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竹清知道,那是大家族才會有的氣質,這個少女,絕對不一般。

因為離得近,還能聽到那個少女的聲音。

「這道菜太老了,你們的食材就不能挑得嫩一點嘛?」

「這一道還是太老了,火候沒把握好。」

肥了思念 越往後,她挑的刺也就越多。

一個個服務員額頭上都冒汗了,這個祖宗,還真難伺候。

「能來個人幫我們點菜嗎?」陳樂道。

一個男服務員立馬跑了過來,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

陳樂想了想,他和唐三不挑食,但是吃的還是肉食居多,小舞喜歡吃素,蘿蔔點一個,然後再來兩道素材,幾份糕點就不錯了。至於朱竹清……陳樂想了想,又加上了鴿子,烤雞之類的,還有魚……如果是貓的話,應該會喜歡吃魚吧。

肥了思念 朱竹清很少有這樣的時候,和幾個同齡坐在一起,一起吃飯。坐立不安,感覺屁股和椅子的契合度不是特別高。其實就是感覺不太習慣。

菜沒上來之前,陳樂也就只能看看那個少女,一個人的吃相,也是能看出很多東西的,比如,性格。

酒店外邊,兩個魂帝偷偷看著那滿桌子的美食,口水都要留下來了。

「小姐這也太浪費了,這麼多菜,她吃得完嗎?」一個胖魂帝道。

「你就是嘴饞了吧?」一旁的瘦魂帝道。

「怎麼?不行啊?我就不行你不饞。」

「饞也沒用啊,咱們就是勞碌命,等到小姐晚上睡了,看看能不能吃點好的吧。」

「得輪班,小姐睡了我們得看著。」

「唉。」

那少女看著陳樂的視線,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看什麼看?」

陳樂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暗嘆一聲,這個少女和小舞差不多,不管是身高,還是車燈。年紀倒是和他們差不多的樣子。

沒一會兒功夫,他們的菜也端上來了。

服務員端上桌,陳樂將其一一擺到了各自的面前。

小舞看著那一道道她喜歡吃的菜,早就開動了。但是朱竹清卻是有些疑惑地看了陳樂一眼,他怎麼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陳樂對上了她的目光,笑了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便點了一些。」

「我很喜歡。」朱竹清輕聲道。

那少女看著自己這滿桌子菜,卻感覺一陣冷清,寂寞,但是反觀陳樂他們那邊,吃著吃著,就活躍起來了,還能聊上幾句,忽然感覺有些羨慕。

精緻的菜到了嘴裡,也是味同嚼蠟。

魚不鮮,肉無味,最好吃了幾塊糕點,就感覺吃飽了。人走了,卻留下了一大桌子的菜。

有些浪費,四個人都這麼覺得。

吃完飯,天都還沒黑下來。

小舞看了看天,拉著陳樂的胳膊道:「阿樂,我們去逛逛吧。」

她在諾丁城生活了六年,很清楚地知道一點,那就是,晚上在家很無聊,還是外面有意思。一會兒回去了也是沒事情做,難不成修鍊魂力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嗎?她可不會用這麼多時間修鍊魂力,該睡覺還是睡覺的。

「不了,聽說弗蘭德大叔有一家店,我打算去看看,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陳樂道。

「魂聖開的店?」唐三瞬間有了興趣,「我陪你一塊去。」

「哼!那我就和竹清一起去。」小舞拉著朱竹清的手道。

朱竹清本來想拒絕的,她想要回去修鍊,但是不知怎麼,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去就去吧,逛逛也好,她想到。 「你····」

