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早點將族人搬遷完,可是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實在是無法再加快了。」

聽到葉聖林這麼說,柳文彬臉上滿是無奈的說道。

想要將數萬凡人搬遷到此處,需要大量的舟船,還要沿途派遣大量修士進行保護,否則無法抵擋沿途中的海獸襲擊。

「若是再想要加快遷移速度,還得請葉前輩派人支援了。」

柳文彬自然也想早點將族人遷移到此處,畢竟如此大規模的遷移族人,必須得儘快完成,否則一旦被林家修士察覺到,只怕會早早將此處的玄鐵礦脈暴露。

「唔。」葉聖林點了點頭,直接道,「昭明,你帶一些族人幫助柳家儘快完成遷移。」

有了葉家提供的舟船和一些修士的幫忙,柳家的遷移速度頓時加快了許多,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將柳家剩下的族人遷移了大半。

……

青崗島,一處港口處。

數只數十丈的舟船停靠著,上千名凡人正在排著隊,有序的登船。

葉昭明站在船頭眺望著遠處,只見遠處,一道遁光向著青崗島疾馳而來。

「不好,是一位築基修士,快躲起來。」葉昭明打開紫月靈瞳看清了來人,連忙對著周圍的葉家修士喊道。

數息后,遁光散去,一位面容陰柔的男子出現在了港口處。

「哈哈,不知林公子遠道而來有何貴幹?」柳文彬迎了上來,笑著朝著林成濤拱手道。

「嗯?柳族長,你們這是想要幹嘛?」

望著港口處排成長龍的凡人隊伍,來人不由得驚疑的道。

「我林家發現了一處比較適合開墾靈田的島嶼,正準備將一些族人遷移到那裡,培育靈田種植靈米,好增加家族收入。」

灵兰 「畢竟,這些年來青崗石的產量越來越低了,總得想些辦法增加家族收入啊。」

對於青崗島的情況,林成濤也有些許了解,知道青崗島並不適合開闢靈田。他這一說,倒也瞭然。

「原來如此!」林成濤微微一笑,目光在柳文彬身上一掃而過,「此次,本少爺前來是想購買些青崗石裝飾下別院。」

說完,將幾個儲物袋丟給了他。

「林公子若是想要購買青崗石只需要派人前來說一聲就好了,我柳家自會送上門去,工資何須多跑一趟。」柳文彬在一旁恭維道。

「廢話少說,本少爺還趕時間。」

「是是是!」

片刻后,柳家修士將裝滿青崗石的儲物袋交還給了他。

「好了,你清點一下這些靈石夠不夠。」林成濤一揮手,地上出現一堆靈石。

柳文彬神識一掃,為難的道,「林公子,這靈石似乎少了一半啊。」

「嘿,這不過是一堆破石頭罷了,這些靈石已經綽綽有餘了,怎麼?難不成你想訛本公子不成?」

「在下豈敢?」

「本公子能買你家的東西乃是你柳家的福分,若是放話出去,不知多少人想要巴結本少爺,你可別不知好歹了。」

留下這一句話后,林成濤就離開了。

見林成濤飛遠后,葉家修士才從船艙中走了出來。

「柳族長,這是?」葉昭明望著林成濤遠去的身影疑惑的道。

「讓葉道友見笑了。」柳文彬一臉苦笑,「這是林家的一位紈絝子弟,仗著林家的勢力,在我等家族中搜刮油水呢。」

自林家有了紫府修士后,林家內的一些修士經常仗著家族勢力,以極低的價格從一些附庸家族修士手中購買靈物,然後又高價賣出去,撈油水。

不過,高階修士欺壓低階修士在修真界中早已司空見慣了。就算是

聽了他的話,葉昭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同時在心裡暗暗的想到,「看來,也需要整頓一下家族修士了。」

葉昭明相信隨著葉家越來越昌盛,族內修士越來越多,家族中也早晚會出現如同林成濤這樣的修士。

必須要嚴禁家族修士的這些行為,否則家族遲早會被這樣的修士敗壞名聲。 「伍氏孤兒院…岡特老宅?」

看着羊皮紙上記載的信息,王學斌抬起頭來,好奇的問道:

