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她的心中一時猶豫,不知該不該救下吳俊這次……

正躊躇不決的時候,樓梯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吳俊孤身一人從樓梯口踱步走上來,一臉笑容道:「來晚了,來晚了,還好不是太晚,來得及送你們最後一程!」

在場的舞樂為之一頓,所有人都瞪起眼看向了吳俊。

吳俊看了眼在場眾人,不禁微微一愣:「接着奏樂,接着舞啊,好歹是最後一頓飯,得讓他們盡興才行!」 「剛剛請假了,說家中有人病了。」博彥說道。

「糟了。」銀塵說:「你快去通知張猛讓他千萬不要放莫大頭出城,我,我去找城主。」

「好。」博彥本來想問出了什麼事情的,但是看著銀塵著急的模樣,便什麼都沒有問,飛快的跑了出去。

城門口。

莫大頭架著一亮馬車,瞧著守衛說道:「大哥,我要出城去一趟,老家親戚病了。」

城中的人都是互相認識的,看到莫大頭,一邊開門,一邊說道:「你這一次去,打算什麼時候回來啊?」

「不知道呢。」莫大頭架著馬車緩緩往外面走:「現在的世道誰知道啊。」

「行,一路順風啊。」守城沖著莫大頭招了招手說道。

「好。」莫大頭點了點頭,架著馬車慢悠悠的往外面跑。

突然,後面傳來了張猛火急火燎的聲音:「快,攔住他,攔住他!」

聽到張猛的聲音,莫大頭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猛地一揮馬鞭子喊道:「架!」

緊接著,守衛沖了上去,準備攔截,可以已經來不及了,莫大頭架著馬車直接沖了出去。

顧知鳶和銀塵還有陳恆騎著馬飛快的追了出去。

張猛看到顧知鳶追了出去,立刻大聲地喊道:「城主,城主,不可以出去啊,城主,王妃!」

回答他的只有漸行漸遠的馬蹄聲,頓時,張猛著急的都快要跳起來了,他立刻喊道:「來人,來人,快去通知河邊駐紮的李副將,請他立刻派一隊人馬出城保護王妃。」

說著,張猛騎著馬,帶著一小隊人,也追了出去。

河邊上。

整個河邊上面現在全部都已經修建好了駐紮點,日夜換班看著對面叢陽國的動靜。

但是,軍隊並沒有打擾百姓的生活,還幫著百姓幹活,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

李副將正在巡邏。

「李副將,李副將,不好了,王妃追人追出城去了,您快帶人出去保護王妃。」

李副將一聽,整個人變得緊張了起來,上官凌走的時候再三交代不管怎麼樣一定要保護王妃的安全,他立刻點兵,騎馬追了出去。

此時,顧知鳶和銀塵還有陳恆三個人已經將莫大頭的馬車給圍住了。

「你還想往什麼地方跑!就是你殺了爺爺。」陳恆緊緊握著拳頭,咬牙切齒地說道,雙眸之中劃過了一絲冷漠。

莫大頭看著圍著馬車的三人,他知道自己打不過銀塵,他握著拳頭,低聲說道:「是我乾的,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請放了我的家人。」

聽到莫大頭的話,顧知鳶的冷眸微微一動:「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莫大頭低聲說道:「我沒有辦法,他們用我家人的性命來威脅我。」

他緊緊的握著拳頭紅了眼睛:「我真的沒有辦法了,人都是自私的,這種情況下,我只能選擇我的家人,他們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直接將我之前的武館給封了,說如果不幫他們做事,就殺了我的全家。」

顧知鳶的心中一凜:「那你跑什麼?」

「是他們告訴我的,說如果你追查上來了,就跑。」莫大頭說。

顧知鳶一聽,整個人愣住了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上一次,你們離開的時候。」莫大頭根本就不太會狡辯,將事情全盤托出。 彭若若的話,讓帳篷里的眾人一陣鬨笑。

一世长安歌梨花 一號的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腦門上,笑罵:「臭丫頭,滾。」

彭若若跳著腳,嘿嘿直笑道:「行啊,我滾了,首長,你這是用過就甩,不厚道。」

一號揚眉:「我就用過就甩了,你該怎樣?」

彭若若在外面樂呵呵的說:「不敢怎樣,我去做事了,要不首長,你就把我甩遠點吧,以後有事你也找不到我的那種。」

老祖宗笑罵的聲音從帳篷里傳來:「臭丫頭,快滾,越來越不像話了,你怎麼跟首長說話的?」他說著看向一號道:「首長,這丫頭…!」

一號笑睨著他說:「行了,開玩笑而己,不用那麼緊張,好了,大家不用都守在我這裡,去準備回京吧。」

「是。」帳篷里的眾人答應著,紛紛走了出去。

人多好辦事,回京之前的準備工作很快做好,在當天早上九點,一號回京的車隊,就離開了彭家村,村子里的房子都還沒有建好,而彭若若也不在村子里,老首長們也紛紛回京,都準備,村子里的房子做好之後,他們再回來常住。

