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怪獸是啥。」

「是龍。」

「那不就是怪獸嗎。」

張罘已經受夠了,他直接擺出羞恥的姿勢,打算變身。

公園的綠化帶里卻突然出現一道不算明亮的光源,那道光源的背後是一個巡邏警衛。

大概是個新警衛,乾淨的制度,年輕的面容。手裡拿著手電筒照著張罘和那隻怪獸擬態的人。

這位警衛絲毫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大聲呵斥著兩人:「你們在這裡幹什麼,不知道白天才有怪獸搗毀了都市嗎。現在到處都還很危險。」

「我是mac的隊員。」

張罘直接掏出了萬能的mac隊員身份證明。

「那這個呢。」

公園的綠化帶,孤男寡女。特別是少女的體型還特別嬌小柔弱。並且少女還抱著頭蹲在地上,

怎麼看,都是受到了脅迫和欺負。警衛看向張罘的眼神瞬間不太友善:「你跟我去局裡一下。」

「。。。」

張罘已經打算把對方打暈了事了,地上的少女卻突然跑過來挽住他的手臂:「這是我和男友在玩play了,警衛先生還是單身嗎,才會想那麼多。」

「。。。」

「。。。」

半響的沉默過後,警衛像吃了屎一樣難受地離開了。

公園寂靜的綠化帶里,唯有微弱的蟲鳴與兩個外星生物。

當然,也有零星的螢火蟲飛舞在半空,與皓月爭輝。

先打破沉默的是那隻怪獸,她靠在公園的街燈下,指著自動售貨機:「老娘幫你解圍,你不可以請我喝那個嗎。」

「。。。」

隨後是咕嚕的兩聲拉罐從自動售貨機滑出的聲音。一罐是綠茶,另一罐也是綠茶。

張罘打開綠茶拉罐的瓶塞,又把另一瓶拋給怪獸擬態的女性:「你到底是啥。」

「叫我龍姬就好了。」

「不可以再破壞城鎮了。」

「啊,好的。反正做那種事也沒有好處。」

「你明白就好。」

張罘轉過身,打算走人,至於龍姬小姐。這傢伙直接把拉罐整個放在嘴裡。

嚼嚼嚼。

然後咽了下去,什麼咬合力。

接著,龍姬發表了對食物的看法:「你們吃的東西好硬。」

「一般沒人那樣吃。」

「喔。」

張罘沒理她,獨自走出公園,外面的人依舊在加班加點的重建。

他低下頭,在街燈和月色下,是一大一小兩個人影。張罘轉過頭,就看見龍姬小姐拉著他的衣角:「我沒地方去了,可以跟你一起嗎。」

「滾。」

張罘自己現在還在住員工宿舍,那個宿舍是單人間,一個人住還行,兩個人就太過擁擠了。

「滾,是指那種嗎。」

「哪種。」

龍姬小姐非常沒有常識地趴在地上:「先翻過身來,」

「嗯。」

「然後擺出小狗一樣順從的姿勢。」

「嗯嗯。」

「接著,這樣說。」

「聽著的。」

「今晚,請溫柔一點。」

「。。。」

「我在電視上看的打滾方式。」

「希望你能看點正常的節目。」

龍姬小姐做完動作,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爬了起來。

蜥蜴樣的豎眼不安分地四處打量:「我好餓。」

「。。。」

「你知道什麼是可以吃的吧。」

「看到的能動的,就是可以吃的。」

「。。。」

張罘看向身後公園,那裡黑漆漆的一片。原本飛在空中的螢火蟲果然沒了蹤跡。

「你跟我來。」

他沒有辦法,要麼變身把這隻怪獸打死,要麼就安置她。

既然沒法回員工宿舍,他只好帶著龍姬去酒店開了個房間。

順帶買了一些零食。

接著,已經到房間的張罘詢問著在床鋪上蹦噠的龍姬:「這些夠嗎。」

「嗯,體型變小后,需要的能量也少了一大截。」

