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墨沒辦法,只得退回了走廊。

等待的時間是焦作的,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答辯的時間格外長,一直過了有半小時,教室的門才被打開。

門一打開,克里斯滿面春光地從裡面走了出來。

歐陽墨打量著克里斯臉上的表情,頗有些不敢置信地問:「克里斯,你通過了?」

「是啊!」克里斯高興地搓搓胖手說:「老師們說了,我的論文雖然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但看得出來我態度很好。裡面最漂亮的那位老師說,論文答辯最重要的是態度,她看到了我的態度,就給我通過了。」

歐陽墨擰眉:「漂亮的老師?」

去年答辯的時候,那些老師里,就沒有年紀低於四十的,哪來的漂亮老師?

難不成……

歐陽墨大腦一白,有些不敢深想下去。

「好了,我一樁心事了了,現在要回去給我的學生再補幾堂課,好應付接下來的提前招生考試。你也加油吧!」

克里斯拍拍歐陽墨的肩,哼著不知名的小曲走了。

歐陽墨望著克里斯的背影,深吸了口氣在心裡鼓勵自己。

就連克里斯那種平平無奇的論文都能過,他這個論文就更沒問題了! 急救室里。

顧傑靜靜的躺在病床之上,還沒有醒過來,醫生的緊急搶救之後,人已經緩了過來,起碼心跳漸漸的在恢復正常。

可是植物人依然是植物人。

醫生摘下口罩,魏潔急忙迎上去,

「醫生顧傑怎麼樣?」

「很奇怪,我們檢查過他的身體,沒有心臟方面的問題,剛才那一瞬間,彷彿是心臟病發一樣。現在經過搶救,已經沒有任何答礙,不過你在身邊照顧的時候,還是要多注意一些。」

魏潔激動地點點頭,這是唯一可以保護自己和弟弟妹妹的一個男人,雖然他不能說話不能動,可是只要有他在,他活着,她就能有工資。

最重要的是,一天天的相處下來,她已經漸漸把這個男人當成自己的親人。

一個不會說話,沒有意識的朋友,親人,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傾聽者。

還是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他不說話,可是魅力依然讓人心甘情願的為了他赴湯蹈火。

醫生默默地回到辦公室,翻開病例病人的現狀讓人覺得很驚異。

現在恢復正常,不光是身體的各項指標,整個人和一個健康人完全沒有區別。

除了沒有醒過來,這就是一個完整的好人。

甚至比一般的人都要更健康,更強壯。

花开了一季 可是他就是沒有醒過來。

江小小忽然感覺到自己有一種莫名的心悸。

那一瞬間,似乎她感覺有些東西離自己而去。

江小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這種感覺似乎有點兒像自己,上輩子瀕臨死亡時候的感覺。

不由的嘲諷的笑了笑,過一段時間得去醫院檢查檢查,難不成自己小小年紀得了一些什麼病?

嘴角勾了起來。

撿來的一條命,看來自己得好好把握,這條生命的時間,說不準時間就不多。

老天爺不會隨便天上掉餡餅,說不準自己重生,要付出什麼代價。

江小小走出宿舍,迎面碰到了一對男女。

兩個人態度很親密,女孩兒挽著男人的手,在這個年代敢頂着風頭這麼做的男女並不多。

當然某些陷於熱戀當中,腦子一時發熱的男女,也會做出一些親密的舉動。

江小小愣在當地,居然是趙茹和顧恆。

對!

趙茹也來到了雲山飯店,以趙茹的能量,王主任不可能不讓趙茹來到雲山飯店。

江小小也沒有給對方使絆子,無所謂在哪裏總會遇到幾個和自己有恩怨的人,總不能因為趙茹和自己有恩怨,自己就想方設法的給趙茹使絆子,她沒那個閒情逸緻。

也沒必要把對方當成自己的對手。

如果說兩人當初是因為顧傑結的怨,那麼認真的說,顧傑已經離開了。

這種恩怨早就應該煙消雲散。

再說了,趙茹的能力無毋庸置疑,人家就是這方面的料。

江小小是個光明磊落的人,不習慣用陰暗的手段,去給對方穿小鞋兒,也不屑於給對方使絆子。

當然,趙茹人家也不負眾望。

在所有的服務人員里脫穎而出,現在已經是前台經理。

「江經理,沒想到這麼巧能碰到你。」

趙茹心裏很高興,她已經接受了顧恆,顧傑被調到海市,是她從顧恆這裏接到的消息,所以現在的她已經放開一切。

反正顧傑也不是江小小的,她和顧傑絕對沒有可能。

她的那些往事,顧傑都知道,既然不可能,就要想辦法給她創造其他的機會。

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以她現在的身份,就算將來有一天有機會回到海市。

恐怕也不可能嫁什麼好的人家,誰會娶一個不能生孩子的女人?