三個小崽崽和錢寶寶也被彭若若帶走,她是想著,這一次,他們是去對付那個組織,把三個孩子和錢寶寶帶走,跟著公孫萬水他們,住在大院里會比較安全。

彭若若被拉跟著親媽公孫萬水坐一輛車,三個小傢伙和錢寶寶自然捨不得和她分開,硬要坐一起。

這次,兩個老人家沒鬧著要坐一起,都心疼小孫女要帶孩子,由著他們怎麼安排怎麼坐,反正,小孫女兒已經回家了,往後會經常在家,他們有得看。

彭若若他們坐的這車,只得由彭明朗和彭建明二人輪流開,也想和他們擠在一起的彭正賢,被自家老婆不客氣的趕去伺候老祖宗倆老,和小弟弟彭嚴州一起,被倆老各種嫌棄。

沒辦法,這是自己的親爹親媽,再不服也得憋著。

回京的車隊,沿途都有著重重保護,在破壞了幾次,在彭若若他們的眼裡,看著都是小打小鬧的刺殺后,一號在第三天中午十一點三十分,平安到達帝京。

帝京,一號辦公的地方,已經先步接到通知,警衛人員早己準備就緒,一號回歸后,一切照常運行。

先行送一號回了他辦公的地方,親爹也去了單位,彭若若就跟著親媽等人,一起回了大院。

站崗的警衛員認識彭明朗和他們的車牌,看見他就揮手放行。

才進大院,就有七八個傢伙,在車子前,揮著手攔著車喊:「大佬妞,快下下車,我們有好事兒找你。」

彭若若往幾個人當中瞅,竟然還看見了齊昔兒水均盛及葉雲舒,葉雲舒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年輕人,正笑眯眯的看著她。

看著那個站在葉雲舒身邊的年輕人,彭明朗指著彭建明哈哈大笑道:「喂,你的情敵來了。」

彭建明瞪了一眼,生怕不行,事大的親哥哥,和公孫萬水說:「媽,我先下去和她們說會話。」

公孫萬水說:「不如你請他們都到咱們家去,家裡年輕人多,熱鬧,老祖宗會喜歡的。」

彭若若稍想了想,點頭說:「那我去問一下他們。」說著打開車口,跳下車。

只是她沒想到的事,彭建明將司機的位置交給彭明朗,自己也跟著她一起下了車。

。 「是……是王爺吩咐的……」幾人硬著頭皮說著,余長安的拳頭漸漸鬆開,她嘴角掛上諷刺的笑,這個王爺雖然是個殘廢,鬼把戲倒還不少?

笑意猶存,余長安冷聲對轎外的幾個人道:「那就多謝王爺了,把飯給我遞進來。」

一隻手端著碗塞進轎內,余長安接過,裡面裝著滿滿一碗粥,她不禁有些鄙夷,堂堂鎮國王府,居然給未來的王妃準備了一碗粥!

還真把她當做叫花子了?

余長安將鼻尖湊近飯碗輕嗅,沒有味道,那就證明更危險。

幾秒后,余長安輕抿一口,她想試試是什麼毒。

可當唇碰到粥的一瞬,余長安就覺得是被針狠狠的刺了一下!果然有毒!

