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分鐘

三分鐘

……

一個小時已經過去了。

沈千輕不由得對她刮目相看了,「我說您在這裏是真的準備吃盒飯?」

「吃盒飯?沈千輕你沒有良心啊,你居然讓我吃盒飯?這個時候不應該訂一桌高級一點的飯菜嗎?」程母瞠目結舌。

沈千輕無奈只能叫小萬訂飯了。

「吃完您就走吧,我這裏還有事情要忙。」

「我要是不走呢。」

程母下定決心要和她抗爭到底,她就想知道她為什麼要一定要離婚?

「不走您就在這裏接着坐吧。」

沈千輕頭也不抬的回答她。

「沈總……葉總來了。」小萬跑進來道。

「快快請他進來。」沈千輕立即欣喜道。

「沈千輕這個不會你的老相好吧?你不會就是因為在外面找了人才要和我程宴離婚吧?」程母狐疑的看着她。

沈千輕無奈,拿出手機遞給她,聲線冷硬道,「您慢慢看。」

程母接過之後手指緩緩的翻過每一張,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氣得差點沒有摔壞手機! 看著鄭太妃在錢嬤嬤的攙扶下走了出去,趙帝的目光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皺著眉頭說道:「你是不是一天不給朕找點事情都很為難你。」

「父皇息怒。」宗政景曜沉聲說道:「鄭太妃好歹是皇室的人,就這般被欺負了去,旁人只怕以為皇室的人好欺負了。」

趙帝嘆了一口氣,掃了一眼宗政景曜:「你看起來性子最冷,最是無情,卻是最愛多管閑事的人,這個事情換做是你其他的兄弟們只怕是避之不及了。」

宗政景曜沒有搭話,只是垂下了眼瞼。

趙帝眼神閃爍了一下:「你說吧,你把誰給殺了?」

「不知道。」宗政景曜說,冷風動的手他沒看。

趙帝:……

顧知鳶倒是發現,趙帝沒那麼壞,心裡明明白白一般,凡事都講究一個禮,當初對程敏嫻做出那樣的殘忍的事情,又是怎麼一回事。

寒砧 趙帝背著手,在宗政景曜的面前,轉悠了兩圈之後說道:「朕一會兒就知道了。」

話音剛剛落下,楊建國的聲音便響了起來:「罪臣楊建國,帶犬子前來請罪。」

「傳。」趙帝坐了回去。

只見楊建國帶著楊勛走了進來,楊勛背上背著一把荊條,臉上有個通紅的巴掌印,應該是剛剛被楊建國打了的。

顧知鳶一看抱著手,嘴角勾了起來,沒有想到楊建國還是這麼會玩,還知道負荊請罪。

楊勛跪在了趙帝的面前狠狠的磕了一個頭,大聲說道:「皇上,罪犯楊勛,前來請罪,楊勛不知輕重,當街戲耍了鄭太妃,實在該死。」

說完之後,楊勛又砰砰砰的磕了好幾個頭,才抬起頭來,紅著眼睛,一臉無辜地說道:「陛下,可在下實在是冤枉,在下不知道是鄭太妃,鄭太妃還在看守皇陵,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顧知鳶一聽,頓時怒了,眼神一冷說道:「按照楊家公子的話,隨便一個婦孺,你就可以當街戲耍了么?且不論她是什麼人,就單單是她六十多快要七十的年紀了,做你奶奶都綽綽有餘了。」