而顧恆的條件相當不錯,外在條件和顧傑不相上下,再加上這個男人顯然比起顧傑來說更好把握。

再加上顧家背後的能量可不小,既然如此她和顧恆當然會水到渠成。

顧恆是她可以隨便掌握在自己掌心的一個男人。

「趙茹,真的很巧。」

江小小嘴角彎了彎,當然明白,趙茹故意和自己打招呼,是希望她看到她幸福美滿的樣子。

她現在在所有人眼中是被人拋棄的小可憐。

拜顧傑所賜,當初在所有人的眼中的神仙眷侶有多麼讓人羨慕,現在她就有多麼可笑和可憐。

「江經理,咱們以前再怎麼樣也是在知青點一起生活了好多年,咱們也算是有緣分。以前在知青點兒一起下地幹活,現在到了縣城裏,又在同一個地方工作。

我已經結婚了,今天剛領的結婚證。」

趙茹臉上帶着炫耀的神情。

如果說當初江小小把她踩在腳下,有多麼可悲可憐,那麼現在那個值得同情的人就是江小小。

頗有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氣勢和得意。

江小小臉上帶着真誠的微笑。

「趙茹,顧恆,恭喜你們,希望你們百年好合,多子多福。」

她是打心眼裏祝福對方,雖然她的婚姻生活也許永遠等不來,可是不代表要惡毒的去詛咒別人,也沒那個必要。

人生除了男人,還有詩和遠方。

可惜江小小不知道,她後面的那句多子多福,正正好的戳在了趙茹的心窩上。

「哼,江經理也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千萬不要成了老姑娘。」

趙茹不陰不陽地回了一句。

顧恆卻沒插嘴,拉着趙茹就走,他可沒有那個心思和江小小虛以委蛇。

他可算是結婚了,追求了趙茹這麼久,終於把趙茹追到手。

趙茹終於鬆口,答應和他結婚。

今天兩個人領了結婚證,他的心裏大石頭終於落地。

廠里給他分配了一套集體宿舍,適合成家的男職工一家子住。

他去看過房子了,房子雖然不大,只有兩間,廚房和廁所是和大家公用的,但是到底有自己的家。

母親前一段時間又給他打了電話,現在政策不允許,他沒有辦法往回調。

連母親也說不清楚,到底什麼時候能把他調回去,顧恆對於自己能夠不能調回去這件事,已經死心了。

所以才會死心塌地的決定在這裏成家立業。

兩個人今天要去他們的家收拾房子。

對於江小小這個人,顧恆從來沒有看在眼裏。

不過是一個顧傑都不要的女人,他顧恆才不會放在心上。

更不會因此去刁難一個女人。

江小小看着離開的趙茹和顧恆,不由得搖搖頭。

她是真的沒有想到,趙茹會和顧恆走到一起。

她強行拆了趙茹和顧傑的cp,結果沒想到趙茹還是想盡辦法走進了顧家。

也許這就是命吧。

。 劍如意把小手在空中揮舞,靈氣被她散布在整個身體周圍,朦朦朧朧的影像讓她看上去更加的靚麗。

「布靈布靈!」

又是一陣的白光閃爍,劍如意變回到了那種小巧的狀態。

只可惜,聖光實在是太耀眼,那中間的變身過程,還有後來的換衣服姿態,實在是讓人沒有辦法看清,也沒有辦法詳寫。

略有遺憾,嘖嘖嘖。

劍如意換裝完成,她把小手向著孟有房再次一招:「八師弟,師姐看好你喲,我沒靈氣了,快點打開大陣,否則我要向大姐控告你!」

身體一陣晃動,劍如意的小臉煞白,她沒有靈氣這句話說的到是真的。

孟有房無奈的一攤手,這真是惹不起。

把店鋪里的主陣一開,一股靈氣迅速的從陣心處湧出,順著陣線一轉,然後彌散在整個店鋪里滋養著眾人。

「喲!還真給開了啊,我還以為你不捨得呢。」

劍如意又恢復了常態,她穩住了劍體腳步輕快的蹦到了范伯勛的身邊:「勛哥哥,該你了,我給你保護!」

孟有房:凸「…」凸

范伯勛向前走了一步,他把仙劍白冰放在身前,隨後是對著孟有房抱拳施禮:「八師弟,一切都拜託你了!」

說完之後,他把身上的靈氣繞身而旋匯聚於雙手。

「嘭!」

雙拳擊出,靈氣打在前方的白冰仙劍上,范伯勛口中猛喝:「魂魄出!」

劍鳴聲響起,兩道虛影卓然而立。

孟有房眼急手快的把仙劍一斬,隨後把范伯勛的心劍也給斬了出來,還是同樣的操作,范伯勛也是把心劍給吸收一空。

……

給兩個人治好心劍損傷,孟有房也是放下心來。

他們兩個人這一次其實也不算是真傷,只是缺少一個引子,並沒有真正的傷及到天生心劍的劍基。

如果真是劍基都損毀,那他們兩個就算有了心劍也難以恢復。

不過,他們還是需要蘊養。

孟有房清點了一下,他發現也算是小有收穫,這劍嘯天也算是一個好前輩,留下的劍光還真不少。

最主要的還是這個方法,有了這個方法,王二,孔方,這兩個頭號小弟也能更進一步。

只是,眼前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

看著在旁邊打坐的三個人,孟有房實在是不想再說什麼,這三個貨,居然想賴在店鋪里不走,這怎麼能行,靈氣不要錢的嗎!

孟有房果斷的下了逐客令:「你們要麼買套房子,要麼趕緊回宗門,或者回七家城也行,別賴在我這店鋪里,這讓我還怎麼做生意!」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