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誰親愛的?!

「喵喵喵喵喵!」你叫誰親愛的呢?

浪客君子也是一愣,但是很快明白過來,他露出笑意,說道:「好。」

兩個人把房間退了,那榜一眼見沒有機會只能灰溜溜的走了。

小奶喵張牙舞爪的,浮光用手指輕輕按住他的小腦闊。

「他走了。」浪客君子看了一圈,輕聲說道。

「今天多謝你了,一起吃個飯吧,權當是我的感謝。」浪客君子很友善的對浮光說。

浮光搖頭,她說道:「家中男友已經發火了,我先回去了。」

浪客君子一愣,他失言,「你有男友了?」

浮光頷首,然後轉身離開。

浪客君子不覺心裡有些失落,他自己不是沒有意識到,但是他不覺得有什麼。

本身打遊戲的時候他就對她有些好感,現在她還出手幫了他,這樣的好女孩怎麼能讓人不喜歡?

不過到底是他遲了一步,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喵喵喵喵!」你叫那個男人親愛的?你是個女孩子你知不知道?你不覺得你叫的很肉麻嗎?

浮光輕聲說:「你急什麼?」

本少主才沒有急,本少主很穩得住!

浮光把樓上的事情告訴了小奶喵。

叫什麼親愛的,那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

「喵!」哼!本少主說你為什麼讓本少主變成原形,原來是覺得我人形會壞你好事!

浮光說道:「我似乎聞到了酸味。」

謝深:??

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浮光也不管他,她找到木家的司機,然後坐在車裡等木家夫婦。

不多時,浮光的電話響起,她淡然接通,說道:「嗯,我在車裡,你們逛完直接過來就好。」

「寶貝呀,媽媽看了一條裙子覺得特別適合你,你要不要來看看?」

「不……」

「寶貝兒~~」

這九曲十八彎的,浮光無奈的說:「好,我知道了。」

她又下車去尋原主父母,這幾番折騰眼見天都快黑了浮光才回到木家,而木南玉似乎還沒回來。

浮光根據原主的記憶來到原主房間,別看原主有些囂張跋扈,其實是個很喜歡粉色的女孩。

「喵喵喵。」衣服。

浮光把白天他試了一下的衣服交給他。

小奶喵在被子里變成人形,然後看浮光在擺弄電腦,他就趁此機會把衣服褲子穿上。

浮光沒有給小奶喵買貼身衣物,因為他們自帶。

謝深換好衣服之後坐在床上,就算浮光解釋了他還是不高興,主要是那句「親愛的」一直在腦海中徘徊。

浮光一轉身就看見謝深那滿是不高興的俊臉,她伸手掐了掐他的臉頰,問道:「怎麼了?」

「不高興。本少主不高興。」

浮光聞言,她說道:「還因為白天的事情不高興?」

謝深冷哼一聲。

浮光突然把謝深抱在懷裡,嬌聲喚道:「親愛的,親愛的深深~」

謝深如玉的耳朵瞬間紅了個徹底,他掙紮起來,說道:「誰允許你這麼喚本少主的?!」

浮光挑眉,「那你要是不喜歡,以後便不喚了。」

謝深抿嘴,他扭頭,說道:「如果你實在是喜歡,本少主可以勉為其難的答應你。」

浮光:「……」

「其實你不用勉為其難的。」

「木浮光!」謝深咬牙叫道。

「小聲點,如果不想別人看到你這貓兒和貓尾的話。」浮光說。

謝深哼了一聲,簡直嬌氣的要命。

「看我打遊戲嗎?」浮光問道。

「看!」

浮光和浪客君子有約,可是現在身邊的小傢伙很不高興,她要是再和浪客君子打遊戲,估計這屋頂都要被他掀了。

於是浮光通過平台給浪客君子發消息。

結果這窗口打開,這入眼的就是兩張腹肌照。

浮光:?!!

「這什麼?你居然還看這個!」謝深瞪著浮光,那表情不用說,簡直是「我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女人」。

浮光:「……」

「我說我是清白的你信不信?」

謝深臉上寫滿了不相信。

「你沒少對本少主動手動腳。」

浮光:完球了!

浪客君子給她發這些做什麼?

忽然,浮光想到之前有人給她送過城堡,似乎就是要什麼福利照片的。

所以浪客君子是誤會了吧?

