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凡這話其實漏洞很大,海關是不會允許植物從海關帶進來的,不過涵花並不明白這點,信以為真,她蹲下身來,用手摸著花朵,禁不住又是驚叫起來:

「這花會動!怎麼還一張一閉呢?」

張凡淡淡的一笑,「好花都是這樣。」

涵花看見張凡的眼睛裏露出一種異樣的神情,琢磨不透,感覺到這事稍微有點奇怪,剛才自己出去這10來分鐘,這兩個人在屋子裏做了什麼呢?

看張凡和春花的表情,都是鬼鬼祟祟的,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最起碼可以斷定的是,兩人恩愛了一番吧?春花的表情和臉色已經透露出這點了。

不過現在追問,恐怕問不出來,因為張凡明顯是不想說嘛。

明天上班的時候仔細問一問春花再說。

第2天上午,張凡來到天健大廈,直接推開周運竹的辦公室。

周韻竹坐在寬大的辦公室前,正在批文件,張凡走過去,把幾塊鹿茸放在她面前,神秘的笑道:「周大經理,這回不必為原料發愁了!」

「這是狍犴茸?」周韻竹大喜過望,緊緊的抓住鹿茸不放,並且拿到鼻子前使勁兒地聞着。

「絕對是正宗的狍犴茸!」張凡十分得意。

「你從哪裏弄來的?」

周韻竹驚奇的看着張凡。

。 「將軍,城門洞已經挖通,我軍被敵人在城門洞伏擊,已經頂住敵人進攻,正在清理土石,擴大通行通道。」

「將軍,我軍右翼有千人登上城牆,已穩重陣型,更多的人在登上城牆。」

各種消息快速的朝著呂布這邊匯聚過來,呂布聽到城門洞已經是挖通,於是他也是打起了注意力。

同時作為第一軍進行衝鋒的騎兵都尉生羅他會帶著一千人進行衝鋒,這些人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是鐵架,馬也是差不多的。

目的就就是把守城門的那些守軍全部的撞開,然後給后軍爭取機會,讓呂布大隊人馬殺入。

呂布所帶領的大隊人馬殺入之後就會控制箕關附近的所有道路,徹底的把李傕軍全部的斷截退路。

呂布不只是想要勝利,更多的則是想要獲得這一支剩下的軍隊。

這樣就能夠補充自己的消耗了。

一切都被呂布下達了命了,而城內著火的那一刻出現。

不單單的是呂布這邊感覺到怪異,城牆上的那些守軍雖然是得到了李傕的傳令,但是這突然的出現大火也是讓他們心中一緊。

因為雖然李傕說這是自己命人放的,但是消息也是告訴了大家,這呂布軍已經是攻入到了城內,打破了城門。

這樣在繼續的守下去,豈不是要被呂布大軍殺入斷了後路?

所以在這個時候守城的人都是很擔心的看著城外,看著呂布大軍是不是會在這個時候發起攻擊。

如果是的話,那麼他們可能也就會在第一時間放棄抵抗了。

畢竟城門失火,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呂布這邊,看著城門失火,很明顯的這不是自己之前定好的戰略,也就是說這個不是自己這邊所準備的。

那麼肯定就是李傕軍,他們放火是阻止白正他們的挖掘。

那麼也就是說,白正他們已經打通了,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白正那些人不是主要攻佔城門的人。

想到這,呂布大聲的喊道:「生羅!」

「末將在!」

「帶上你的那一千人,現在就開始攻佔城門,沖入關內,本候隨後就到。」

「諾!」

生羅這邊早就準備好了,在陷陣營第三隊上去之後,就是人和戰馬都披上了戰甲,如今得到了呂布的命令。

同時鼓聲發生變化,前進的路很快就被讓開。

戰馬開始嘶鳴。

騎士揚鞭。

轟隆隆一般的震動聲音傳來,一大群騎兵殺來。

滢菲 一下子讓守城的人更加的驚慌。

與此同時,呂布這邊也是帶著一大批的騎兵開始朝著箕關而來。

烏壓壓的一片人靠近了箕關。

守城的人又不是傻子,如果箕關城門未破,他們這麼過來是送死嗎?

