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拉伯克也就轉身走了,不過才走出去沒兩步,就被穗乃宇叫住了。

「拉伯克,咱兩把衣服換一下吧。」

「啊?為什麼?」

「別啊了,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快點快點。」

雖然不知道穗乃宇要幹什麼,但作為朋友,信任肯定是有的,所以拉伯克也沒有多問。也就迅速和穗乃宇互換了衣服。

然後拉伯克就走了出去,而穗乃宇則是去找了一個盤子。

至於穗乃宇為什麼和拉伯克互換衣服而且去找了一個盤子,其實是穗乃宇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假裝服務生去給三獸士上一盤食(手)物(雷)。

雖然不太像但這個世界不可能有人知道手雷是什麼東西,沒有見過就不會想那麼多,也就不會防範。這就是任何事物,在第一次使用時成功率極高的原因。

而唯一見過的歐賈已經死了,任三獸士再怎麼聰明也不會想到小小的手雷會對他們造成生命威脅,而且有那麼大的威力吧~等到爆炸前,自己用空間移動就好了。

至於為什麼不用RPG,實在是船體太小了,而且RPG太大了,就算三獸士不知道,但看到自己拿個東西對著他們,再傻都會覺得不對勁吧。

就是想到這些穗乃宇才會選擇和拉伯克換衣服,然後去陰三獸士的。

很快,穗乃宇端著一個盤子就發現了三獸士,三人坐在一起說著閑話。

還好三獸士已經到了,不然今天裝服務生就白裝了!

要知道剛才穗乃宇在四處尋找三獸士的時候被好幾個貴婦人的給調戲了一會。

穗乃宇迅速對著三人用了偵察術。

姓名:利瓦

性別:男

身份:三獸士之一,艾斯德斯的手下。

帝具:水龍憑依[黑馬林]——戒之帝具。

戰鬥力:2600

罪惡值:1654

名:妮烏

性別:男

身份:三獸士之一,艾斯德斯的手下。

帝具:軍樂夢想[尖嘯]——笛之帝具。

戰鬥力:2000

罪惡值:2419

姓名:達伊達斯

性別:男

身份:三獸士之一,艾斯德斯的手下。

帝具:兩柄大斧[貝爾瓦克]——斧之帝具。

戰鬥力:2000

罪惡值:1697

看到三獸士的戰鬥力之後,穗乃宇就放心了。還沒自己高嗎,看來自己已經算高手了!而且三人這罪惡值有點高呀,不愧是一起和艾斯德斯征戰數年的部下。

不過罪惡值高就代表他值的兌換點高啊!

如果自己能成功擊殺這三個可是要給足足6000左右的兌換點!

如此多的兌換點還是第一次!

見到三獸士還都坐在那有說有笑的,穗乃宇就立刻從系統里使用400點兌換了8顆手雷放在了盤子里。

梦酌 八顆手雷!近距離爆炸,應該沒有人能撐住吧,畢竟都只是普通的身體而已。

嗯,再順手從旁邊的一個桌子上拿了幾顆葡萄也放在了盤子上。然後穗乃宇就端著盤子走了過去。

。 在將傳送費設置好了后,張山瞬移到城門口,騎馬向公會成員,所說的那處刷怪點跑去。

在張山將傳送大陣的收費標準,改成一萬金幣一次后,很快就被其它玩家發現了。

世界頻道:

「發生了什麼情況,為什麼現在傳送到鎮魔城,要收一萬金幣的傳送費,剛才不是說,傳送費是兩百金幣的嗎?」

「哥們,你看錯了吧,是兩百金幣啊,我剛傳送過來。」

「對啊,我剛才傳送過來,也是兩百金幣。」

「要不是我身上沒有一萬金幣,我差點就信了。在我選擇傳送的時候,系統提示我金幣不足,可是我有七千多金幣啊。」

「握草,不是吧。」

「我去看看,剛才在拍賣行上買東西,還沒有來得及去鎮魔城,可別坑我呀。」

「尼馬,真的是要一萬金幣的傳送費,這是中了什麼邪,為什麼突然就變高了這麼多?」

「特么的,系統這是抽了什麼風嗎?」

「系統表示,這個鍋我不背,你們找六管菩薩去。」

「靠,不會是六管菩薩,將傳送費用調高了吧?」

「八成是這麼回事,真特么是個死黑子。」

「草了,六管菩薩把傳送費收到這麼高,誰特么還去鎮魔城啊。」

「這特么的是搶錢吧?」

「搶錢也沒這個快啊,傳送一次收一萬金幣,這要是一天去上幾萬人,那不是日收數億?」

「做夢去吧,收這麼貴的傳送費,鬼都不會過去。」

「尼馬,不去了,本來還打算花兩百金幣,去鎮魔城逛逛,現在傳送費那麼貴,還逛個基兒。」

「繼續刷怪去。」

「刷怪刷怪,去個毛線的鎮魔城。」

若不爱我放你走 「這哪裡是收傳送費啊,簡直就是收智商稅。」

「我還是老實刷怪吧,哪都不去。」

「你們怎麼能這樣,因為傳送費太貴,就不打算去探索新地圖了嗎?我就不一樣了,我打算直接騎馬跑過去,讓六管菩薩賺空氣去。」

梦酌 「跑過去可還行,大佬牛批。」

張山在將傳送費,調高了之後,引來了一片罵聲。

不過他並不在意,他也不是打算,一直都會收這麼高。

賺錢要有度,吃相太難看的話,遲早得撐死。

張山打算,先將刷怪點,搶到手之後,再看情況。

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再將傳送費調回原價。

當然了,如果有人現在願意花一萬金幣,傳送過來。

他當然也表示歡迎。

來一人次,他就能賺到五千金幣呢,撿錢都沒這麼快的。

在張山正趕往,公會成員所發現的那處刷怪點的時候。

此時趙國的黑鐵公會,在他們公會老大黑黃金的號召下,正在集結人馬。

新發現一處刷怪點,而且是離城池很近的刷怪點,他們當然是全力以付,想要穩穩的佔住。

至於說,他們的人在發現刷怪的時候,順手砍了一個風雲公會的人,黑黃金完全就不知道。

黑鐵公會的人,哪會跟黑黃金說這個啊。

遊戲中搶刷怪點,搶boss之類的,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他們的人,把其它玩家砍了,然後順手將刷怪點先佔住,等著黑黃金帶人過去支援。

很簡單的一件事情,沒有人會往深處想。

至於說被他們砍倒的,那個風雲公會的倒霉蛋。

黑鐵公會的人完全沒有在意,只當是砍了一個路人甲。

他們完全不知道,黑鐵公會想要去搶佔的刷怪點,還有風雲公會的一份。

要是早知道情況的話,黑黃金一定會謹慎處理。

現在風雲公會的氣勢,如日中天。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黑黃金還真不願意,去招惹風雲公會的。

黑黃金正在等待公會成員聚齊的時候,突然有公會成員,向他呼叫說道。

「老大,現在傳送去鎮魔城的費用漲價了,變成了一萬金幣一次。」

「沒事,我們少去一點人就行,傳送費高才好,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人和我們爭搶刷怪點。」

對於張山調高傳送費這事,黑黃金並不在意。

不就是一萬金幣嘛,這點錢他還不放在眼裡,只要能將刷怪點搶到手就行。

再說了,傳送高才好呢,這樣的話,別人就不會傳送過去了。

至於說張山會不會跟他們搶?

黑黃金還真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世界不會這麼小吧。

他們去佔個刷怪點,難道還會湊巧,就要跟張山他們剛上嗎?

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啊。

至於說,他們傳送過來,要收一萬金幣一人次,黑黃金表示,這只是小錢,不必在意。

話說整個遊戲中,如果論實力的話,他們黑鐵公會,肯定是排不上前面的。

但是如果說要比錢多的話,目前遊戲中,還真沒有幾個勢力,敢跟他們比錢多。

縱橫四海公會算是很有錢了吧,沿海的大海商,能沒錢嗎?

船隊來回一趟,就是真金白銀入賬。

但是比起黑鐵公會來說,東海龍王他們就差那麼點意思了。

看黑黃金的角色名就知道。

黑色的黃金那是什麼?那可是礦啊。

你再有錢,能比得上家裡有礦的人么?

黑鐵公會就是一幫家裡有礦的人,組建起來的玩家公會。

他們可是一幫真正的有錢人,而且還是超級有錢的那種。

在遊戲中,沒錢是很難出頭的,但是光有錢也不行。

還得會運營才行,要不然的話,大量的金錢砸下去,也不過是聽個響。

想要揮舞著票子,就在遊戲中稱王稱霸,幾乎是不可能的。

特別是像新世界。這樣人氣超多的大型遊戲,更是行不通的。

所以黑鐵公會的人,雖然大多超級有錢,但是在遊戲中,卻還算低調。

不敢亂出頭,生怕被其它公會針對。

他們只想埋頭髮育,別浪。

但是,想要發育,那不得要有好資源么。

什麼是資源,一處好的刷怪點,就是遊戲中,最重要的資源。

所以,針對這處新發現的刷怪點,黑黃金是志在必得。

哪怕張山將傳送費,調高到一萬金幣一次,他也不在意。

不就是一萬金幣么,那點小錢錢,他黑黃金還不看在眼裡。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