謝文鼎被抽了一巴掌,眼都紅了。

「別你的你的,我都和你好好說話了,你給我裝逼呢,不抽你抽誰。」葉塵白一眼,「別人當你是少盟主,在我這裡不管用。」

龔長勞等人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沒想到葉塵抽了一巴掌謝文鼎。

「你們這些人啊,在京城一個個牛慣了,下來小地方,都以為巴結你們吧。」葉塵冷笑,隨後拿出幾張靈符,嗖嗖嗖,閃電般的速度滲透這些人的身體中。

「葉塵,你給我們弄了什麼、』龔長老臉都白了,只覺得身體真元之氣提不上來。

葉塵笑道:「只是封印你們的真氣,慌什麼。」

「你們把槍收起來吧,現在這幾個人,就是普通人了。」

陳作為叫下屬把槍收起來。

謝文鼎已經是一隻腳踏進了三花聚頂的高手,在看到葉塵的靈符進入身體后,馬上運氣真氣想要強行破了這封印,可連續衝撞了幾次,都失敗了。

現在謝文鼎看葉塵的眼神有點變化了,他一直以為葉塵也就是比自己強上一點,兩人全力對轟的話,那是兩敗俱傷,可從剛才葉塵丟出的靈符看,葉塵似乎隱藏一定的實力。

「現在我放你們回紫禁城。」葉塵說,「回去之後,你們就和背後的人說我葉塵沒空搭理你們,我也沒殺鄭爭,只要調查什麼的,你們自己去操作吧,暹羅國那邊給的壓力,我相信武盟作為一個全國的大組織的公司,一定會有辦法應付的。」

『謝少盟主,不生氣吧,這樣可行?「

葉塵微笑對謝文鼎問道。

謝文鼎嘴角肌肉狠狠抽了幾下;「我會轉達你的話。」

「那好。」葉塵點頭,「現在走吧,趕緊回去把事情辦了,時間也不早了。」

「少主。」

龔長勞等人看謝文鼎。

現在的他們全身的力量和普通人無異,根本不是葉塵的對手。

「我們回去。」謝文鼎咬牙切齒道。

「對了,你不是有一隻海東青嗎?留下這海東青,我喜歡。」葉塵咧嘴一笑。

謝文鼎瞪眼「這不可能。」

那可是他的坐騎,一般他出現在公共場合的話,直接踩在海東青後背上,那裝逼滿足感簡直不要太強。

現在聽到葉塵要把海東青留下,謝文鼎馬上反對。

「不答應?」葉塵嘿嘿一笑,又是一個大嘴巴招呼過去。

謝文鼎現在已經沒了真氣,當場被這大嘴巴抽得整個人都轉了一圈,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冒金星。

「現在給不給」葉塵一副不給就打死你的衝動。

「我給,我給。」謝文鼎馬上道,一張臉變成豬頭了。

「這就對了。」葉塵道,「老陳,你派人送他們去機場,飛機票就不用給他們買了,這些人不差錢。」

碍于情面 陳作為;「走吧,各位。」

很快,謝文鼎等武盟的人被押出了俱樂部。

「師父,你太牛了。」左楚又是一陣拍馬屁,「連少盟主都打上了,哎,啥時候我才能像你這麼厲害啊。」

「你不是省會大佬的兒子嗎,打一個少盟主應該可以吧。」葉塵問。

左楚:「師父,那可未必,這武盟實力深不可測,在京城有能說得上話,我父親雖然是封疆大吏,可,他最終的目標是紫禁城,我要是和武盟的人起了衝突,只怕他也不容易。」

「你這不是起了衝突嗎?」葉塵笑。

左楚;「那不一樣,是武盟的人把我關在小黑屋,我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的,哪怕是我爸問起來,我也有理有據的,咱不欺負人,可不能讓人欺負我們啊,對吧。」

「你這脾氣對我胃口。」

葉塵嘿嘿一笑,帶著左楚來到了俱樂部的後院。

很快,葉塵就看到在草坪上那一隻海東青。

棕毛黑得發亮,眼神銳利。站在那裡,就好像一個王者似的。

「師父,這就是海東青啊,我草,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鳥。」左楚滿臉激動,雖然省會第一個公子哥,平時也是很會玩的人,養馬什麼也有,可說到這個海東青,他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雄壯的。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讓謝文鼎留下這海東青啊。」葉塵一臉笑容,走到這海東青的前面。

「我叫你小黑吧,你全身長得黑不溜秋的。」葉塵說,「以後我就是你主人了,來,給我跑一圈試試。」

海東青好像聽懂了葉塵的話,直接就在草坪上跑了一圈。

「師父,你太神了啊,這海東青怎麼這麼聽你的話?」左楚不解,按理說,海東青是謝文鼎的坐騎,能這麼聽話嗎?