這麼說著,龍姬就吃起了零食,當然,是連著包裝紙一起。

吃完之後,這貨舔了舔手,一爪子抱住坐在床邊緣玩著手機的張罘。

「你是個好人啊。」

「好人不是誇獎人的。」

「不明白,不過我可以給你看我的逆鱗。」

「啥玩意。」

「龍有逆鱗,是我們的弱點,只給認可的人看喔。」

「看了有啥好處。」

「我會很高興。」

「那不是根本沒好處嗎。」

張罘壓根沒有想看的意思,龍姬卻連拖帶鬧硬拉著他觸摸了逆鱗。那是存在於她頭髮遮掩,脖子背後的鱗片。

大概是唯一沒有化形的部位,與人類完全不同,保留著蜥蜴外表的紋路。摸上去有種摸冷血動物的感覺。

「你很強,打過我了。所以我才認可你的。」

龍姬接著解釋到,它們龍族一生會有一次發情期,會降落到某個星球尋找配偶產卵。

藍星上有這類事情相關的記載,名叫尼泊爾龍根。

那是發生在很久以前齊格飛和龍的故事,而現在,在燈光迷離的酒店裡。

龍姬小姐眨了眨眼睛:「你願意做我的齊格飛嗎。」

「那得先把你斬了。」

「討厭,好可怕。」

「。。。」

「對了,你晚上也要睡在這個窩嗎。」

「我睡隔壁,防止你半夜沒事跑出來變回原形傷害人。」

「才不會,但是你們男生一定會想半夜夜襲動手動腳的,我懂得,我會為你留房門的。」

「你對男生的誤解太深了。」

。。。

之後,兩人。不對,一龍一奧特曼又聊了兩句。

各自睡覺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張罘找到龍姬,這傢伙的床上少了個枕頭,嘴巴裡面還嚼著棉花。

她穿著絲綢睡袍被張罘搖醒:「早上好,我的齊格飛。」

伟旻 「我要帶你去見個人。」

見的人自然是鳳源和諸星團。張罘主要找兩人探討這隻怪獸怎麼處理才能無公害無污染。

張罘約上諸星團和鳳源見面的地方是在一個咖啡館,安靜的環境,舒適的沙發。

龍姬小姐舔了舔她點的黑咖啡,愁眉苦臉。

三個奧特曼也愁眉苦臉。

諸星團先開了口:「我在藍星待這麼久,看過不少文獻,有跟蛇相處的,也有海螺姑娘那種,對海螺也能發情的人。所以說怪獸。」

諸星團,你都看了些什麼啊。

張罘果斷拒絕道:「我對蜥蜴沒法發情。」

鳳源的說法倒比較艾斯:「張罘,現在情況緊急,我們把這隻怪獸殺了吧。」

「。。。」

龍姬小姐聽到有人要殺她,人型的嘴裡聚集起龍息。

「喝。」

一個大火球噴向鳳源,被鳳源趴下去躲過。火球又繼續往前飛,在咖啡館的牆壁上砸出一個大洞。

火勢蔓延起來,觸發了天花板的消防裝置,小雨樣的水流灑下。慢慢將火焰撲滅。

可咖啡館的其他人卻不同,他們驚叫著逃出咖啡館。

一時間,這個咖啡館只剩下還在位置上的這三人。

諸星團喝了口面前的麥茶:「沒關係,我等會通知mac,那邊會派人善後。」

張罘捂住了龍姬的嘴。防止她再噴火。

鳳源拍了拍桌子,咖啡都快被他拍灑了:「果然還是殺了吧。」

龍姬小姐掙脫了張罘的手。

「喝。」

又是一團大火球龍息。直接命中了鳳源,將其燒在地上打滾,逐漸變身成了雷歐奧特曼。

「。。。龍姬。」

張罘有點無語。

龍姬卻無辜地歪歪頭,把張罘的手拿過去捂住自己嘴巴。

表示自己是不會吐龍息的。

張罘只好和唯一能交流的諸星團說話:「我暫時監視這隻怪獸,當然相關費用得報銷。」

「沒問題。但是要報銷費用的話就得付出代價,比如協作宇宙空間站做切片研究。」

دیدگاهتان را بنویسید

نشانی ایمیل شما منتشر نخواهد شد. بخش‌های موردنیاز علامت‌گذاری شده‌اند *