於是有的人就想看看城門洞的情況,一二個人的行為,馬上就起了連鎖反應。

於是,不明事實真相的一些守軍直接是嘩然。

一時間,李傕的守軍居然自亂陣腳。

李傕看著城門著火的那一刻,心中也是狂跳,然後看到了自己這邊的軍心不穩,然後呂布軍居然朝著城門而來。

心中也是知道事情不妙。

但是他沒有想到這是賈詡的原因,而是想著自己的這些軍士還是被呂布給嚇到了。

所以開始各種的下令,同時讓更多的人到達城門洞那裡。

他要用長戟兵形成戰陣,然後阻擋住呂布騎兵的沖入。

李傕開始了下達各種作戰的命令,而他的將旗一直的在城門樓上,如此也讓一些武官們感覺到心定,然後用軍法嚇唬著自己的手下,以此維持繼續戰鬥的情況。

而在這個時候,賈詡表面上鎮定自若,心中卻也是非常的滿意。

這呂布不是一個傻子。

這引火為號,可是最快的信息傳遞,那麼也就能夠在第一時間抓住機會。

所以看著那麼多的呂布騎兵衝來,賈詡也是知道這件事基本上是成了。

呂布軍大部分為騎兵,他們的機動力完全的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呂布大軍殺來,白正他們聽到了身後傳來的騎兵奔跑的聲音。

於是很快的就是讓人散開。

現在通道被打通,只是被大火干擾了大家向前沖。

但是這些衝擊過來的騎兵卻是有對應的辦法。

尤其是在最前面奔跑的騎兵。

他們的戰馬上都有保護,遮擋了戰馬的目光直視,可以橫衝直撞。

所以這個時候還是不要繼續的在城門洞里等著,那樣是真的危險。

在呂布軍開始後退之後。

因為火堆的原因,所以那些守城門的李傕軍根本就沒有辦法追擊,如此在城門洞里形成了一個空闊地。

與此同時,戰馬奔跑的聲音,讓這些守城門的人感受到了心臟劇烈的跳動。

這實在是太震撼了。

這是多少騎兵在衝過來。

然後只聽到馬嘶聲傳來,那巨大的火堆居然被一些巨獸橫衝直撞,撞得四處紛飛。

燃燒著的木柴四處掉落,嚇得那些守軍紛紛後退。

如此給這些衝擊進入城門的騎兵們也是有了更大的衝擊距離。

很快,一聲聲的悶響傳來,呂布軍的騎兵和那些守軍相撞。

被撞的人發出了悶響,而其他反應過來的人用武器阻擋,卻發現這些戰馬個個的都被保護的好好的。長戟雖然鋒利,可是根本就對戰馬和騎兵造不成傷害,反而是因為越來越多的戰馬衝進來,使得大家都驚懼的後退。

前面的騎兵衝擊的速度讓守軍沒有辦法形成有效的防護。

而後面跟隨呂布衝來的騎兵,他們個個都是早就等待的精英,如今沖入箕關,一點也不手軟的就是沖了上去。

好在前軍並沒有形成擁堵,殺出了一條路,後面的騎兵大隊才能夠一路殺來。

「殺!」

無數騎兵的吶喊。

「殺!」

城牆上稍微緩和過來的高順等人大聲吶喊。

李傕軍已經因為城門被奪,失去了戰鬥的慾望。他們開始了害怕,所以士氣全無。

李傕看著城牆上,看著城下到處都是呂布的兵,心中發狠,但是卻也知道機會沒有了。

於是他帶著城牆上的人快速的朝著箕關的一邊退去,那裡有路可退。

而就在他後退的時候,卻發現賈詡和張濟等人都被呂布軍包圍了。

。 我雖然救了蘇雨,但也沒有發展得這麼快吧?這就見家長了?

我連忙給蘇晴回了一條消息:啥情況?見家長?沒開玩笑吧?

叮咚一聲,蘇晴又給我回道:別多想,你救了姐姐,所以今天爸媽去感謝你,就這樣而已!

