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馬上女主就要出門了。

他們就不用一直躲在這裏不敢進林子了!

想到這裏,一笑有些高興,也沒管外面那些人到底怎麼樣了,鋪好被子,拉着小橙子睡覺。

路易擺弄了半天被子,蹭著那柔軟的觸感,舒服的嘆了口氣。

女主發明布匹和蠶絲后,一笑就光明正大的拿出了蠶絲被。

這東西蓋着比獸皮舒服多了!

一笑摩擦著被子同樣發出一聲嘆喟。

屋子外面,那些人終於統一了意見。

趁著天沒黑,現在就離開這個地方!

說定了之後,大家都沒意見,幾個人最後又看了一眼坑裏昏迷的三個獸人。

最後不忍的閉了閉眼,還是毅然決然的離開。

犧牲三個受傷的隊友,還是留了下來陪他們等死,想來每個人心裏都有答案。

大不了,明天天亮了,他們再過來救人。

但願這三個人可以好運,一夜平安無事。 任外界論壇吵得翻天覆地,宇恆在更衣室始終就沒有關注一眼,此時的他已經被眼前密密麻麻的邀請信給整的暈頭轉向了。

若不是陳靜研把這些信件交給宇恆,他也不會想到自己在歐洲足壇會受到這麼多頂尖豪門的歡迎。

西甲的皇馬巴薩就不用說了,信件里竟然還有德甲霸主拜仁和意甲常勝冠軍尤文的一份,這讓宇恆多少有點意外。

這麼多邀請信要是讓那些努力了大半輩子的球員看到,還不知道會眼紅到什麼程度。

…………

看著一旁毫不在意的陳靜研,宇恆有些咬牙切齒道:「你就真一點不擔心我跳槽到其他俱樂部?」

陳靜研翻了翻白眼,「你敢走一個試試,以後家法伺候時可別怪我無情。」

聽到陳靜研擺在明面上的威脅,宇恆哪裡還敢說話,只見他默默走近更衣室垃圾桶隨手將邀請信扔了進去。

相比於留在赫塔菲,去大一點規模的俱樂部發展前景無疑是更光明的,然而經過深思熟慮后宇恆還是選擇了留下。

宇恆並不認為在這裡可以為他帶來什麼榮譽,他所看重的是比結果更重要的承諾。

他要帶領赫塔菲成為世界一流俱樂部!

…………

今天的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和之前幾場比賽時一樣,仍然人滿為患。

自從俱樂部在聯賽和國王杯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這樣爆滿的場景幾乎每場比賽都會遇見。

相對於那些能容納十萬人的大球場,這個只能容納四萬人的球場確實有些不夠看。

看著球場外每日劇增的無票球迷,陳靜研覺得可惜的同時已經開始醞釀擴建計劃。

…………

看台上的球迷感覺等了接近一個世紀,雙方的首發球員們才姍姍來遲。

帶著自信的笑容,從球員通道里走出的宇恆又一次踏上了國王杯的征程!

