞吞入之後,風無常很快從昏迷中醒了過來,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綠樹成蔭的草坪、小樹林,小樹林的中間圍着一個相當大的湖泊,至少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吧。

「難道這裏就是巫修的識海?」

看着流動的星光,沉澱在湖泊大小的識海裏面,風無常整個人都被驚到了,識海裏面的居然不是普通的水,而是流動的星光!

實在太美了。

就像無數條熠熠生輝的銀河、光河匯聚在一起,但又不交集,非常自然的在湖泊的識海里慢慢地流淌。

「有沒有可能,識海的深層,就是勾連元神力宇宙的地方?!」

說時遲那時快,風無常沒有絲毫猶豫便跳了下去,努力地往底部游去。

游啊游,星光逐漸退去,周遭似乎是暗無天日的環境,越到底部,風無常發現識海底層有一股非常黑暗的原始力量在鼓動。

同時,在外面,三元合神陣四周銀色的光柱,此刻匯聚到風無常的身上變成了黑色的光芒,甚至凝成實質黑暗的趨勢。

「艹你大爺的,能量又加大了!」賴料布不得不拿出自己銀階的法寶,開始為這個法陣助力。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感到一種瑟瑟發抖的力量?」雨傘裏面的Sam鬼魂說道。

「是不是出事了?我們要不要終止?」潮急着說道。

「不用。至少我們沒看到無常非常痛苦的表情,應該還沒到關鍵時刻,再等等。」陳扎紙說道。

「師弟這樣的情況,師父你當時試過嗎?」潮問道。

「我哪有他那麼麻煩,就一個人坐在地上冥想片刻,就凝聚天馬斗魂了。」

「凝聚斗魂時間越短,是不是說明斗魂等級越高級、越厲害?」Sam鬼魂問道。

「恰恰相反,凝聚斗魂相對花費的時間較多,所提煉出來的斗魂越厲害。」

經過陳扎紙這麼一說,潮和Sam也開始有點期待自己這個三師弟能夠凝練出什麼厲害的斗魂了。

……

沉入到湖泊底部之後,經過一段暗無天日的環境之後,風無常再次迎來了光芒。

識海的底部,果然就是鏈接元神力宇宙的通道。

穿過通道之後,風無常來到了一個粘稠的世界,四周混沌無光,流速很慢,在這裏說上一句話好像都要一個月那麼久。

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人未出生之前在母胎里孕育初生的那種時候。

來到元神力宇宙之後,按照陳扎紙的交代,風無常需要再次進入冥想,外面肉身在冥想,裏面風無常也需要冥想,因為只有冥想這其中的頓悟,並找到內外之間的聯繫,才算成功凝聚出斗魂。

裏面的風無常開始打坐,開始回想來到港綜世界之後的點點滴滴。

寶芝林、逃學威龍、何敏、楊淑玲、陸小花、陳扎紙、游邦潮、骷髏島……

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戰鬥的意義是什麼?

魂修的真諦是什麼?

來到港綜電影世界,對於風無常來說,這相當於重生。生命於他而言,就是當下的點點滴滴。

他的本意並不想戰鬥,但這個世界有他在乎的人,他必須擋在她們面前,強大自己,守護自己的一切。

魂修,九魂十魄破天錄,如果說我真的能凝聚出斗魂,那麼我的斗魂一定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因為我是我,九魂十魄破天錄,此時不逆天,更待何時……

就在這時候,元神力宇宙里,在風無常的身後,三十八個元神忽地跳出,有的迷茫、有的戰鬥、有的嘶吼、有的扛着大炮,元神不一,各有形態。

與此同時,在外面,風無常的身後同時跳出三十八個元神,和內部的元神力宇宙一個樣,元神不一,形態各異。

「他大爺的,能量又加大了!」賴料布忍不住罵娘了,用來輔助法陣的銀階法寶將近崩潰、爆破的邊緣,這下他不得不祭出師父送給他的神運風水道黃金羅庚了,「大爺的,如果你不凝聚出一個像樣的斗魂出來,我跟你沒完!啊……」

把自己的神運風水道黃金羅庚拋至法陣上空,繼續加大能力輸入。

「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潮看着那三十八個元神,雖然他聽師父給他提過,但真正看到這樣場景,真的很驚訝。在凝聚斗魂的過程中,三十八個元神都跑出來了,這會不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呢?

「師父你以前有沒有遇到過這種情形?」Sam的鬼魂傻傻地問道。

「我怎麼可能會遇到過這樣的事情。或者,你們的三師弟今天又會給予我們什麼驚喜,百年以來斗魂門可遇不可求的驚喜。」陳扎紙說話的聲音有點顫抖。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