切,我還以為是那種見家長,原來是要來感謝我啊!不過始終是蘇雨的爸媽,怎麼著也得收拾一下,然後換套好看點的衣服,直到見了鏡子中的自己跟阿祖有點相像,我才對自己的形象滿意了一點。

大概二十分鐘后,一輛大奔停在了巷子外面,我一看就是蘇晴和蘇雨兩姐妹,還有一對中年男女,那應該就是蘇雨父母了。

我和矮子興連忙出去迎接,可這時候蘇雨的父母卻有一種轉身要逃的感覺,剛下來又想上車。

「這……小雨,救你的這個朋友,是個紋身師啊?」只見蘇雨爸爸問道。

「對啊,怎麼啦?」蘇雨皺了皺眉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父母突然會這樣。

「你……你怎麼不早說啊?」蘇雨媽媽埋怨道。

「這個……有什麼關係嗎?」蘇雨不解。

這時候我已經走了出來,雖然剛剛聽到他們的對話,但也有點奇怪,蘇雨父母為什麼問這個?

「歡迎,歡迎兩老。」我連忙上前去握手,並表示歡迎。

「爸,媽,這個就是唐浩,就是他捨命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應該已經死在了霍源手裡。」蘇雨介紹道。

本來蘇雨爸爸要跟我握手的,但是聽到我的名字,立刻手僵住了,然後猛的縮了回來,我握了個空,頓時感覺有些尷尬。

「爸,你幹嘛?」蘇晴在他爸爸耳邊輕聲說道,因為他父母的表現實在是太怪異了,這讓我們都很尷尬。

「你爺爺,叫什麼?」蘇雨爸爸根本不理會蘇晴,而是朝我問了爺爺的名字。

「唐雲啊,你認識我爺爺嗎?叔叔突然問這個幹嘛?」我有些奇怪。

「不認識。」蘇雨爸爸搖了搖頭,然後從車上拿了不少禮物遞給我:「感謝你救了小女,這些禮物就當做對你的謝意了。」

「不用客氣,叔叔啊,你也太客氣了,都是朋友嘛,我救蘇雨那都是應該做的。」說著我把禮物都攬了過來。

「不過啊,我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有什麼往來了,雖然叔叔很感謝你,但是嘛,你們身份有別,所以以後最好不要再聯繫了。」蘇雨爸爸突然說出了一句讓我們瞠目結舌的話。

「爸,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蘇雨很驚訝。

「這條巷子里的人,有什麼資格跟你做朋友?不是爸不通情達理,我們蘇家雖然沒有多高貴,但也算名門望族,你怎麼能跟一個紋身的來往呢?」蘇雨爸爸當著我的面,直接說出這些污穢之語,簡直不堪入目。

「紋身怎麼啦?他也是陰人。」蘇雨不服氣,哼了一聲,有些生氣。

「不管你怎麼想,反正就是不能再和他來往,朋友都不能做,少了一個霍源,我再給你找個更好的,你就算再委身,也不能找個巷子里的紋身仔,丟人!哼!」蘇雨爸爸直接跟蘇雨吵了起來。

「我不要你再給我選,這次我要自己選!」蘇雨生氣了,直接扭頭就跑。

「姐姐,姐姐……」蘇晴埋怨的看著父母,也有些一頭霧水,「你們這是幹什麼啊?」

嘆氣一聲,蘇晴連忙去追蘇雨了,而不管她父母怎麼呼喚,蘇雨就是不回頭。

「這個臭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固執了,以前很聽我們話的。」蘇雨爸爸也嘆了一聲。

「叔叔,蘇雨脾氣好,應該很快就沒事了。」我說道。

「哼,你記住我的話就行,不要再跟我女兒有什麼往來了,不管是蘇晴還是蘇雨,明白了嗎?當然了,你救了我的女兒,該感謝還是要感謝的,我也是通情達理之人。如果這些禮物不夠的話。」蘇雨爸爸說著,掏出了一張支票,然後寫了個數字,「這是三百萬,算是感謝費了,畢竟你捨命救了我女兒。」

「不用了,你拿回去吧,這些禮物夠了。」我說道。

蘇雨爸爸也沒再說什麼,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巷子裡面的紋身店,好像他來過一樣,然後就和蘇雨媽媽開車走了。

蘇雨媽媽雖然全程沒有怎麼說話,但是看我的表情和眼神都有些古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