比賽的進程比想象之中還要曲折,開場后馬德里競技的防守強度就讓赫塔菲球員感覺極度不適應。

若不是藉助了主場的氣勢沒有給對方反擊機會,說不定赫塔菲現在已經落後了。

直到比賽進行到第11分鐘,赫塔菲才勉強形成一次像樣的進攻。

這一次接到隊友中后場的長傳,宇恆不等皮球落地,便連停帶扣準備向前突破。

可惜還沒等他推進兩步,身前就迎來了兩名世界級中場球員蒂亞戈和卡拉斯科的包夾。

面對頂尖高手宇恆也沒有太多的辦法,他只能在第一時間激活了油炸丸子嘗試過人。

可惜在世界級球員的防守下,油炸丸子特技的成功率實在有限。

儘管宇恆左右腳配合已經過掉了站位靠前的卡拉斯科,但隨後不等他做其他動作,皮球便被蒂亞戈擋了下來。

由於宇恆持球的節奏和速度太快,蒂亞戈雖然能擋住皮球,但他並不能徹底完成搶斷。

不得不說赫塔菲的運氣不錯,皮球在經過兩人的來回碰撞之後最終竟然落到了拉桑腳下。

見身前沒有其他防守球員,拉桑終於體驗了一把如魚得水的感覺,他一路持球,直到大禁區附近遭遇防守才慢慢減速。

眼看皮球就要到了自己的射程,拉桑不等隊友跟上,便自己在外圍來了一腳遠射。

故人不朽 這腳射門的質量還算可以,球速和力度都已經達到了一個較高的水準,唯一有些可惜的便是角度問題。

最終皮球只能帶著兩三厘米的微差蹭著遠門柱滑出底線!!。 「魏叔威威威……武!」

周牧揚是唯一見過鬼怪邪祟以及魏無淵施展神通的人,身上還有著護身符,也是在場才子佳麗中唯一還能保持一定程度鎮定之人。

雖見過鬼怪邪祟及魏無淵出手,卻從未見過這等陣容,心底也著實沒底。

直到魏無淵施展一劍破山河,破開滾滾黑氣的清月湖,黃斑虎消失無影無蹤,定然被斬殺,他才放下心來,更與有榮焉,為魏無淵喝彩。

著實,魏無淵那驚天一劍破山河,斬破清月湖的確狂拽酷。

不說周牧揚,其餘才子佳麗誰不震驚,只是他們被嚇得不輕,實在吆喝不出聲來。

而周牧揚喝彩聲還未完全脫離口腔,清月湖上轟隆一聲冒出一條水柱,柱子上站著黃斑虎,黃斑虎戾氣橫生,滿嘴鋒利牙齒,口吐人言,要找魏無淵報仇?

「這,魏叔沒有幹掉妖邪?

那驚天一劍破山河沒能斬殺黃斑虎?」

周牧揚滿目驚悚,後面的才子佳麗更是斂聲屏氣,生怕一個呼吸引來黃斑虎。

而就在此刻,靜的落針可聞的聽雨廳響起了一道狂熱的聲音:「秦大哥,我好想好想去干一架呀!」

奶胖摩拳擦掌,心癢難耐道。

奶胖的聲音又大又狂還熱情奔放,一瞬間籠罩寂靜的聽雨廳。聽雨廳里無人沒有聽見這囂張跋扈,簡直不要不要的聲音。

周牧揚腳下一滑,差摔著:「好想好想幹上一架?死胖子,你他媽眼瞎,沒見著我魏叔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劍破山河嗎?

我魏叔都沒能斬殺黃斑虎,你還想去幹上一架?是想去送菜嗎,用你那身軀撐死那隻黃斑虎嗎?」

周牧揚心裡嘲諷了萬二十遍,終究還是忍下,一切都等他魏叔屠妖歸來,在收拾這兩人,尤其是那死胖子,看著就莫名的想揍他一頓。

周牧揚身邊的艷麗女子也擰緊了眉頭,真想動手,終究還是忍下了:「這死胖子說話也太狂了吧,壓死她她信,要是去跟黃斑虎干一架,那絕對是送菜。」

後面的才子佳麗也悄咪咪看了一眼奶胖,心底那叫一個你他媽真是膽兒肥的見誰想壓誰,見誰想干誰,可你他丫的看看那可是一頭黃斑虎,就連魏無淵斬魂司大佬都未必打得過的絕世大妖呀!

吐槽歸吐槽,誰也不敢門面上說。

冬雪,唐婉清也都看向了奶胖與秦誠,他們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老虎也不怕呀!

她們雖然被秦誠法力籠罩,不受外界威嚴影響,但那驚天一劍,那恐怕的虎嘯聲,還有那滾滾浪花,這不都說明了魏無淵,黃斑虎是強大無敵顛覆她們三觀的存在嗎?

而奶胖卻吆喝著要去干一架?

倆女盯著秦誠與奶胖,眼中神色複雜。

「不過一頭小腦虎有啥好乾的,奶胖你得有追求啊!」

秦誠語重心長道。

「噗噗噗!兄弟能別吹牛皮了嗎?我們實在聽不下去了。」

眾人一臉黑線,而目光卻緊緊地盯著湖面。

、孰勝孰負這不僅關係到魏無淵,還關係到他們生死,他們著實沒心情去聽這一個帥氣逼人,一個可愛逼人的兩逼人吹牛逼!

湖面上,黃蠻兒仰天長嘯一聲,轟隆隆湖面大陷,它直撲魏無淵而來。

荣丽 魏無淵眉頭冷汗直冒,他可是青州戰力天花板,斬魂司司員傷的傷,傷的還是傷,壓根就沒誰能助陣,他干不掉這頭黃斑虎,結果就是給這頭黃斑虎送菜。

「小小八品結丹小貓妖,也敢在你金丹小成魏爺爺面前叫囂,找死!」

魏無淵腆著臉皮說出了自己都害怕的話,八品結丹相當於金丹大成,他金丹小成干金丹大成?

