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正國有一種清晰的感覺,再這麼下去,他就要死了。

重要的是,蘇軟軟一直逼着他往郊外開,完全偏離了去機場的路線。

眼看着路面上的車輛越來越少,從始至終都沒有警車過來制止,華正國幾近崩潰,轉過頭怒罵。

「蘇軟軟你這個瘋子,快停下,我可不想和你同歸於盡。」

蘇軟軟嘴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嚼了一塊泡泡糖,優哉游哉的吐了泡泡,下一秒,泡泡啪的一聲爆開。

她轉頭將嚼過的泡泡糖吐在華正國的車子上,粘得牢牢的,嗤笑道:「誰說要和你同歸於盡了,叔,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嘴裏說着,蘇軟軟再次狠狠撞向華正國破破爛爛的車子。

這一回,後者那輛碎的稀巴爛的車終於是晃晃悠悠的停下,再也開不動了。

「馬德!」華正國的手狠狠砸在方向盤上面,罵罵咧咧的下車,不過還是將股票轉讓協議給藏好了。

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畢竟誰都不知道葉家到底有多少產業,多少公司,那些全都是葉老爺子的兒子葉寒在管理。

華正國絕對不會放過這次的機會。

不過下車是他犯的又一個錯誤。

蘇軟軟雖然看起來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女孩,但是啊,這真的只是表面而已。

「軟軟,叔叔真的勸你,收手吧,我不想傷害你!」華正國長嘆一口氣道。

蘇軟軟詭異的看她,指著自己的鼻子說:「你不想傷害我?」

「當然了,你長得這麼可愛,叔叔還是很憐香惜玉的!」

「嘔!」蘇軟軟差點兒被華正國噁心的直接吐出來,什麼憐香惜玉,她長得確實是可愛,這點兒沒毛病,但是由華正國說出來,莫名的很猥瑣啊!

「大叔,你既然不想傷害我,那就換我傷害你好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蘇軟軟扭扭自己的手腕,嘴角勾著一抹諷刺的笑,在華正國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衝過去,直接一腳踹在對方的肚子上。

華正國一開始不以為意,想要用手去抓,可根本就抓不住。

肚子承受了劇烈一擊,他不受控制的彎起身子,跪倒在地,嘴裏吐出來膽汁。

痛,無法形容的痛,他怎麼也想不通,蘇軟軟一個小姑娘,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下一秒,蘇軟軟獰笑着,膝蓋上頂,擊打在華正國的下巴上。

「啊——」

慘嚎聲再次響起。

面對蘇軟軟,華正國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全程都在被打,不出五分鐘,就已經不成人形了,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意識到蘇軟軟恐怖的戰鬥力之後,他試圖逃跑,可腳腕卻被踩斷了,痛的失聲慘嚎,到後面,他嗓子廢了,只能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蘇軟軟倚靠在自己的跑車之上,掏出手機給華曉萌發了一個定位,又開始優哉游哉的吃泡泡糖,完全沒有被眼前的景象影響。

這條路周圍都是荒地,根本沒有車會經過,也不用擔心會造成不良的影響。

天邊漸漸泛起魚肚白,天還是很冷的,華正國躺在地上,感受到身上一陣陣的冷意侵襲,意識到接下來自己將會面對什麼,崩潰之下開始向蘇軟軟求饒。

「軟軟,你看,我們無冤無仇,只要你放過我,想要什麼我都給你,算叔叔求你了。」

啪!吐出的泡泡炸開,蘇軟軟蹲下身子將嚼過的糖黏在華正國的頭髮上,笑眯眯的問:「我想要什麼你都給我?」

華正國額頭上都是冷汗,點頭如搗蒜,「沒錯,叔叔不會騙你的!」

「可是,你覺得我像是缺東西的人嗎?」蘇軟軟聳聳肩膀?

