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兩人劍拔弩張,阿魯不想要阻攔,張揚卻是笑着揮了揮手。

「酋長,你不必擔心,鳶兒自有分寸,不會傷了海蘭珠的。」

「張將軍,我是怕……」

阿魯不話沒說完海蘭珠已經發動了攻擊,那樣子就如同一隻兇狠的豹子。

唐鳶兒站在原地一點兒躲閃的意思都沒有。

海蘭珠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這個女人竟然說自己打不過她,一定要狠狠的摔她一下,讓她好看。

可是海蘭珠還來不及高興,她就發現唐鳶兒動了,而自己抓對方肩頭的手抓了個空,下一刻手腕上一熱,一隻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藉著自己的力氣,繼續把自己的身子拉向前方。

海蘭珠屬於典型的游牧民族的女孩,平時把自己當假小子,摔跤是最在行的,此時感覺到自己重心不穩,暗道不好,急忙用力想把胳膊拉回來。

但是她沒想到自己用力過大,唐鳶兒竟然又順勢推了回來。

唐鳶兒自然不會想着這樣一推就能把對方推倒,畢竟在韃靼出生長大的她對於摔跤也是十分在行的,此時一手用力一推,右腳已經抬了起來,腳尖抬起腿已然變成一個鈎子,直接勾向海蘭珠的腿彎。

海蘭珠本來在往後退,腿彎處被唐鳶兒勾住,頓時站立不穩,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說起來長,其實就是一瞬間的事兒。

看着海蘭珠一個照面就被唐鳶兒放倒在地,塔納第一個鼓掌,眼神中滿是崇拜。

「鳶兒姐姐厲害。」

榮祥公主此時也不吝嗇誇讚。

「那是,鳶兒可是能和常勝打十個回合的人。」

「白蓮聖女,好功夫。」

阿魯不也不由讚歎,都說白蓮教身懷絕技,如今一看果然不假。

「我不服,再來。」

海蘭珠覺得一定是自己失誤了,不然怎麼會敗的這麼快?

「可以,再來,打到你服。」

唐鳶兒對阿魯不勾勾手。

嘭……

海蘭珠被唐鳶兒一個過肩摔,摔在地上。

「我不服。」

嘭,海蘭珠直接被唐鳶兒甩出去,一個踉蹌一頭撞在了大帳的篷布上。

「我不服……」

十幾次過後,連唐鳶兒都有些累了,結果海蘭珠再次跳了起來。

「我不服。」

阿魯不臊的滿臉通紅,這丫頭這個虎勁兒到底隨誰?

「夠了,人家已經手下留情,倘若這是戰場,別人豈會給你十幾次機會?還打?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

海蘭珠嘟著嘴,她是真的不服,因為她從來都沒有輸的這麼慘過。

「行了,一邊兒坐着去。」

阿魯不教訓了自己的女兒,這才愧疚看向張揚。

「張將軍見笑了,這個女兒平時被我慣的不成樣子,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帶上她,如今葉赫部以及葉赫七部以外的五個部落這丫頭都熟,你們帶上她更加方便,而且有她和塔納在,我想其他部落肯定也能明白我和木乃爾的立場。」

「那就多謝酋長了。」

張揚笑着點了點頭。

「人家答應了,還不趕緊謝謝人家?」

阿魯不訓斥道。

海蘭珠很不情願,噗通跪下了,但是她跪的可不是張揚而是唐鳶兒。

「你太厲害了,請你收我為徒,教我摔跤的技巧。」

唐鳶兒直接讓開。

「我不過就是大人的侍衛而已,如果想讓我教你,那也要大人同意才行。」

這話直接把主動權給了張揚,海蘭珠無奈也只能給這個看上去瘦弱的書生跪下行禮。

「還請大人收下我,讓她教我摔跤的技巧。」

張揚是明白了,這傢伙是真的虎,不過這樣的人倒是相處起來省心。

「鳶兒平時的確可以教授你一些摔跤的知識,不過那要看你接下來的表現,表現的好,自然沒問題,如果只會添亂,那麼你還是自己回來的好,畢竟如今的事兒事關重大,我不希望出現任何的紕漏。」