浮光趕緊編輯信息,然後又把今天約的遊戲約定給推掉。

誰知道浪客君子卻說:粉絲們都等著,現在推掉恐怕不好。

掠影:我男朋友在。

浪客君子:解釋一下就行了,他要是打遊戲也可以一起玩。

他打個屁的遊戲。

掠影:我問問他。

「我和今天白天那個人打幾把遊戲,昨天約好的,成不成?」

「你問我?」謝深疑惑的問。

。 可傳話的人走了沒多久。

虞傅突然折返回來,神色匆匆。

「殿下出事了!母皇在御書房大發雷霆。我派人去偷偷打聽得知母皇要撤了大理寺卿的官職!」

池音神色微變。

細作都被滅口,女帝定會勃然大怒。

但是也不至於氣到要撤了大理寺卿的官職!

莫非是大理寺卿這個急性子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你同我一起去見母皇。」

女帝陰晴不定,此刻應該要透露一點線索穩住她的心。

虞傅面露擔憂,「可是這幾日母皇對殿下……」

他在替池音擔心百姓突然大規模歌頌她一事。

畢竟女帝這些天都因為這件事沒給她什麼好臉色。

「無妨,說清楚母皇就不會再錯怪孤了。走吧。」

池音和虞傅很快來到御書房。

外頭齊刷刷地跪了好些個奴才,皆是戰戰兢兢,忐忑不安。

就連貼身服侍女帝的內官都是滿面憂愁的守在御書房外,看見池音和虞傅趕來后重重地嘆了口氣。

「奴才參加太女殿下,二皇子。」

依禮拜見后,內官輕輕搖了搖頭,小聲道:「太女殿下您不該在此時來見陛下。」

她這邊話音剛落,御書房內突然響起茶杯碎裂的聲音,驚的內官身子一顫,臉色大變。

跟著便響起女帝暴怒的聲音,「你還敢替太女講話?是不是朕最近對你們太過寬容,讓你們一個個的都不把朕放在眼裡?!」

虞傅的神情肉眼可見的越來越緊繃。

正當他要開口勸池音先避避風頭時——

刑部尚書與御史大人竟也在同一時間趕來!

她們本與大理寺卿約好今日一起吃茶討論案情進展,可是大理寺卿卻並未赴約,去了大理寺尋人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然後便馬不停蹄地趕來皇宮。

看見池音和虞傅止步在御書房門前,二人心中暗叫不好,加快腳下步伐。

行禮過後,御史大人頗為擔憂道:「陛下是不是為細作被殺一事遷怒大理寺卿了?」

池音沒說話,點點頭。

御史大人嘆了口氣,「她也真是的,出這麼大事也不和我們說一聲自己跑來見陛下攬責——」

「誰在外面給朕滾進來!」

女帝的暴喝打斷她的話。

四人忙不迭地邁步進御書房。

大理寺卿正跪著,但卻挺直著腰板。

女帝臉色頗為駭人,陰怒地盯著一臉平靜的池音,「你還有膽子選在此刻見朕?」

池音不卑不亢,聲音平緩,「回母皇的話,兒臣有要事稟告。」

我也觉得没什么 女帝冷笑,卻沒接她的話題,陰惻惻地,「今日你出宮找虞琴麻煩這事可開心?」

其他四人呼吸一滯。

池音找虞琴麻煩這事可謂是鬧得人盡皆知。

這也是大理寺卿為什麼讓池音待在東宮別出來的原因。

「兒臣與王女發生衝突是因為百姓歌頌兒臣一事都是她的意思。」

「你再說一遍?!」

女帝的聲音猛然拔高几個度,可見其怒意。

「母皇!兒臣今日來見是因為兒臣可給太女殿下作證她接下來要呈給您的線索是兒臣親眼所見,親手所繪的真實。」

虞傅在千鈞一髮之時強忍懼意,為池音轉移話題。

。 楓葉林挺大的。

再加上,山本家族派來的忍者,注意力都集中在楓葉林中。

所以,李初晨空降下來,暫時還沒有被人發現。

李初晨落在楓葉林的中心位置。

由於楓葉林很茂盛,李初晨的降落傘,被掛在樹枝上。

導致李初晨也被吊在半空中。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