「錢呢,我蘇家應該比你們華家多的多,權勢,你好像也比不上,你說說,能給我什麼?」

聽到她的話,華正國一時間語塞,氣急反問,「華曉萌能給你什麼?你要這麼為了她着想?」

蘇軟軟認真想了想,「萌萌能給我很多啊,我能為她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她也能為我付出一切,包括生命,這種友情,你能給我嗎?」

「你不能,除了友情之外,跟着萌萌,我能接觸到好多新鮮好玩的東西。」蘇軟軟說着說着,眸光變得邪肆。

「萌萌她啊,是任何人無法代替的,可你呢,就是垃圾!」她說着說着,詭異的笑起來,「你知道垃圾應該待在什麼地方嗎?垃圾處理廠!」

「可惜,要把你交給萌萌處理,無聊!」

蘇軟軟起身百無聊賴的看着天邊一點一點的亮起來。

看着眼前的小蘿莉,一陣陣的寒意從心底湧現,華正國的身子在輕微的顫抖,蘇軟軟就是一個魔鬼,徹頭徹尾的魔鬼。

華曉萌竟然能讓這種人死心塌地的對待她,自己這個女兒身上,還有多少她不知道的秘密。

早知道會變成這樣,他應該不惜一切代價保華曉萌才對。

對啊,如果保華曉萌的,對華曉萌好一點兒,那他現在就是蕭家的親家,和葉家也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還有蘇家,這些本來全都是他的資源。

可就算華正國再懊悔,一切也都不會重來了。

況且,就算是他真的對華曉萌好,若是貪婪成性,最後也會落到不得善終的下場。

終於,汽車引擎的聲音響起。

蘇軟軟激動的轉頭去看,果然看到華曉萌和蕭謹言從車上下來,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去開車的沈翔。

她歡歡喜喜奔過去,一把摟住華曉萌的手臂,「萌萌,你可算來了,我車子又壞了,能不能再買一台?」

華曉萌揉揉她的腦袋,以示獎勵,嘴裏答應,「好,選你喜歡的買!」

蘇軟軟高興了,「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華曉萌不是很開心,這一點,蘇軟軟是知道的,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是想盡辦法轉移注意力。

「萌萌,我將華正國抓到了,是不是很厲害,快誇我!」

「軟軟真棒!」華曉萌扯扯嘴角。

琼舒 察覺到她的敷衍,蘇軟軟咬了咬嘴唇,不說話了。

華曉萌來到華正國面前,她看清楚了親生父親的慘狀,眼裏並未有絲毫的擔心湧現,只有無盡的冷漠。

她蹲下身子,和華正國四目相對。

「華正國,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怎麼做,我做什麼了?萌萌,萌萌,你可算是來了,爸爸好疼啊,你送爸爸去醫院好不好?」

華正國裝傻充愣,他試圖利用華曉萌對自己最後的一點兒親情來保住性命,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華曉萌的爸爸啊!

「做什麼了?」華曉萌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嗤笑道:「你做的事情還少嗎?因為我是你的女兒,你怎麼對我都可以,血緣關係擺在這呢,可你不該……」

她深吸一口氣,「不該對無辜的人出手,華正國,我實在是無法理解,錢真的那麼重要嗎?面子真的要比性命還要重要嗎?」

聽到她的話,華正國的表情逐漸扭曲,一半是疼的,一半是被華曉萌氣的。

「華曉萌,我是你爸,我快死了,快疼死了知道嗎,你還愣著幹什麼,救我啊,救我,你若是不救我,就會背上不孝的罵名,華曉萌!」

「不孝?華正國,生而不養,這是你做的事情,這二十多年來,你什麼時候關心過我,什麼時候盡過當父親的責任?沒有,一天都沒有,你憑什麼要我孝順你。」

「你為了你自己,為了華晨曦,要殺我,你不拿我當女兒看,我憑什麼要拿你當父親看?」

華曉萌一聲一聲的質問,她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是華正國帶來的,這個男人,憑什麼理所當然的認為,到這種時候了,她還會原諒他?