「這些地方就是伏地魔藏匿魂器的地點么?」

鄧布利多聞言輕輕的點了點頭,看着王學斌,沉聲說道:

「根據我這些年對湯姆成長經歷的梳理,再加上從一些人那裏取得的情報,湯姆製作魂器的數量與藏匿魂器的地點有了幾個大概的猜測。

前些日子,我在幾個可能藏匿魂器的地點走訪了一遍,發現了他製作的兩個魂器,就是這兩個地方了!」

聽到這話,王學斌默默的點了點頭,拿着羊皮紙上記錄的關於伏地魔的各種情報,細細的看了起來。

一旁的鄧布利多看到這一幕,也湊上前來,就著這伏地魔的信息,主動的向王學斌解釋道:

「伏地魔原本的名字,叫做湯姆·里德爾。

他是居住在小漢格頓,岡特家族的梅洛普·岡特夫人與一個麻瓜富豪老湯姆·里德爾的孩子。

岡特家族雖然也是純血家族,還是死亡聖器三兄弟中佩弗利爾與薩拉查·斯萊特林的後代,但在千年的傳承中,這個家族早已變得破落不堪了。

湯姆的母親岡特夫人,便是再這樣一個貧困拮据的環境中,慢慢長大的!

岡特夫人是一個出色的女巫,但很不幸,她與她的父親、哥哥一樣,都患有很嚴重的精神方面的疾病。

這是他們家族固執的為了保持血統純正,而選擇近親結婚所留下的嚴重的後遺症,沒有任何可以醫治的辦法。

每個女孩都會在某個時刻,碰到自己一生的真愛,只不過有的女孩幸運,收穫了幸福,有的女孩不幸,收穫的是一枚難捱的苦果。

很不幸,我們的岡特夫人,便是其中的後者…

成年的岡特夫人愛上了她們小鎮上的麻瓜大富豪,里德爾家的大少爺——老湯姆·里德爾。

儘管老湯姆里德爾是一個浮誇、傲慢的紈絝子弟,但岡特太太還是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遺憾的是,我們岡特太太的容貌雖然出眾,但無論是她的性格,還是平日裏異於常人的作風,沒有任何一點可以吸引到老湯姆里德爾的地方。

於是,我們的岡特太太在傷心之下,想到了一個她認為絕妙到極點的主意,那就是迷情劑…」

說到這裏,鄧布利多不由抬頭看了王學斌一眼,正在一邊往嘴裏塞著小吃,一邊聽故事的王學斌,看到這一幕,不由眉眼一挑,催促了起來:

「… 端俊漠然 繼續說呀…迷情劑怎麼了?」

「…迷情劑…迷情劑是一種非常神奇的藥水,每一個人都能在這個藥水裏,聞到自己最愛的人的身上的氣息,所以有些人會把這種藥劑當做香水來噴塗…」

聽到這話,王學斌總算意識到鄧布利多的意思,低頭看了看自己散發着淡淡幽香的衣服,抬頭保證了起來。

「嗨~您放心,以我的相貌、才能與財力,根本用不着迷情劑這種東西!

多少人排著隊,想要輪流跟我發生關係呢!

只要我的要求稍微寬鬆那麼一點,我保證,那些姑娘們絕對比吃了迷情劑還要瘋狂…」

聽到王學斌的話,又看了看他的身材相貌,細細思索一番,這才緩緩的點了點頭。

沒辦法,王學斌的話雖然有些氣人,但鄧布利多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沒錯…

「好吧…我想說的是,迷情劑的確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東西!

他能使原本互相仇視的兩個人,不考慮絲毫的邏輯,熱切的相愛在一起。

就連一些法力高深的巫師都很難抵擋這個藥劑的作用,老湯姆里德爾自然也不會例外。

在迷情劑的作用下,老湯姆里德爾瘋狂的愛上了岡特夫人,不顧任何人的阻攔,執意要跟岡特夫人結婚。

可惜,無論是里德爾的朋友,還是他的父母,都不允許老湯姆里德爾愛上一個遠近聞名的瘋子。

於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飲用過迷情劑的老湯姆,終於馬不停蹄的來到岡特宅,帶領着我們的岡特夫人,連夜離家出走了…