看到海蘭珠竟然遲疑,阿魯不恨鐵不成鋼的催促。

「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叩頭謝恩?」

「多謝將軍。」

海蘭珠想想唐鳶兒出神入化的手段,終於同意了,畢竟成為勇士是她的願望。

張揚是貴客,阿魯不讓人殺了一隻羊,眾人直接在大帳里吃起了燒烤。

溫暖的炭火,冒着油的新鮮羊肉串,再加上白天被速黑忒趕出來,眾人只是吃了一些肉乾,此時這種待遇顯然讓眾人很滿足。

不過讓張揚遺憾的恐怕就是沒有啤酒了,這玩意兒喝啤酒顯然是最爽的,看來這件事兒,回去后也要研究一下才行。

推杯換盞,把速黑忒那兒的虧欠全部都補了回來,大家都吃的很飽,這才在阿魯不的安排下,找帳篷休息,而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眾人就再次起身了,而這次的目標是下一個部落。 眾人一起回到海軍基地,基地的首長親自接待了陳凌,首長一直握着他的手不斷道謝,還說要舉辦一個答謝宴會,不過被陳凌拒絕了。

所以,當天下午,陳凌與龍戰只是在海軍基地,彙報了任務情況后,便準備離開海軍基地。

在陳凌登機離開之前,楊瑞突然立正對陳凌敬禮。

「感謝首長相助,還有,那個計劃一開始施行,一定要告訴我,無論如何我一定會來。」

陳凌還禮,道:「好,我一定會的。」

說完,他立刻轉身與龍戰一起登機,飛向龍牙基地。

不到一個小時,直升機在龍牙基地完成降落,陳凌與龍戰一起下了直升飛機。

剛下飛機,龍戰就向陳凌,問道:「你和楊瑞他們說的,到底是什麼計劃?」

其實,從陳凌的神情,他看得出,這事不像鬧着玩這麼簡單。

陳凌沖着龍戰神秘一笑,道:「到時候再說,現在先不透露。」

說完,他便快步離開。

「哦?」

看着陳凌心急火燎離開,龍戰滿臉懵逼。

不是,這小子到底在幹什麼?神神秘秘的,他不會真的開口收留龍鯊突擊隊吧?

龍鯊突擊隊可是海軍的主力,這樣海軍基地會同意?

每一支突擊隊都是基地的寶貝,別看自己挂名了西南軍區,實際上,還是東南軍區龍牙的人,而且自己這番過去也有目的的,反正西南軍區的那支突擊隊一旦成長起來,將來也會被自己所有,就算在不同的軍區,但隊員還是聽自己的。

任何一個軍區都不會輕易把自己培養起來的人,白白拱讓給別的軍區。

陳凌想吃掉龍鯊突擊隊,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有軍區總部的直批。

但,這有可能嗎?