這他媽何來的氣場與自信呀!

沒辦法,魏無淵只能硬著頭皮,執劍而上,希望如古人云那樣,邪真他媽不能勝正!

轟隆隆,湖水翻滾,劍光四濺,濃煙滾滾,無數魚蝦成了陪葬品。

十招后,魏無淵被一計虎拳擊中,身子在湖面漂移了等十丈,藉助最後一絲用來吃奶的力氣才不至於沉入湖底。

黃蠻兒氣急敗壞,狠狠的拍打著胸脯,一步一步臨近:「殺我寶貝姑娘,蠻兒今日吃了你!」

黃蠻兒張開了虎口,可怕的戾氣吹的魏無淵撐不開雙眼。

「這這這,魏叔敗了?

青州斬魂司大佬戰力天花板的魏叔敗了?」

周牧揚渾身涼透了,比之前光不溜秋還要涼。

「少爺,我們趕緊撤!」

艷麗女子臉色刷白,護在周牧揚身前,目光中透露著驚悚之色。

後面的才子佳麗腦海中只有艷麗女子的那句,我們趕緊撤。

可他媽怎麼就腿軟了,有誰來扶我一把嗎?

我叫他爸爸!

就在此刻,眾人就聽見了:「秦大哥,你說那隻小腦虎吃人會吐骨頭嗎?」

「骨頭補鈣,要是熬成湯,在加點醋的話,那就更補,所以我覺得,小腦虎應該不會吐骨頭!」

秦誠思索一番,回應道。

「牛皮大王,牛皮二王,能別顧著吹牛皮,來扶我一把吧!」

唐婉清也眉頭皺起,小聲道:「秦誠,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

冬雪更是不斷在描繪小雞逐米圖。

「別慌,還不確定小腦虎會不會吐骨頭呢?」

秦誠嘻嘻一笑,如沐春風。

唐婉清,冬雪閉上了眼,那麼血腥的場面,她們著實看不下去。

荣丽 此刻,湖面上,黃蠻兒一口咬了下去,而就在此刻,一道偉岸的身影從高空中一步一步走來,就像是在散步,無比的悠閑。

而又眨眼間就到了黃蠻兒身前,緊接著伸出了漢白玉的手掌,輕輕的往黃蠻兒腦袋上一拂,似乎十分的疼愛。

黃蠻兒就斜飛了出去,空中流出了一串血線。落在湖面,黃蠻兒腦袋變形,一遍臉陷入了另一邊臉里。

然後就沉入了湖底。

偉岸的身影朝這黃蠻兒沉下湖底的地方瞄了一眼,看著那串還未落入湖中的血線,眉頭微微一皺:「既然一半人族血脈一半妖族血脈,這黃斑虎竟然還是一隻人×獸,二代?」

「他爹或他媽真是好大的勇氣呀!」

偉岸身影感嘆一聲,繞了一圈,站在魏無淵身前,面露心疼之色。

魏無淵渾身一震:「我沒死?他救了我?」

他感激的看著身前仙霧繚繞,遮住面容的少年,心底冒出了一句:「邪真他媽不能勝正,古人誠不欺我,誠不欺我耶!」

緊接著,他瞳孔就變得老大:「神呀,仙呀,爸爸呀!你不應該是伸手拉我一把嗎?你伸腳幹嘛?」 其中有個遊客,還在挑選東西,也只能跟過去。

「方哥,我瞧上一樣東西,一會幫我掌掌眼唄!」他請求道。

方醒也是閑得沒事做,到處溜達,點頭道:「可以呀!玩這個多久啦?」

「沒多久,看了你的直播,我才開始玩。不過,暫時還沒撿過一次漏,太難了。」年輕人臉色發苦。

他是有家室的人,玩收藏,都是用自己的私房錢偷偷玩的。

為此,他老婆可沒少瞪眼睛。當然,也沒有明確表示不準玩,畢竟他沒什麼愛好,而且玩收藏,也不會影響自己的生活質量。

這次,他帶着老婆孩子,來到雲霧村遊玩。

趁著老婆帶孩子去金沙灘挖金子,他自己跑到這裏來掏寶,看有沒有能入手的好東西。剛才,就看到一樣特別有感覺的物件。

「不要着急,新人不要急着買,多看、多聽,多了解……」

道理,其實大家都懂。

不過,有時候就是忍不住出手。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