我們的伏地魔、小湯姆,便是在這樣的一個錯誤造成的悲劇環境之中,埋下了不幸的種子。

生活不是愛情,他需要的不是激情與刺激,而是平淡、溫馨與充實,很可惜,我們的岡特太太,並不懂得這個道理。

在夫妻倆生活的一年以後,岡特夫人終於厭倦了老湯姆里德爾每日病態的笑臉相迎,選擇利用魔法,解開施加在對方身上的藥效。

一擊咒語打出,一道粉紅色桃心狀的光效,自老湯姆里德爾頭頂析出,只是瞬間,糾纏了老湯姆里德爾一年迷情劑,消散一空了…

清醒的老湯姆里德爾的藥效被解開了之後,岡特夫人迎來的不是一年的柴米油鹽攢下的溫情,而是無比的厭惡與冷漠。

我們的老湯姆里德爾,從來沒有愛過岡特夫人,也不打算接受岡特夫人那病態的愛意。

又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我們的老湯姆就像是當年在藥效的蠱惑下帶領岡特夫人私奔一樣,再次離家出走了。

只不過這一回的離家出走,看不到了岡特夫人的影子罷了

終於,在我們的岡特夫人懷孕七個月的時候,迎來了她人生的最大的打擊,她的孩子沒有父親了。

灵兰 懷孕七個月的孩子是沒有辦法打掉的,岡特夫人也不想打掉她跟她愛的人的愛情的結晶,雖然我不認為那是愛情…

失去了丈夫,便沒有了經濟來源,窮困潦倒,孤苦無依的岡特夫人,終於在她生命中的最後的三個月,艱難的誕下一個男嬰。

這個男嬰,便是如今的伏地魔,湯姆·里德爾!」

「岡特夫人去世了?」

聽到王學斌的問話,鄧布利多默默的點了點頭。

「沒錯…已經去世了…死在了伍氏孤兒院的門口…她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沒有想過放棄自己的孩子…

我想,如果岡特夫人還建在的話,湯姆絕對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或許吧…」

王學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默默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資格當母親的,但是我想…岡特夫人不會是其中之一…」

「…那麼…您願意跟我一同前往這兩個地方么?」

「沒問題…說實話,我也想去看看伏地魔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想看看…那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 「雷騰!」

雷騰獸性大發,對劉小青痛下殺手,還未跪地的雷凌一聲怒吼,徒然抬手一揮動,金針出竅。

嗖!

噗呲!

只見金針直接刺穿雷騰掐在劉小青的手腕。

「啊……!」

雷騰痛聲慘叫,如同殺豬一般嘶吼,同時掐住劉小青的手一松,劉小青癱軟在地,以陷入昏迷。

噔噔!

雷騰止不住倒退數步,卻見對面雷凌突然暴走而來,驚嚇的雷騰神色大變,慌忙間左手從后腰掏出槍來對準襲來的雷凌。

雷凌眉頭一皺,在雷騰開槍同時,他極速閃身。

砰!

子彈與雷凌右側臉頰擦邊而過。

與此同時,雷凌猛然縱身一躍,不給雷騰二次開槍機會,凌空一腳踹在雷騰胸口。

噗……!

雷騰始料未及,突遭一腳的他口吐血箭,肋骨直接斷了兩根,隨後飛出數米摔在地上。

雷凌極速來到劉小青近前,看到劉小青氣息微弱,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讓他不能再耽擱下去。

沒有猶豫,抱起昏迷的劉小青,雷凌轉身就要離去。

可是,倒地的雷騰面生猙獰,看着雷凌離去的背影時,他突然舉起手中的槍,對準雷凌背後扣動扳機。

砰!

槍聲傳來,雷凌神色大變,及時躲避,卻不了為時已晚,子彈直接穿透他的右臂。

「王八蛋!」

受傷的雷凌火冒三丈,抱着劉小青驀然轉身,左手袖中瞬間飛出一根金針破空而去。

趴在地上的雷騰,只見他瞳孔睜大,面對飛來的金針,他根本來不及躲避。

噗……!

就在電光火石的一剎那,金針居然刺瞎了雷騰的左眼。

「啊……!」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