龍戰越想越好奇,本來還想多套幾句話,但無奈陳凌已經離開,他也只好默默離開。

陳凌快步來到何衛軍的辦公室,用手拍打了下身上的灰,便開始敲門。

咚咚……

「報告。」

「進來。」

何衛軍聽沖着門外喊了一句。

陳凌推門走了進去,隨手關門后,走到何衛軍跟前敬禮。

「報告,陳凌完成任務,前來報告。」

何衛軍一看到陳凌,滿臉堆笑,爽朗笑起來,連續了三個好字。

「好,好,好!」

這次陳凌支援海軍突擊隊,打出了陸戰隊的風采,剛才海軍基地的首長才打來電話,大大誇了陳凌一回,特彆強調了這小子的特種作戰精神非常強悍。

才僅僅兩個人臨時組隊,就成功支援龍鯊突擊隊,不但救回所有遇難的華僑,更是毀滅了黃餅。

龍鯊突擊隊在境外一直困了3天,都沒有辦法逃出重圍,結果陳凌就帶着龍戰一人,突破重圍,整個作戰都不到1天時間。

這樣的戰績,除了陳凌這個能戰的兵神外,也沒有誰了。

不過,這個傢伙確實有實力,從三軍演習出名以來,所建戰功數不勝數,是個罕見的奇才。

何衛軍看着陳凌心情大好,本來想再誇一下,結果陳凌直接開口道:「龍頭,我想組建一支特別突擊隊。」

特別突擊隊?

何衛軍微微一愣,這小子葫蘆里要賣什麼葯?

「小兔崽子,你手下不是有一支亡靈了么,還有什麼特別突擊隊。」

陳凌搖頭,一臉認真道:「不夠,還不夠,這次行動讓我明白,光靠亡靈是遠遠不夠的,我想組建一支真正的影子部隊,一支不存在的部隊,但要覆蓋五大軍區,這次不是新人中挑選,而是從特種兵精英中挑選,這不僅僅是特種兵中的特種兵,而是精英中的精英,覆蓋全國所有軍區……」

何衛軍聽到陳凌說得天花亂墜,直接一臉發懵。

他盯着陳凌,眉頭一皺問道:「你確定不是開玩笑?」

陳凌肯定地點頭道:「絕對不是開玩笑,我就是要組建一支來自全國特種兵的部隊。」

卧槽……

何衛軍聽着,這回都想罵娘了,這小子是受什麼打擊了,似乎有點神志不清。

想動用全國特種部隊的精英,確定不是在做白日夢?

那些精銳是什麼人?軍區的寶貝,軍區的靈魂所在,結果你想直接奪軍區這些寶貝?

這奪首長所愛的事情,你也敢想?

好,就算你感想,人家會放人?

特么,想多了。

何衛軍搖頭道:「全國特種兵都跟着你干,那麼他們自己軍區要是有任務,怎麼辦?你小子真敢想啊,你這是多大的面子,能讓這些本來都是天子驕子的兵王,來跟着你干?我的面子是不夠的。」

陳凌咧嘴一笑,倒:「我這不是來找你商量了嗎?」

何衛軍一臉嫌棄,吼道:「這叫商量嗎?這事能商量嗎?想從各大軍區中挑選精英,這事沒得商量,各大軍區首長向來摳得很,一個個極其都是護兒的主,別說是精英,就是一個新人,都別想要得到。」

這次,何衛軍是實話實說,完全不是危言聳聽。

容彤 說白了,每個軍區之間都是有競爭關係的,對手關係,別人為什麼要明白無故派人給龍牙訓練?

陳凌是有實力,訓練也有一招,但是,他始終是龍牙的人,他去其他軍區,人家歡迎,但是要其他軍區出人?

一個字,難!

陳凌趕緊說道:「別急,人還是屬於他們軍區的,我只不過是幫他們練兵,想想他們不用出力,只是出人就能讓自己的兵變強悍,這事有何不好?」

何衛軍被陳凌反問,微微一愣,這小子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如果有人免費幫自己練兵,自己倒是願意啊。

再說,陳凌如果能提高這些兵的實力,對於軍區,對於國家始終還是好事。

何衛軍停頓了幾秒道:「你想法倒是可以,但是我沒這個實力,你自己想想怎麼征服他們吧。」

陳凌笑道:「我可以全國所有軍區走一趟,要是他們不同意,嘿嘿,就揍到他們同意。」

揍到他們同意?

何衛軍都被氣笑了起來。

「你小子,到底哪裏來的自信?」

不過,說實話那些軍區首長對這個傢伙挺看中的,那些首長曾經為了讓陳凌過去讓自己練兵,還爭得面紅耳赤。

陳凌如果向他們提這樣的計劃,未必不能成功。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