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劇本越來越離譜了。

出辦公室時,班主任還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抽空來上課。

崔越被這張課表弄得腦瓜子嗡嗡的,隨口答了幾句。

可能是看她態度敷衍,門都開了一條縫了,班主任又把她給喊了回去。

保鏢剛默默鬆了一口氣,卻見班主任又把人喊了回去,痛苦面具直接戴上了。。 黑爺從來沒吃到過風味這般獨特,讓人慾罷不能的串串美食。

更沒想到,廚子是不諳世事的五歲小女娃。

「我的串串美食,你喜歡吃嗎?」依依軟酥酥地問。

「不錯。」他自以為大發慈悲,「你可以留在島上給我做飯。」

「可以給我和哥哥們一所大房子住嗎?」她天真地問。

「不識好歹!黑爺把你們留下來已經天大的恩賜,你們還敢提條件嗎?」黑爺的下屬呵斥道。

「不給大房子住,那就給銀子吧,做一頓飯五十兩。」依依獅子大開口。

「小女娃你找死!」那下屬兇巴巴道。

「也不知是誰找死呢。」蕭景翊邪狂道,掏掏耳朵。

黑爺森冷地眯眼,「先把這三人的手腳砍了!」

違逆他的下場就是:生不如死!

依依漫不經心地微笑,「有沒有覺得你的臟腑隱隱作痛?」

他皺眉,本能地摸心口。

還真是!

隱隱作痛!

「你給我下毒?」

「還不算太笨。」小崽崽軟萌地笑,「劇毒已經盤繞在你的五臟六腑,你一時半會兒死不了,十二個時辰之後我給你一顆獨門解藥,你就不會毒發身亡。」

「解藥拿來!」被五歲小女娃算計了,黑爺氣得睚眥欲裂。

好氣哦!

蕭景寒道:「小崽崽還沒研製出一步到位的解藥,不過我們會每十二個時辰給你一顆解藥,保你不死。」

依依人美心善地解釋:「研製解藥需要很多藥材,海州沒有。」

黑爺氣吐血了。

嘔出的是烏血。

這回他真的相信了。

那下屬召來更多的下屬,一時之間,上百人在外面虎視眈眈。

「拿下!」

黑爺暴怒的下令。

蕭景翊笑嘻嘻的,忽然殘影暴掠——

他擒住黑爺,把他舉重似的舉在半空。

那些衝過來的下屬,硬生生地打住,不敢動彈。

那個下屬驚怕道:「你們膽敢傷了黑爺,無香島就是你們的墓地!」

「老子好怕怕。」

蕭景翊拽住黑爺的腳,重重砸在桌上。

狠狠地踹到牆上。

砰砰砰!

咔嚓咔嚓咔嚓!

蕭家祖傳的掄人絕技不是吹的!

所有下屬目瞪狗呆。

驍勇無敵的黑爺被揍得太慘了吧!

這些人是什麼來歷啊?

最終,黑爺倒在地上,以一種奇怪的姿勢。

鼻青臉腫!

多處骨折!

半死不活!

嘴巴闭上跟我走 「救我……」

他發出來自靈魂深處的呼喚。

那個下屬突然掏出一把東西,朝蕭景翊掃射。

砰砰砰!

所幸蕭景翊反應敏捷,身法奇快,不然就嗝屁了。

蕭景寒知道那東西是火銃,十分危險,把小崽崽護在懷裡。

蕭景辭冷冽地眯眼,區區海盜竟然有火銃!

那下屬又要朝蕭景寒他們射擊——

依依突然掙脫出去,殘影暴掠——

劈手奪了火銃,朝那下屬射擊。

嘴巴闭上跟我走 砰砰砰!

乾淨利落!

那下屬沒能躲過,倒在血泊里。

不過,只是手腳受傷。

蕭家三兄弟:「……」

小崽崽使火銃的姿勢太帥了吧!

不對!

小崽崽怎麼會使火銃?!

依依吹吹火銃冒著熱氣的口子,奶颯地笑。

「你們最好不要妄動,不然我會砰砰砰哦。」

「你們想要腦袋開花,還是喜歡胸膛開幾個血窟窿?」

蕭家三兄弟:「……」

所有下屬:「…………」

這個五歲小女娃一定不是人!

依依把火銃倒在肩上,「從今往後,我是無香島的女魔頭,所有人都要聽命於我,否則,這二人就是你們的下場。」

蕭家三兄弟:「……」

黑爺&他的下屬們:「…………」

蕭景寒等兄弟哭笑不得。

言语情人 小崽崽,哪有人自封女魔頭的?

好像有小崽崽出馬,他們就跟開了掛似的,制服海盜頭子,奪下無香島,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嘛。

……

蕭景翊、蕭景辭把黑爺和那下屬綁起來,囚禁加看守。

然後,他們組織所有下屬,根據畫像找人。

忙活到入夜,幾百個海盜愣是沒人見過梟王夫婦。

依依陷入了沉思。

難道爹爹娘親不在無香島?

蕭景翊:「老二,現在怎麼辦?」

蕭景寒:「不急,我們多找兩日。」

蕭景辭:「明日去找煉丹組織的巢穴。」

依依靈光一閃,「爹爹和娘親會不會已經混進那個煉丹組織了?」

蕭景翊點點頭,「有可能。」

這夜,他們早早地睡下。

海潮聲聲,擾亂了寂靜的海島之夜。

地下石室。

一間大石室亮著幽微的光。

寬敞的通鋪上,二三十個孩童睡在上面。

白日,他們擔驚受怕,入夜才能放鬆身心,睡沉了。

這時,兩個黑衣人警惕地看看四周,輕手輕腳地進去。

他們來來回回看了三遍,這些孩童大多不是五歲。

而且,他們感覺這裡的九個女娃,都不是他們的閨女依依。

從老大到老四,一個比一個俊美。

依依不至於多好看,但也不能貌不揚吧?

梟王夫婦離開石室,找了個偏僻的地方談話。

「所有孩童都在那裡,怎麼會沒有呢?」容清顏的臉龐布滿了焦灼與失望。

「之前我們只是懷疑。」蕭彧握住她的手,「依依不在這裡,不是更好嗎?」

「可是,我以為我們快要找到依依了……」她心裡難過。

又要從頭開始尋找線索。

尋找線索,涉險去找依依,失望難過,再從頭來過……

無休止的輪迴。

一次次的失望。

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心肝寶貝。

依依流落在外五年了,吃了那麼多苦,一定面黃肌瘦……

她不敢想,也許依依已經不在人世了。

一想到這,她就呼吸不過來。

絕望籠罩了她。

她恨不得殺了自己,去陰曹地府找依依,跟依依道歉、懺悔。

蕭彧抱住她,摸摸她的脊背,安撫她的情緒。

「依依不在這裡是好事,依依是我蕭彧的閨女,一定會吉人天相。」

「真的嗎?」容清顏的眉眼淚光盈盈。

「真的,相信我,我們一定會找到依依的。」

蕭彧親親她的臉頰,「先去休息吧。」

他們正要回去,突然,通道的盡頭站著一道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