葉塵嘚瑟道:「你不知道,我散發王者的氣質嘛,從我出現的時候,我走的是帝王的龍行虎步,每走一步,都有威懾野獸的強大氣場。」

「師父,別說了,我要吐了。」

左楚一臉忍住要吐的樣子。

「滾。」

葉塵吐出一個字,上前摸著海東青棕毛。

然後,雙腿一躍上了海東青的後背。

「起飛。」

海東青很聽葉塵的話,張開那有力的翅膀,飛在半空中。

左楚在下面看得一陣驚呆。

葉塵飛了幾分鐘,叫海東青落下來。

「師父,我,我想讓他帶我飛一下啊。」左楚嘻嘻問道。

葉塵;「那不行,你抓不穩的,到時候你掉下來,出事了怎麼辦?等你學會了一點術法,再給你上去溜達溜達。」

左楚:「好吧。」

「對了,這一次你去找你爸爸問出什麼結果了?」葉塵問道,這曾大少的叔叔可是省會的大佬之一,要是有左嶺幫自己的話,肯定好辦事。

左楚道;「我爸不表態。」

「啥意思?」

左楚:「我也不知道啊,就說沒到時間。」

葉塵哦的一聲,也可以理解,畢竟要對付的不是一個普通人。

「沒事。」葉塵不急,「這個事情不會這麼快結束的,等那個曾大少親自來找我吧。」

「行,我先回去了啊。」葉塵嗖的一聲,上了海東青的後背。

「師父,帶我一程啊。」左楚問。

「不行兩個大男人在天上飛,成何體統,你自己開車回小區。」葉塵一臉嚴肅道。

海東青飛半空中。

「師父,你太小氣了。」左楚在下面大喊。

葉塵上面哈哈大笑。

回到湖畔小區后,葉塵把一張靈符抽出來,甩在地上,白光一閃,胡青就顯出原形。

「問你個事情,你為什麼來江州?還有那個曾大少。」葉塵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問道。

這曾大少說起來也是很有錢很牛逼的一個人,又是常年居住海外,怎麼就去小城市干起了勒索的事情呢,這明顯不對稱人設啊?

說沒錢嘛,那就更不可能了,連櫻花國的武藏知心都出來幫他殺人,這其中肯定內幕。

「小弟弟,你一個人在家啊。」胡青一臉風情的嫵媚笑容,「想找姐姐嘮嗑嘮嗑。」

說著,胡青坐在葉塵的大腿上。

「你的美女計對我沒用。」葉塵呵呵說道,「你要是不說,我就永遠把你禁錮在靈符里,你也看到了,你被封印了這麼多年,那個曾大少都沒來救你,明顯你已經被拋棄了,聰明點,和我說實話,只要你說實話,我放你走,至於警察那邊,我幫你搞定。」

『什麼搞定?我可是國際殺人通緝犯哦。「

「我就說你跑了呸。」葉塵眨巴眼睛道,可能會讓曹警官氣炸了,可沒辦法,得知道曾少爺獨家內幕。

「你在求我?」胡青笑著,手指勾著葉塵的下巴,「說幾句話好聽的話,讓我心情愉快愉快。」

葉塵呵呵說道;「你要是不說,我就扒光你的衣服丟到市中心,讓所有人看你。」

胡青不僅沒怕,反而覺得刺激;「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喜歡這種刺激的行為,你現在扒光我丟我去市中心。」

葉塵無語了,這女人腦迴路真不一般,喝過洋墨水的人,就是不一樣!

「其實,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開口,只是我想讓你自己說出來。」葉塵緩緩道,「其中一種辦法就是拘魂,只要把你的魂拘出來,我就可以知道你的所有秘密,一旦拘魂,你就剩下半條命了,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吧。」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