楊勛垂著頭,有些不服氣地說道:「我看她一個人在大街上,著實有些可憐,便上去詢問她需不需要幫忙,沒有想到她還罵我們,我們一時起了玩兒心才……」

「閉嘴。」楊建國一聽呵斥了一聲,沉聲說道:「逆子,你聽聽自己說的是什麼混賬話!」

楊勛嚇壞了,垂下頭去拚命地磕頭說道:「小人知道錯了,小人我真的知道錯了,求陛下責罰。」

「陛下。」楊建國也跪了下去,說道:「犬子糊塗居然對娘娘做出這樣的事情,臣聽說鄭太妃已經進宮了,臣想當場給鄭太妃道歉。」

「太妃身體不好。」顧知鳶冷聲說道:「見得噁心的人和事,見到了會生病。」

楊建國抬頭看向了顧知鳶,眼神冷了下去,一字一句地說道:「昭王妃,我就覺得奇怪了,小孩子之間打打鬧鬧的,原本就不是多大的事情,何必這樣上崗上線的?」

顧知鳶冷笑了一聲:「我說為何楊家公子這般沒有教養,原不是楊家公子的錯,倒是家教就是如此,實在是讓人覺得可怕之極。」 「直到現在你還在糾結嗎?綺禮,笨拙也要有個度啊!直到現在聖杯還在召喚你,而且你也在渴望著繼續戰鬥。」

遠坂時臣的從者吉爾伽美什來到了理論上已經出局的言峰綺禮面前。

「從我懂事開始,我一直在為了探索一個東西而活到現在,一味的往上花時間,忍耐疼痛,卻一無所獲。而現在…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覺到了,我要追尋的【答案】就在身邊。」

「哦~那你還在猶豫什麼?」

吉爾伽美什看出來了,眼前這個男人的想法,他覺得這個男人要比他想象中更有趣。

一個電話打來,告知了言峰綺禮,衛宮切嗣的臨時駐地,他笑了,愉悅的笑了。

「你怎麼了,聽到了什麼令人激動的報告?」

吉爾伽美什也笑了。

「是衛宮切嗣的駐地。」

「哈哈哈哈哈,什麼啊?綺禮,你不是從一開始就決定好了嗎?」

吉爾伽美什大笑,結果果然如他想象。

至於言峰綺禮所說的什麼……衛宮切嗣?他怎麼會認識,這種雜碎都不配他去看。

「我只是猶豫一下,也可以收手,但就像你說的那樣,我除了追問到底,已經沒有別的處理辦法了。」

言峰綺禮說著。

「哈哈哈哈,不過啊!綺禮!現在有一個可能致命的問題,你如果要以自己的目的參戰的話,遠坂時臣可就是你的敵人,而你正孤身一人根敵人的從者獨處一室。這不是相當窘迫的情況嗎?」

吉爾伽美什的暗示了起來。

「也不是,我有留好求饒的辦法!我來告訴你,你所不知道的,聖杯戰爭的真相吧!」

言峰綺禮懂了。

「什麼?」

「說到底,在冬木舉行的這個儀式,是要將七名從者所為祭品來打開通往根源的道路。七名從者死後就能開啟【大聖杯】,七名都要死!」

言峰綺禮強調了一下。

「………」

吉爾伽美什已經明白了。

「我的老師之所以不願使用令咒的原因,就是要在所有敵人死後,讓自己的從者自殺。」

言峰綺禮接著說道

「原來如此,時臣對我表現的忠心,都是假的,謊言啊!」

吉爾伽美什沒有憤怒,只是有些感嘆。

「結果,我老師也只是一個深入骨髓的魔術師,即使崇拜英靈,但絕對不會對他的偶像有幻想。」

「時臣這傢伙,在最後終於還是展現你的可取之處了,看來那個無聊的男人也能讓我愉悅一點了。」

吉爾伽美什愉悅的笑了,不存在什麼背叛的怒火,只要能取悅他的東西,他都喜歡,所以他才「愛」著人類。

「怎麼樣,英雄王,知道這些后,你還要盡忠我的老師,指責我的叛意嗎?」

言峰綺禮也笑了,他知道事情已經成了。

「我到底該怎麼樣呢?雖然他的忠意是假,但是依舊給我進貢著魔力,要是我與他斷絕關係,那可是會影響我的現界的。對了!這麼說來,不是有一個人獲得了令咒,卻沒有搭檔。他,應該在尋求脫離契約的從者吧!」