「華曉萌……你……」華正國滿眼的不敢相信,「這一切果然是你讓那個蘇軟軟做的嗎?」

「沒錯,是我讓她做的,你會變成這樣,全在我的授意之下!」華曉萌大大方方的承認。

看着華正國猩紅着眼睛嘶吼起來,華曉萌站直身體,不再理會他,雖然又很多話要問,但顯然,現在的時機並不是很好。

「萌萌!」蘇軟軟擔心的看她。

「我沒事!」華曉萌搖頭,抬腳走向華正國開來的車子,既然這個男人這麼着急的想要離開北國,那他肯定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華正國明顯是看到了華曉萌的動作,他拖着重傷的身體,瘋狂的蠕動起來,「華曉萌,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車子裏的所有東西都是我的,你這是偷盜,偷盜!」

沈翔來到蕭謹言身後,看了地上的人一眼,問:「老闆,要不要將他綁起來?」

蕭謹言撇了一眼,道:「不用着急,看看萌萌會找出來什麼東西。」

沒多久,華曉萌就翻出來華正國藏好的股份轉讓協議書,看清楚上面的內容,冷冷笑起來。

琼舒 「華正國,你要帶走的就是這個東西吧!」

小时光Moon 。 「呼……」

黎明的曙光降臨大地。

從睡夢中蘇醒的趙信推開房門,就看到套房的客廳白玉、徐勝頁、丁寧已經在客廳中享用早餐。

「趙信,醒了。」

白玉在吐司麵包上塗抹著果醬,放在餐桌上的盤子中。

「趕快去洗漱吧。」

「都這麼早。」

趙信輕應了一聲,去到衛生間時隋心正在洗手池前刷牙。

「學長。」

「你怎麼來我這了,這套房好幾個洗手間浴室。」隋心含糊不清,趙信卻並沒有從洗手間退出去,反而抓了一條毛巾放在脖子上,微微挑眉笑道,「可能我跟學長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緣分。」

「快滾!」

隋心一臉無語的瞪了一眼。

「別說的那麼曖昧不清的,老子是純爺們。還有,你他娘的是個武宗,想找到我在哪個洗手間還不簡單?」

「我可沒有。」

趙信站在蓬頭下沖澡,又伸出手臂。

「沐浴液給我拿一下。」

「我聽你放屁,你要是沒開靈念找我,我把沐浴液當水喝了。」隋心漱了漱口,將杯子放到檯子上,將沐浴液扔到趙信手裡,「給你……趙信啊,你說你老盯著我幹嘛,你讓我當個庸人可以么?」

「你喜歡當傭人啊,那太好了,來……給大爺搓搓背。」

「滾你大爺的!」

站在蓬頭下的趙信微微一笑,在身上塗抹好沐浴液瞥了一眼隋心離開的位置,好似心情很是不錯的哼起小曲。

當趙信從浴室中出來時,餐廳的眾人都已經開始用餐。

「趙哥,今天比賽你會參加吧。」徐勝頁咬著麵包開口,趙信也咬了一口麵包不置可否道,「當然,要不然我來這幹嘛?白玉學姐,佳凝……怎麼樣了?」

「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你給的復體散真的很好用。」

白玉展顏一笑,道,「剛才我給佳凝打電話,佳凝還說讓咱們去接她要參賽,還是我好說歹說才讓她在醫院休養。然後,她說祝咱們旗開得勝,讓她師尊……就是你,好好收拾收拾百武高校的那些嘚瑟鬼。」

嘚瑟鬼。

趙信聽后忍俊不禁。

這話,倒像是薛佳凝能說出來的。

「讓佳凝放心吧,今兒……百武高校一定會銘記這一天的。」

「可問題是咱們的人不夠呀。」周沐言皺眉道,「賽方要求,交流組人員最低人數需要六人,咱們這裡白玉學姐、隋心學長,我,老徐,再算上替補五哥你,咱們也才五人啊。」

「爺爺已經去接邱元凱和冷楓了,他們倆已經痊癒可以繼續參賽。」

「這麼快?」徐勝頁驚呼一聲,趙信咧嘴笑道,「現在應該希望百武高校不要因為少人而退賽的好,是不是隋心學長。」

「嗯?」

隋心抬頭看了一眼故作不解的咬著麵包。

「哦。」

藏著。

這位學長還真是喜歡藏。

咬著麵包的趙信心頭微微一笑,就在這時酒店的門被推開,丁成禮身後跟著冷楓和邱元凱進到套房。

「爺爺。」丁寧起身。

「嗯……」丁成禮的臉色看上去並不是很好,「早餐都吃的差不多了吧,如果都吃好了換好賽服,去百校爭霸賽場。」

「校長,我倆還沒吃……」

邱元凱咧著個大嘴,話才說到一半看到丁成禮那陰鬱如水的眼神瞬間又咽了回去。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