電子晶元很給力,立即分析出毒藥是什麼,不到半分鐘,解藥就已經拿在余長安手中。

然而余長安是將解藥撒了一丁點在粥里,隨後忍著刺痛喝了個精光,古代的毒對她來說稀奇的很,保留在她百毒不侵的體內也算是強身健體了。

余長安知道那幾個轎夫在偷偷監視著,於是將碗放在轎簾下,一腳就踢了出去,對著外面人道了句:「幫我謝過王爺,這粥的味道,好極了。」

此時她的體內除了暖暖的就再也沒有了其他的感覺,她閉上眼睛睡覺,只等著六個小時后臉上的東西自動脫落就好。

轎外的幾人,撿起摔碎的碗,放在端盤上,其中一個躡手躡腳的端去王府的後門,那裡站了一個白衣女子,微薄的月光撒下來,照在那女子的臉上。

女子生的嬌俏,一雙眼眼睛水汪汪,看上去很清純,自帶著一種無辜的氣質。

她便是白蘭蘭,雲落國的永寧郡主,父親是雲落國的神將,可惜戰死沙場,母親拔劍自刎殉情,留下她一個,皇后是她的親姐姐,據說是皇帝和皇后仁慈,派她來陪伴卿莫離的。

轎夫將端盤遞給白蘭蘭,白蘭蘭接過,見碗已經碎掉,緊張蹙眉,壓低聲音急促的問:「難道被發現了?」

「回郡主,應該不可能被發現,她分明就是個榆木腦袋,還說味道好呢。」轎夫眉飛色舞道。

白蘭蘭兩手緊緊的捏住端盤,輕咬著下唇,片刻后,白蘭蘭陰沉著臉詢問:「不對,那個小賤人一直都是膽小怕事,分明是個孬種,怎麼今天這麼膽大?」

「這個……小的們也想不通。」

「莫非是被掉包了?」白蘭蘭狐疑的問。

轎夫連忙擺手,滿臉都是恐慌:「沒有沒有!小的見到她的臉!除了她能這麼丑,雲落國找不到第二個了!」

白蘭蘭半眯著眼睛,滿滿都是不屑:「是嘛?那就盯好了,等著明早和本郡主一起做戲收屍!」

此時余長安只覺體內血液翻騰,稍調吐息,不大一會兒余長安就出了一身細汗。看樣子是粥里的毒已經完美吸收了。

不知過了幾個時辰,外面一陣不算太嘈雜的聲音傳來,余長安當即被醒過來,她揉了揉眼睛,還沒完全睜開惺忪睡眼,轎外就響起一陣輕喚:「王妃,王妃?」

。數個分身鉗制住雲忍,任憑他們怎麼使用雷遁也無法掙脫,繪里跟早間迅速拉起刀光收割。

倒在地上的忍者死不瞑目,榊原透若無其事地跨過屍體去用苦無補刀。

對他來說,戰場的每一秒都不能浪費,那都是變故。

「這…這到底是什麼鬼?」

一個雲忍死死捂著脖子,血液還是透過指縫

《沒錢沒勢的我只好去做忍者了》111同伴間的羈絆 楊珍運轉【雲霄行氣訣】,將靈力輸送進新開闢的五條經脈,開始修鍊自己的神識。

練氣中期這五條經脈,之所以被稱為【地】脈,正是因為靈氣通過這些經脈,會在身周形成一個前後左右閉合的循環,逐漸向外發散,並緩慢沉澱於地底之下。

溝通大地,是為【地】脈。

神識來自於自身的神魂,當神魂勾連這個循環,便彷彿成為一種意識,又或是人的眼睛,隨着這個循環向外發散,逐漸「看清」外面的世界。

神識感應,由此產生。

楊珍一遍又一遍運轉靈力,克服初習者的生澀,不一會兒便感覺到自身,似乎分成無數個細小的自己,朝着四面八方行去。

行不多久,這些「小人兒」便停止向前,好像在等待自己進一步的指令。當自己將精神集中於某一處,那條線上的小人便繼續前行,且越行越遠,遠遠超過他之前停下的距離。

初始為面,繼而為線,這就是神識的感應範圍。

一刻鐘后,那個前行的小人,猶如陷入泥潭,再也抬不起腳踏步而行,同時腦海中也傳來一陣陣疼痛,這是神識使用過度,將要傷及神魂的表現。

楊珍連忙收功,將全身舒展,處於一種極為放鬆的狀態。

半個時辰后,他恢復如初,於是告別這個風亭,來到山谷出口。

這裏有一座大殿,乃是對出入此地進行管理的場所。當楊珍拿出令牌,劃掉自己的名字后,作為新晉練氣中期的弟子,他還將參加一項測試。

去彩識洞測試自己的神識強度。

在一名黃衣師兄的引導下,楊珍穿過大殿後堂,來到一處山洞前。

往裏深入五丈后,他停了下來。

這兒,有一個蒲團。再往裏,是黑漆漆的一片。

這是雲霄宗特地給剛修出神識的弟子,檢查自己神識強弱的地方。

神識與神魂強弱息息相關。而判斷神識強度的標準很簡單,神識外放範圍越大,神識越強。

楊珍盤膝而坐,雙眼微闔,再次運轉靈力,經由那五條經脈。

頃刻間,彩識洞深處的景象,在他眼前逐漸呈現。

首先是青色的地面,上面錯落擺放着各種物件。向前探出四五步后,便見一條粗重的橫線,旁邊寫着一個大大的壹字。

這是一丈遠,能看到這個字,表明你神識的探測範圍,已經達到一丈。

楊珍操控神識不斷前行,兩丈,三丈……一直到五丈,青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藍色。

八丈之後,藍色消失,地面變成黃色。

每一種顏色代表一種資質。青色最差,藍色較差,黃色則為正常。

不過楊珍神識的「腳步」,顯然不會局限於此,他繼續朝前而行。

很快,十丈過去,顏色轉為白色,這是良好。

十二丈,紅色,這是優秀。

練氣修士的神識範圍,一般初習者在十丈左右,練氣圓滿也不過百丈而已。

剛修鍊出的神識,若是超過十二丈,已經是同輩中的佼佼者了。

只是楊珍的神識,還在不知疲倦的延伸,很快又到達一個新的門檻,十五丈。

這是紫色,代表罕見。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