吉爾伽美什盯著言峰綺禮,赤裸裸的明示著他。

「說的是呢!就是不知道那個男人能不能入英雄王的法眼了。」

兩人相視而笑,一切都代表著某位優秀魔術師的落幕。

…………………………

「老師!」

遠坂時臣的書房中,言峰綺禮在與他做著告別。

「我等你很久了綺禮!我想在你離開冬木之前,給你打個招呼!能有你這樣的弟子我也很是驕傲,希望你以後能像你已逝的父親一樣與遠坂家繼續保持交情,意下如何?」

遠坂時臣對著自己對面的言峰綺禮說道。

「您的提議我求之不得!」

言峰綺禮爽快的答應了遠坂時臣的想法。

「在這次聖杯戰爭結束之後,綺禮,我希望你能作為師兄教導凜。」遠坂時臣頓了一下,將一封信放在了言峰綺禮的面前,「雖然形式簡陋,但這是遺書!我也是覺得應該考慮萬一才會寫的。上面有我讓凜成為繼承人一事的署名,並指定凜在長大成人之前,你與羅恩先生是監護人的事情。還有這個…這是我與遠親艾德菲爾特的信,也請幫我轉達。」

遠坂時臣並不放心羅恩,所以他找了有聖堂教會背景的言峰綺禮,以及自己的遠親艾德菲爾特來起到一個牽製作用。

言峰綺禮拿起那兩封信,心中想到:「我的老師啊!真不愧是您,不過您說錯了,不是萬一,而是一萬。」

「交給我吧!令愛一事,我定會負起責任看護她長大的…」

言峰綺禮的語言有了情緒的波動,但遠坂時臣並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

「謝謝!這個給你…」

遠坂時臣優雅的微笑著,他將一個盒子遞給了言峰綺禮。

「這是…?」

「我給你個人的禮物,打開看看吧!」

言峰綺禮打開了盒子,裡面裝著一把非常漂亮的匕首,他的表面如水銀般細膩,言峰綺禮能感受到其中的魔力波動…毫無疑問這是一件相當不錯的魔術禮裝!

「這是水銀劍,是你修習遠坂家魔道,完成了見習課程的證明。」

「不孝弟子,竟受此厚恩!實在感激不盡,我的老師……」

言峰綺禮摸著水銀劍的華麗的劍身說道。

「該謝謝的是我,言峰綺禮!這樣一來,我就能投身於最後一戰了!」

遠坂時臣看著言峰綺禮把玩著自己送給他的水銀劍,臉上露出了笑容,並說道:「把你留到這麼晚真不好意思,希望你還能趕得上飛機。」

遠坂時臣起身朝著門口走去,言峰綺禮也站了起來,水銀劍在空中劃過,留下了撕空的聲音。

「不…不用擔心,我的老師!」

言峰綺禮臉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這是他出生以來為數不多表情的大變化。

言峰綺禮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遠坂時臣的身後,就如同幽靈般無聲無息,他手緊握著遠坂時臣給他的禮物……

「呲!」

「啊!」

遠坂時臣不敢置信的想要轉過頭,熟悉的劍刃貫穿了他心臟,血液自胸口流出,他的腦袋僵硬了起來。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沒訂什麼飛機票!」

在瀕死的剎那,他的弟子附在他的耳畔低聲說道。

「啪~噠~」

遠坂時臣倒在了血泊中,他的表情依舊是那麼不可置信。

「哼!」

言峰綺禮笑著,轉過身去,一個身影坐在剛剛他所坐的地方…

「乾的不錯……不過,綺禮啊!你殺了遠坂時臣,你父親那一關…不是很好過啊!」

吉爾伽美什嘴角上揚,愉悅的說道。

「這就不勞您費心了……」

言峰綺禮一邊說著,緩緩拉起了袖子,一條花臂出現在了吉爾伽美什的眼中,那是對於御主來說,最珍貴的寶物,令咒。

足足十餘枚令咒,就在那手臂上。

「哦?」

「這是父親送給我的禮物……」

教堂的十字架上掛著一具屍體,血液順著十字架滴落,言峰綺禮的父親,沒有機會來反對他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華國的人還是很多人覺得,看心理醫生就是自己有神經病,對精神病的認識並不多。

她剛被父母帶去看心理醫生的時候也不敢跟人,怕別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她。

也許,慕夏現在就是這樣吧。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